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146 2006.03.28 19:57

    一直静悬半空的青龙,突然急剧扭动起来,就好像在它内部有什么东西正在不住冲撞。顷刻间,整条青龙竟从内部完全爆散,化作漫天飘扬的气丝。

  “怎么回事!?”这一下不止叶定歧,连张烈也是目瞪口呆。

  静静的,一个人影从飘扬的青色气丝中走出,却是灭蒙。此刻他全身有如被硫酸泼了般一片焦黑,不断有丝丝白气从体表散发,整个人变成只有一副略具人形的物体,再看不出丝毫原本的模样。

  他不是已被青龙吞噬了么?怎么还会出现。不过看灭蒙的模样,显然伤得极重,难道他刚才并未身亡,而是躲在…

  想到这里,张烈不由大感心惊,而叶定歧已惊道:“天啊,难道刚才你竟附身在青龙体内?”

  要知青龙纯是以神力凝聚,普通妖怪就算只沾上一点,也会灰飞烟灭。而灭蒙竟能将身体附入其中,从而进行内部破坏,此举实在是惊世骇俗。

  缓缓的,灭蒙被烧焦的身体表面开始蠕动着生出新肉,他同时道:“你的青龙非常厉害,不过前几次你没杀死我,却是你最大的错误。事后我前思后想,发现只有这个办法有机会破你的法术,现在看来,代价虽大,却还是值得。”

  说话间,灭蒙已恢复原来模样,不过张烈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妖力也几近耗尽,显然刚才那招附身术也是让他倾尽全力。

  此刻双方均身受重伤,待身体完全复原,灭蒙开始向两人走来。明白这恐怕是最后一战了,张烈不由勉力提聚妖力,凝神戒备。

  走到近前,灭蒙突的停步,同时他四周飘扬的青气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驱使,缭缭绕绕的迅速在他身前聚作一团。

  心里一惊,灭蒙刚要躲开,然而身受重伤的他还是慢了一步。一条手臂粗细的细小青龙突的自气团中直标而出,有他身体对穿而过。

  “呜啊…”脸色大变,灭蒙闷吼一声转身就往谷外狂奔。

  方才那下显然已彻底将他重伤,即便是灭蒙也选择逃走。不过张烈和叶定歧却也无力再追,唯有眼睁睁看着灭蒙消失在山谷那一头。

  这一下已耗尽叶定歧的真元,以至于穿透灭蒙身体后,青龙便临空消散,叶定歧也一下跪倒在地,不住咳血。

  “太好了,现在我们…”他吃力的说着,突然声音一下停顿。

  带着愕然的表情,他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那里一条带血的手臂从胸膛正中穿出…叶定歧的眼睛越睁越大,似是对眼前所见难以置信。

  “啊!”惨叫一声,他猛的向前一扑,鲜血狂喷栽倒在地。

  在他背后,张烈带着冷然的表情将右手微微一甩,臂上鲜血已被吸收干净。缓缓走到叶定歧身边,他脚尖一挑将他踢得翻转过来。

  叶定歧艰难的呼吸着,每一下都会从嘴角逸出一股鲜血。他勉强睁眼看着俯视着他的张烈,不由苦笑一下:“原来我还是错了…”

  神色复杂的看着叶定歧,张烈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是这么厉害,我是不会杀你的。”

  闭上眼睛,叶定歧缓缓摇了摇头:“告诉我,这些天你不遗余力的救助双水县的百姓,只是为了骗取我的信任吗?”

  张烈正色道:“不管你信不信,当我开始做时,确实是全心全意。”

  艰难的喘息一声,叶定歧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就足够了…”

  胸口破洞中流出的鲜血已在叶定歧身下积了一滩,他每一下呼吸都越发艰难,显然随时都会殒命。艰难的侧过头看了不远处躺着的小玉一眼,他平静的道:“告诉我,你会放过小玉吗?”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张烈心中暗叹,嘴里却道:“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她。”事后我会将你的尸体与微尘剑一并送回峨嵋。

  溅满鲜血的脸上露出笑容,叶定歧长长的吐出口气,气绝身亡。

  站在他尸体边,良久,张烈才叹息一声,向小玉走去。

  役尸尽灭,瘟鬽逃走,山谷中已无丝毫尸气。摘下小玉背上的微尘剑,张烈轻轻在她额头一抚,将她唤醒。

  嗯的一声,小玉迷迷糊糊的爬起身。她迷茫的四处看看,再望望张烈,脸上突的绽放一个惊喜的笑容:“张烈哥,你打赢啦?”

  张烈笑着点点头,刚要说话,小玉已扑入他怀中:“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赢的,这下双水县有救了。那个木头家伙呢,他怎么…”

  说到这儿,她的声音一下止住,却是已看到后面浴血满身的叶定歧。

  “定歧他…为了救我们,已经被妖怪杀死了。”张烈拍拍小玉的头发,柔声道。他这话倒没有说谎,叶定歧的确是被“妖怪”杀死的。

  愕了半晌,突然间,小玉死死抱住张烈,哇的大哭起来。

  月明如镜,一人一妖站在山谷正中,哭声远远传开,回荡山野…

  **

  同一时刻,远离这处山谷数十里开外的另一座山坳内,一男一女正悠闲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望着半空的明月。

  男子长得毫不起眼,普普通通的模样就像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少年书生,没有一点可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相反,他身旁的女子却艳光四射,身材惹火,美艳不可方物。奇怪的是,这样两个人,大半夜的为何会在这里?

  “真是好久都没出来了啊。”半晌,那个男子发出感慨。

  “是吗?也才两百好几十年嘛,有这么久么…”那女子答道。

  哈的一笑,男子不由笑嘻嘻的转过头:“秋泓,难道你一点不想出来看看?”

  叫秋泓的女子没有回答,半晌,她才幽幽一叹:“活着的时候什么都看透啦。”语气中流露出一股深深的厌倦味儿。

  然而比起这个,更让人吃惊的是两人的对话。两百几十年?活着?难道两人已经死了?这么说,难道他们根本就已经是…

  这时那男子却道:“我可不像你,咱可算是英年早逝。唉,这次尸王好容易派我们出踞幽山,真想好好去逛逛那些久违的城市。”

  有些奇怪的看着男子,秋泓道:“我真不明白,司幽为何你总是对人和他们的东西这么感兴趣。你也知道尸王难得派咱们出来是为了什么,如果事情办砸了,回去你我都无法交差。”

  哈哈笑着挠挠头,叫司幽的男子不由道:“也许我是死不瞑目,所以总怀念生前那些东西吧。好了,不说这个,那边打得热火朝天,不去看看?”

  秋泓摇了摇头:“出来时尸王曾吩咐过,尽量不要和外面的术者和妖怪接触。反正那东西正向这边逃过来,捡现成便宜不是更好么。”

  司幽不由苦笑:“你啊,真是一点好奇心也没有。我倒是很想看看,妖力那么强的妖怪和能唤出青龙的术者,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秋泓不由撇了撇嘴:“你就是好奇心太强,生前才会死那么早。怎么到现在还不吸取教训…注意,过来了!”说着,她脸色突的一变。

  话音未落,两人已倏然自石上拔身而起,消失原地。

  不远处,地面一阵耸动,一个残缺不全的人形爬了出来,正是从山谷那方逃来的瘟鬽。刚刚钻出身体,它就看到前面站着的秋泓。

  将瘟鬽略一打量,秋泓娇笑道:“我们是踞幽山来的,你该听过吧…”

  哪知话未说完,瘟鬽突的低吼一声,仅余的半个身体卷起一阵黑气就向秋泓扑了过来。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头,秋泓随意的将长袖一扬。

  就像撞到一堵墙壁,瘟鬽噔噔几步又退了回去。它空洞的眼睛死死瞪着秋泓,不断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叫,像是已失去理智。

  身子微微一俯,瘟鬽正待再扑过去。突然从他身后,司幽无声无息的现身而出,一把捏住瘟鬽的后颈,同时一股绿气已如绳索般缠便瘟鬽全身。

  拼命挣扎着,但绿气却越缠越紧,半晌瘟鬽便再不能动弹。打量了它一下,司幽笑道:“你跟它废话什么,这东西的本相严重受损,好像已失去所有记忆,能逃到这里,也仅是靠本能的驱使罢了。”

  “是么?”秋泓皱眉走上:“那我们岂不是等半天,却等来个废物?”

  司幽笑道:“怎么会,这样反而更理想。带它回去让尸王为他重塑本相,以后修练起来也更容易些。喂,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炼…炼魂。”半晌,被擒住的瘟鬽断断续续的答道。

  “好,炼魂。那么,跟我们回踞幽山吧。”秋泓勾手拉过瘟鬽。

  再回头看了已归于沉寂的山谷那方一眼,司幽遗憾的摇摇头,和秋泓带着瘟鬽,静静的消失在漆黑的山野间。

  这一次意外擦身而过,三鬼和张烈真正的邂逅,已是四百年后。而张烈和炼魂双方,都已不记得彼此曾有过的接触…

  **

  夜,渐渐的深了。

  小玉的大哭也逐渐变为啜泣,最后终于止歇下来。

  待小玉的哭声完全停止,张烈这才爱怜的摸摸她的头发:“好了,别哭了,我们也走吧。”

  “去哪儿?”

  “瘟鬽和役尸已死,双水县的瘟疫很快就会平复下来。把叶定歧的尸身送回峨嵋后,我就送你回家吧。”张烈说道。

  毕竟还是个小女孩,一听很快就能回家,小玉心中的悲痛立刻被喜悦冲淡。她高兴的欢呼道:“太好了,我终于能回定山镇了。回去后我一定要让爹好好感谢你。”

  看着雀跃不止的小玉,张烈心中也暗道:“是啊,是该让你和家人做最后的道别了…”

  此后数日,张烈暗中在双水县的各座井中投入调制的药剂,以尽快解除城内的瘟疫。由于瘟鬽已死,失了源头,整个县城在休养生息下,疫情已得到极大的控制。

  随后他再找人将叶定歧与微尘剑一并送回峨眉山。由于之前叶定歧在县内的善举,受到嘱托的县民无不表示会尽心竭力将恩人的尸体送达。

  终于,在将一切都办妥以后,张烈带着小玉回到定山镇。

  不出所料,双水县的疫病也传到了隔邻的定山镇,阔别月余,当小玉再次回到这里时,所见是家家挽联,户户停棺,一派萧索景象。

  纵然在双水县已见过比这更可怕的景象,但定山毕竟是自己的家乡,一见之下,小玉还是忍不住泪流双颊,失声痛哭起来。

  此时已是黄昏之末,最后一点残阳固执的挂在西天尽头,竭尽全力不让自己落下去。夜幕逐渐笼罩,镇内一派昏黑,充满黑夜来临前的沉寂。

  只有很少几户人家燃起灯火,街上空无一人,凄风吹得满地纸钱四下飞舞,更显得镇上空空荡荡。张烈不欲小玉多看,于是拍拍她的肩膀:“好了,瘟鬽已经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快回去看你的爹吧。”

  想起家人,小玉也顾不得伤心,立刻向家中跑去。来到谢家的大宅子前,所见立刻让她心凉了半截。平日清扫得干干净净的大门前,此刻却堆了一地的尘泥与纸钱,黑漆大门虚掩,门上张贴的“福”字贴纸早已破破烂烂,被冷风吹得沙沙作响,一派破败的景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