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875 2007.10.11 22:17

    “这、这里是怎么回事?”闻声赶来的胡重目瞪口呆的看着满地废墟。

  “没什么,我一时手痒,所以舒展了下筋骨。”张烈轻描淡写的道。

  胡重满脸狐疑的看着他,显然不信。小玉轻飘飘飞到他面前,装出凶恶的模样:“怎么,你不相信啊?”

  “不不不,相信,我相信。”胡重赶紧摆手。

  再心疼的看一眼变成废墟的屋子,他叹口气转身离开:“这年头,怪事越来越多,不过既然有妖怪带人上门治病,晚上拆屋子玩儿就没什么奇怪了…”

  “站住!”突然从身后传来张烈一声暴喝。

  吓得打个哆嗦,胡重小心翼翼的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是张烈铁青的脸和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这一惊非同小可,他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

  “你刚才说什么?”张烈质问道。

  不禁暗责自己这张嘴巴,要抱怨也等回屋再说,在这里逞什么能啊。胡重带着哭腔道:“张爷,刚、刚才我真不是有意的。”

  “我问你,刚才说的什么?”张烈面含杀气的走上一步。

  “我、我是说,有人没事晚上拆屋子…我真不是抱怨您,我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胡重语无伦次的道,还顺手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前面那句。”张烈似乎并不在意他的话。

  愣了一下,胡重道:“有妖怪带人上门治病,怎么了?”

  抓着他的衣领一把提起,张烈恶狠狠道:“你从哪儿听说的?”

  不明白自己哪里触怒他了,胡重唯有急声解释:“是从南海崖传出的消息。”

  “还说了些什么?那个妖怪和人怎么样了?”

  胡重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他只好道:“因为生意原因,我经常会买通一些术派的低辈弟子,向我的代理人提供情报。前些日子有从南海崖传来的消息,说是一个女妖怪带着个男人上门治伤,好像失手被擒,现在还关着。张爷,提供情报的只是个低辈弟子,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啊…”

  “张烈哥,这是?”小玉一脸紧张的望着张烈。

  “没错,是安妮。”张烈点点头。

  跟着他一把推开胡重,厉声道:“立刻给我查清楚,越详细越好。”

  “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办。”胡重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就跑。

  哪知没跑几步,他居然又转回身来,嬉皮笑脸的道:“嘿嘿,张爷,您看生意归生意,您要找我调查情报,那么这个…”说着他连连搓动手指。

  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敢谈价钱,不得不说这小子能混到今天这地步决非侥幸。

  心系安妮,张烈哪有空和他废话,眉头不由自主就拧了起来。胡重察言观色立知要遭,赶紧道:“当我没说,当我没说,我这就去。”

  “回来!”哪知张烈又喝了一声。

  胡重大奇,刚回过身,张烈已劈脸丢来一张银行卡。胡重何其识货,立刻认出这是张无限透支金卡,脸上的苦色瞬间一扫而空。

  “哈,有了它,打探的事您尽管放心,我胡重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胡重心花怒放的捧着银行卡道。

  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这是张烈深知的一点。胡重这样的小人,任何恐吓都只能在表面吓到他,而无法令他真心为你办事,若一味逼得狠了,还有可能反咬你一口,纵然不致命,也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因此必要的金钱就显得很重要了。而这也是张烈这么多年能活得很平安的原因之一,因他很清楚哪些事可以蛮干,而哪些事必须要用些手段解决。

  摆摆手示意胡重赶快离开,张烈眉头慢慢皱起。自己最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安妮竟然落到那些人类术者手中。

  “张烈哥,现在怎么办?我们去把安妮姐救出来吧。”小玉满脸焦急的摇晃着他的手臂。

  原定借助踞幽山的计划已无法继续,张烈最迫切的就是寻找另一条途径得到自己需要的助力。但安妮的事他一样不能置之不理,几乎没做多少考虑,张烈已做出决定。他点点头:“这个当然,我绝不会允许安妮落到那帮人的手里。”

  “车到山前必有路,在这之前就当是活动筋骨好了。只希望简仙老头在踞幽山做的所谓重要的事,不是向我信口胡诌吧。”张烈这么想着。

  “布拉特哥还没走远,现在要叫他回来吗?”小玉又问道。

  犹豫了一下,张烈摇头道:“不,布拉特有他自己的事,这次就让我一个人干好了。”

  ********************************************************************

  数日后,捷克与波兰边境某教廷警戒所。

  梵蒂冈一役后,教廷陆续在欧洲各地设立这种警戒哨所,以便监测周边地区非人族活动的情况,并为猎人组织的清剿行动提供帮助。

  下午的阳光丝毫挡不住崇山峻岭间的凛冽寒风,石堡般的警戒所孤零零的矗立在一片倾斜的山坡上,周围的野草在寒风下齐唰唰倒向地面。

  两名教廷卫士穿着黑色的修士袍站在警戒所的大门前,他们并非在站岗,因这样根本无法发现任何非人族活动的痕迹。只是因为教廷的苦修戒律,任何驻扎在内的卫士每天都必须这样站上数个小时,以身体的痛苦来显示虔诚。

  寒风轻而易举的钻入黑袍,在卫士毫无遮掩的身体表面肆虐。两名卫士瑟瑟发抖,但却一动不动,冻得发白的双手紧握胸前的十字架,低声祈祷。

  这绝对不是一件好受的事,寒冷如剃刀般一下下削蚀着他们的神经,两名卫士浑身僵硬,脑中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的背诵着祈文。终于,一名卫士实在受不了了,他轻轻挪动了一下,甩动着僵硬的关节。

  就在这时,他突的看到一件非常怪异的事。

  从警戒所居高临下的望下去,上百个密密麻麻的小黑点正从坡下树林内缓慢爬出。卫士不禁一怔,他以为自己因太过寒冷而产生了幻觉,连忙揉揉眼睛。

  这一次他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上百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上百个人形物体正缓慢移出树林,向这处的警戒所爬来。

  它们是一群赤身裸体,浑身覆盖着干枯的皮肤,有如骷髅的怪物,换言之,就是一群僵尸。然而有什么僵尸可以肆无忌惮的在阳光下活动?

  由于眼前情景实在太过怪异,那名卫士只是呆愣的看着这群僵尸移出树林,向山坡上爬来,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他的同伴仍垂头闭目在虔诚的祈祷着,有如呢喃的祈祷声静静回响,和下方情景相映,更显怪异。

  终于回过神来,卫士赶紧拍拍同伴:“你快看!”

  不满的咕哝了一句,另一名卫士抬起头:“你做什么…”话未说完,他的眼睛瞥过山坡下,立刻目瞪口呆:“我的天,那是些什么东西?”

  “好像是僵尸。”

  那名卫士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别胡说,僵尸怎么可能在阳光下…”

  就在这时,本是缓慢爬行的僵尸群突然以极高的速度向警戒所冲来,转瞬间已到山坡中段。吓了一跳,第一名卫士赶紧道:“快,快去报告。”

  “那你千万小心!”另一名卫士立刻冲入警戒所中。

  守在外面的卫士心惊胆战的看着不断接近的僵尸群,他从修士袍下拔出一把符纹枪,嘴里喃喃念叨着:“上帝,请赐给我力量,免受一切邪恶的伤害,我在此虔诚祈祷…”同时已瞄准下方连连开火。

  冲在最前面的几名僵尸被击中,身体表面立刻爆开数个大洞。在爆炸的冲力下它们的身体以一个怪异的角度仆倒在地,向坡下滚去,但后方的僵尸瞬又补上他们的位置,继续冲来。

  卫士咬着牙不断开火,却根本无法阻挡潮水般的僵尸。这时就听咔的一声撞针空响,符纹枪已射光所有子弹。同时一名僵尸贴地一窜,在卫士惊恐的目光中高高跃至他的头顶,一爪狠狠抓下。

  “啊!”临死前的惨呼回荡在空寂的山野,警戒所的门墙随即溅上一滩触目惊心的鲜血。

  杀死卫士,僵尸嘶叫一声,耸身就往警戒所的大门撞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警戒所的门向内震动一下,僵尸被反震力弹开。

  这时后方的僵尸陆续赶上,壁虎般顺石墙向上爬去,远远望去就像一群爬满墙壁的蟑螂。警戒所厚实的木门受到接二连三的撞击,也是摇摇欲坠。

  就在这时,警戒所周围的地面突然出现一圈由复杂符纹组成的结界,同时无数青色的电流蔓延而起,将整个警戒所完全包裹于内。

  爬上墙壁的僵尸惨嘶着,纷纷掉落下来,随后被电流搅得四分五裂。余下僵尸见势不妙,赶紧退了开去,恶狼般围着结界来回爬动。

  数十名教廷卫士登上警戒所顶端,一名教士模样的卫士惊愕的看着下方的僵尸:“我的天,这些僵尸为什么能在阳光下活动。”

  说着,他向身后一名卫士吩咐道:“赶快联系最近的警戒所,就说我们遭到不明怪物的袭击,需要立刻支援。”

  那名卫士立刻拿出通讯器开始求援,片刻,他惊恐的抬起头:“不好了,附近几个警戒所也全部遭到袭击。”

  “什么!?”教士大惊失色。

  看着围着结界不敢近前的僵尸,一名卫士侥幸的道:“这些东西无法越过结界,我们不用太担心,一定可以等到援兵到来。”

  “这是临时结界,内中能量只能维持一天,到时援兵还没到达怎么办?”另一名卫士恐惧的反问。

  他的话立刻引起一阵沉默,显然所有人都已想到那可怕的后果。教士正想说话,忽听一名卫士尖叫道:“看啊,那些僵尸在干什么?”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下方结界外的僵尸正缓缓挤靠在一起,令人惊讶的是,这些僵尸的身体表面正像熔化的牛油般慢慢融为一体。

  很快一团由数十个僵尸汇聚而成的巨大肉块出现在众人面前,肉块表面满布可怖的僵尸脸孔,横七竖八的手足从四方伸出,随着肉块的鼓动泊泊跳动。随着僵尸不断涌进,这团肉块也越来越大,其状极之可怕。

  “上帝啊,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嗔目结舌的看着下面的可怕情景,众人心中禁不住阵阵发寒。

  片刻工夫,随着肉块表面一阵翻扭,一个巨大的僵尸缓慢成形。它足有五六米高,灰黑色的身躯满布尚未完全融汇的僵尸的残肢断体,有的脸孔还不断挣动着,发出无声的嘶叫,在其周围,所有的青草全被尸气腐蚀得发黄枯萎。

  直起身子,大僵尸缓缓走了两步,随后一头撞向结界。在警戒所上众人恐惧的目光中,大蓬电流刹时爆起,锁链般层层覆上僵尸身体。

  僵尸嘶叫着,不断向结界内冲撞,身体表面不断有肉块被电流削下,裹着团团火花溅往四方,宛如盛放的烟火。

  终于,在一声宛如撕裂布帛的脆响声中,结界表面的电流猛的向四方散射开来,地面的符纹扭曲着搅在一起,随后支离破碎,整个结界已被强行攻破。

  “嘶啊!”尖叫声中,僵尸一头撞上警戒所的石墙。

  一阵剧烈摇晃,正面墙壁立刻裂开无数蛛网般的裂缝,上面的卫士们立足不稳,纷纷摔倒在地,有几个更从墙头跌下,立被僵尸踩踏而死。

  “攻击,攻击,不能让它冲进来!”教士拼命叫喊着。

  枪声大作,此后的一切,宛如地狱。

  半小时后,警戒所燃起冲天大火,同时左近遥远的地方也有几束浓烟冲天而起,看来别的警戒所也已遭到同样下场。

  现场再无一个活人,巨大的僵尸趴在地上,身体波浪般不断起伏着,每扭动一下,就有一名僵尸从它体内挣扎爬出。

  而在一旁,两名浑身裹在布袍内的神秘人静静看着这一切。从他们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夹杂着浓烈妖气和阴气的古怪气息,布袍的罩口内空空荡荡,除了两团幽火闪动,再看不到别的东西,极为诡异。

  当最后一个僵尸挣扎爬出,地上只留下一团残缺不全的烂肉。互相看了一眼,一名神秘人把手一招,一团绿火立刻裹着肉块熊熊燃烧起来。

  “怎么样?”一个神秘人问道。他的声音低沉苍白,有如鬼魅。

  “效果非常理想。不惧阳光,融合后力量大增,而且很好控制,我想长老团会很高兴听到这一切。”另一个神秘人沉声笑道。

  “那么,在有别的人到来以前,我们就离开吧…”

  说着,两名神秘人缓缓招手,在场僵尸立如提线木偶般乖乖聚在一起,在他们的带领下从山坡另一头悄无声息的离开。

  片刻,火焰内残破的警戒所一阵摇晃,轰然垮塌。火势迅速蔓延整片山坡,现场再没留下一丝痕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