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713 2005.08.27 22:15

    数日间,非人族最大的几个部族均遭到猎人组织和各国军队组成的联军的突然袭击,损失惨重。这对人族和非人族间本就不平衡的态势,更是严重的打击。

  联盟强攻梵蒂冈的错误策略终显露出其致命的严重后果。不仅彻底惹怒人族,而且在近六千非人族最为精锐的战士全灭后,再无法抵挡人族的突然进攻。

  不止这几个大部族,非人族其余的小部族也在同一时间遭到人类联军的袭击,有半数更是直接被灭族。同时分散在人类社会中的非人族个体也遭到猎人组织暗杀部队的狙击,很多大名鼎鼎的独行侠就这么彻底消失在世界上。

  人类雷霆万钧之势的报复性动让非人族彻底元气大伤。就在劫后余生的非人族们猜测噩梦何时才会醒来时,接下来发生的事终于让他们彻底明白,这次人类根本无意报复,而是想彻彻底底的将非人族从这个地球上拔除。

  瑞士苏黎士的非人联盟长老团内,这些天灾难报告雪片般飞来,不断恶化的事态让各族长老们焦头烂额。这时他们才明白,己方当初寄予厚望的行动,带来的是怎样的恶劣后果。尽管如此,却没一点办法可想,猎人组织根本无意沟通。

  阴沉的地下室内,紧急会议已开了两天,但没人可拿出一点办法。大概是因为自责,作为主席的血族长老出奇的沉默,只是将身子蜷缩在阴影中。

  “事到如今,我们和人族已彻底破脸,不如就学千年之前的圣战,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说话的,是身高体壮的巨人族长老。

  没人应和他,狐妖族长老冷静的道:“人族发动突然袭击,各族都伤亡惨重,我们联盟更损失了绝大部分精锐战士。现在开战,只是自取灭亡。”

  “哼,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坐以待毙不成?”巨人族长老不甘心的道。

  雪女族长老慢条斯理的道:“狐妖族自然这么说,此次你们是所有部族中损失最小的。就算我们都被消灭,你族大概仍能永世长存,对吧?”

  “哼,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我族和人类串通不成?”雪女族长老的话让狐妖族长老大为不满,他阴森森的反问道。

  雪女族长老正待反唇相讥,鹰身女妖族长老打断他们道:“现在再说这个,又有什么意义。我们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潘朵拉之盒’真能如传说那样了。”

  狼人族长老皱眉道:“的确如此,这次全都是为了它,才弄至如此田地,希望这东西真能一举将目前局势扭转吧。不过据报告,我们在梵蒂冈只发现其中四件,还有一个部件不知所踪,而且第四特别行动组至今下落不明。”

  羽蛇族长老忍不住说道:“血族长老,这个计划是血族提出,但这些天你们一直沉默不语,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句话啊!”

  正在众人争吵不休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撞开,一名长老团特别护卫队的成员惊慌失措的扑入:“不好,猎人组织杀进来了!”

  “什么!?”一听此言,众长老无不大惊失色。非人联盟长老团的所在地是最高机密,长老团四周更有完美的结界保护,猎人组织怎么会找来?

  “立刻撤离!”狐妖族长老当机立断站起,走到会议室一角的传送法阵前。

  伸手按上法阵内一块符印,输入妖力后竟然毫无反应。狐妖族长老悚然一惊,立刻加强妖力再试一次,但仍然没有动静。

  “不好,法阵已被破坏,我们被困在这儿了。”片刻,他沉着脸站起道。

  狐妖族长老的话再次引起一阵慌乱。要知道因照顾血族,这次长老团所在地选在地底深处,为防止有人暗中潜入,洞壁全部附上防止穿透的结界,且根本没有第二个出口,往来全靠传送法阵。

  这种设置在保卫上可说天衣无缝,然而现在却成了围困长老团的绝佳囚笼。法阵被毁,众人可说被困在绝境,再去不了任何地方。

  就在这时,大门轰的一声碎裂,几名特别护卫队成员的尸身被抛入,跟着几人缓缓走入。当先两人一中一西,众长老立刻将他们认出。

  那名身材欣长,骨骼奇大的东方老者,正是峨嵋术派掌门,中国术法联盟的盟主,猎人组织在东方的领头人洪道阳。他穿着一身宽大的道袍,白须飘飘,虽年过百岁,但双目神光湛然,气度非凡,背后一口青鞘长剑正是峨嵋派震山之宝微尘剑。整个人只往那儿一站,便有传说中剑仙的飘逸出尘之气。

  另一个西方人年纪较轻,大概50来岁,他穿着一席精美到极点的金黄色绣袍,头戴黄金法王冠,手持权杖,正是当今的教皇康斯坦丁四世。他面目威严,额头宽广,唇角紧抿,显示出过人的智慧和骄傲。事实上,康斯坦丁四世号称教廷百年中兴的第一人,在他的领导下,教廷的权威得到前所未有的复苏,甚至有人预言,不久之后他会领导教廷重现千年以前的宗教盛世。

  这两人平日从不会外出一步,已隐是东西方两地的精神领袖。这次居然齐至此处,就知此次猎人组织是动了真怒,决心要一举毁灭非人族。

  在他们身边,则是教廷和术法道派内赫赫有名的高手,包括号称教廷双璧的另一人罗斯红衣主教,有着“魔之手”威名的拉尔夫大主教。以及中国昆仑派的掌门宋天都,以及洪道阳的师弟“符仙”应飞玄。

  环目在室内一扫,洪道阳向狐妖族长老拱手道:“天云长老,说起来我们已有十余年没有见面,近来可好?”

  不愧是代表各族的长老,虽已到绝境之地,但他们仍镇定如恒。天云淡淡的还以一礼:“托福,老头子这些年过得不错,今日再见故人,纵死也再无憾。”

  洪道阳忍不住叹气道:“若非你们非人族首先破坏约定,我们又何苦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

  巨人族长老脾气最是暴躁,闻言怒喝道:“到了这个份儿上,还有什么好说的。若想杀我们,就尽管来吧!”

  教皇康斯坦丁四世淡然道:“洪道长已知非人族最是言而无信,何必再和他们多言?不彻底铲除非人族,罗马城的悲剧迟早还会上演。”

  低声一叹,洪道阳锵的一声拔出微尘剑,幽暗的密室内立刻紫光大盛。同时康斯坦丁四世体外也罩上一层圣洁的光辉,就如天神下凡。

  “非人族,你们的末日,已经到了。”

  狂飚剑气,霎时充满整个密室。

  **

  非人联盟长老团被剿灭的消息,再次震惊整个非人族,至此再强硬的非人部族,也不禁怀疑整个非人族是否会被人类铲除。残存的非人族们纷纷潜藏起来,不敢再露面,非人族境况之惨,为数百年来所罕见。

  而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张烈正悠哉游哉的在阿尔卑斯山脚下某个小镇里,享受夏日的清凉。从梵蒂冈逃出后,为免教廷追杀,他不愿冒险离开欧洲,而是就近找了一个偏僻的小镇住下,同时也仔细思考一些事。

  这个小镇位于意大利与奥地利交界处,是冬季旅游滑雪的圣地,盛夏游客较少,正好适合张烈躲藏。他并不急于和联盟本部联系,而这个小镇虽不说与世隔绝,但仅凭电台报纸,也是绝对无法得知近来人族和非人族之间的惊涛骇浪的,因此张烈对外界天翻地覆的变化,居然一无所知。

  凭借英俊的外表和阔绰的出手,张烈很快赢得房东一家的好感。在这桃花源似的优美小镇中,他重又享受到许久未有的静养时光,像这种无所事事,不必为明天的斗争伤神的日子,在张烈记忆中,只有自己当初修炼那段时光可比。

  这天早上,张烈脱得一丝不挂,露出一身完美的肌肉躺在屋后草坪的凉椅上晒太阳,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这个小镇就如它的生活节奏,悠然静谧,有时一天也难得听到点声音。张烈奇怪下爬了起来,恰好房东的女儿也推开门向他跑来。

  远远的她就冲张烈叫道:“张,不好了,我家闹鬼了…噢!”

  房东的女儿今年19岁,是个美丽健康的意大利姑娘,自打张烈住进来的那天起,她就毫不掩饰对张烈的喜爱。西方风气开放,对此她的父母不仅没有不快,还时常为女儿制造良机,看样子竟似想招张烈这个上门快婿。

  张烈对她自然不会看在眼内,弄得小姑娘近来颇有怨言。此时她一见张烈伟岸的身躯,古铜色线条优美的肌肉,只懂傻傻瞧着他,一时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心里好笑,张烈随手抓过牛仔裤穿上,仍赤裸着上身:“洁西卡,怎么了?”

  “张,你真英俊。”喃喃的赞叹一声,洁西卡这才解释道:“已经好几天了,镇上很多人家里的储藏室每晚都会被盗,损失了很多食物。爸爸以为是小偷,前天买来一条猎狗,谁知今早起床一看,猎狗已经死了,喉咙被撕裂,身体里的血被吸去大半,真是可怕。”

  “哦?”张烈一听就来了兴趣:“走,我跟你去看看。”

  来到洁西卡家独立的储藏室,那里已围了一群男女老少,洁西卡的父亲正对前来调查的警察解释着什么。众人围着猎狗七嘴八舌的尸体议论纷纷。

  猎狗的死状确如洁西卡所描述,喉咙被硬生生撕裂,全身干枯体液被吸走大半,虽只是个畜生,但看起来仍相当骇人。

  小镇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住在附近的邻居都有些恐慌。一个干瘦的老头一面在胸口划着十字,一面口沫横飞的对众人道:“吸血鬼,一定是吸血鬼。我年轻时见过被它们咬死的人,就是这个模样。”

  张烈听得哑然失笑,且不说猎狗喉咙上的伤口并非吸血鬼所咬,要是高傲的血族听到这老头居然说他们会去吸一只狗的血,恐怕他全家都活不了。

  走到狗尸旁,张烈在伤口边细细察看,很快确定这不是人类和猛兽所为,换言之,一定是某种非人族干的。突然他注意到伤口里夹杂的几根绿色毛发,心中一动,小心的将它捡出,略微一看心中已一目了然。

  “张烈哥,这是……”心底,小玉奇怪的声音传来道。

  “我也看出来了。”缓缓点点头,张烈排开人群走了出来。

  洁西卡立刻凑了过来:“张,你觉得这是吸血鬼干的吗?”

  张烈不禁笑了起来:“不,绝不会是血族干的。洁西卡,你害怕吗?”

  洁西卡有些茫然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尽管它杀了我家的狗,但这么多天却没伤过人,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害怕。”

  张烈不禁拍了拍她的脑袋:“放心,它们是不会伤人的。”

  洁西卡奇怪的道:“张,你知道是什么干的吗?快告诉我。”

  张烈没有答他,径直走回自己的房间,留下洁西卡茫然若失的站在那儿。细细咀嚼刚才的话,她突然发觉这个英俊的中国男人,有着自己无法理解的神秘。

  回到房间,小玉已迫不及待的钻了出来:“张烈哥,你准备怎么办?”

  张烈耸耸肩:“小精灵居然会做这样的事,我也想不到。”

  小玉哎哟一声缠住他的脖子:“不是啦,我是问你还想在这里呆多久。”

  张烈回过手拍拍她的脸颊:“怎么,不耐烦了么?”

  小玉摇摇头:“怎么会,张烈哥无论在哪儿,我都会跟着你。只是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又不向联盟报告,这么做妥当吗?”

  张烈拉张椅子坐下:“我在梵蒂冈发现了些奇怪的事,需要静静的理出头绪。”

  “那…究竟是什么事?有结果了吗?”小玉忍不住问道。

  张烈点点头:“大致有了结论,不过还不敢肯定。你说得对,我已经没必要再在这儿呆下去了,为这家人解决小精灵的麻烦,我们就离开吧。”

  小玉突然沉默不语,张烈正感到奇怪,忽听她微带醋意的道:“张烈哥,你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叫洁西卡的外国女孩?”

  张烈愕然挠头道:“咦,为什么这么说?”

  小玉一把缠住他的脖子,将脸贴紧张烈的脸颊:“哼,还说不是?以你的性格,一向不喜欢管别人的闲事,这次怎么这么好心,要为他们解决麻烦?”

  张烈哭笑不得的道:“我还以为什么呢。你不觉得一向和人亲近的小精灵,这次的行为很反常吗?从梵蒂冈出来后,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得知非人族的消息了,所以我正想见见它们,顺便打听点新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日子一定发生了些大事。我说你呀,怎么会突然呷这样的干醋。”

  “真的?”

  张烈无奈道:“自然是真的,你就别东想西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