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6091 2005.09.07 21:46

    一路随三人出了市区,来到郊区一座道观外,天月三人走了进去。远远的张烈就感到道观内传出极强的法力气息,看来里面有不少高手。

  藏身道观旁的小树林中,张烈伸掌望空一抓,妖力已将树梢一只麻雀吸下。双目凝定麻雀,张烈挤破指间将一滴鲜血撒在麻雀头上,同时嘴中低念道:“引魂术!”

  自他眉心冒出一丝青气,缭缭绕绕的注入麻雀脑内,挣扎不止的麻雀瞬间安静下来,双目变为诡异的青色。引魂术是式鬼法术中相当精深的一门法术,施术者可以分出部分意识到别的动物体内,从而代替自己的手足耳目。

  控制麻雀后,张烈倚着大树盘膝坐下,同时麻雀振翅而起,向道观飞去。从半空鸟瞰,道观布局一目了然,整个道观分前后两进,进门处为一块不大的操场,大殿在后,绕过大殿有一面影壁,影壁后就是道观的后半部分。

  后半截道观由数组厢房组成,彼此间用栽种巧妙的花草树木隔开,故空间虽然不大,却不会给人狭小的感觉。张烈意识控制的麻雀轻盈的飞入道观后方,在一组厢房外的树上落下,刚好能将房中情景一目了然。

  卓凌宇三人正垂手立在厅堂里,唯唯诺诺的接受一个身材高大的短须中年人训斥,另两名老者坐在对厅的椅内。看他们打扮,均是几大术派的长辈。

  厅中训斥声隐隐传出:“有组织,无纪律。你们竟敢私自外出,要是遇上什么不测,叫我怎么向你们师父交代…”看得出中年男子极为生气,不过反观卓凌宇等人,除了古实诚惶诚恐,其余两个却一脸不以为然。

  两人态度惹得男子越加暴跳如雷,怒吼连连,张烈看得有趣,正打算飞近些。突然一名身着武当术派道袍的老者倏然抬头向他望来,双目神光爆射。

  与他目光相触,张烈只感对方眼中似有股凝若实质的电流射入自己心海,不由心下大凛,这老头好精深的修为!不敢犹豫,他立刻振振翅膀,侧头在羽毛中啄了两下,飞离枝头,将麻雀的动作模仿得惟妙惟肖。

  这老者并非将他的伪装看破,不过是多年精修的本能,不自觉的感应到张烈附体的麻雀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妖气,心生疑惑罢了。麻雀飞走,他也没多加追究,转头将注意力放到接受训斥的天月等人身上。

  控制麻雀四处转飞,张烈很快将道观内的情形摸得一清二楚。整个道观总共有30来人,除了普通香火道士,身具法力者大概29人,这其中包括躺在东面厢房中养伤的11人,剩下的18人中,只有刚才厅中所见三人以及另两名似是夫妻的道者让张烈颇为忌惮,余者修为虽高,他却没放在眼内。

  看来这只是前来剿灭简仙的术者大军中的一部分,但因那五人存在,实力已相当惊人。若换在以往,张烈肯定想也不想就会有多远逃多远,不过此次他存心闹事,自是不同。而目标,正是东厢房中养伤的11个倒霉鬼!

  召回麻雀,将分离的魂魄收回,张烈盘膝坐地开始等待。一天时间很快过去,太阳落山,夜幕逐渐笼罩大地,动手的时刻已经到来。

  当林中完全陷入黑暗,张烈终于起身。用脚在林间扫出块空地,他熟练的运指在地上画出一个复杂的召唤法阵,完成阵图,张烈从怀里摸出块生满锈记的金属残片,喃喃道:“真有点舍不得。”跟着把铁片放在阵心。

  这块金属片是明朝时期一个著名刽子手屠刀的一部分,此人一生斩首千人以上,其中不少均是含屈而死,厉魂附在刀身。当年张烈在某个博物馆的展览上看到它,心喜之下立刻出手夺来,如今终于派上用场。

  起身后他环手一圈,已从地上扬起无数败叶撒入阵图中,随后默声念咒。只见阵图里一股黑气缓缓升起,当升到三尺高度时,黑气倏然分解,化为千余股或粗或细的气流,各自寻找一片败叶钻了进去。

  缓缓的,在阵阵哧哧的嘶鸣声中,笼罩败叶的黑气不住膨胀,渐渐凝成一个个身着褴褛死囚服色的男女。他们个个面容凄厉,双眼包含无尽的怨恨冤屈,整片树林刹时阴风惨惨,树木受阴气所感,纷纷枝折叶落,场面极是恐怖。

  张烈所用法术,有些类似道法中的“撒豆成兵”,他利用败叶做引,将屠刀残片中的厉魂引出,顷刻就制造千余鬼兵。厉魂现形,整片树林鬼影憧憧,阴气窜动,宛如地狱现世。

  虽是召唤者,张烈也觉浑身不自在,他匆匆向不远处的道观一指:“就是那儿,去吧!”话音刚落,原地徘徊不止的众鬼已齐齐向道观缓缓移去。

  看着众鬼潮水般涌去,张烈立刻施展身法从另一侧出林,向道观后方绕去。林中突然出现这么浓烈的阴气,对方肯定早已察觉,张烈并不指望这些厉鬼起多大作用,他需要的,只是争取些微时间罢了。

  果然,当千余厉鬼靠近时,道观正门嘭的一声打开,十几名修道者涌到门口。他们个个疑惑无比,显然怎也不明白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厉鬼。

  天月三个赫然也在其中,不过看他和卓凌宇兴奋的模样,倒好像这些厉鬼是送上门的裸体大美人一般。张烈白天在厅中见过的一名老者道:“这么多厉鬼,绝不会是走失的孤魂野鬼,定是有人在别处操纵。图永,你带人四处搜索,遇到施术者立刻捉拿,其余的人跟我守住正门。”

  那名曾训斥天月等人的中年男子一声得令,带着五人高高跳起越过群鬼,落地时脚下不停,顷刻消失在外围的黑暗之中。

  同时卓凌宇突的一声怪叫,与天月一道兴奋之极的跳了出去。从怀中掏出一个非竹非金,材质奇特的竹简,卓凌宇一把拉开,大喝道:“小强,出来!”

  一束青光霎时自简中飞出,落地时已化为一只独身三头,颈上挂着尖钉项圈,四足尾巴均裹着一团熊熊烈焰的黑色巨犬,竟是西方神话中著名的地狱三头犬。

  卓凌宇手中竹简,正是大名鼎鼎的“聚妖简”,他小小年纪,居然已将地狱三头犬收服。看来简仙“人类各大术派,后起之秀并出”的言论,果非虚言。

  在卓凌宇的指挥下,地狱犬跳入群鬼之中,爪撕牙咬,每一口均能将数只厉鬼撕得魂魄消散,其体外的火焰更让众鬼兵凄厉惨叫,威力果然惊人。

  天月也没闲着,虽被张烈夺去乾坤镜,不过他已从师门得到另一间法宝。只见他手持一柄碧绿色的奇形玉尺,尺身弯曲如波浪,刻有整排上古铭文,随他挥舞,一束丈长绿芒离尺而出,长鞭般在群鬼之中舞动不止。

  就如火融积雪,绿芒过处,凡是沾身的厉鬼无不顷刻魂飞魄散,消失无形。天月手中的法宝,正是对魂魄有绝大杀伤力的散魂尺。

  两人如此莽撞,众人一时均看呆了眼,毕竟是好友,古实犹豫一下,也提剑加入战团。背上长剑离鞘而出,霎时一束炽烈的红光在群鬼之中爆起,剑身光焰万丈,如火般燃烧不止。这柄剑,正是阳气至刚的“南明离火剑!”

  古实招式沉稳老练,滴水不漏,南明离火剑的威力在他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只见红芒将他整个人裹起,在鬼兵中左冲右撞,挨身厉鬼无不惨呼消散。

  下面三人打得欢,上头老者却看得不住摇头,那对夫妻修道者中的美艳少妇忍不住道:“希城道长,凌宇他们修为精进不少,你又何苦这种表情?”

  希城老道叹道:“贤伉俪有所不知,古实还好,天月和凌宇这两个小子天份虽高,却总是不服管教,这次带他们出来,本想好好历练一番,哪知…唉!”

  少妇身旁的中年男子笑道:“古实老成持重虽然令人称道,但天月和凌宇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份正气和胆量,也难能可贵。难得他们不畏这千余鬼兵,不如就借此机会好好考验他们的修为,如有危险,我们再出手不迟。”

  此时千余鬼兵潮水般涌到道观门前,却被卓凌宇三人各施法宝堵个严严实实。只见一头地狱犬,一束绿芒,一团红光,连成一堵铜墙铁壁,千余鬼兵前仆后继,却如冲撞礁石的潮水,无不撞个粉身碎骨。

  嘴上虽然颇有苛责,但看到三人如此勇猛,希城心下也颇为欢喜,竟是默许了那对夫妻的提议。十多人围在门口,倒像是看三人表演的观众。

  这头门前打得正欢,张烈已趁机溜到道观后半部分,无声无息的越过围墙就向受伤的人养伤的东厢房潜去。来到门外,张烈悄悄探头望进去,11名伤者全在里面,受伤较重的沉沉睡去,较轻的则靠在床上注意前门动静。

  对方虽然受伤,但毕竟是身具极高修为的修道者,张烈除非一击必杀,否则引来前门的人,要脱身就困难了。想了想,他蹲身窗下矮墙,缓缓伸出右手。

  凝爪一振,张烈掌心冒出一团黑油油皮球大小的影子,挣扭两下它脱离掌心,沿着窗缝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房内。这东西,正是张烈吃掉的影魔。

  白虎食妖的特性,除了能将所食妖物消化增强己身妖力之外,只要张烈愿意,还可以将所吃的妖怪在体内炼化,变成己身一部分。这影魔,就是他偷渡回国时,闲着没事在偷渡船上炼化而成,此刻正好用它杀人。

  虽能将妖怪炼化为武器,但却不代表张烈可以随意这么做。事实上,吃下的妖物如被炼化,其妖力就会作为一个异端存在张烈体内,也就是说,一旦张烈自身的妖力无法压制的话,体内妖物就会反噬,反而把他吃掉。

  同时一旦体内有了炼化的妖怪,张烈就得随时随地用部分妖力压制它们,这在客观上也限制了他力量的发挥。因此这项能力就像一柄双刃剑,一个运用不好,就会伤及自身。在选择炼化的妖物上,张烈从来都慎之又慎。

  影魔悄无声息的潜入房中,融入最近的一人影中。毫无征兆的,熟睡那人脖子上突现一条红色细缝,沿颈环绕一圈,他已头首分离,鲜血刹时浸染床单。

  没有任何人发现同伴身死,影魔窜出影子,又融入下一个人的影子里,片刻那人被子下的身体拦腰而断。如法炮制下,影魔片刻就杀掉五人。

  终于,浓烈的血腥气盖过房中药味,一名凝神留意道观前门战况的男子耸耸鼻子,奇怪道:“咦,哪儿来这么重的血腥气?”

  话音刚落,一条斜线自他脸上而起,线缝扩大,鲜血喷溅中他半个脑袋已搬家。剩下的人终于惊觉过来,纷纷大叫道:“不好,有妖怪!”

  轰的一声墙壁破开,张烈跃入房中,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右掌一探已抓住一个人的脑袋,轻易将其捏得爆裂。跟着俯身冲上,双手按着前面两人小腹,低喝一声,烈焰自掌心而发将他们裹住,两个火人立刻在地上惨呼翻滚。

  对方虽是受伤的人,张烈下手却没丝毫容情。对他而言,敌人就是敌人,根本没必要讲道德二字,加上数百年来游历人族和非人族之中,见尽阴谋诡诈,已让他养成对敌人绝不留情的习惯。何况他此次目的就是杀尽房中的人,尽可能打击对手,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制造有利形势。

  瞬间连杀三人,房中剩下两名男子也展开反击,一人沾起同伴鲜血,迅速在床单绘下一道符咒,扬手将床单一甩,一团斗大火球已向张烈涌来;同时另一名男子则从怀中执出一柄巴掌大小的桃木剑,望空向张烈射来。

  看他们浑身纱布隐隐透血,就知身受重伤,但居然还能在顷刻间使出这么厉害的道法,可见两人实力丝毫不在那对夫妇之下,当是术法道派中的成名人物。

  不过他们遇到的是张烈!

  潜藏地上的影魔墙壁般倏然而起,阴影一吞已将火球裹住,同时张烈掌现虎爪之形,外罩白光,探手一抓已将裹着红光的飞剑抓住。

  见自己炼制的透心剑居然这么轻松就被张烈抓在掌中,那男子立刻脸如死灰,张烈乘机将剑反掷过去,同时人紧跟冲上。

  男子道法虽然厉害,但毕竟是身受重伤之人,两掌一合他已将剑夹住,只感一道强猛电流划过身体,忍不住惨哼一声不住后退。张烈已迫到他面前,撮指成刀往胸口一捅。男子高声大呼想要格挡,但力弱难制,张烈手臂已从他后背透出。

  “郑师弟!”另一名男子大叫一声,奋不顾身扑了过来,影魔在他左腿投下的影子一划,他整条腿已无声无息的断了开来。

  失去平衡,男子身体栽倒在地,捂着喷血不止的断腿处不住惨叫。张烈冷笑一声,正要顺势将他杀死,突然一道人影以肉眼难及的高速冲入。

  “妖孽,休得猖狂!”喝声起时,三束白光已呈品字型向张烈射来,来人正是白天差点窥破张烈引魂术的那名老道,这方异状终引起对方警觉。

  对他张烈可不敢掉以轻心,将臂上挂着的男子尸体向他甩去,张烈五指一晃指间已夹着一颗爆裂蛊。屈指弹出,爆裂蛊准确的从后背血洞射入尸体内。

  见张烈居然将道友尸体作为挡箭牌,老者又惊又怒,赶快将手一扬,三束白光灵活一绕已避开尸体继续射向张烈,同时他则伸手向男子尸身抱去。

  就这么片刻耽搁,已给了张烈喘息之机,同时让老者陷于不复之地。打得兴起,张烈怒目圆瞠,呈虎爪之形的右手迎着射来白芒大力一挥,两者相交,立时爆起一阵术法火花,三道白芒硬生生被张烈打得失了准头,四散开去将屋顶撞破三个大洞,炸得碎砖烂瓦雨点般纷纷下落。

  “无耻妖孽,竟然残杀受伤之人,我定要让你魂飞魄散,万劫不复!”老者厉声怒骂,就要放下尸体继续攻击。

  张烈冷然一笑:“等你留得命在,再继续说这种话吧,爆!”

  立时觉得不对,老者正待退走,他脚下的尸身血洞内猛的闪出一股光华,顷刻尸身炸个四分五裂,强猛之极的冲击波瞬间充斥整个屋子,毫不费力的挤破墙壁屋顶,向四周空间迸散开去。

  轰隆!在一声震天巨响中,整排厢房顷刻化为灰烬,一束蘑菇云状的火球夹着漫天烟尘升上半空,将整个夜空映得通红一片。

  门前众人匆匆赶来,然而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堆布满瓦砾碎石的白地,养伤的厢房连通周围的屋子完全不见,焦黑的地面就像一块巨大的伤疤,触目惊心。

  “这…这是怎么回事?”希城不能置信的道。

  “师叔!”天月大叫一声排众而出,拼命刨着瓦砾,最后被张烈杀死的那两名男子,正是他昆仑派中的师叔。

  “别、别找了,他们已经…”就在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那名老道正倚在一截残墙下,白发白须遭烧得焦黄一片,全身血淋淋煞是可怕,右腿膝盖以下齐根不见,整条左臂也皮焦肉裂,断作几截的森森白骨戳出体外,受伤之重,简直惨不忍睹。

  “师兄!”希城立刻抢上将他扶住:“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老道勉力咳嗽两声,断断续续道:“只恍了一面,我也没看清,只知道对方是个妖怪。此人妖力极高,手段残忍,我赶到时,师侄们已全部被杀,就连我也…你们在前门抗敌,我负责他们的安危,哪知…哪知……”自责之下,老道浊泪纵横,体内火毒攻心,立时昏了回去,搞得众人又是一阵忙乱。

  阴沉着脸站起,希城怒声道:“不知何方妖孽,竟然残忍到这种地步,一定是简仙手下的漏网之鱼。通知此次前来的所有道友,就算把上海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

  此次众人进攻联盟亚洲分部,大获全胜本心情极好,被张烈这么一折腾,已激起他们真怒。一声得令,几名道士已各自下去通知,天月等人的师叔被杀,年轻气盛的他们当即就要出去追凶,却被希城厉声喝止。

  **

  这边道观内闹翻了天,张烈却已远遁数十里之外。目的达到,他一刻不停离开上海,向四川峨嵋赶去。

  经这么一闹,对方必定会在上海逗留缉凶,兼且各大术派为追杀非人族,精锐尽出,门中守备空虚,正是张烈进行自己计划的绝好时机。

  既然要玩,我张烈就陪你们玩到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