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897 2007.08.08 13:02

    全然不知万里之外的中国,正有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冲他而来。这时布拉特正和张烈与马克商量对付裘德的事。

  “信我已通过血族内的特殊渠道送到裘德手里,让他两天后在市中心的闹市区见面。”看了看手里用血族文字写成的字条,布拉特对两人道。

  约在白天见面,那裘德只能孤身前来,没有任何吸血鬼可以保护他。只要裘德一露面,以三人的实力,擒获他并不是件难事。

  看了看窗外高挂的艳阳,张烈不由道:“陷阱的意味是否太浓了?”

  马克拎起放在桌上的羊皮卷抖了抖:“那是你不清楚这东西的重要性。这副羊皮,对魔宴成员来说无异国王宝座上的王冠,如果裘德真有一统整个血族的野心的话,是绝对不会坐视它落到别人手里的。”

  布拉特也点头道:“马克说得对,事实正是如此。”

  “那好。”张烈说着站起身:“那么后天就按计划行事。”

  芝加哥市中心的商业区,是一片由大型商场,娱乐场所以及公园构成的广大区域。每天这里都人潮如织,繁忙非常。

  在商业区著名的和平广场附近,芝加哥市最高的几栋建筑全部齐聚于此。围绕着整个广场,这些高楼就如一圈巨大之极的篱笆,连阳光也只能艰难的从它们间的缝隙挤入。

  不过阳光虽稀,却也不怕吸血鬼敢冒险出来。此刻张烈和布拉特正装作游客,在广场中心的喷泉旁等着裘德的到来。

  马克没有现身,不过张烈清楚的知道,他正在附近某处密切注视着这里的情况。未免引人注目,布拉特还特意戴了一副宽大的太阳镜。

  照相的游人,嘻笑奔跑的小孩,随着主人悠然散步的宠物犬,手持满把彩球,做小丑打扮的小贩…在阳光下,构成一副充满活力的图画。

  布拉特平静的看着周遭的一切,不知是羡慕,还是感慨,被墨镜遮去大半的脸孔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苍白的皮肤,冰冷的人,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这副墨镜很不配你啊,哥哥。”突然,两人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骤听此言,张烈和布拉特同时转身。在他们身后,喷泉溅起的水雾形成的淡淡彩虹旁,裘德面带微笑,静静而立。

  他还是那么俊美,柔和的金发似乎要与天上的耀阳争辉,有如天使的面孔精致白皙,有着不属于人世的俊美。随着他的出现,似乎整个广场的光彩都被他一人尽夺,周遭不论男女,均失神的看着这名少年。

  裘德带着天真的柔和笑容平静的看着两人,眼神温柔得好似一汪澄碧的湖水。谁又能知道,这个男孩,统领着一群最为凶恶的吸血鬼?

  注意到他手边牵着的一名乖巧的小女孩,布拉特皱眉道:“放开她。”

  “为什么一见面就是这样的表情呢,哥哥?”裘德微微一笑,将小女孩拉近身旁:“难道见到弟弟,你一点也不高兴吗?”

  说话间,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按在女孩颈侧的动脉上,似乎在提醒两人不要轻举妄动。女孩任由裘德摆布,没有一丝反应。

  若是张烈,绝不会在乎区区一个小孩的性命,但他却知道布拉特绝不愿伤及无辜,因此唯有忍住动手的打算。

  “哥哥啊哥哥,难道第一次见面时,我们的话你都忘记了吗?”裘德盯着布拉特,缓缓走上一步:“难道你已决定,要和弟弟决裂了吗?”

  并未像初次见面那般失态,布拉特显得非常平静:“不,我没有。”

  “没有?”裘德忍不住冷笑一声:“那么你和这个肮脏野蛮的家伙抢去我们的圣物,只是为了和我在这里见面?”

  用充满哀伤的眼神看着裘德,布拉特叹道:“裘德,你已经走得太远了,远到超过你所能控制的范围。跟我回去吧,去见大法官,我会保证你的安全。”

  不知道这个提议,布拉特想了多久,反正张烈是第一次听到。不过他并未因布拉特的临时变卦而惊慌,因为他知道,裘德不可能答应。

  果然,布拉特话音刚落,裘德已揶揄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圣徒,还是慈悲的僧侣?当整个血族因联盟的愚蠢而被瞧不起,被人类追杀的时候,只有我,我站了出来。我召集伤痕累累的同族,号召他们反击人类的压迫。这个时候,我们的父亲,还有那个卡玛利拉,他们在做什么?”

  裘德的情绪激昂起来,他的眼睛闪闪发亮,说话已用上血族的语言:“你为什么要指责我?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就算我走在错误的道路上,但我毕竟勇敢的站起来走了下去。而你们,你们又怎么样?畏惧,迟疑,猜测,在人类的打击下瑟瑟发抖…难道伟大的血族就应该葬送在一群碌碌无为的老头手中吗?不!只有我,我能拯救血族。不仅仅是血族,我会让我族站立于这颗星球的最颠峰,我会重现血族数千年来梦寐以求的荣光!”

  慷慨激昂的话语,丝毫不像一个外表十余岁的少年所能说出。然而裘德咄咄逼人的演讲,便如最为锐利的武器,让张烈不由自主就感受到其中的威力。若非他一贯的冷静与心志坚定,恐怕就会被其煽动。

  能被所有魔宴成员承认,裘德的确有他的过人之处。至少面对他的质询,并不擅言辞辩给的布拉特,就完全不能反驳。

  这边的情形已引起不少路人的注意,不过因完全听不懂,而裘德和布拉特又实在太过耀眼,众人都以为这是某部电影的秘密拍摄现场,并不觉有异。

  又再走近一步,裘德伸出手,用一种充满诱惑力,几如梦呓的声音对布拉特道:“现在还来得及,加入我吧,哥哥。我们一起,带领血族进行最终的圣战,并取得最后的荣耀与权力。人类不过是我们伟大道路上微不足道的绊脚石,其余的非人族类将在我们跟前卑躬屈膝,就连我们的族人,也将匍匐在我们的脚下。只有你,你是不同的,哥哥,只有你和我,是最永恒的存在。”

  “所以…”裘德的手几乎已触及布拉特的指尖:“抓住我的手,就像紧握你最信赖的武器。血族将会因我们的结合,站立在永恒的颠峰。”

  不得不说,裘德话语的煽动性,比一千个最优秀的战士还要强大。在他的鼓动下,一贯冷静如恒的布拉特,脸上也不由自主现出憧憬与激扬之色。那就像有人已将心中最美好的图景活生生展现在面前,试问有谁能够不为之心动?

  布拉特能。

  “如果你所说都是正确的,我的弟弟啊,为什么你还要使用‘媚惑术’呢?”轻叹一声,布拉特摘下脸上的墨镜。

  媚惑术,是血族特有的技能。利用自己俊美的外表,加以一些操控声音动作和神情的小小把戏,可以人不由自主就受其蛊惑。别小看这种能力,运用得当,将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然而呈现在裘德面前的,是一双比深沉的大海还要平静的眼眸。

  这一刻,张烈知道布拉特已经远远超越了原来的布拉特。若是以前的布拉特,面对裘德的话,他或许不会动心,但他会犹豫,他会挣扎,他会为之痛苦。就如一口深井,投下石子会激起波澜,但最终会归为平静。

  但现在的他不会,也许是梵蒂冈一役之后,他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与挣扎。现在的布拉特,就如一望无际的大海,无论你投下多大的石头,与整个大海想比,都只微不足道。纵然裘德的话再有十倍的煽动效果,也无法打动他分毫。

  哦,不,不,这样的布拉特,不应该是布拉特。当他的感情已如他的外表般,变得苍白和没有生气时,这具俊美的躯壳,不是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灵魂吗?

  不,当然不会。与生俱来的炽热感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冷却的,正如安妮永远不会丢失她的固执,布拉特冰冷的外表下,也永远是一颗泊泊跳动的灼热心脏。

  只是,现在的他,已能将这种感情压抑到身体和灵魂的最深处,不会再轻易流露分毫。因以他的立场和身份,这种流露,哪怕一点点,带来的也是痛苦。

  那么张烈呢?他能够不为所动,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吗?不,他和布拉特有着根本的不同,张烈不需要隐藏感情,相反,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并能为之全力以赴。

  如果说布拉特是平静的大海,那么张烈内心的大海,已因自己的***而掀起滔天巨浪。外界任何事物,都无法在其中搅动分毫。

  这是可以带来力量的****也是鞭策人迈向目标的最大动力。然而成功失败,也因之界于一线之间,所凭持的,不过是个人的对其的掌握罢了。

  能驱役者,必获成功;任由滋长者,终遭反噬。

  而对这一点,张烈有坚定不移的信心。

  前一刻还是比火还要灼热的表情,下一刻已冷却下来。裘德将布拉特的手一拨,又退了回去:“真遗憾,我本来以为经过这些日子,你应该清醒一些才对。哪知还是这么愚蠢,难道你已经被那帮老头洗脑了吗?”

  布拉特的平静让裘德心中焦躁。摇了摇头,布拉特道:“不,相反,我非常清醒,所以才知道你已经走错了。相信我,我们赢不了人类的,你梦想的最终圣战,只是在让整个血族替你陪葬。”

  “陪葬?那么现在,我们就有生存的希望吗?”裘德揶揄道。

  “不,并非只有战争才是最终的出路…”不知为何,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布拉特有意无意的看了张烈一眼。

  裘德却现出大为好笑的表情:“这可真是奇怪啊,哥哥,以前我一直都以为,你是因为心软,才对人类抱着期望。没想到你的思想已经到了这么愚蠢的地步。你以为除了战争,我们还能做什么?去祈求人类给我们生存的机会,还是和他们讲和?”

  这一次,布拉特没有说话,显然,他默认了裘德的说法。

  “哼,没话说了吗?”裘德冷笑一声:“我的哥哥,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

  说着,他眼中的柔和消失,一股如冰如铁的冷厉渐渐泛起:“如果你愿意继续在人类的影子里生活,那由得你,布拉特;如果你要抛弃血族的荣耀,做一只畏缩的老鼠,那由得你,布拉特;如果你要联合所有的人来对付我,那也由得你,布拉特。因为我们已不再是兄弟,今后形同陌路,我会用一切手段夺取你的性命,达到最终的完全。你和我,只是拿着武器格斗的两个半身而已。”

  “那么…”布拉特抬起头,眼中露出坚定之色:“我必定会阻止你。”

  说完这话,布拉特静静的看着裘德,平静无波的眼神背后,天晓得有多少悲伤在流动。毕竟这番话代表的,是他在这个世界最后的“同类”,或者说“亲人”,与他彻底的决裂。

  然而,这却不是他能够选择的。和裘德一样,他同样有需要背负的东西。裘德想要的,是整个血族作为他野心的陪葬,所以布拉特必须阻止他。

  为什么,为什么是布拉特?为什么总是让他遭遇到这些?

  手足相残,还有比这个,更会让重感情的布拉特痛苦的吗?而这种痛苦,只有到其中一方死在对方手里时,才会完结。不,也许会持续永远…

  冷然看了张烈一眼,裘德道:“现在可以说正事了,要怎样你们才肯把‘圣经’还给我?”

  看了布拉特一眼,张烈嘿的一笑:“很简单,跟我走一趟。”

  “去哪儿?”裘德忍不住问道。

  张烈摇摇头:“这个你别管,想要就按我的话做,东西自然是你的。”

  “哼,当我三岁小孩吗?”裘德眼中闪过嘲讽之色:“我拒绝。”

  就知道你小子不会乖乖听话,张烈暗道。反正一开始就没这种打算,他也不在意。正要打手势叫布拉特行动,突然裘德一下转过身。

  “谈判破裂,不管你们想干什么,我早晚会让你们把‘圣经’交出来。”说着,裘德就那么牵着小女孩,径直扭头就走。

  这一下时机绝妙,正是张烈将发未发之时,一时间反搞得他有些不知所措。最然他意外的是,裘德居然说走就走,难道他根本不想要回羊皮卷?

  “等等,把她放开…”布拉特一步赶上裘德。

  “这么想要吗?”裘德猛然转身,现出个古怪的笑容:“那我就给你!”

  说着他拉住小女孩的手猛的一扯,将她扔向布拉特。本能的一把接住,布拉特正想安慰住她,一低头才看到,女孩空洞的眼里没有任何生气。

  “这是…傀儡!?”布拉特低呼一声。

  他怀中的身体,已无任何生机,只是在裘德的控制下,看起来才像活人。

  裘德咯咯的笑了起来:“这是我一个小时前,随手从路上抱来的。吃惊吧?否则又怎么能骗过你呢,布拉特。”

  惊觉不对,布拉特就想退开,然而已经晚了。只听轰的一声,一阵猛烈的爆炸在他怀中爆起,刹时带着符纹力量的狂飚直卷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