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113 2005.09.24 21:09

    朔光离开,狐女与一众卫兵又再将张烈围了起来,不过敌意总算没那么明显。张烈自不会在乎这几个人,径直找块石头悠然坐下。

  不多时朔光走出,将手向内一迎:“族长有请,欢迎来我狐妖族。”

  暗道早这样多好,何必玩那么多花样。张烈故意向狐女挤挤眼睛,气得她满脸通红时,这才哈哈一笑随朔光走入光幕中。

  光幕后才是这片地型的真容,只见两石之后一大片开阔的平地夹在两山之间延伸开去,那条山涧中穿而过,充沛的泉水在阳光下泛起阵阵亮光。山涧两侧的平地上,座座精致的木屋排排而列,不少狐妖族的男女老少停下手中的事好奇的打量着张烈一行,不时有一两声狐妖族飬养的灵兽吼叫传来。

  狐妖族位于庐山的聚集地经过千余年经营,发展得如同一座精美小城,在非人族中极为有名,哪知一夕间就毁于一旦。也真难为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此处建得如此齐备,张烈甚至看到几处精心培植的苗圃,一些狐妖更在木屋外刻着无用的花纹。不过比起原有的地方,自是大为不如了。

  其实在张烈眼中,修得再漂亮也没有用,反而只会将精力损耗在没有意义的地方。狐妖族虽称妖族第一,但天生的强大也让他们养成好逸恶劳,不能忍受恶劣环境的恶习,只看不少狐妖族人脸上不堪忍耐的神情,就可见一斑。

  虽不知张烈在想什么,但看到他东张西望,朔光似也羞于将这里展示给外人。他不动声色的问道:“张烈兄这次来,是奉了联盟之命吗?”

  张烈转头一笑:“我也不瞒你,如今非人族到了这个地步,可说谁也顾不了谁,联盟又怎会派给我这样的事。是我自己决定来这里的。”

  “是么?那你是怎么找到我族聚集地的呢?”朔光不经意的将问题一转。

  不止是他,后面跟随的狐女也露出注意之色。要知这次联盟行动失败,狐妖族颇受猜忌,因此搬迁后没将行迹告诉任何人。若张烈是联盟派来,那就表明联盟已经发现此处,对他们自然不是个好消息。若是张烈自己前来,那凭他一个人就能找来,更让人惊讶。总之他们都急于知道原因。

  张烈暗自好笑,故作不解的道:“我是听两个朋友说起,才找来的。”

  朔光知他不肯说实话,便也不再问,反正张烈在中国也算神通广大,能找来倒也不奇怪。一路向内,很快来到尽头一间木石混垒的大屋外。

  “族长就在里面,请。”朔光将手一迎,当先走了进去。

  张烈跟他走入,狐女一行却没再跟进来。这间木屋很大,外表虽不怎么样,但内里居然装修得甚为豪华。打磨光滑的楠木地板,四处放置的奇花异草,以及壁上的字画,桌上的古玩,无一不显示出主人的奢华富有。

  张烈却看得暗暗摇头,这次狐妖族果真是搬得彻底,连这些易碎的瓷器也一个不拉的弄了过来。恐怕不信他们有内奸嫌疑的人,看到这些也要产生疑心了。

  内厅中,这任的狐妖族长天藏在三名长老的陪同下接见张烈,朔光走入后向天藏使个眼色,便径直走到一边坐下,显示他不凡的身份。

  “在下狐妖族长天藏,早闻张烈先生的大名,今日得见实乃有幸,请坐。”天藏笑呵呵的站起迎了过来,将张烈请入客席的椅内。

  刚一坐下,张烈心中一惊。原来他隐隐感觉到,房中似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没有散去。他对这类气味极为敏感,略一凝神便知没有搞错。这就奇怪了,狐妖族历来不喜血腥,又怎么会在族长的房间中出现血气?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刚有需要用血招待的客人离开,那对方的身份可就大有看头了。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张烈表面丝毫没动声色。

  略一打量,他就清楚的感应到,连同天藏在内,三名长老每人都有不输朔光的实力,换言之,比之现在的自己仍高了半筹。狐妖族内果然藏龙卧虎,高手无数。只要他们出手,张烈绝对没法活着离开这间屋子。

  不过张烈有自信,只要对方没把握确是自己作掉了前任族长智伯,他们就绝不会动手。这些都是千年成精的老狐狸了,张烈这个嫌犯明明就在眼前,却没人露出一点异常神色,其坦然处让他也暗自佩服。

  在天藏的介绍下,张烈知道,这三名长老中年纪最大,一副行将就木模样的名叫夷野,他全身包裹在绣满诡异符纹的黑布罩袍内,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鬼阴之气,当是式鬼道法的超级大行家;另一个随时随地都笑眯眯的老头名叫齐丞,张烈一时也摸不清他的虚实;最后一个长老名叫十方,外表只五十来岁,但两眼精光闪烁,不时有一抹青幽碧光闪过,看来狐火体已到相当火候。

  张烈打量三人,三名长老也在打量着他,一时没人说话,气氛略现尴尬。借着侍女上茶之机,天藏笑道:“可惜迁出庐山时大部分物品遗失,我珍藏的那点极品大红袍没有带出,只好拿些粗茶替代,张烈先生莫怪。”

  张烈在人世历练这么久,多少也懂些茶道。这茶清香甘冽,茶叶泡在水中有如刚采,也算极品了。天藏这么说,也不知只是客气,还是真的暗含炫耀。

  不过气氛总算有所松动,十方长老闷哼一声:“人类实在可恶,逼我族迁移至此,此仇迟早会报。不过更不能放过的,是将我族聚集地出卖给人的奸细!”

  天藏点头道:“这个自然。”跟着他转头望向张烈:“听说张烈先生来此除了简仙之事,还有些话想问我,不知是什么?”

  张烈轻抿一口清茶,放下茶碗神色自若道:“外界传言狐妖族是导致这次联盟行动失败的内奸,我想问问族长,可有此事?”

  此话一出,众狐妖立刻变了脸色。

  天藏眼中厉色一闪而过,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张烈先生何出此言?这不过是外界一些宵小之辈的胡言乱语罢了,我狐妖族绝不会做这样的事。”

  张烈淡然一笑:“我也这么想,不过这次非人族各族均损失惨重,不少更被灭族,只有狐妖族未伤根本,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话音未落,全身包裹在黑布袍内的夷野轻轻在身下木椅一抹,就听噗的一声微响,整张木椅竟在不知不觉中化为一堆尘粉。失去座椅,夷野就那么飘在半空。想不到这老狐狸式鬼道法修练到这么骇人听闻的程度,张烈也觉心惊。

  “别族损失惨重,只不过是他们没本事罢了。我狐妖族和人类对抗数千年,岂是那么好相与。这个解释你还满意吗?”就像做了件最微不足道的小事,夷野慢条斯理的说道。他的声音又尖又沉,矛盾中带着无比的诡异。

  心下暗惊,张烈表面却丝毫不动声色:“我也这么想,不过想必狐妖族也并非一无所觉吧?这次人族的袭击,无论是时机还是情报,都无比准确,若说非人族内部没有与之相通者,任谁也不相信。如族长知道任何消息,还望告知。”

  天藏淡然瞥了他一眼:“听说张烈先生并非代表联盟而来,是么?”

  张烈微微一笑:“是。不过这是事关整个非人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任谁也有权力知道吧?我只是个人问问,难道不行吗?”

  天藏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当然可以。不过很遗憾,我一无所知。”

  心下暗叹,果然不是这么容易就打听出来的啊。不过这也在张烈预料之内,因此他并不觉怎么气馁,大不了靠自己打听就是了。

  似是不愿再提起这个话题,天藏说道:“据说张烈先生有简仙的事相告,不知是什么事?唉,简仙于我私交甚笃,这次他被人类抓去,我日夜忧心。要不是族内百事缠身无法走开,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他救出。”

  这番话情真意切,言之凿凿,以张烈的精明,一时竟也无法确定天藏究竟是真情还是假意。可见他这个族长,确非简单之辈。

  他点头道:“这个族长倒不必担心,几天前我已从峨嵋派内将简仙救出。不过他的真身被毁,现在只剩灵体,我已照他吩咐将他安置在一处秘密地点聚练化形,相信不用多久,简仙就能现身了。”

  这话立刻在众狐妖中引起不小的震动,众人面面相觑,眼中尽是疑惑不信之色。笑眯眯的齐丞呵呵笑道:“张烈先生此话当真?”

  张烈肯定的点点头:“这个自然,我又怎么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天藏也知他并非说谎,毕竟以张烈的身份,实在犯不着跑这么老远来睁眼说瞎话。和朔光对看一眼,两人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对张烈他越发不敢小看,若真能凭一己之力从峨嵋救出简仙,那这妖怪的实力恐怕比传说中还要厉害。

  “如此最好,我也放下一件心事。请张烈先生一定要告知简仙,当他出关那天,请一定来我狐妖族。如今神州众妖岌岌危矣,只有简仙才能带领我们走出困境,到时狐妖族一定效犬马之劳。”

  话已至此,是再没什么可说的了。张烈顺势起身告辞,天藏笑着起身相应:“张烈先生远道而来,又带来这么个好消息,还请在族内多住几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请。”说着唤来一名卫兵,将张烈带了下去。

  张烈刚一离开,天藏脸上已换上冷然之色:“长老怎么看?”

  三名长老互看一眼,十方沉声道:“这个人不简单。”

  齐丞笑眯眯的点点头:“只看他竟能找到本族,就知此人有不可小看的情报能力。他这次来,目的肯定不是问两个问题这么简单。”

  天藏叹了口气:“是啊,虎妖张烈已有近百年没在中国活动,没想到一出手就是不凡,看来传闻果然没有夸大,难道智伯真是…?”

  这话立刻引起众人一阵沉默,朔光冷冷道:“既然他送上门来,要不要就把他…”说着撮掌成刀狠狠向下一劈。

  天藏摇了摇头:“不可。现在他仍是特别行动组一员,如果真在族内有个三长两短,只会让联盟找到对付我们的口实。在现在的情势下,绝不能轻举妄动。”

  三位长老纷纷点头符合,十方旋又奇怪道:“不过他既不是代表联盟前来,又为何要问那些问题?而且他救出简仙,恐怕也是别有用心。”

  一直没有说话的夷野突然尖声道:“若这个张烈与简仙勾结,以简仙在妖怪中的影响力,恐怕会威胁到我族的…”说到这儿,他便即住口。

  天藏沉吟道:“这我倒不太担心,就算真有此事,我也不信他能做出什么。”

  朔光不满道:“那这些天就任他在族内活动吗?”

  齐丞呵呵一笑:“当然不能放任不管,正好琉璃这丫头也回来了,就让她去应付吧。有琉璃监视,谅他也搞不出什么花样来。”

  天藏点头道:“就这么办。当务之急是如何面对联盟的责难,现在各族都怀疑我们,又有人从中挑拨,形势很是不利。刚才那两个人的建议,长老觉得…”

  他们的声音很快低沉下去,变成一阵嗡嗡的呢喃之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