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6962 2008.01.11 21:12

    凭借张烈敏锐的鼻子,一行人终于在第二天找到一处土著人的部落。三人藏身密林,看着河边十几栋简陋的土屋,以及附近来来回回的土人。

  “我看不出这些家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半晌,尼克说道。

  张烈承认尼克说得对,这些土著并没任何奇异的地方,虽然那些挂在部落四周木杆上的人头,以及用人骨拼结而成的古怪图腾非常可怕,但对他们来说,那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光看没用,进去再说。”说着,张烈分开树丛走了出去。

  对于突然闯入部落的三个陌生人,这些赤身裸体的土著并没表现多长时间的惊讶,而是在齐齐发出一声尖叫后,操起身边任何可以当作武器的东西冲了过来。

  几十个浑身涂满古怪花纹,持矛执弓的土著人根本没放在他们的眼里,就听砰的一声枪响,冲在最前面那名最强壮土人的胸口已爆开个大洞,断线风筝般倒飞开去。

  余下土著一愣,随又悍勇的冲上。张烈手腕一翻凌空抓过被轰飞的那名土人的骨制砍刀,随即旋风般刮入人群之中。不过一个呼吸的工夫,就见四周血雾溅起,所有土人右臂全被齐肘砍断,惨叫着摔倒一地。

  远处不及冲来的土人看到这一情景,无不恐惧的丢下武器,尖叫着转身逃入密林内。张烈丢下砍刀,随手抓起一名土人就要问话。

  这时他才想起自己根本不懂他们的语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办法是自己提出的,但居然忘了最关键的一环,这下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最大的那栋泥胚土屋门帘掀起,一个头插鲜艳羽毛,浑身挂满骨头缀饰的老者走了出来,看模样应该是部落里酋长巫医一类的人物。

  愕然看到满场血淋淋的场面,老者惊恐万状。他突然叽里咕噜说了连串土语,张烈正大感头痛该怎么理解时,却听巴里也同样叽里咕噜回了一阵,听他语气,似乎从老者刚才的话里听到了很惊人的东西。

  “这家伙居然会土语?”张烈又惊又喜的看着巴里,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

  很快,老者和巴里展开连串让人听不懂的对话,巴里的语气也越来越是急促。终于,尼克忍耐不住打断两人:“你明白他在说什么?”

  巴里沉声道:“他是部落里的巫医,说的是一种流传很久的古印加语,我们族饲养蛊卵,有很多原料需要在南美的丛林采集,因此能懂他的话。”

  “那他刚才说了什么?”张烈问道。

  巴里露出疑惑的表情:“很奇怪,他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还要来抓人,我们已经贡献过马鲁多了’。”

  “马鲁多?那是什么?”张烈眉头大皱。

  巴里摇摇头:“我问过了,巫医一再重复,马鲁多就是马鲁多,似乎在他们的语言里没有别的表达方式。”

  “那你问问他,马鲁多是用来做什么的?”张烈又道。

  巴里很快和巫医应答一阵,然后道:“他说,马鲁多是献给神的…”

  “神?”尼克撇了撇嘴:“我就知道这些土著脑袋有问题,这样根本等于什么也没说。”

  张烈也陷入迷惑,南美土著都有将活人献祭给他们所崇拜的神的仪式,看来巫医所指应该是另一个更大的部落来抢祭品,和他们要打听的消息毫无关系。

  难道自己猜测有错?张烈正苦恼间,脑中突的灵光一闪,连忙对巴里道:“快问问他,神在哪里?是什么人来抓马鲁多?”

  巴里一愣,似乎觉得他这么问很多余,但还是依言说了。哪知出乎三人意料,巫医脸上突的现出极为恐惧的神色,他惊惶的连连摆手,用急促的土语不住说着什么,一边往土屋内退去。

  看出他在极力隐藏什么,巴里和尼克立刻逼了过去,这时巫医已退入漆黑的土屋中。突然间,他似乎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愕然回顾。

  “小心!”张烈也察觉不对,连忙大喝一声。

  身形加速,尼克猛的撞入土屋,几在同时就听轰然炸响,整栋土屋已完全坍塌。蓬起的灰尘中猛的传来一阵肉体撞击声,一个人已退了出来。

  “很好,这些东西终于现身了。”张烈走上前去。

  尘埃渐落,只见在土屋的废墟上,几名目光阴沉有如野兽的土著男子傲然而立。他们身体均绘着羽蛇的图腾,但并非任何一种染料,而像是以某种特殊手法烙上去的,使得这些人的身体就如镂刻的版画,呈现无数纵横的凹痕。

  这些男子手足有着不成比例的瘦长,但身体却很强壮,给人与灵活且充满力量的感觉。当先一名男子手里提着那名巫医的脑袋,五指深深的陷入坚硬的头骨中,就如插入一滩烂泥。

  尼克猎装的左袖被完全撕裂,但钢魁族的坚硬身体让他没受到任何伤害。他恶狠狠看着这群突然出现的男子,表情又惊又怒。

  “他们是什么人?羽蛇族的战士吗?”巴里惊讶的道。

  张烈嘿的一笑:“谁知道。不过尼克你不是早就想和这些家伙交手了吗?抓住他们,自然可以问到更多。”

  “混帐,竟敢袭击我!”受张烈所激,尼克大吼一声,端枪冲了上去。

  面对冲来的尼克,几名男子一动未动,就在他刚到近前的一刹,当头男子将巫医尸体猛的向他一甩,同时数道人影已向四方跃起。

  砰的一声枪响,巫医尸体被拦腰打作两截,刹时大蓬骨血溅起。视线受阻,尼克不由自主停了停步,就这刹那工夫,半空众人已同时向他扑来。

  数条手臂同时在尼克身上抓过,将他的猎装撕得七零八落,但却未伤及尼克分毫。对自己身体的坚硬程度极有信心,尼克根本未加闪避,而是顺势倒转枪口抵在一名男子的胸膛。

  枪响同时,那男子已应声抛飞开去,其余男子也害怕似的闪到一旁。从弹带摘下几颗子弹重新上膛,尼克大摇大摆的向他们逼去。

  就在这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本该被尼克一枪轰毙的那名男子,竟慢慢爬了起来。只见他的胸膛橡皮般凹下一个深坑,巨大的符纹弹头深陷于内。随着肌肉慢慢复位,弹头也退了出来。

  “什么!?”尼克不能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同时,其余男子身体也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他们四肢拄地,细长的手脚慢慢突出无数荆棘样的骨刺,同时掌心覆上一层油脂般的东西。

  哧…随着一声轻响,几人手掌与地面接触的地方冒出一股白烟。

  不约而同的,几男再次向尼克扑来。自持身体坚硬,尼克哪会怕他们?他兴奋的舔舔嘴唇:“一群怪物,这次轰爆你们的头,看你们还不死。”

  “小心!”张烈忽的大声提醒道。

  “呃?”尼克不由奇怪的转过头,不明白张烈这话是什么意思。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当先一名男子贴地猛窜至尼克身下,右爪由下而上猛的一扬。本该毫发无损的尼克的身体,竟在这一抓之下出现四条极长的深痕。

  仔细看去,伤口边缘呈现一种腐蚀溶化的状态,似乎是被某种东西侵蚀,看来古怪就在这些人手上那层东西上。

  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抓伤,尼克脸上现出不能置信的表情,他惨叫一声,伤口已喷出大股鲜血。丝毫不给他喘息之机,余下男子从他身边一掠而过,同时尼克身上又多了数道大大小小的抓痕。

  手足撑地原地一旋,众男子已掉转身体再次向尼克冲去,竟是不死不休的架势。尼克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已乱了阵脚,哪里还懂闪避?

  眼看尼克就将再次伤在他们手下,两团火球突从侧旁射至,轰轰两声漫天火焰爆起,三名男子已被冲击撞了开去。

  同时一束黑影猛的窜至,张口咬住一名男子的大腿就将他逼得撞入后方树丛,随即枝断树裂,一片混乱。

  “难怪蝎网没有反应,原来跟在我们后面的是这群家伙。”随着说话声,张烈和巴里走了上来。

  “你怎么样?”张烈问尼克道。

  尼克早已遍体鳞伤,十余道爪痕横七竖八的分布在他光滑的身体上,鲜血遍身,看起来煞是可怖。他艰难的道:“他们的爪子有古怪,我的伤口无法愈合。”

  “你等一下,收拾了这些东西,我们会替你疗伤。”巴里对他道。

  “妈的,那快一点,老子疼死了。”尼克步履蹒跚的走了过了起。

  这时被火焰逼退的三名男子又爬了起来,目光不善的打量着张烈。巴里将手上的邪肢兽扯回,被其咬住的那名男子在另一端疯狂的挣扎着。

  “看住你手上的家伙,剩下的我来对付。”张烈对巴里道,说着手中已腾起一股火焰。

  巴里点点头,邪肢兽头侧立刻分出十余股血管样的筋络,乱七八糟的将其咬住的男子缠个结实。同伴的遭遇似乎刺激了剩下的男子,他们发出古怪的喊叫声,手足并用向张烈逼了过来。

  就在这时,忽听后方树丛一分,又有几人走了出来,却是布拉特所在的第二组。看到场中情形,一名食人妖惊讶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滚开,他们是我们的猎物。”尼克毫不客气的道。

  脸色刹时沉了下来,另一名邪眼族的战士讥讽的对尼克道:“是么?看样子某些家伙似乎连几个人也对付不了啊。”

  “你…”尼克大怒,但他现在身受重伤,却也无法做什么。

  气势汹汹的几名男子见张烈等有援军到来,突然不约而同转身向丛林内跑去,瞬间已不见了踪影。那名食人妖立刻叫了一声:“追!”

  第二组的成员立刻追入丛林,布拉特还是老样子,不紧不慢的跟在另两人身后,只是在跑过张烈身边时,不自觉的看了他一眼。

  张烈也颇有兴趣的看着他跑入林内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能在阳光下活动的吸血鬼吗?这可有意思了。”

  “我们干嘛不去追!”尼克突然大声道。

  “因为有你这个累赘。”张烈毫不客气的道,跟着在他勃然色变前说道:“那些家伙让给第二组的也无所谓,反正巴里已经抓住一个了。”

  说话间巴里已收回邪肢兽,那名男子被牢牢束缚,瞪着眼睛不住打量三人。走到他面前,张烈拍拍他的脸颊:“你们是什么人?”

  话音刚落,他拍了一下脑袋:“糟糕,忘记这家伙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他对巴里道:“还是你来吧。”

  巴里点点头,操纵邪肢兽将男子拉到跟前,说出连串土著语言。

  但男子压根儿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巴里。皱下眉头,巴里又换了一种语言,但还是没有回应。

  “看样子他并不打算开口。”巴里无奈的道。

  早料到会有这种情形,张烈于是道:“那让我来试试好了。”

  巴里一愣:“你能让他听懂你的话吗?”

  张烈嘿的一笑:“即使他不开口,我也有办法知道我们想要的。”

  他正想唤出小玉,突的看到被缚住的那名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心里不禁一愣。张烈直觉感到对方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就在这时,巴里刚问了一句:“是什么办法…”突的脸色大变。

  一把捏住邪肢兽连在身体的一端,他惊呼道:“有什么在我身体里!”

  张烈和尼克大惊,张烈这才注意到,邪肢兽和那名男子肌肤相连的地方,就像用丝线缝合起来般,竟然融合在一起。而且那男子的身体正一点一点的向邪肢兽的身体里浸去。

  “该死,这家伙会吞吃肉体,快截断邪肢兽。”张烈赶紧叫道。

  巴里忍痛在手上一抚,整条邪肢兽已掉落于地,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只见右臂上,一大片烧伤样的溃烂肌肉正慢慢覆盖他苍白瘦弱的肌体。

  “唔啊啊啊,他在吃掉我的身体!”巴里惊惶的大叫。

  “冷静一点,快把手切断。”张烈赶紧道。

  “可、可这是我的手,如果没用的话…”巴里显得很不甘心。

  “混帐,这时候还婆妈什么,难道一只手比性命还重要吗?”张烈为巴里的犹豫不决大感恼火。

  就这说话工夫,烂肉已侵到右边胸膛,断手也已来不及。巴里赶紧掏出一颗蛊卵含在嘴里,同时含糊不清的念出一串咒文。

  顷刻间,嘴中蛊卵破裂,一个犹如面罩般,表面筋纹纠结的物体覆盖巴里半张脸孔,同时自它表面伸出无数细小的血丝扎在溃烂表面。

  这是蛊鬼族的治疗用魔兽“引息”,随着引息表面的血丝不断收鼓,巴里身体表面的溃烂被一点点修复,片刻皮肤又重现那种苍白。

  然而巴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却见本已溃退的烂肉再次盖上,并附着引息的血丝向巴里的脸部侵去。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巴里赶紧操控引息加速治疗,就见再有大蓬血丝蔓延而出,密密麻麻的向溃烂扎去。

  然而引息越活跃,溃烂蔓延得就越快,片刻巴里脸上已满是汗水。张烈见状连忙对他道:“这东西会吸收魔兽的妖气,快卸下引息。”

  尼克道:“如果这样,巴里一样会被杀死。”

  吸了口气,张烈探手过去:“交给我吧,我也许能除去覆上你肌体的东西。”

  巴里立刻望过来,明白他的意思,张烈摇摇头:“我只有五成把握。”

  巴里不禁犹豫了,显然在考虑是否该赌一下。张烈见状抓着他的肩膀大叫道:“相信我,我们不是同组伙伴吗?我一定能除去它!”

  终于,巴里有了决定。不过他并未卸下引息,反而操纵它猛的一鼓,无数血丝随即不断膨胀,看样子巴里是想强行将侵入肌体的东西吸去。

  张烈不由暗叹一声:“终究还是不敢相信同伴么…”

  但巴里的最后一搏终还是失败了,随着溃烂迅速覆盖他的头脸,巴里喉间啊啊的闷吼着,伸手在脖颈间抓挠数下,仆的倒地毙命。

  这时邪肢兽与被它咬住的男子早已死亡,尸体呈现诡异的灰白色,看起来极是可怕。而巴里瘦弱的尸体在斗篷下迅速收缩,也很快消失。

  “他、他死了吗?”尼克心惊胆战的问道。

  张烈点点头;“这个笨蛋,太过谨慎反而要了自己的命。”

  说着,他随手一挥丢出颗火球,卷住地上的尸体燃烧起来,很快残尸已变做一堆灰烬,随风飘散无踪。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见识了刚才那些“人”的可怕后,尼克已不再像先前那么嚣张。

  张烈沉吟道:“这些家伙绝对不是普通人,刚才那个巫医嘴里的‘神’和‘马鲁多’一定就是这次事件的关键,我们得尽快找出真相。”

  尼克心有余悸的道:“怎么找?那些东西太可怕了。”

  张烈道:“第二组的已经追过去了,我们也赶去,他们一定能发现些什么。”

  “也许第二组也已经被…”

  张烈嘿的一笑:“不,有那个吸血鬼在,第二组没那么容易出事。”

  说着,他对尼克道:“你的伤怎么样?”

  尼克痛苦的捂着胸口:“伤口无法愈合,我还没法快速行动。”

  嗯了一声,张烈从怀里掏出一个两指大的瓷瓶递给他:“这是人类发明的东西,叫吗啡,我还加了一点鸦片,吃了它能暂时缓解你的疼痛,追上他们后我会替你疗伤。”

  尼克接过瓷瓶,拿在手里转了转,突然道:“我不信赖人类的东西。”

  张烈正要动身,闻言转过头:“相信我,这东西很有效。”

  尼克还是摇了摇头:“不,我不会喝,你还是先替我疗伤吧。”

  目光冷了下来,张烈沉声道:“你是不敢去追那些人吧。”

  尼克立刻脸红筋涨的辩解道:“谁说的,我是非人类,怎么会吃人类的东西。”

  “那你为何要使用人类发明的符纹枪?要么立刻吃了它,要么自己留在这儿。”张烈已懒得跟他废话。

  尼克大急:“我们是一组的同伴,你怎么能丢下我独自走?”

  张烈讥讽的一笑:“现在才想起我们是同组了么?可惜巴里已经死了,你也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代价,现在说这个还有意义吗?”

  说着,他的声音转低:“老实告诉你吧,我对你的自大愚蠢已经厌烦透了,如果刚才那些家伙能杀死你,我会非常高兴。比起和你这个废物搭档,我宁愿与那个鹰身女妖和吸血鬼同组。”

  说着,张烈转身就向丛林内走去,再不看尼克一眼。看看手里的瓷瓶,尼克不甘心的大叫道:“别忘了,长老团说过,这次测试只能以小组胜出,抛开我你根本没法晋级。”

  “傻瓜,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吧,长老团需要的是能通力合作的三个人,谁规定了一定要是同一组的?摆脱你们,我会很高兴去找些有用的同伴。”

  看着张烈的身影没入丛林,尼克赶紧将瓷瓶内的东西倒入嘴里,随后追了上去:“等等,你再考虑一下,没有我…”

  大量吗啡的确很有效,尼克很快已能跟上张烈的步伐。凭借天生的猎手本能,张烈毫不费力的在密林中找到第二组留下的痕迹,一路追去。

  然而,当三个小时后,已快天黑仍没有碰上第二组时,张烈终感到不对。这次的参选者能力虽有高有低,但都不是无能之辈,特别第二组还有那个吸血鬼在,为何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双方接触的痕迹?

  停下脚步,张烈蹲下身开始仔细辨别地上的痕迹,很快就发觉异常。刚开始追赶时,那几个土著男子的脚印在前,第二组在后。但现在,那些人的脚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地上只留下第二组的痕迹,而且只有两个人!

  也就是说,不知什么时候,第二组已经除员!而更让人惊讶的则是,第二组根本没在追任何东西,那么他们跑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这片丛林内实在有太多古怪,无数谜团纷纷涌入张烈脑中,让他感觉有如一团乱麻,根本无法理出头绪。

  知道继续追下去恐怕也没有结果,张烈于是对尼克道:“今晚就在这里休息,我会替你疗伤,明天一早再决定怎么做。”

  尼克巴不得有这么一句,连忙走到张烈身边。现在信心丧尽的他早无复初时的自大,反而把张烈看作保护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