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546 2007.12.13 20:58

    轰…一束炽亮的雷光闪过,前面几名鬼兵立刻灰飞烟灭,趁群鬼慌乱之机,天藏和琉璃强行冲破包围向外逃去。

  从山谷逃出到现在,两人已突破敌人的六次围堵。但这些鬼兵就像无穷无尽一样,总是没隔多久就再一次拦在他们的前面,几次力战后,天藏和琉璃都有如穷弩之末,难有再战之力。

  就这么追追逃逃,他们不知不觉间被逼到一处绝壁下,前面已没了道路。这时数百鬼兵悄无声息的从两人身后的阴影中现身,将退路完全堵死。

  要再回头已不可能,天藏抬头看了看前面直上直下,足有数十米高的绝壁,咬牙道:“上去!”若在平日,两人根本不会把这种程度的山壁放在眼里,但现在却有一种无力为继的颓丧感。

  然而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绝壁顶端突然又冒出大量鬼兵,居高临下冷冷打量着两人。跟着群鬼分开,张烈走了出来。

  明白已再没逃生的希望,天藏长叹一声,放弃一切努力。而作为特别行动组成员的琉璃,却在长期转战各地的生活中锻炼出极为坚韧的心理素质,纵然在这样的绝境下,眼中仍燃烧着不屈不挠的斗志。

  默默看了绝壁上的张烈一眼,琉璃突然道:“父亲,我来吸引住他们,你找机会逃走吧。”

  天藏惊奇的看着琉璃,随即摇头道:“没用的,我们已经耗尽妖力,根本没有冲出去的余力了。”

  琉璃狠狠道:“我绝不甘心,就算要死,我也不会放过张烈这个卑鄙小人!”

  被琉璃的斗志所感染,天藏点头道:“也罢,反正都要死,那就让他们看看我们狐妖族最后的尊严吧。”

  两人正要不顾一切的出手,山崖上张烈突然道:“族长何必急着送死?我有一句话,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听?”

  沉默一下,天藏冷冷道:“如果是让我们臣服于你,那最好还是免开尊口。”

  张烈笑着摇摇头:“族长误会了,我张烈再怎么妄自尊大也不敢奢望收你做手下,就算你肯,我也不会放心。如今形势已然明了,狐妖族已尽在颜辉掌握之中,就算你回到族里,也只有被追杀身亡的下场。”

  天藏眼中流露出深刻的恨意:“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

  张烈连连摆手:“族长不要误会,我只是不希望你白白送死罢了。”

  琉璃讥讽的道:“那可真要谢谢你的好意。”

  张烈毫无愧色的收下这句话:“不客气。现在我话已说完,两位可以走了。”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天藏和琉璃俱是一怔。打量张烈片刻,确定他不是说笑以后,天藏忍不住道:“你要放我们走?”

  张烈两手一摊:“是啊,难道族长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互看一眼,天藏和琉璃都大感疑惑,无论怎么样,张烈都没有放他们离开的理由。琉璃怒道:“你什么意思?要杀就赶快动手,不必玩这些把戏!”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张烈遥遥向两人身后的鬼兵做了个手势,那些鬼兵立刻一声不吭向两旁退开,同时他身边的鬼兵也从山崖上消失。

  张烈诚恳的道:“这下你们该相信我的话了吧。琉璃你和族长尽可放心离开,只要不再回狐妖族送死,辜负我的一片好意就行了。”

  “好意?”琉璃怒极反笑:“今天我是彻底感受过你的好意了。”

  就在这时,天藏突然毫无征兆的狂笑起来:“好个张烈!好个张烈!我本以为颜辉之智与你不相上下,现在看来,他还是差你太多。”

  张烈淡然一笑:“族长过誉了。”

  “父亲,你这是…?”琉璃迷惑不解的看着狂笑不止的天藏。

  向琉璃摆摆手示意呆会儿再说,天藏收止笑容,向张烈遥遥一拱手:“既然你有此自信,我天藏就接受你的‘好意’。今日之事,将来必有回报。”

  张烈也笑着拱了拱手:“好说,族长请慢走。”

  拉着迷惑不解的琉璃,天藏转身大步离开,两人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张烈哥,你为什么要放他们离开?”这时,小玉从张烈身后的影子里现身而出,搂着他的脖子奇怪的问道。

  张烈反手拍拍她的脸颊:“怎么,你很想我杀了他们吗?”

  小玉不住摇头:“我也不想琉璃姐姐就这么死了。但是你为今晚筹划那么久,为什么到最后关头却又放了他们呢?”

  张烈嘿的一笑:“明白的自然会明白,不明白的…将来总会明白。”

  “唔…”显然对张烈的回答不满意,小玉气鼓鼓的鼓起腮帮子,不过看她脸上一片茫然的神色,显然是不明白的那种人。

  *********************************************************************

  同时,数里外的琉璃也正问着天藏同样的问题。

  “你真的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做?”天藏反问道。

  琉璃哼了一声:“张烈卑鄙无耻,我哪里猜得到他打的什么主意。”

  天藏不由叹了一声:“琉璃啊,你的妖力或者比张烈不逞多让,但智计却差得太远。不,纵观天下群妖,恐怕也没几个能跟得上他那颗脑袋。”

  琉璃大感不服气:“他不过就是狡猾一点,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天藏连连摇头:“若只凭一己之勇,永远也成不了大事。你想想,梵蒂冈一役到现在不过两年,张烈从一个普通妖怪一跃而成联盟之主,若只靠匹夫之勇,可能办到吗?若你无法明白这一点,就永远也别想胜过他。”

  受到触动,琉璃收起轻蔑之色,首次认真的思考起来。欣慰的看着他的变化,天藏又道:“现在你想知道张烈此举的用意了吗?”

  琉璃认真的点点头:“请父亲赐教。”

  天藏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我狐妖族是妖族中最有潜力的种族,虽然这些日子元气大伤,但只要有休养生息的机会,就能在很短时间内成为一股可怕的力量。而这,自然是其他人不愿看到的,所以灭蒙才会几次三番对我们出手,因为就算是他,也害怕我们恢复实力的那一天。”

  琉璃不解的道:“这和张烈放我们走有什么关系呢?”

  天藏耐心的道:“你想想,我们虽然有很大的威胁,但若能把狐妖族握在手中,却又是一支可怕的力量。所以张烈才会协助颜辉叛乱,因他知道我绝不会臣服于他,那么扶植一个可以合作的族长就很有必要了。”

  琉璃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他更不该放了我们啊,这样颜辉就会更感激他,不是更有利于合作吗?”

  天藏苦笑着摇摇头:“琉璃你毕竟还是太缺乏经验。你想想,张烈虽然想借助狐妖族的力量,但也同样害怕它的强大,而且以颜辉的为人,将来必定不会乖乖臣服在张烈脚下。那么在这种事发生前放一道保险,就很有必要了。”

  “保险?”琉璃猛的醒悟过来:“你说我们就是张烈的保险?”

  天藏一脸赞叹的道:“不得不承认,张烈这一手玩得实在漂亮。只要我和你还活着,颜辉就没办法完全统一狐妖族,因肯定会有人心怀不满。而因为害怕我们再一次夺权,颜辉就不得不靠向张烈,这样既免于狐妖族过于强大,又牢牢把颜辉控制在手里,一箭双雕,他张烈自可高枕无忧。”

  琉璃终于明白过来,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冷哼一声,刚想对张烈的卑鄙表示不屑,但猛的想起天藏刚才的话,人又沉默下来。

  天藏满意的看着琉璃,知道自己一番努力没有白费,她终于改掉自大的毛病,肯正视对手的优点了。琉璃其实非常聪明,只是一直以来身为天之娇女的她,从不屑于任何人罢了。然而一旦琉璃懂得用头脑的话,以她的素质将变成一个极为可怕的敌人,这正是天藏现在开始培养的。

  “我们现在去哪里?”琉璃问道。

  天藏傲然一笑:“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等时机合适就联络仍忠于我的族人,慢慢的瓦解颜辉。琉璃,你记住,有时候忍耐也是一种战略。”

  “等着吧,张烈。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放了我和琉璃,我都将让你明白,这绝对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同时,他在心里默默的发誓道。

  “是,我知道了。”琉璃认真的点点头,将天藏的话记在心里。

  *********************************************************************狐妖族内,颜辉看着满脸遗憾的张烈,只感郁闷已极。

  听从张烈的建议,他率众赶*内,协助夷野将不安的族人稳定下来。同时把曲黎叛乱,天藏带人前去平叛,结果和曲黎同归于尽的消息放了出来。

  整个狐妖族一片哗然,虽然大多数狐妖都不信这种鬼话,而且颇为怀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颜辉的来历。但颜辉率领着大批狐兵,又有夷野和曲黎以前买通的那些狐妖族权贵人物的支持,他们唯有将置疑放在心底。

  一切都按照颜辉的计划顺利进行着,只等张烈提回天藏和琉璃的脑袋,彻底去除后顾之忧,他就可安心的把整个狐妖族抓在手里了。

  但这时,张类却告诉他,不小心让天藏和琉璃跑了!

  望着不住道歉的张烈,颜辉心里又急又恨,一时间真有掐死他的冲动。但他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目前自己还多有借重张烈的地方,绝不能翻脸。

  其实颜辉很怀疑是张烈故意放走两人,但一时之间他还想不通张烈为何要这么做,而且没有证据,因此唯有将这个念头压在心底。

  “没事,现在我基本上已平定狐妖族,就算他们逃走,谅区区两个人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张烈兄不必过于自责。”说这番话时,颜辉的心简直在滴血。他当然知道放走天藏和琉璃会有什么后果,什么没事?事情大了!

  既然颜辉这么识相,张烈也就借坡下驴:“颜辉兄放心,我一定会着人密切注意他们两个的动向,一有机会立刻抓回来交给你。”

  这下颜辉真是哭笑不得,还得违心的感谢张烈:“多谢张烈兄的好意。”

  话到这儿就不必再说下去了,张烈很快把话题拉回正事:“你需要多久才能让整个狐妖族听命于你?”

  颜辉想了想道:“至少要两个月,虽然有夷野和不少权贵支持,但我毕竟没什么资历,要说服族人接受我还得花一些时间。”

  张烈考虑了一下,点头道:“好,就两个月。两个月后我会借助狐妖族的力量,希望到时你不要让我失望。”

  颜辉自信的笑笑:“两个月后你自然会得到你想要的。”

  张烈又道:“我必须离开了,走之前我会留下一千鬼兵在外面,你如果有什么麻烦随时可以借用。另外你要小心灭蒙,这次他入主狐妖族的计划被破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颜辉表示知道了:“我会提防他的,张烈兄尽可放心离开。”

  又叮嘱一番后,张烈这才告辞。出到外面,不时可见一队队狐兵匆匆跑过,所有狐妖都被强行留在家中,到处充斥着紧张戒备的气氛。

  有这一次大乱,狐妖族十余年内休想恢复元气,加上有天藏和琉璃这两个威胁在外,颜辉也别想玩出什么花样来。满意的看着自己一手造成的杰作,张烈不禁得意的伸了个懒腰。

  就在这时,他身后腥风大作,瘴于风中静静现身,恭敬的跪伏在地:“瘴见过主人,请问主人有什么吩咐?”

  “你继续留在这里监视颜辉,一旦他有什么异动立刻向我回报。族外有一千鬼兵,必要时你可以调用。”张烈头也不回的淡淡道。

  把头深深一埋表示知道了,瘴一言不发,无声无息的消失。

  “呼啊,灭蒙,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抬头看着无星无月的漆黑夜空,张烈自然自语的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