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259 2005.11.06 21:12

    话音刚落,巨蟒高昂的蛇头俯冲而下,还在半空蛇口已然大张,便如一个无敌深洞罩向下方惊慌失措的人群。蛇头去势极快,只见其贴地一扫,再轻盈的扬上半空时,前方数名村民已消失不见。

  “呜啊啊啊!这、这是什么!?”惊愕的村民终于反应过来,惊恐大叫的同时不少人开始向巨蟒攻击,一时各种法术漫天飞射。

  然而法术击在巨蟒身上,就如细流撞上巨石,根本不能给巨蟒造成任何伤害。一切攻击都被光滑闪亮有如宝石的蛇鳞挡下,甚至连细缝也没留下一个。

  再次昂起蛇头,巨蟒有一次向人群密集的地方扑下,大张的蛇口就如堵墙壁般推了过去。众村民无不骇然避让,但众人刚一分散,贴地窜来的蛇头灵活左右一张一吞,已将四散避开的村民吞入腹中。

  “吃啊吃啊吃啊吃啊!”随着巨蟒不断吞食村民,巴蛇也越来越是兴奋。

  大如山岳的巨蟒几乎占去大半个村寨,随着它每一次昂头扑击,就有不少村民被其吞入腹中,四下乱甩的粗长蛇尾就如一股飓风,将本已变成废墟的村子扫成一片白地,而站在蛇身兴奋狂叫的巴蛇更为此情景增添不少疯狂。

  在这种压倒一切的恐惧之下,众村民心志完全被夺,也不知是谁一声大叫,幸存的人开始四散逃避,但仍接二连三被巨蟒吞食。不过片刻被吃的被吃,逃走的逃走,整个村子已只剩下他们几人。

  “我的天,能将这么大的兽灵养得和真的一样,究竟要用多少法力。”村边,目瞪口呆望着巨蟒肆虐的秋泓忍不住惊叹道。

  看了他一眼,张烈道:“巴蛇最可怕的还不是他的兽灵…”

  “那是…?”秋泓正要追问,忽听炼魂低呼道:“不好!”

  两人转头一看,却是不知何时兴奋的巨蟒已将目标对准他们。也许是受到张烈妖气的吸引,巨蟒有若黄宝石的双眼猛的笼上一层淡红,大口一张大如列车的身躯已向他们直标过来。

  身子微微一耸,秋泓和炼魂已瞬间消失,只余张烈站在原地。面对足以把10个他给囫囵吞下的蛇口,张烈却像没事人般毫不动容,甚至连脚都懒得移一下。

  蛇身上的巴蛇也注意到张烈的异状,虽然知道对方是个妖怪,但他哪会将张烈看在眼里?咧嘴露出一个残忍已极的笑容,他轻轻伸手在蛇鳞一拍。

  嘶啊!一声长嘶,就在巨蟒大口快要将张烈吞下的瞬间,蛇颈猛然高高昂起,当蛇头伸到最高点时,整条巨蟒再由上而下垂直向张烈吞去。

  仰头看着不断接近的巨大蟒头,张烈失笑一声,右手漫不经意的一抬,五指一凝手掌已化作纯白虎爪。奇怪的事发生了,当巨蟒看到张烈那只虎爪时,疯狂的双眼中竟隐隐闪过一丝惧色,就在快要吞下张烈的前一刻,巨蟒身子波浪般一颤已强行退了开去,差点连身上的巴蛇也给抖下来。

  “喂,怎么回事!?”巴蛇不明就里,大叫着努力控制失控的巨蟒。

  “住手!”就在这时,一旁忽的传来棘伤的喝声。

  甩甩手腕散去虎爪,张烈好整以暇的抱手而立,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说话间灭蒙和棘伤已从小山一般盘踞的巨蟒身边走了过来。

  指着张烈,灭蒙有气无力的道:“我认得你,你是…你是…”说道这儿他脸上却现了难色,大皱的眉头显示他正努力回忆着什么。

  “张烈。”不忍见老大受苦,棘伤适时接过话头。

  “对,张烈!”灭蒙恍然大悟似的一捶手:“你是虎妖张烈!”

  “张烈!?”头顶突然传来巴蛇的大喝,自蛇身一跃而下,他目光灼灼的上下打量着张烈,神情颇不友善。

  在三人目光直视下,张烈坦然而立,甚至还摊了摊手示意对方看清楚些。

  半晌,灭蒙才懒洋洋道:“刚才是你救了我们?”

  嘻嘻一笑,张烈摸了摸鼻子:“除了我还有谁?对救命恩人就这态度?”

  “住嘴!你竟然还敢走到我面前,我现在就要杀了你!”巴蛇激动的道。

  “啊呀呀,当年我不就是想把你那条宝贝蛇给吃了嘛,又没吃成,你怎么还记着这仇?”相对无比激愤的巴蛇,张烈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似是觉得不耐,灭蒙晃手微微一摆,巴蛇立刻乖乖闭口不言,但一张脸却胀得通红,结实的胸膛不住起伏,看着张烈的眼神简直能把他生吞了。

  “我们被关了多久?”等巴蛇完全安静下来,灭蒙才问道。

  “不多不少,正好四百年。”这时简仙也冒了出来。

  “死老头?”见到简仙,棘伤露出惊讶之色:“你怎么也在这儿?”

  “呵呵,若非老头子我,他们又怎知你被关在这儿。”简仙得意道。

  “嗯…”缓缓点了下头,灭蒙又道:“为什么放我们出来?”

  “其实是…”张烈正要大展唇舌,哪知灭蒙又转头望向秋泓。

  “你们的修为很高,不是普通鬼魂。”看了半晌,他慢条斯理的下了结论。

  秋泓眼中闪过一丝傲然之色:“我们乃踞幽山毗尸王座下…咦?”

  却是灭蒙身影一闪,再次用他那让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在秋泓面前。探手拉起她穿的衣服,将布料在手里揉了揉:“这就是现在的人穿的衣服?好怪…怎么连鬼魂也开始穿衣服了…”说着他竟就那么沉吟起来。

  “你…”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秋泓面色一变正要发作,却再次震惊的发现,灭蒙已经消失了!

  一闪退回张烈身边,灭蒙有气无力的道:“好了,你继续说…”

  呆愕的看着来去自如的灭蒙,秋泓第一次对他生出不可小觑之心。这灭蒙外表毫不出众,随时都是一副神游天外,无精打采的模样,哪知手底竟如此硬朗,秋泓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但就连她也摸不透这三人的底细。

  骇然和炼魂对看一眼,秋泓小心的收起骄狂之心,静观其变。

  张烈在一旁看得好笑,当初不知有多少人和妖怪因灭蒙那看似呆傻的神情而惹上他,最后落得怎么死都不知道。和灭蒙打过多次交道的他非常清楚,在这个呆滞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绝顶聪明的头脑。

  “简单的说,就是目前人类已经完全战胜我们妖怪,现在外头一片大乱,很多妖怪都被屠杀。”张烈简短的说道,他知道只要说这么多就够了。

  缓缓点头,灭蒙转向张烈:“那你想怎么样?”

  “大家一起合作,如果再不采取行动,我们非人族就永远没有翻身机会了。”

  “原来如此”灭蒙说着又陷入他那招牌式的神游状态。

  就在几人感觉他恐怕会一直发呆到天黑时,灭蒙突的抬头:“觉得怎么样?”

  “这不是很好么,我们在洞里实在呆得太久了,不活动活动筋骨怎么成?”棘伤笑嘻嘻的答道。

  巴蛇则直接一声大吼:“我管那些妖怪去死,只要有人吃就好!”

  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灭蒙突然对张烈道:“做我的手下,四百年前的旧帐就一笔勾销。”

  对灭蒙这种跳跃性极大的说话方式张烈倒不感陌生,甚至还有点亲切的感觉,其实就算在当初,也没多少人和妖怪能跟上他的思维。

  灭蒙拒绝早在张烈意料之内,因此他倒是毫不意外,反正只要灭蒙去对付人类就行。嘿的一笑,他大大咧咧的耸耸肩膀:“不合作就算了,想用旧帐来做对付我的借口么?只怕…”

  “只怕…”灭蒙瞳孔不易察觉的微微一缩,接下话头。

  人影一晃,棘伤和巴蛇同时移上,三人呈三角形将张烈围在中央,一股剑拔弩张的紧张味儿随即散发开来。

  “等一下。”就在这时,秋泓忽的高声道“张烈是鄙主毗尸王的客人,灭蒙先生这么做,未免太不给我踞幽山面子了吧?”

  “毗尸王?那又怎样,踞幽山又算什么。”巴蛇斜转过头嚣张的道。

  听他辱及踞幽山,秋泓和炼魂勃然变色,两人对看一眼,一言不发微微移上一步,巧妙的分立于灭蒙三人身后死角处,形势立刻变得微妙起来。

  见两鬼露出攻击意图,巴蛇不仅不惧,反大为兴奋的伸掌在蛇身一拍,那条巨蟒立刻昂头吐信,厉声嘶叫,在两鬼头顶盘旋作势。

  “野鬼,别以为我的宝贝只能吃人…”

  “很好,我也会让你清楚的知道踞幽山究竟算什么。”秋泓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灭蒙突然把手一摊:“不打了。”

  “啊?老大,为什么?”巴蛇大感失望。

  “走吧,去看看外面变成什么样了。”灭蒙却没回答的意思,径直转过身。

  棘伤随即跟上,两人一去,场中那股叫人透不过气的紧张味儿立刻消去一半。不易察觉的,张烈秋泓和炼魂都悄悄松了口气。

  尽管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灭蒙实在厉害,说打说走都只在他一句话间,在场诸人都是超一流的高手,却让他完全控制住场中气氛。

  见灭蒙和棘伤真的走了,巴蛇大为失望的挠挠光头,随手按在蛇身:“回来!”

  倏然间,那条硕大无朋的巨蟒骤然缩为米粒大小,跟着隐入巴蛇掌中。同时他身上黄纹隐现,那条栩栩如生的巨蟒纹身再次浮现。

  “算你们好运。”深深看了三人一眼,巴蛇几步追上灭蒙和棘伤。

  “请留步。”秋泓突然高声叫道。

  灭蒙三人一起转身,三对或迷朦,或尖锐,或霸道的目光齐齐射至,即便以秋泓的能耐,也感到一丝寒意。

  “有何指教?”灭蒙兴趣缺缺的问道。

  “若诸位以后有空能来踞幽山的话,我们将竭诚以待。”秋泓出人意料的道。

  奇怪的和灭蒙对看一眼,棘伤冷笑道:“踞幽山不是从不准生灵进入么?为何现在这么好心,你有什么目的不妨直说。”

  嫣然一笑,秋泓娇声道:“棘伤先生说笑了,时移境迁,这世上又怎会有一成不变的东西。何况以现今局势,我们不正该互相扶持么?”

  “这算不算一个邀请?”灭蒙眼皮一抬。

  “如果三位肯赏脸光临的话……”

  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灭蒙转身就走“很好,我会考虑…”

  一直目送三人离开,好半晌秋泓才呼出口气:“这就是灭蒙?”

  “哈,对他们三个感觉怎么样?”张烈嘿的一笑。

  沉默片刻,秋泓缓缓道:“初时以为此人不过如此,但越来越觉他深不可测,这人就好像不会为任何事心动。看来他们重现人间,人类可真的要倒大霉了。”

  “要知道,我可不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才放他们出来。”张烈把手一摊。

  妙目在张烈脸上一转,秋泓突然道:“所以你这个人也不简单呢。”

  “不简单?”张烈苦笑一声:“那你刚才那个邀请是怎么个意思?”

  “就是一个邀请啊,你能去踞幽山,他们就不能去么?”秋泓娇笑道。

  不等张烈答话,她又道:“尸王早就说过,他不会把你当作唯一的候选。”

  “所以…”张烈一眨不眨的直视着秋泓的眼睛。

  “我觉得灭蒙也是个不错的人选。”秋泓毫不退缩的与他相望:“甚至…”

  “他比你更为合适也说不定。”

  “是么?那你最好耐心看下去。”张烈丝毫不为所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