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3911 2005.10.25 21:32

    十余名粗手粗脚的村夫,却在瞬间结出各术派最为纯正的印法,一时间各种法术铺天盖地的向三人飞来。悚然一惊,秋泓和炼魂都没想到村落中还有这么多高手,但他们反应却丝毫不慢。

  两鬼身体就如电视画面在信号不好时那样微微一闪,人已消失不见,同时张烈也一跃而起,飞身半空之中。

  轰!巨响声中,三人方才立足处立被各类法术的爆炸遮掩,巨大的爆音就如冲击波般激散四周,方圆十米之内所有吊脚楼都被摧垮。

  虽成功避过第一击,但村民对法术的掌握仍超出张烈想象,几名村民将腕一招,后发而至的几道法术立刻倒转反向直扑半空张烈。

  明白到该动真功夫的时候了,张烈两手在身前一并,指间抽丝般飞速溢出无数火红的气丝,缭缭绕绕结成一朵怒放的火焰莲花形状,升腾不止。

  “莲华净火!”低叱一声,张烈食指轻弹,本来只有拳头大小的火莲瞬间涨大数十倍,朵朵花瓣层叠铺开,就如个罩子般往下方笼去。

  霎时间整间村寨的上空都被这朵巨大火莲的光华所慑,一股异样的燥热充斥空气之中。迎面而来的几道法术撞上火莲,就如石投大海般消失无踪,此刻火莲已涨大到极至,带着流星般的尾焰扑向那群目瞪口呆的村民。

  在此危急关头,忽听一声:“洪涌!”,立有一股清澈纯净的透明水波自村后水塘涌起,几次翻卷就如条水龙般准确迎头撞上火莲。

  在一阵嗤啦鸣响中,大股白色水汽膨胀开来,顷刻笼罩村寨上空。火莲与水波力量相抵,在最后一阵清冽的爆响中同时消散,激扬的水珠还未落地就被火莲余热蒸发,丝丝水汽汇聚一起,大半个村寨已是难以视物。

  “有高手!”张烈心中一凛,能用水行基本的洪涌法术挡下自己的火莲,对方肯定不是普通角色。

  下一刻,村子中心猛的刮起一股水桶粗的龙卷飓风,受其吸引,所有水汽开始向风眼汇集,浓浓的水汽立刻变薄。而几在同时,白雾中青光一闪,一物在半空中几次腾越,已疾若闪电的向张烈扑来。

  一个后翻落至一座吊脚楼顶,张烈还没站稳脚跟,前方水汽猛然分开,一头大若牯牛,栩栩如生纯由灵气聚成的吊睛猛虎倏然扑出,就像虚空之中骤然而现的神兽,眨眼间便进至张烈眼前,血盆大口当头噬来。

  “兽灵!?”

  兽灵是术派中的秘术之一,术者能以特别秘法将选定的野兽魂魄拉出加以炼化,从而使兽灵与术者心意相通,成为其最大的武器。炼化成功的兽灵无形无质,除了某些特别的法术,不畏任何攻击,威力极大。

  兽灵之术由于修炼不易,能真正掌握者一直寥寥,因此在近百年前就没再现于世间,哪知今天居然会在这个不知名的村寨中遇到,着实让张烈吃了一惊。由此也可见这个村子里还不知藏了多少高手。

  匆忙间已来不及运起能伤兽灵的法术,张烈把心一横就要来个硬捍。哪知突然间一道灰影倏的由旁直冲而上往兽灵一撞,奇迹的没有实体的兽灵居然和灰影撞成一团,炮弹般飞抛开去,仔细一看竟是炼魂。

  同时眼前一花,娇艳的秋泓由虚空中现身而出,冲张烈媚笑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让我帮你解决那些人好了。”

  话音未落,她再次消失,同时下方白雾中传来连串打斗与呵斥之声。

  “呵呵,果然被小瞧了吧。”简仙在张烈怀里幸灾乐祸的道。

  “闭嘴。”张烈沉狠一笑:“不过我还真的有点火大了。”

  两手向身旁一摊,张烈双臂刹时分别裹上一团青黑之气。片刻间缭绕的气团凝聚成形,一头牛犊大小的青焰狐狸已蹲坐在他的右肩,而他左手则如裹上层黑水晶般,浓厚的阴影来回流转,有如活物。

  “给我杀…”

  青狐智伯一声厉啸,耸身一弹流星般投入漫天水汽中,还未落地狐火身已散开有如刀轮般一转,刹时大片血雾溅起于白雾中,极为凄艳。同时张烈左手的影魔也无声无息的滑落在地,消失不见。

  放出两兽的同时,张烈再次手结印法。随着默诵咒语,在他身后的虚空突的一暗,一个直径两米的巨大黑色空洞凭空出现,内中幽黑沉暗,宛如无底。

  “听我召唤,尔等由幽冥而来,眼前活物即为供奉,幽鬼!”

  话音刚落,空洞中突的传来无数凄厉呼号,十余条深黑的影子游鱼般鱼贯而出,分往四方投去。每道阴影落地时平展开来,表面微微一耸,便有一头曾在罗马地铁被张烈召唤过的巨大赤身恶鬼冒出,呼啸着杀向目瞪口呆的村民。

  吞噬虬龙的龙珠后果然不同,以往张烈召唤出智伯就只能用一些普通法术,且还难以控制。这次将智伯与影魔一起召出,再使出这招式鬼法术里顶级的“唤幽鬼”,仍显得游刃有余。

  此时村中已一片大乱,第一次遇上这尤胜兽灵的智伯,村民们赫然发现无论任何攻击法术都对其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同伴惨遭屠戮;影魔无声无息的游走在每个人的阴影中,往往当对方发现脚下异状时,才惊觉自己已身首异处。而那十余头暴戾的幽鬼,更是将整个村寨破坏得面目全非。

  村中村民虽大多修习法术,但毕竟只为强身,加上久不与外界争斗,大多只稍在普通水准之上,少有真正的高手。对付一般妖物尚能游刃有余,但遇上张烈秋泓炼魂这三个非人类里的超一流人物,便难以招架了。

  满意的看着下方不断退却的村民,张烈一步跳落地面,悠哉游哉的向村中走去。在村子正中的空地上,高高耸立着一面屏风样的巨大石碑。石碑修饰着精美的辟邪兽浮雕,表面裂纹处处,显然年代已相当久远。但正面镂刻的三个血红震慑符纹却不因时间而有丝毫褪色,内嵌朱砂的符咒就如会随时升腾而起的火焰。

  也许村民早忘了村中这块石碑才是他们居住在这里的意义,又或者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茫然不知所措,石碑周围竟然没有一个人守卫。

  **

  施施然走到石碑跟前,张烈试探着伸手在碑面的符纹一触。感受到他的妖气,碑面三个巨大的符纹瞬间闪出炽烈的红芒,张烈只感指间有如触电,赶紧缩了回来,三根手指表面已是焦黑一片,冒出丝丝黑烟。

  暗呼一声好厉害,张烈伸舌舔着指上伤口,一边含糊不清的道:“死老头子,破除禁制我不在行,该你上场了。”

  “吵什么。”随着说话声,简仙不知何时已从张烈背后走上。

  将石碑略一打量,他便道:“这是昆仑派的不传之秘‘灵锁禁妖阵’,表面这石碑是用整块天青石雕就,表面三道符纹分别代表天地人三才。不过真正厉害的却是底下的一千零八根锁妖链,千丝万缕,无人能抗。啧啧,难怪能困住那三个煞星,原来是这道阵法,说起来这阵法恐怕昆仑派自己也没几人能做了,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说着说着,简仙竟自顾感慨起来。

  张烈没好气的打断他:“喂,这次可不是让你来参观的,怎么破?”

  简仙无奈的耸耸肩:“难,这阵法能自行吸收此地灵气,据本固守,经过四百年的时间,已不知积蓄多少能量。就算你用本相强攻,恐怕也难以攻破,除非…”

  “除非什么?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还不快说!”

  “除非设法通知下头那三个,内外齐攻,或许还有机会。”简仙指指脚下。

  正要说话,张烈忽觉背后凉风侵体,心觉有异下赶紧转身。哪知就听轰的一声,一股冰寒彻骨的风柱迎面撞来,猝不及防的他立足不稳,就如断线风筝般猛的抛往后方,撞入一座吊脚楼,激起漫天破烂竹片。

  “你们究竟是谁,为何要袭击我们村寨?”狂风散去,一名老者颤声问道。

  他容貌苍老,发须皆白,已看不清有多少年纪,此刻混浊的双目因愤怒而精光闪闪。若非刚才一击,实难想象这么个糟老头竟是个高手。

  “听你的声音,刚才那道洪涌就是你发的吧…”坍塌的吊脚楼内突然传来张烈的声音,紧跟着就听一声巨响,整座废墟轰然炸上半空。

  一个鲤鱼打挺从废墟底部翻身而起,张烈偏偏脖子吐出口带血的唾沫:“能一击就把我打伤,想不到村子里还有你这样的高手。”

  此刻水汽逐渐散去,现出的情景真是见者惊心。前一刻还安宁祥和的村寨此时已被破坏得不成模样,尸横处处,鲜血浸透泥地变成一种诡异的紫黑色。几乎所有的房屋都已坍塌,到处是废墟与村民的哭喊。

  还有不少村民在负隅顽抗,但在秋泓与炼魂的联手攻击下早溃不成军。幽鬼已被消灭一半,但余下的仍在继续制造巨大的破坏。

  就在这时只听亢昂一声长鸣,智伯将那头猛虎兽灵一撕两半,三口两口吞入肚中,正因兴奋仰天狂叫。而在同时不远处一名老者惨呼一声,口鼻间鲜血狂喷仰天栽倒,正是控制兽灵的术者了。兽灵一旦损毁,术者也会受到极大的伤害。

  “我们村寨与你们无怨无仇,为何要大开杀戒!”老者再次厉声喝问。

  叹了口气,张烈抓抓脑勺:“我们的确没有仇怨。但怪只怪它在你们村中,所以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说着向石碑一指。

  愕然看着石碑,老者脸上露出茫然之色,显然他早已忘记这里究竟有些什么。脑中突的闪过儿时古老相传的那些传说,老者颤声道:“难、难道这里真的…”

  转头看看村中惨景,张烈叹道:“快逃吧,我对毫无意义的屠杀没有兴趣,你们也没必要继续守护已被遗忘的东西。”

  “妖孽,既已知道你们的目的,又怎可让你为所欲为!”老者毫不妥协,怒骂一声将手中木杖在身前一划,立有数枝火箭由杖心射出。

  暗叹一声,张烈倏然抬头大喝:“智伯!”同手右手往身旁一伸。

  就听呜的一声狐鸣,智伯身化狐火就如道烈云狂卷而至,缭缭绕绕的裹在张烈臂上。带着满臂青色翻腾的狐火,张烈将手往射来的火箭一抵。

  呜啊!长嚎声中,臂端火焰瞬间化为一颗狰狞狐头,大口一吸就将火箭全部吞入腹中,紧跟着狐火弹离张烈手臂,轻盈的漫空一卷就到了老者头顶。

  没想到张烈这个类似兽灵的东西竟有如斯威力,老者还未反应过来,头顶盘旋卷裹的狐火倏然化作一张巨口,直接由上而下向他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