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539 2005.09.11 21:09

    片刻,身着青色对襟长衫,一副旧式书生打扮的柳鬼翻过墙头。同时面容蜡黄,生着一对铜铃巨眼,长相几乎一摸一样的天枭兄弟也现身墙边。

  “张烈,离开中国近百年,什么风又把你给吹回来了?刚收到你邀约大家的消息时,我还有所怀疑,不过想到只有你才会这么嚣张,于是决定过来看看,果然见到故人,哈哈哈…”一见面,柳鬼就哈哈笑道。

  张烈从墓顶一跃而下,轻松道:“近来发生的事大家都亲身经受了,我这时不回来,还要等到何时?”

  “怎么讲?”柳鬼眉头一皱,正要细问,枭老二已叫道:“这次联盟把大家伙儿害这么惨,你身为特别行动组一员,倒好像不管你的事一样。”

  张烈立刻望向他:“不是我张烈推卸责任,不过所有计划都是长老团制定,我们也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我这次回来,正是想尽力补救。”

  “那你究竟想让我们做什么?”枭老大终于开口道。

  张烈嘻嘻一笑:“别急嘛,等大家到齐了,我自然会说个明白。”

  之后半小时,陆续有得到消息的妖鬼赶来,他们能从上次术法派的清剿中逃得性命,修为都自不凡。不多时武候祠内已是妖气冲天,先来的蛇妖等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若非有张烈的禁制隔绝,恐怕妖气都传到峨嵋山了。

  这些妖鬼中,有和张烈认识的,也有只是慕名而来的,还有些只是过来看看热闹。其中又不乏相熟者,寒暄抱怨,一时吵闹不堪。

  走上墓顶,张烈倏的在掌心腾起一股烈焰,突如其来的火光立刻吸引所有妖怪的注意。待众妖渐渐安静下来后,他满意的点点头,这才道:“想必大家都很奇怪,我为何突然回到中国,还召集大家前来?”

  不待有人回答,他继续道:“联盟上海总部遭袭,简仙被峨嵋派擒获关押起来,想必大家多少都有所耳闻吧?”

  简仙在中国群妖中的地位无比尊崇,可以说,是在他也被擒获后,众妖才真的丧失了信心。这时张烈提起,立刻又引来一阵嗡嗡议论之声。

  “知道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去救他不成?”枭老二语含讽刺的道。

  哪知张烈竟真的点点头:“不错,我正有此意。”

  此言一出,众妖无不大惊,只有柳鬼斜靠树干含笑不语。枭老大沉声道:“我们也很想救出简仙,但峨嵋派防卫森严,三龙六鬼,天雷禁制,无一不是咱们的克星。我们好容易才从他们的围剿中逃得性命,恐怕没人原意再跟你去送死。”

  他的话正代表众妖的心声,一时间群妖纷纷鼓噪起来。

  “是啊,这时冲上峨嵋,不是明摆着送死吗?”“张烈你妖法高强,去了也能平安逃出,咱们可没这本事,恕不奉陪!”这些是打退堂鼓的。

  “哼,他突然出现在CD就想找咱们去送死,究竟是什么居心?”“我看他也只是大名在外,说不定早被人族收买。”这些直接落井下石。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西方那些妖怪早看我们不满,正是派他回来一举将咱们清灭,别忘了他就是联盟的特别行动组员。”有的干脆连非人联盟也怀疑上了。

  一时各种猜测四起,现场吵闹不堪,张烈也不辩驳,反像看戏般盘膝坐在墓顶看着下方激动万分,口沫四溅的妖怪。

  “难怪非人族千年来不断被人族打压,此刻事情都没说清,便先开始内讧。这数千年来和人族不断交融,妖怪一贯的剽悍勇猛渐渐丧失,恐怕连他们自己都没自觉吧…”张烈心生感慨,望着众妖又是怜悯又是好笑的想着。

  “都给我闭嘴!”一直没发话的柳鬼猛然一声暴喝,立将所有妖怪声音压下。

  在他突如其来的呵斥下,场中立刻一片寂静。柳鬼这才慢条斯理的问张烈道:“对救出简仙,你有把握没有?有什么计划?这件事是否是联盟委托你前来?”

  张烈毫不犹豫的摇摇头:“都没有,也不是联盟让我来的。”

  见猜测终于证实,不少妖怪禁不住又开始议论。柳鬼秀气的双眉一剔,冷然道:“谁要是再敢废话一句,就是和我柳鬼过不去,到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毕竟是修为日久的老妖,柳鬼这一生气,一股迫人的妖气破体而出,自知不如他的众妖赶紧闭嘴。枭老二冷笑一声就要出头,却被枭老大暗中拉住。

  转过头,柳鬼对张烈道:“既然你什么计划都没有,又没联盟的支援,凭什么让我们跟你去峨嵋派救人?”

  张烈故作愕然道:“简仙为妖族魁首,数百年来一直领导大家和人类相抗,此番被擒不啻我们的奇耻大辱,难道这还不是理由吗?”

  “这个自然,不过…”柳鬼一时语塞,虽知张烈说的是实,但要让好容易逃得性命的他们杀上峨嵋救人,却是谁也不干的。

  众妖也和他一样想法,一时间吵吵嚷嚷的现场居然安静得很。

  张烈早知会有这样的反应,他心头好笑,面上却做出愤然之色:“哼,我真是看错你们了。难道我离开百余年,妖怪里已没一个带种的不成?”

  他这么一说,大多数妖怪都露出羞愧,一些比较精明的虽心下不以为然,但却知趣的没有接口,免得莫名其妙担上这个责任。

  那愣头愣脑的熊精却没这么多考虑,他厉声叫道:“你放屁!谁说我们没种?大家伙就算杀上峨嵋又怎么样,大不了一死…”

  他这么不知趣的大喊大叫,众妖无不勃然变色。虽然大家心下不愿,但没人说出来,沉默也就成了某种平衡,但被他这么一叫破,众妖叱责不是,答应也不是,无不在心里大骂这个不知好歹的笨蛋。

  砰!可惜熊精话没说完,一束青色的柳条自柳鬼袖中直射而出,重重抽在熊精胸口。柳条虽细,这一下力道却重逾千斤,饶是熊精皮坚肉厚,也被抽得倒飞数米,胸前皮肉撕裂,鲜血溅满整幅衣襟。

  “我说过,谁要是再敢废话一句,就是和我过不去。”一击即收,柳鬼一脸煞气的沉声道,不动声色的就让熊精闭口,倒是相当精明。

  不再管他,回头盯着张烈:“你什么意思?”

  张烈故作无奈的道:“大家有没有想过,正因为有了简仙的领导,我们才能和人族对抗这么久,现在少了他,各位自认还能在人类的围剿下生存多久?这次救援虽然凶险,但也是为我们自己好,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

  顿了顿不待众妖说话,他露出怒火难抑的冲动表情,又道:“简仙和我是至交,就算你们不去,我也一定要上峨嵋。大不了我用式鬼傀儡将他们引下山,总会有成功机会。”

  眼睛一亮,枭老大突然道:“张烈兄,不是我们不想帮忙,但最近人族围剿大家都受了伤,实是有心无力。若你真有信心上山,不如这样,由我们负责在城中做出骚乱,将峨嵋派的人引出来,方便你行动,如何?”

  一听不是让他们去峨眉山,众妖神情立见缓和,立有十余妖附和道:“是啊,大家不是不想帮忙,实是伤得不轻。”“峨嵋派的人就由我们负责引出,张烈你放心上山就是。”“这叫分工合作,才有成功的机会嘛。”……

  枭老二冷笑抱拳在一旁看着张烈的反应。在他看来,张烈纯粹是想鼓动众妖和他一起去送死,却不慎留下口实,将自己给陷了进去。一个人上峨嵋?哼,我倒要看你怎么个死法。

  只有深悉张烈的柳鬼觉得有些不对,以他的了解,张烈不会这么冲动没头脑,今天怎么…不过目前的情势他也没必要反对,因此只是静观其变。

  将众妖的反应看在眼中,张烈也是暗自好笑。其实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众妖和他一起去救人,对这些只顾自己,信奉明哲保身的妖怪们,他百年前就看透了。恐怕就算他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法让他们和自己一道上峨嵋,与其这样,不如物尽其用,尽量利用他们好了。

  他的策略,就是以退为进,引诱这些妖怪自己提出吸引峨嵋高手的法子,否则若让他提出来,众妖又会找借口推卸,难以成事。

  “你总有办法令别人不知不觉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心计之深恐怕连人类也没几个比得上。”安妮对他的这句评语确实一点没错,对张烈来说,强迫人做事又怎及得上让他们自觉自愿呢?

  全不知自己被张烈算计,众妖都因不必去峨眉山而兴奋不已,不少妖怪以开始讨论呆会儿要搞出多大的乱子,杀多少人了。

  或许是觉得自己一句话将张烈逼上绝路,枭老大有些赧然道:“我们引出峨嵋高手不是问题,反正我们也很想救出简仙,不过你有把握成功吗?”

  “没有。”张烈很干脆的摊摊手:“不过总要试试,不是么?”

  这话一说,便再没妖怪开口,反正张烈要去送死,也不关他们的事,谁有会傻到去劝阻?那名蛇妖突然兴奋道:“太好了,我早已忍了很久,这次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杀人了!”

  哪知话音未落,张烈倏然出手,蛇妖只觉一股难以抗拒的吸力从对面传来,整个身子不由自主腾空而起,眼前一花已被张烈提住衣领。

  只这一手下方群妖便无不动容,这蛇妖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妖怪,但也有几百年修为,哪知张烈随随便便出手,仅凭妖力就将他吸了过去,这等能耐实在惊世骇俗。也许他并非只是大话,真能从峨眉山救回简仙也说不定。

  “你叫什么名字?”张烈盯住蛇妖的眼睛,沉声问道。

  “九、九节…”蛇妖已完全吓得瘫了,像个无助小孩般喃喃应道。

  “九节是吧?”张烈喜怒难辨的咧嘴一笑:“让我教你一点事。你知道为什么人类这么恨咱们妖怪吗?为什么我修练到现在也平安无事,而大多数妖怪刚一成形就被剿杀?”

  “不、不知道…”

  “听好。就是因为有你这种蠢货,以为杀些手无寸铁的人就是本事,才会让人族和非人族结下解不开的深仇。你以为杀几个百姓很过瘾是不是?除了吸取点精血,你还能得到什么?徒然招来术者的追杀报复罢了。”

  “就连动物也知道,捕杀只为果腹,凭乐趣虐杀只是毫无意义的行为,怎么你他妈的连没开灵智的动物也不如了?你有本事逃过人类的全力报复吗?”

  说着张烈环目一扫,似是对所有妖怪说道:“这里我送你们一句话‘不滥杀无辜,无妇人之仁’,只要做到这一点,相信各位以后活下来的机会将大大增加。如果有需要,我绝不在乎杀人,但你们最好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把杀人当作目的,而是为达到目的!”

  除了柳鬼,天枭兄弟等几名老妖,其余妖怪无不露出思索之色,显然张烈的话给了他们很大启示。但也有不少只是不屑的撇撇嘴,显然并不认同。

  “那不能杀人,要我们怎么把峨嵋派的人引过来。”一名妖怪壮起胆子问道。

  “不用杀人,只要伤人就可。无意义的屠杀只会招来对方怨恨,拼死对你们报复,对双方都没好处。但只是伤人的话,他们的注意力就会转到救护伤者上,不会再追击你们,各位可从容逃离。人的这点本性,我非常清楚。”

  “哼,说得好听。恐怕一会儿动起手来,没那么容易善了吧?”枭老二鼻孔里一哼,冷然说道。

  张烈哈哈一笑,声音转冷:“枭老二一向以凶悍闻名,怎么区区两次围剿就让你怕成这样么?”

  突然间感到一股直透心脾的寒意,以枭老二的悍勇也禁不住心里发寒。这时他才第一次想到,自己好像忘记了,虽然一直嘻嘻哈哈,张烈毕竟是张烈,百年前威震中国那个心狠手辣,什么都敢做的张烈!

  “没有问题了吧?”再次恢复平常神态,张烈问众妖道。

  没人回答。

  张烈遂满意的笑笑:“那好,一会儿就拜托各位了。”

  “哼,想成大事却畏首畏尾,难怪几百年也只能躲在暗处,你们也只有面对弱小时才记得自己的强大。不过算了,以后还有的是利用你们的地方,这次就送你们一条明路走好了。”看着下方兴奋满满的群妖,他不无讽刺的想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