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328 2007.10.27 22:32

    安妮是个喜做不喜说的性子,冷笑一声转过身,她傲然道:“打不过又怎么样?就算那东西无关紧要,我也绝不会把它交给敌人。你不需要站在我这边,如果你想和他一起上的话也由得你。”

  说着她已转向约翰:“你呢?你会和我在一起吗?”尽管脸上维持着一贯的冷漠,但说这话时,安妮眼中却隐动着一丝期待。

  哪知约翰默然片晌,在安妮惊讶的目光中,他摇了摇头。

  由惊讶转为不信,再变成愤怒,安妮一张脸刹时变得惨白。缓缓点着头,她冷笑道:“很好,你立刻滚,我永远也不想再看见你。”

  “安妮,你听我说…”约翰走近一步。

  极度的失望与愤怒让安妮再听不进任何话,她旋风般转向莱弗尔,五指抹上弓弦已紧扣三枝黑箭:“动手吧。”

  眼见两人就要动手,约翰猛的大喝一声:“安妮!”

  这一声响彻山谷,无数鸟雀被惊得飞起,一愣之下安妮不由停下手。约翰已带着极端愤怒的表情拦在她身前:“为什么你就不能听听别人的意见。张烈说得非常对,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真值得牺牲性命吗?”

  “哼…人类毕竟是人类,为了活命你的确可以做出任何事。”安妮冷笑一声:“你怕死的话尽管滚,我不需要你在这里废话。”

  脸色一下涨得通红,约翰猛的扯开衣襟:“你看这里!”

  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安妮眼中闪过一丝迷惑,约翰已大声道:“这里本来有一条项链,代表我圣殿骑士的身份。可是就在刚才,我把它丢弃了,同时丢弃的还有我身为一名圣殿骑士的骄傲和尊严,你知道这是为什么?”

  不待安妮说话,他继续道:“是你!身为圣殿骑士,我本不该和非人族有任何瓜葛,但这些日子我仍然和你在一起,你认为这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的行为吗?而就在刚才,我已抛弃了自己最后的退路,从此我将和教廷彻底决裂,将受到所有人的诅咒和唾弃,你认为贪生怕死之徒能有这样的决断吗?”

  在约翰有如*般的怒意面前,安妮出奇的没有反驳和说话,但明显的,她眼中的失望和愤怒已渐渐缓和下来。

  大力喘气两声,约翰带着悲哀的眼神深深望入安妮如火一般的眼眸内:“听着,安妮,我不怕死,当三番五次被你救过以后,我的性命就已经和你是一体的了。但正因为这样,我才更不希望你这么做,无论你认为我懦弱也好,怕死也好,那都无所谓,我只想你好好活下去。”

  安妮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丝毫不为所动,然而细心的张烈已看到,她手中的狙神弓已微微放低,箭头指向了地面。

  明白这是最好的机会,张烈不失时机的道:“安妮,好好想想吧,你已不再是孤身一人,而是鹰身女妖族的现任族长,你的任何行动就要为你的族人们负责,你明白自己死在这里对她们意味着什么吗?”

  安妮眼中的火焰已完全熄灭,她秀气的眉毛拧起,内心的痛苦挣扎完全反映在脸上,从没有这一刻,干脆果断的她做出一个决定会这么难。

  张烈和约翰均紧张的看着她,莱弗尔虽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安妮身上。

  终于,在三人的注视下,安妮缓缓的,尽管不甘,但却坚定的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呼…不约而同的,几人心中都长舒口气。

  看着安妮,张烈一时不知该作何感慨。安妮妥协固然令他高兴,但同时他心中却也五味杂呈。就在刚才约翰一番话令安妮意动的那一刻,张烈就知道,安妮虽然还是那个安妮,但骨子里她已无法再做原来的安妮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的生命力多了一个约翰。

  人类的约翰。

  表情复杂的看着两人,张烈谓然低叹:“安妮啊,希望这个选择不会最终将你推入万劫不复之境吧…”

  这时安妮已倒转狙神弓,两指刺入弓身正中那颗青色的眼球中,一点一点没入进去。很快,眼球内猛的浮现无数血丝,同时安妮把手一拉,抽出同时指间已夹着那颗闪亮的雷晶。

  两颗晶体都摆在眼前,莱弗尔呼吸不由沉重起来。他深吸口气稳定自己的情绪,随后遥遥伸手对着张烈小腹一捏。

  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张烈感觉自己体内似乎有什么被一下切断,莱弗尔沉声道:“虫我已替你杀死,现在可以履行协议了吧?”

  默默检视片刻确定身体没有异常,张烈从安妮手中接过雷晶,连暗晶一起递给莱弗尔。急不可耐的一把抓过,莱弗尔脸上不可抑制的现出狂喜之色。

  张烈突的道:“解除契约后你准备怎么办?”

  莱弗尔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我会给康斯坦丁一个惊喜,让他明白妄图控制恶魔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你放心,我不是狂热的杀戮者,现在我对你们没有丝毫兴趣,也不想惹下无谓的敌人,此后各走各路,最好永远也不要再见面。”

  嗯了一声,张烈点头表示明白。一旁约翰听到莱弗尔提及康斯坦丁之名,本能的想要做些什么,但想及自己目前的身份,又硬生生止住。

  将两块晶体抓在手中,莱弗尔嘴中迅快念出一串难以理解的古怪话语,同时两块晶体燃烧般炽亮起来,一黑一青两道霞光交缠而起,如一股螺旋般纠缠着顺莱弗尔的手腕向他手臂缠去。

  然而就在霞光快要到达他心脏位置的时候,两块晶体突的发出嗤的一声微响,同时闪耀的表面迅速黯淡下来。

  微微一怔,莱弗尔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他紧紧攥着晶体,再次高声吟唱起来。然而这一次,两晶除了微微闪光,竟再没一点动静。

  “不,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莱弗尔又惊又怒,嘴里不住低念着。

  心中一动,张烈已猜到怎么回事了。看来这两块晶体内部的能量大量消耗,已无法供莱弗尔解除阿革拉斯契约。费尽心机得到它们,获得自由的机会就在眼前,哪知却是这样的结果,难怪他会如此失态。

  “该死的!”怒吼一声,莱弗尔面容扭曲起来,他扬起手似乎想将两块晶体扔下山崖,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其收回怀里。

  极度的失望和愤懑令他仰头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声音如雷鸣般远远传了开去,竟在四下的山岭间交织成一股震耳欲聋的声浪。背后微微鼓起,在唰的一声中两幅巨大的肉翅伸展开来,莱弗尔就那么冲天而起,迅速远离飞去。

  目瞪口呆的看着场中惊人的变化,约翰好半晌才惊道:“那、那是什么?”

  张烈回头向他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恶魔。”

  “恶魔?”约翰呆了一下,随即不能置信的道:“不可能…”

  张烈大有深意的望了他一眼:“比起这个,还有更多让人吃惊的东西。”

  说罢不理目瞪口呆的约翰,他对安妮道:“你的伤还没好,我先替你治疗。”

  安妮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我要去找族人,不想再理会外面发生的任何事。”

  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已让安妮心灰意冷,张烈也不再劝她,只点点头道:“那你一切小心,现在局势非常混乱,除了人类,长老团也有可能对你们不利。”

  微一点头表示知道了,安妮回身向密林走去,约翰赶紧追上。走过张烈身边时,他犹豫了一下停下脚:“刚才你说有更惊人的事,是什么?”

  张烈耸耸肩:“想知道吗?这个恶魔是教廷派来对付我们的。”

  双眼因吃惊而瞪大,好半晌约翰才结结巴巴的道:“这不可能,教廷怎么会…”

  沉沉一笑,张烈拍拍他的肩膀:“真相总是让人大吃一惊,不是么?”

  约翰张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林中已传来安妮的呼唤。他一咬牙:“我绝不相信教廷会做出这种事。”说罢匆匆走入密林。

  *********************************************************************

  片刻,山崖边已只剩张烈一个人。

  小玉这时现身出来:“张烈哥,那条恶心的虫子不见了,但你的心脏里却还留着几个虫卵,我从没见过这种东西,不敢碰它们。”

  张烈冷笑一声:“不出我所料,那家伙果然在暗中动了手脚。”

  虽然将虫除去,但莱弗尔却又在张烈体内藏下虫卵,就像黑客留下的后门,将来一旦有事,只要令这些卵孵化,张烈就不得不再次受他所制。然而莱弗尔却没想到张烈还飬养着一个伥鬼小玉,身体里任何异动都瞒不过她。

  “张烈哥,怎么办?这些虫卵吸附在你心脏的中心,我对它们毫无办法。”小玉愧疚的道。

  张烈却不怎么在意:“没关系,一时半会儿还出不了什么事,总会有办法解决的。”说着,他忽的张口道:“玄重!”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一点反应。张烈再次提高声线:“玄重!”

  终于,左侧密林边的地面一阵耸动,随着一阵嘎吱声响,几棵大树被隆起的土石硬生生拱翻在地,轰然巨响声中一个人跳了出来。

  看得出玄重还在为卓凌宇的事生气,他鼓着腮帮故意望向一边,对张烈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这样的表情出现在他这样的壮汉脸上,竟像个小孩子般。

  张烈向他招招手:“走吧,我们回踞幽山去。”

  “不去!”玄重赌气的道:“你很坏,玄重不想跟你走。”

  小玉惊讶道:“张烈哥,你要去踞幽山吗?可是裘德已经死了啊。”

  张烈点点头:“没办法,无论如何我也要走一趟,过了这么多天灭蒙他们对踞幽山的监视该松懈一点了,由玄重带路的话应该能顺利进去。”

  “哼,玄重说了不跟你走。”玄重又是一声闷哼,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

  知道他这是小孩脾气,张烈和小玉倒并不在意。小玉问道:“可你回去做什么呢?”

  张烈摸摸下巴:“虽然没有达成毗尸王的条件,但我还是决定去试试看能否说动他。而且也该去见见简仙,看他这些日子究竟在做些什么,顺便让他替我解决这些虫卵。”

  说着他向玄重走去:“别闹别扭了,忘了我答应过你要让简仙放你自由吗?如果你不跟我去的话,让我怎么帮你?”

  “真的?”玄重惊喜的跳起来:“你没有骗玄重吧?”

  张烈一脸严肃的点点头:“当然是真的,我答应过你嘛。”

  “哈哈哈哈,玄重要自由啦,我要回去找小恩人,再抢回我的家,玄重再也不用受简仙的责骂啦…”玄重高兴得手舞足蹈,刚才的赌气早被丢到九霄云外。

  看着眉开眼笑的玄重,张烈忽的生出一个想法:生气时就尽情生气,高兴时就尽情高兴,没有一点掩饰,从某种意义上说,单纯的玄重活得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快乐啊…

  小玉低声对张烈道:“张烈哥,你真的要让简仙放了他吗?”

  阴险的笑笑,张烈也低声答道:“我只答应替他给简仙求情,至于答不答应,那就是简仙的事了,不是么?”

  瞪着他呆看半晌,再看看仍高兴得忘乎所以的玄重,小玉不禁低叹一声:“张烈哥,你实在是好坏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