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5335 2005.11.11 20:59

    没有回答,秋泓身子曼妙的轻盈一转:“任务完成,回踞幽山去吧。”

  等秋泓和炼魂离开的时候,简仙现身而出,对张烈道:“感觉怎么样?”

  叹了口气,张烈终露出一丝难色:“老实说,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被囚禁四百年,他们修为怎都会退步,哪知还是这么可怕。”

  “后悔了?”简仙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后悔?”张烈不屑道:“老子做事从来不后悔。这样也好,反正放他们出来就是要给人类制造个大麻烦,至少对这一点我不用担心了。”

  默然片刻,简仙突然道:“这三人都大不简单,放他们出来也不知是福是祸。只怕你算人未成,反倒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啊。”

  哼了一声,张烈眼中射出深刻的自信:“我有本事弄出来,就有办法应付,反正对我而言他们只是面挡箭牌罢了。

  “也罢,现在我倒真不怀疑没有你办不成的事。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毗尸王要找的那个‘万魂体’,有没有把握?”简仙跟着问道。

  张烈点点头:“算是有一点,但还不能确定,所以我想回联盟一趟?”

  “回联盟…你要离开中国?”简仙大感惊讶。

  “对,灭蒙他们出去以后,应该很快就能把外头闹得一片大乱,我抽身离开也免得搅进这个乱局,也顺便把联盟的事解决一下。”

  “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简仙突然道:“就这么离开中国,很可能等你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是灭蒙的天下了。”

  张烈自信一笑:“不必担心,就算我不管,人类也不会让他们为所欲为。放心吧,我明白你的意思,就算灭蒙能先一步把剩下的妖怪收归麾下,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很清楚那些家伙,根本谈不上任何忠诚可言,他们只会跟随实力强大的人,现在让灭蒙替我把他们整合起来,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要知道,在目前的局势下,做出头鸟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有好处。”

  定定看了张烈好半晌,简仙叹道:“真不知你是真有自信还是盲目乐观。也罢,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张烈没有答他,反而道:“你恢复得怎么样了?”

  简仙拍拍胸口:“你也看到了,我目前也仅到能聚练形体的地步,要完全恢复以前的能力,还需要很长时间。”

  “唔,这样啊…那你就留在踞幽山安心修炼好了,我将天境书一起留下,反正也不能让那玩意儿被长老团看到。”犹豫一下,张烈决定道。

  简仙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留在踞幽山还能替你探听毗尸王的动向。不过你此去一定要小心,联盟将所有赌注全部压在‘潘朵拉计划’上,你私自藏起其中一个部件,恐怕长老团不会轻易放过你。”

  张烈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放心,我自有办法。”说着掏出天境书一把塞给简仙:“现在你我都靠着这个了,好好保管啊。”

  简仙嗤之以鼻:“我老头子办事,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追上秋泓和炼魂,张烈说明去意,他们倒是毫不在意,反正办完事张烈也要遵守约定去为毗尸王寻找“万魂体”,当然是越早越好。

  不过得知张烈要去找以前的同伴,秋泓还是奇怪道:“我记得人类发明了不少便利的联络工具,为什么你们都不用?我都抢了一个,很好玩呢。”

  说着她居然从衣服的兜里掏出一个精巧的手机:“真有趣,我胡乱按些数字,就能和其他地方的人讲话。只是这东西好像很容易坏,现在一点反应也没有了。”

  “你的还好,说起来我也抢了一个,不过由始至终都没响过。”哪知一直默不作声的炼魂居然也从身体里掏出一物,和秋泓研究起来。

  张烈在一旁看得大汗,秋泓的手机早没了电,而炼魂手里的居然是一个已属于文物级别的“传呼机”,也不知他是从哪个中古店里摸来的。

  这两个鬼魂的好奇心果然不一般,来的路上几乎天天和他们呆一起,张烈都不知他们是什么时候抢的这些东西。不过他决定还是不说破的好,免得不耐烦的秋泓又去抢充电器,甚至发电机等相关设备。

  他解释道:“这些东西虽然方便,却实在太容易被人类监听,所以只有联盟的一些下属机构会配备。而且大多数非人族都不喜欢带着个随时能让别人找到自己的东西,因此我们更愿意用原始办法或者是法术沟通。”

  “哦…”秋泓想了一下,赞同的点点头:“你说得对,人类发明的玩意儿都华而不实,不过司幽肯定会对这东西感兴趣,我回去送给他好了。说起来他一直想到踞幽山外看看,为何尸王这次不让他出来呢?”最后一句话问的却是炼魂。

  摇摇头,炼魂漠然道:“我也不知道…”

  “好了,就此作别吧,请转告尸王,我会尽快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在此期间简仙就多麻烦你们了。”张烈挥挥手向两鬼告别。

  待张烈离开后,秋泓和炼魂护着简仙,也静静消失在村子的废墟中…

  **

  当所有人都离开以后,遭到完全破坏的村子就只剩一片死寂,一些犹在燃烧的房屋向天空倾泻着股股浓烟,配上满村废墟死尸,更显荒凉。

  天色逐渐转暗,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整座村子完全陷入黑暗之中,偶尔一处火头发出的微光,为这凄凉的景色投下一抹诡异的阴影。

  逃出村子的妇女小孩逐渐回来,虽然充满恐惧,但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家,在这莽莽丛林中,他们再无处可去。青壮男子已所剩无几,无助的人们唯有将村人尸体搬到一起,在一旁燃起篝火团团围坐,即是为死去的人们守灵,也是防止野兽的袭击。

  火光映照下,妇人孩子的面孔显得那么无助,不时响起的啜泣声就像是为他们不幸的遭遇唱起的挽歌。

  突然,在寂静的黑夜里,一阵欢快的歌声由远而近。这是一群男子高亢而嘹亮的欢歌,尽管有些五音不全,但任谁也能感受到唱歌的人那无忧无虑的心境。

  只是,在这样的时间,发生了这样的事之后,会有谁唱着这样的歌走近村子?

  被这歌声弄得一愣,随即,所有的人脸上的沮丧与无助都不见了,无论是妇人还是不懂事的孩子,人人都激动的跳了起来,所有人都在大叫。

  “是楚暮,楚暮他们回来了!”

  不过多时,一群穿着猎装,手提各种简单捕猎工具,扛着野物或背着药篓的男子手把手一路高歌走向村子。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比所有人都高壮的年轻男子,他一身污秽,满脸络腮胡须就像乱草一般,但却掩饰不住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这是一双无忧无虑,只属于年轻人的眼睛。

  这个年轻人身材虽然高大,却不予人笨拙的感觉,修长的四肢似乎充满无限的活力。此刻他扶着同伴的肩膀,肆无忌惮的引亢高歌,露出整齐而雪白的牙齿。

  其他人也和他年龄相仿,他们松散的走在一起,或三三两两互相搀扶,或得意的摆弄着手里的猎物,边走边唱,让人不由自主就受到他们的感染。

  若是平日,村中小孩一定会欢呼着迎出,妇女老人们也会带着欣慰的笑容慢慢聚来,那该是怎样一副快乐的情景?

  只是,现在迎接他们的,只有废墟,尸体以及一双双哀伤的眼神。

  走到村口,最前面那名年轻男子身体触电般一震,人已停下。

  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望着已面目全非的村子,他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同伴们也发现村中异状,带着一声声惊呼,所有人都跑了上来。

  突然间,年轻男子猛然反应过来,他一把扔下肩上药篓,狂叫着向村中跑去:“村长,老谢,小土狗!你们在哪儿?这里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随着不断深入村中,年轻人一颗心也直沉了下去,终于,当他跑到村子中心,见到那堆尸体,以及带着无助眼神向他望来的幸存者时,他终于崩溃了。

  “呜啊啊啊啊啊!”发出一阵受伤野兽似的嚎叫,年轻人猛然扑了上去:“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很快同伴们也跑了过来,他们同样震惊于眼前所见。年轻人撕心裂肺的哭嚎再一次感染幸存的妇人孩子们,一时间哀恸的哭泣再次回响夜空。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年轻人不断呼号着,不断用手捶着自己的头,不断问着苍天…

  这究竟是为什么!?

  没多久,村子里再次升起一个更大的火堆,所有村民都围在火堆旁,默默看着死去村人的尸体在烈火中逐渐化为灰烬。

  那个年轻人此时已停止哭泣,他的脸上甚至已没了悲伤,只是默默站在火堆旁。他站得如此之近,以至于四处舔噬的火苗几乎能将他也卷进去。火红的火光将他的面庞映出一片坚毅之色。

  “楚暮…”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

  年轻人转过头,只见一名身受重伤的老者被几个年轻人掺扶着走了过来。

  “刘长老,村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楚暮赶紧迎了过去。

  费力的喘息一阵,老者痛苦的道:“白天不知怎么回事,村里突然来了三个妖怪,不由分手就开始杀人。村长带我们奋力抵抗,哪知…他们实在太厉害,我们只有被杀的份儿,除了先一步逃出的女人和小孩,男人们都…”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的村子!”楚暮又激动起来。

  “因为、因为那个。”老者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指了指村子中心那个大坑。

  “那是!?”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望着那个奇异的大坑。

  “那块石碑,是从祖上就立在村里的石碑。我们所有人都以为那不过是块普通的石碑,哪知…哪知碑下却镇了三个妖怪!”

  “什么?”此话又引起一阵骚动。

  老者喘息两声,继续道:“他们就是来村子释放那三个妖怪的。我们最终还是没能守住,让那三个魔头跑了出来,后来,后来就是屠杀…”说着老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又想起白天那地狱般的场面。

  年轻人们惊讶得面面相觑,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却容不得他们不相信。

  再回头看着那个恐怖的大坑,楚暮眼中渐渐泛起一股坚决之色。回过头,他突然对众人道:“你们好好照顾村里的人…”

  “你要去哪儿?”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众人纷纷惊问。

  俯身将几件衣服和一些物品放进个烂布口袋,楚暮起身就往村口走:“我绝不会放过那些魔鬼,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他们!”

  “等等,我们和你一起去。”立刻有不少年轻人站了出来。

  摇摇头,楚暮拒绝道:“不,现在村子变成这样,不能再有人离开了,否则大家都活不下去。你们留下,我去!”

  “但、但是你的身体…”几个人还想再说。

  挥手止住他们,楚暮沉沉一笑:“放心吧,这事只有我能办到,在杀了那些家伙以前,我不会有事的。好好照顾大家。”

  不知什么时候,女人带着孩子纷纷围了过来,没有人说话,人们只是默默的聚在一起为他送行,每个人的眼里都是灾难之后的坚强。

  “这是束缚他们的铁链,其中一个妖怪还带着它,你看到双手缠着这种铁链的妖怪,就是我们的仇人。”老者将一根刻有符纹的断裂铁链交给楚暮。

  接过铁链放入怀中,楚暮再最后看了所有人一眼,毅然转身大步走入漆黑沉寂的丛林中。

  等着吧,你们这些混蛋,我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

  同一时刻,数百里之外的丛林边缘,灭蒙棘伤和巴蛇三人目瞪口呆的站在一座小山顶端,望着下方灯火璀璨的城市。

  “我的天,这真的是城市吗?为何会有这么多灯笼?”巴蛇不能置信的道。

  “我也不知道。”棘伤摇摇头:“看来在这四百年里,外头发生了很多有趣的变化。”

  灭蒙却一直仰头望着夜空,突然他像是梦呓般喃喃道:“过了四百年,天空已经变得这么脏了啊…”

  随灭蒙的视线把眼睛投向夜空,棘伤叹道:“反正从我们懂事起,人类不一直都在改变这个世界么。”

  用力抽抽鼻子,巴蛇噗嗤一声打个喷嚏,跟着一脸不爽的掏着鼻孔。

  “管他那么多,老大,快下去吧。”

  再淡淡的扫了城市一眼,灭蒙站起身:“就是这样,日子才有意思。走吧,去看看那些人都搞出了什么东西,竟然可以将我们妖族逼到绝境。”

  “哟荷!”在巴蛇的欢呼声中,三人起身向山下走去。

  *********************************************************************

  以下这段,是为了感谢读者疾火·蔷薇朋友,他提出可以试着让安妮用脚蹬踏使用狙神弓,我试着写了一段,发觉效果还不错,于是正式加入后面的文中。

  现在将这段放出,让大家看看效果,同时再次感谢他,也希望有更多的读者能提出宝贵的意见。

  **

  将巨大化的长弓稳稳拄进地面,安妮双手握住弓身正中,左脚撑地,身体绷得笔直,修长的右腿反伸往后勾住血红的第四根弦,缓缓向上抬升。借助蹬踏的力道,粗若小指的弓弦在一阵咯咯轻颤声中缓缓张开。当安妮两腿间的角度达到120度时,她猛的将弓身一推,弓弦已被撑到顶点。

  此刻安妮的身体呈现一个 “K”字型,惊人的柔韧将她完美的体态展露到极至。静静的,一枝黑箭浮现在绷成满月的弓弦上,紧跟着是第二枝,第三枝,第四枝…顷刻间,安妮周身上下的虚空中,数百枝黑箭密密麻麻的悄然悬浮,宛如丛林般密集的箭头在月光下散发出森冷的杀气。

  深深吸口气,安妮倏然仰头长鸣,同时右腿一松,弓弦急振。一瞬间,数百枝箭同时离弦而出,遮天蔽日的箭雨发出一阵直刺耳膜的整齐闷响,在半空抛过一道优美的弧形后,以雷霆万钧之势对方圆数十米的范围进行地毯式漫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