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6751 2005.10.10 20:50

    一阵眩目的彩光刹时充斥整个视野,张烈不由自主闭上眼睛。随着他一步跨入,体内有一股波荡泛过全身,瞬间周遭一切的感觉全部断绝。

  空气的流动,山野中花草的气息,风声,还有脚下泥土的踏实感…一切的一切,都在刹那间消失不见。没有声音,没有触感,没有嗅觉…就好像突然进入梦境中,所有的存在都虚无飘渺起来。

  缓缓睁眼,映入张烈眼中的,是一副怪异到极点的情景。

  这是一处全无物理规则存在的所在。白色看不出什么构成的地面在视野中延展开去,远远的在地平线形成一个弧形。七八条呈螺旋状的怪异土台静静悬浮半空,它们由无数石块组成,有的足有一座足球场那么大,有的则仅能供人踏足,盘旋着直抵数百米的高空。

  一些树木生长在土台上,但更多的则高高低低遍布整块地面。就像被谁恶作剧的拔起或压下,大多数树木要么离地几厘米或几米,悬浮半空;要么则只在地面露出半截甚至一个树冠。悬离地面的根须甚至还带着泥土,蓬松的树根像波浪中的海藻一样缓缓起伏,放眼瞧去古怪到极点。

  在左侧极远处有一块湖泊,但湖水平静有如一大碗粘稠的胶水,看不到一丝生气。一棵几乎占据半块湖面的巨树耸立湖心,有如缭缭烟霞呈各种怪异角度扭曲的树干交错盘结,紫红色的枝叶将其封盖得有如一座宫殿。

  天空几朵白云悠悠漂浮,周围没有一点声息,安静得有让人憋闷的感觉。和此处不真实的情景结合,更像某个疯子奇想中的幻境。

  即便以张烈的见多识广,初见此景也不由目瞪口呆。片刻小玉也从他身后冒出,两手撑在张烈肩头讶然四顾:“哇噢…”

  两人的惊叹很快就被打断,爬起身来的玄重愕然望着四周情景,一张嘴越张越大。一声怪叫,他突如没头苍蝇般开始四处乱转:“这、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奇怪,玄重好怕,我不要呆在这儿…”

  这家伙高一声低一声毫无乐感的大呼小叫不禁让张烈大皱眉头,走上一脚将其踹个马趴,他没好气道:“给我安静一点。”

  “可、可是这儿…”玄重委屈的抬起头。

  “可是什么?这里又没怪物要吃了你…”张烈眼睛一瞪,跟着漫不经心的道:“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了。”

  愣了一下,玄重这才听懂张烈后一句话:“什、什么?玄重不要…”

  “给我安静点,否则我就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永远不能出去。”张烈恶狠狠打断他,俯过身半是劝解半是威胁道:“这里哪点不好!”

  被张烈凶恶的模样吓得咽下后半句话,玄重嚅嗫道:“这里这么奇怪,哪里像玄重的家了…”同时心里隐隐有些后悔,总觉得不该轻易信这人的话。

  不过现在不是恐吓玄重的时候,得赶快找到简仙。张烈游目四顾,却哪有这老头子的踪影?在这儿什么都感觉不到,也没法凭感官猜测。

  不过这自然难不倒他,回头低喝一声:“小玉,去找找简仙在哪儿”

  “是。”小玉笑嘻嘻的应道,用力一撑已离开张烈身体。

  天境书内的环境非常奇特,对只有魂体的小玉简直如鱼得水,只见她游鱼般浮在半空,身体无比曼妙的一转,人已顺着螺旋型的土台向上飘去。

  望着有如天仙一般的小玉,单纯的玄重早已看呆了眼。趁张烈没注意,他偷偷跳了两下,但除了笨拙的摔个嘴啃泥,哪里飘得起半点?

  不过一会儿,小玉就从右方一座螺旋土台飞下:“简仙爷在上面。”

  点点头,张烈对玄重说了句:“跟上来。”人已灵活无比的顺着构成土台的块块石头向上跃去。

  玄重有些茫然的看了延伸到天际的土台一眼,也跟了上去。纵跳非他所长,但好歹也是修炼成型的妖怪,手足并用下玄重还是能勉强跟上。

  越是往上,张烈就越是吃惊。直到真正爬上他才发现,这些漂浮半空的石块竟是顺着不同方向各不相属的缓缓转动。

  而每个石块景致也大为不同。有的空无一物,有的摇摇欲坠,有的花草繁茂,有的晶莹剔透,还有的表面甚至有栋栋破败的房屋。

  越是往上,所见就越让人吃惊,终于,当张烈踏足最高一级石块时,才惊觉他已来到这处空间的最高点。这是一块足有两个足球场大的平台,稀疏的浮着些树木,在中心一棵高壮有如擎天之柱的枯树下,隐隐有堆灰色的东西。

  走过去,简仙果然就在树下。从峨嵋派搜刮来的书册胡乱堆在一旁,而那头虬龙的尸体不知怎么竟挂在枯树的一根横枝上,粗大的龙尸和巨树比起来就好像晾在竹竿上的蚯蚓,人则更加渺小。

  从外表看简仙只像个倚树入定的老者,并没什么特异之处,但张烈知道他正吸收此处的灵气加速修复妖力。这时气喘吁吁的玄重也跟了过来,看到简仙和树旁的东西,不由一愣。

  “那、那是什么…”望了头顶龙尸一眼,玄重畏惧的问道。

  指指简仙,张烈道:“以后你就住在这儿,要听他的话。”

  “不要,玄重不干。”玄重一听立刻大摇其头。本来来这个地方已大违他的本意,一听还要听这个泥菩萨般的糟老头子的话,他哪里肯干?

  “这家伙…”张烈哭笑不得的看着一脸倔强的玄重。不过他自然不会理会他的感受,正想着该怎么让他屈服,玄重突的惊叫一声。

  颤抖的手指指着前方,玄重结结巴巴的道:“睁、睁开了…”转身撒腿就跑。

  张烈大奇,什么让他这么害怕?回头一看,却是简仙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睛,咕噜咕噜转着眼珠看着他们。

  这片刻间心惊胆战的玄重已连滚带爬跑到数十米开外。

  胆子这么小,还像个妖怪吗…

  简仙也被这大呼小叫的莽汉引起注意,皱下眉头,他随便探手一抓,玄重脚下土地突然冒起卷住他的双脚,就把哇哇大叫的他给送了回来。

  “你是从哪儿找来这么个活宝?”被玄重的叫声扰得不耐,简仙随手控制一块泥土封住他的嘴,这才转头对张烈道。

  张烈耸耸肩,大大咧咧的盘膝坐到他对面:“半路捡的,想你老头子一个人在这儿挺寂寞,给你送个伴来。怎么,吸灵结束了?”

  简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你来滋扰,我怎会醒过来。不过天境书内灵气出乎意料的强大,只要再过些时日,我就能完全复原形体。但要恢复以往的修为,却还需要一阵。”

  说着将惊恐万状的玄重拉到面前,简仙略一打量,不由惊道:“土灵?”

  张烈含笑点头:“怎样,是个宝贝吧?不过你也看到了,这家伙人又傻,胆子又小,以后还得让你好好调教调教他。”

  简仙一副就知道你不安好心的表情:“也罢,我在这儿有很多事要做,正好缺个帮手,便宜这家伙了。”

  说着他凑到玄重眼前,沉声道:“小子,从今天起你就留在这儿,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明白吗?”

  嘴巴被封不能说话,玄重瞪着恐惧的眼睛连连摇头。

  “我想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啊,要是你不听话…”简仙脸上突的浮现一个恐怖的表情,将嘴凑到玄重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而随着他的说话,玄重本已瞪大的眼睛更鼓得快要掉出来,半晌终于颓丧的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简仙用什么威胁玄重,不过他身为千年老妖,这数百年稳居中国妖族魁首,要对付个玄重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散去裹着玄重的石块,果然玄重不敢再跑,而是带着惊惧与崇敬的眼神乖乖站到一旁,不过对拐他进来的张烈却没什么好脸色了。

  这时小玉带着崇拜的神情道:“简仙爷,你好厉害哦。听张烈哥说玄重是土灵妖怪,你轻轻松松就用泥土把他制服,真让人想不到呢。”

  简仙得意笑道:“这当然,天境书内所有一切都是灵气聚化,石非石,树非树,任你本事通天也别想用法术操纵。我吸收此处灵气附身于内,就等于和天境书融为一体,所以才能轻松控制泥土。不过现在只是初步,等我完全和天境书融合时,这里所有一切都将任我操控。”

  “好了好了,别得意了。”张烈没好气的打断他:“玄重就交给你了,我也不打搅你修炼,小玉,咱们走。”说着站起身来。

  “我说,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简仙突的叫住他。

  抓抓脑袋,张烈随口道:“自然是赶快建立自己的势力,赶在人类灭掉联盟之前把联盟控制住。我准备先回趟CD把那些妖怪收纳旗下,说起来这事儿还得靠老头子你多多帮忙。”

  哪知简仙冷笑一声:“靠那帮废物?就算你让它们死心塌地跟着你,也别想和现在的联盟对抗。何况那帮妖怪贪生怕死只会为自己打算,又怎肯跟你卖命?”

  张烈有些无奈的道:“这点我何尝不知,不过现在国内妖怪元气大伤,我又和狐妖族交恶,也只好先从那帮家伙着手了。”

  这次简仙没有答他,只是哼哼冷笑不止。

  张烈看得莫名其妙,暗道这老头子难道吃错药了,怎么笑得这么古怪?这时小玉已拍了他额头一下:“哎呀,张烈哥你怎么还不明白?简仙爷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好办法嘛,还不快问问他。”

  略微一愣,张烈已反应过来,不由道:“好哇,死老头子,对救命恩人也来这套。快说,你究竟有什么办法?”

  简仙一副你来求我啊的欠扁表情,直到小玉又一次施出撒娇绝技,他才看似不经意的对张烈道:“还记得灭蒙么?”

  “什么!?”张烈脸色一变:“灭蒙?他还活着?”

  点点头,简仙的脸色也沉凝下来,似乎所说的这个灭蒙是相当了不得的人物:“不止是灭蒙,还有你的老朋友棘伤和巴蛇,都还活着。”

  脸上现出古怪的笑容,也不知张烈是喜是忧:“我的天,这下可真的热闹了。”

  说着他突然变得着急起来:“快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三个四百年前不就被各派联合起来灭杀了么?怎么还会活到现在?”

  “灭杀!?”简仙哼了一声:“凭他们三个,若说会被轻易杀死,恐怕连你都不会相信吧。四百年前他们的确败在各派手下,但却没被杀死,而是因某种原因被囚禁起来。”

  说着他看向张烈:“这个暂且不说,我问你,在现在的局势下,你认为自己最缺少的是什么?”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张烈脱口而出:“时间!”

  满意的点点头,简仙深感孺子可教:“不错,你缺少的不是手下,不是计划,也不是信心,而是时间。就算你把一切安排到完美,足够让你平安实施计划,控制联盟,人类也绝不会给你完成这一切的时间。所以现在你最需要的,就是足够的缓冲时间。现在你知道我为何提起灭蒙他们了么?”

  看着简仙,张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姜还是老的辣啊…”

  简仙毫无愧色的欣然受落:“不然你这只重实际的臭小子舍得拼命救我出来么?”

  跟着他有些急切道:“若能放出这三个大魔头,以他们的本事和脾气,足够将人类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让你在暗处从容完成大计。不过你也该知他们绝非易与之辈,稍不小心,恐怕你算人不成,还会把自己也栽进去。其中风险得失,自己好好考虑清楚,看你有没有这个胆色和本事吧。”

  出奇的张烈这次并没立刻回答,反而露出苦苦考虑之色,难道简仙口中那三人当真如此了得?好半晌,他才道:“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简仙嗤了一声:“中国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近百年前我就发现他们被囚禁的地点了。不过这三个家伙实在太危险,所以即便知道他们没死,我也不打算去救他们,否则不知又会惹出什么灾难。不过现在整个非人族已成这样,我自然不必再顾及这么多,现在放他们出来,只会让人类头痛罢了。”

  说着他又道:“当年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同时开罪他们三个,震惊整个妖界,不会过了几百年反而变胆小了吧?怎样,敢不敢干?”

  哪知张烈突然苦笑道:“能独自上峨嵋把你给弄出来,还有什么我不敢做的?不过你知道当年他们风头正劲时,是怎么被各派围剿的么?”

  简仙嗯了一声:“这我就不清楚了,只记得他们好像被某种东西吸引,匆匆赶去天山,刚好和等在那儿的各派碰上…等等!难道说?”

  带着不能置信的眼神望向张烈,简仙惊愕得嘴都合不拢。

  “对,是我干的。”张烈苦笑着点点头:“当年他们势力庞大,我得罪他们后成天斗来斗去,搞得我不胜其烦,所以才设了个计借各大术派收拾他们。本以为已彻底解决这些麻烦,你就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倒抽一口凉气,简仙不能置信的道:“当初灭蒙,棘伤和巴蛇三人结义,横扫整个妖族,连人类也惊惧无比,也只有你敢开罪他们。后来天山一战,各派联军意外与落单三人撞上,损失无数精锐终将他们擒获,如此战果事后连他们自己也觉不可思议。但这也直接导致妖族从此一蹶不振,不得不寻求与国外非人族合作,这才催生出非人联盟这个组织。想不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居然是你!?”

  张烈一脸无辜的摊摊手:“得了,别说得我好卑鄙一样。当初要是任由他们闹下去,中国妖族迟早和人类同归于尽,这情况难道你想看到啊?”

  简仙没有理会他的揶揄,而是喃喃的道:“灭蒙棘伤和巴蛇被擒,还有智伯失踪…每件震惊妖族的大事都和你小子脱不了干系。快说,你究竟还有多少事瞒着我?等等…”简仙突的勃然变色:“老子这次被擒,不会也是你搞的鬼吧?”

  “哇啊啊,怎么可能。你还有完没完?别闹了!”

  吵嚷一阵,简仙终于从震惊中平复下来,不过看张烈的眼神却多了点古怪之色。张烈也不去理他,又考虑一番,他终于道:“好,我这次就搏他一搏,看看过了四百年,我和他们谁会更狠一些!”

  简仙适时提醒道:“别太自信,要是他们见到陷害自己的家伙,你觉得以他们的性格会轻易放过你么?别偷鸡不成反倒蚀把米。”

  张烈傲然一笑:“这个你可以放心,别的不好说,但对这儿…”他指指自己的脑袋:“我却有绝对的信心。别说已过了四百年,就算在当初,他们也别想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哼,只会用拳头永远别想成大事。”

  定定看了他好一阵,简仙叹道:“越来越看不透你这小子,莫非我真的老了不成?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灭蒙足智多谋,并非只会逞勇力之辈,你千万小心。”

  “这我当然清楚,好了,快说他们被关在哪儿吧。”

  简仙不屑道:“刚夸你两句,你还真以为自己就天下无敌了。就凭你现在孤身一人,想放他们出来只是痴人说梦。”

  “你…”张烈感觉自己就好像跳起一头撞在墙壁上,刚刚燃起的万丈雄心就这么硬生生被简仙一句话给哽了回去,不禁大感郁闷。

  “老头子,说好是你,说歹也是你,别耍我了好不好?有什么你就一次痛快说了吧,别老头尿尿似的一点一点挤出来。”

  简仙瞪了他一眼,慢悠悠道:“在这之前,你先去趟踞幽山吧。”

  “什么?”张烈再次惊得跳起:“你让我去找那群活死人?”

  简仙不屑道:“平时看你挺冷静的啊,今天怎么老是一惊一咋的。”

  张烈无可奈何道:“那是因为你的话实在太有震撼性了。踞幽山那帮家伙可是有名生人不忌,不管人还是妖都来者不拒,你让去哪儿不是明摆着送死么。”

  简仙看了他一眼:“叫你去你就去,我老头子还能害你不成?放心,到时一切交给我,我保证能让毗尸王站到咱们这一边。”

  “真的假的,他们可是出了名的不问世事,所以联盟和猎人组织都不敢招惹他们。你凭什么让他们听话?”

  “在现在的情势下,你真以为有谁能平安置身其外么?”面对张烈的疑问,简仙悠悠一笑。

  顿了顿,他冷然道:“别小看整个非人族的潜力,能和人类对抗千万年,我们又怎会被轻易剿清。这次虽然遭了极大损失,但也未必没有反击之力!”

  “好好好,听你的就是了。”张烈无奈妥协:“但愿别被你害死才好。”

  简仙不耐烦的摆摆手:“知道了还不快去,到踞幽山之前就别来烦我了。”

  说着他对立在一旁的玄重道:“从今以后你就给我乖乖呆这儿,明白了么?”

  玄重此时哪还敢说不,忙连不迭的点头应是。

  告别重新入定修行的简仙,张烈离开天境书,此时头顶烈日高挂,却是已到了中午。捡起地上的书简,张烈突然想到,刚才自己进去任由天境书搁在地上,若是有人隐伏在旁意图不轨的话,还不知会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

  想及此点,他不由心下暗惊,自己确实太大意了些。今后若要再进入书里,一定要确保周围的安全,否则迟早怎么死都不知道。

  “张烈哥,我们真的要去踞幽山吗?”小玉突然趴到他背后问道。

  “怎么了?”张烈漫不经心的应道。

  “可是,可是我好怕…”

  略微一愣,张烈旋即明白过来。踞幽山是大批幽魂盘踞之所,毗尸王自封天下鬼王,小玉虽是他体内的伥鬼,却也属于幽魂一类,对毗尸王自是心存畏惧。

  微微拍拍小玉的头,张烈温言道:“傻瓜,你是我的伥鬼,又不归毗尸王管,怕什么?别胡思乱想了,这么多年我有让别人欺负过你么?”

  得到张烈的保证,小玉神色转喜,她高兴的在张烈脸上亲了一下:“张烈哥,这可是你说的哦,要是毗尸王想收了我,你一定不能答应。”

  “好了,放心吧。“张烈哭笑不得的一把将她按入体内,大步下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