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3909 2007.10.15 21:58

    就见他左侧地面一片阴影内猛的一阵波荡,一个人影已无声无息的跳了出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遭到袭击,一时几人无不呆愣当场。

  当被三人发觉结界解除的那一刻,张烈已当机立断下了决定,那就是强行抢人。因此趁几人不备,他立刻发动袭击。

  张烈何等样人,有心袭击下卓凌宇等根本不及反应。就觉眼前一花,卓凌宇胸腹间已狠狠挨了一下,曲着身子重重摔出。一击得手,张烈落地同时已如游鱼般轻晃几下,向卓凌宇身后的盈儿迫去。

  眼睁睁看着张烈向自己迫来,盈儿一时吓得呆了。正待出手,却听一侧天月指着张烈发出啊的一声低呼,显然已将他认出。

  看着盈儿惊恐的面容,想起那夜她曾说过的话,张烈心中一动,已顺势扭身转向天月那方。凝在手中的法术一击推出,转而向他打了过去。

  刚刚认出仇人张烈,天月已惊觉一股劲风袭到小腹。他的反应也自不慢,急切间一侧身就要避过,哪知本该在那头的张烈已无声无息自他身旁现身。

  “锢身咒!”低喝一声,张烈伸掌在天月肩膀一抹。

  霎时间就如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缚住,天月手足被制,连小指也难动分毫,就那么直挺挺倒在地上。一击制住天月,张烈毫不迟疑地借他将倒未倒的身体掩护,就那么向右一晃,已欺到古实身前。

  而在这时,第一击被打飞的卓凌宇才摔落地面。几在一个呼吸间的工夫张烈连伤两人,且均是四大术派年轻辈一流高手,足见他实战能力之强,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刚惊觉天月倒下,来者已袭到眼前,对手之强远超自己想象。心中一惊,古实几乎是本能的拔剑出鞘,但剑刃刚抽到一半,已被对手反手在腕间一拍,又将南明离火剑给送回鞘中,同时一只手已按上小腹。

  “我根本不是此人对手…”一瞬间,古实脑中闪过这个念头。

  正要一击结果这小子,张烈忽觉背后肌肉一紧,不及细想下立刻挥手交腕于身前一架。同时一束白光甩来,就听啪的一声脆响,张烈双腕一阵剧痛,人已不由自主闪了开去。

  一旦袭击被阻就无法再继续下去,张烈不禁大叹可惜。本来在他预料中,收拾四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没想到还是有些低估了对手。

  抬头看去,却是盈儿手拿月华与星光两剑,又惊又惧的望着他,解救古实的那一剑正是她所发。她小口微张,不住急促的低喘着,足见内心的紧张。

  张烈伸舌舔舔腕上细小的伤口,不由有些后悔。早知刚才就不该心软放过这个丫头,否则此刻已收拾四人。同时他也暗自为自己方才的犹豫吃惊,以他的性格本不会有这种错误判断,为何偏对这丫头心软?

  不过此时自然不是自责的时候,张烈沉声对两人道:“不想死就滚开。”

  “你是什么人?”不出所料,古实丝毫不为所动,拔剑出鞘。

  盈儿这时才有机会看清张烈的脸,不禁一呆:“是你?”

  “咳咳…盈儿,你认识他?他是谁?”被打成重伤的卓凌宇勉力撑起身子,咳出口鲜血,这才艰难的问道。

  “他…我…”盈儿和张烈的渊源远非一句话可说清,加上心下紧张,一时反不知该怎么开口。

  躺在地上的天月很想大叫“这是那个杀了我师叔的妖怪!”,却苦于全身被锢身咒制住,连嘴唇也蠕动不得,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小丫头,咱们又见面了啊。快离开,我不想杀你。”张烈对盈儿摆摆手。

  盈儿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身子,但很快又挺剑直起腰:“不成,你伤了我两个师哥,盈儿绝不会独自逃走。”

  “是么?”张烈嘿的一笑,眼中随即泛起让盈儿打从心底发寒的冷厉之色:“那么到了地府之后,别怨我没提醒过你。”

  “呼…”深深吐出口气压下心底的恐惧,古实遥遥对盈儿道:“盈儿,你照顾天月和凌宇,这个妖怪让我来对付。”他修为非常扎实,已认出张烈的身份。

  知道自己起不了什么作用,盈儿依言退下:“古师哥,你小心。”

  虽然未尽全功,但张烈却没把这小子放在眼里,以古实的修为,他自信几招之内就能解决。反正此地离南海崖有一段距离,自己尽可从容收拾这几个碍事的再救走安妮。

  面对张烈,古实却丝毫不敢大意,他面色凝重的盯着对方,缓缓横剑于胸。他心下非常清楚,这次的对手绝不输于那日让他们吃尽苦头的安妮。

  缓缓走前两步,在古实紧张的注视下,张烈忽的遥遥将手一招。几在同时就见他脚下所有影子像活过来般,倒卷而起向他缠去。

  心下一惊,古实一振剑柄,南明离火剑身随即爆起一团炽烈的火焰。回剑于身周团团一切,卷起的“影触”已尽数溃散。

  没想到他能如此轻易的破去影触,张烈低低赞叹一声,同时身子一下没入脚底阴影,眨眼间已从古实身后跃出。此时古实刚散去影触,还不及回口气就觉眼前一花,已失去张烈踪影。

  大惊失色,几乎是本能的,古实一弯腰,同时向前蹬步扑出。头顶一股劲风掠过,张烈挥向他脖子的手刀堪堪击空。

  借着前冲之力,古实于半空拧腰一转,人已凌空回转过来,南明离火剑反手倒挥而出。张烈正待追击,视野内突的被一片火红充斥,也是微微吃了一惊。他不由停步虚掌一按,就听啪的一声响,火焰散去,古实已滚至数米开外。

  就地一翻蹲跪起身,古实呼呼大喘两声,警惕的看着张烈。刚才交手虽只两招,但对古实来说却比大战数十合还要疲累,而其间凶险更犹有过之。

  感觉背脊已全被冷汗浸透,古实不禁在心底苦笑一下:“虽然知道打不过,却没想到实力会差这么多。”

  甩甩手缓解灼烧的疼痛,张烈扬声对古实道:“以你的年纪修为已相当不错,若还珍惜生命的话就快退开,你该很清楚这里不是你能应付的。”

  回头看了躺倒在地的卓凌宇和天月一眼,古实缓缓起身横剑于胸。他一脸认真的摇头道:“虽不知你想做什么,但你是妖,我是人,今日既然被我撞见,那纵然牺牲性命也不能让你得逞。”

  看着古实昂然而立的身影,恍惚间张烈脑中出现一个已忘却很久的身影。暗叹一声,张烈喃喃道:“和四百年前那家伙还真像啊…”

  知道再劝也没用,且再没时间纠缠下去,张烈遂点点头:“既然这样,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一点。”

  擦去额上冷汗,古实为自己打气般猛吸口气。看得出他绝不是对死亡一无所惧,但纵然知道必死,古实也毫无退却之意。

  突然感觉气氛变得凝重起来,盈儿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不由尖声道:“古师哥,他真的会杀了你的,你快让开吧。”

  对盈儿的呼喊充耳不闻,古实只是坚定的摇了摇头,同时两手紧握剑柄低吟出一串咒语。刹时只见剑身腾起一股有如岩浆的凝练火焰,缭缭绕绕的在剑刃之上翻腾不止。

  一股燥热的气息弥漫开来,剑身熔火丝丝紧缠不住纠结。片刻,一只鹞鹰大小,浑身青色,却有血般赤嘴的独脚怪鸟自火焰中现形。

  古实满头大汗,面上肌肉微微抽动,似乎召出这东西让他感觉极为吃力。看着剑上所现之物,张烈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毕方鸟?原来是天师派的南明离火剑,难怪你能有如此修为。可惜你仅能召出剑灵之一的毕方,若能唤出‘金乌’,倒有资格和我玩玩。”

  没有理会张烈的话,古实只是缓缓举剑,似乎已准备做最后一搏。拿这死脑筋的小子没有办法,张烈叹口气,无奈道:“火对火,让你死而无怨吧。”

  说着,就见他右手微举,在一阵轻念声中,一头火焰凝成,栩栩如生的小小朱雀已现于掌间,振翅扑飞,宛如活物。

  目光一凛,古实运剑向张烈狠狠一挥。就见火焰脱离剑身,那只青焰毕方于半空振翅一扇,已带着一束火流向张烈撞来。

  哼了一声,张烈从容伸手向前一指,掌中小小朱雀随即脱手而出。张嘴于半空无声一啸,朱雀身躯倏然膨胀,顷刻间火焰四散飙飞,漆黑夜空一片通红。

  两鸟对撞,未等毕方近身,朱雀探爪抓出。两人间修为的巨大差距是无法弥补的,就见毕方身子痛苦的于半空一扭,已在朱雀抓下灰飞烟灭。

  古实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南明离火剑的剑灵竟连一击也挡不住,他愕然看着火焰流转的朱雀向自己扑飞而至,整个人如同浴火,身周一片通红。

  而这时的张烈已来到大屋门前,当古实化作灰烬的那一刻,他早已从容救走安妮。一切似乎都在他的预计之中,但…世事往往总能出人意料。

  猛然间就听半空一声暴喝:“水镜藏!”

  顷刻间,一束清澈的水流自古实身前凭空出现,细弱的水束轻盈流转,头尾相接已变做个圈子模样。同时自水环中心,一道波纹般的明霞层层一荡。

  朱雀扑入水环,然而本该不堪一击的水环竟如个口袋般将雷霆万钧的炎之朱雀给吸纳而入。同时半空一点红霞骤现,巨大的朱雀已自虚空中振翅飞出,就那么直接标上天际。

  一时场中诸人无不愕然呆愣,逃得性命的古实更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张烈先是一惊,随即沉声道:“你就是楚暮?”

  “正是在下,你是谁?”随着说话声,一个人缓缓走出,正是楚暮。

  看到他,盈儿惊喜的叫道:“楚暮哥,你怎么来了?”

  “我察觉这方气息有异动,不放心过来看看,哪知果然出了问题。这个妖怪是什么人?”楚暮问盈儿道。

  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南海崖里竟然有这样的厉害角色,竟能察觉这边打斗的细微气息变化。张烈知道来者实力远非古实等人可比,唯有暂时放弃带走安妮的念头,转而应付新出现的麻烦。

  转头看了结界被毁的大屋一眼,楚暮似乎已经明白:“你是来救她的?”

  到这个时候再不必隐瞒什么,张烈干脆道:“没错。擒下安妮对你们并无好处,不若大家各退一步,你放了她,我们就此离开,如何?”

  默然片晌,楚暮缓缓摇头:“对不起,恕难答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