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监牢里的老鼠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坝塘沽 2061 2019.12.04 21:24

  州府大牢监狱,位于地下,是兖州城最可怕最阴森最邪恶的地方,没有之一……兖州城里流传着关于这所杀人魔窟各种各样的鬼怪故事,能止小儿夜啼……

  相传那所监狱守门的狱卒凶神恶煞,个个都是八尺大汉,顺脖子起筋线,一脸疙瘩肉,铜铃大的眼睛,一脸络腮胡子,常年赤裸着上身,手中一把九环鬼头大刀在烛火底下闪烁着骇人的寒光……

  在那里,每到晚上空气里都会飘荡着诡异的哀嚎声,像猫叫……仔细听又像人的惨叫声还有诡异的低语时远时近……

  干涸发黑的血渍浸透了监牢的土墙,散发出异样的甜腥味儿……那里的饭食肮脏又恶心,飘满了蛆虫和黑色的膏状物……

  到了深夜,会有无形的煞气飘飘荡荡,顺着犯人的鼻子进入他们的体内,不用受刑这些人的三魂七魄就会慢慢地消失,最后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太阳彻底消失以后,残留下的最后一丝光明终于抵挡不住了黑暗的侵蚀,整个世界渐渐开始蒙上了一层虚无缥缈的黑纱……

  州府大牢的大门抢先回归了黑暗的怀抱,最后的一丝轮廓也隐去了身形……直到黑暗彻底的降临,四周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没有风,没有月亮和星星,今晚的夜黑的纯粹而危险。牢门两边挂着的气死风灯,里面的烛台早就没有了蜡烛的存在,落满了灰尘,两扇大门上雕刻着的神兽狴犴静静地……

  忽然!两尊神兽铜像闪过了一道玄奇的光,空气里传来了两声诡异地啸叫声,但很快这点异动就沉寂了下来……

  大牢里面,跟外面完全是两个世界,每隔十步的两侧墙上都有着一个烛台,相对而亮的烛光照亮了这个地下王国。

  围坐在一张桌子前喝茶的狱卒们,其中的一个忽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动静?”

  “啥动静?”

  有人问,那人一指大门说:“就刚刚,我好像听见外面传来了惨叫声。”

  “真的假的?我咋啥也没听见?”

  有人表示怀疑,那人还想再说……忽然他们中最年长的一个狱卒放下了手中的碗,敲了敲桌子看向看过来的众狱卒说道:“夜里不谈诡事,小心惹火烧身!你们当初入职的时候你们的老子爹没教过你们这些吗?”

  大家都点点头,表示这话确实听老爹说过……这胡子花白的老头又喝了一口茶说道:“做咱们这行的,一是托庇于先辈的福荫,二是依仗与国家的气运,三是管好自己的嘴……这三样要时时记得,尤其是这第三样……”

  说到这里,老头似乎说的口渴了,再次端起杯子一口喝干了剩下的茶水……

  把空杯子放下,他叹了一口气说:“都说祸从口出,病从口入。这话用到你我身上实在是灵验,咱们做狱卒的世代传承,谁家没遇到过脏事……若是这阳人的事还好说,就怕沾惹上这不干净的……呸呸呸!打嘴!神兽狴犴护佑,百无禁忌!百无禁忌!”

  有勤快的已经把老头的茶碗续满了水,把茶碗推到他面前,嬉皮笑脸的说:“您老说的是,我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咱不提这个,不提这个。不如说说那倚翠楼新来的红鸳鸯……嘿嘿!”

  “哼!你们年纪轻轻的,少去那种地方,多攥点银钱早点儿讨个婆姨回家生娃娃才是正途!”老头教训道。

  有人附和有人闷不做声,老头也不管他们,早晚这些小年轻会知道自己说的话是多么金玉良言的……唉!他想起了当初的自己……悔不当初啊!如今连个继承祖业的男娃都生不出来喽……

  老头端起茶碗又喝了一杯茶,眼神有些涣散的看向了监牢的深处……在最深处的监牢里,时有时无的呼噜声还在响……

  唐晶鱼抱着剑盘腿打坐在稻草上,低着头似乎和大头一样睡着了,就连一只老鼠在他的腿下跑来跑去也没有动静……吱吱,老鼠抬起上半身扒着他的裤腿左右嗅闻,六根鼠须在空中一颤一颤的,它在寻觅今晚的晚餐……

  很可惜,空气里没有一丝食物的香气传来,老鼠有些失望的趴了下来,徒劳无为的继续乱窜……爬上爬下,它在这根奇怪的柱子上来回寻觅,终于,它发现了新的风景,顺着唐晶鱼的衣服开始往他的衣领子前进……

  越来越近了,忽然,一只手闪电般的抓过来,一把抓住了它……老鼠惊恐地尖叫,奋力的挣扎,扭头去咬……唐晶鱼饶有兴致地摆弄自己的新玩具,一只惊恐的小老鼠,他的手只是微微用力攥住它,看着它露出来的小脑袋左右摇摆……他从底下揪出老鼠的长尾巴,抻一下听它更大声的尖叫一声……

  “……吱……吱……”

  唐晶鱼玩上了瘾,很快就不满足玩老鼠尾巴了,他倒提着老鼠让它垂在半空中,看它左右晃动身体试图咬他的努力模样……当老鼠终于快咬到他的时候,他就抖一下手,让它重新掉下去,还会抓着尾巴扔一个圈,看老鼠暂时晕头的可笑模样……

  如此来上几次,老鼠认命一般的一动不动了,随便唐晶鱼怎么拨弄它……

  唐晶鱼嘴角含笑,轻轻地放下它,看着它依旧不动弹的死样子,他笑的更开心了,所以他松开了手……尾巴上的束缚一松开,小老鼠立刻如弹簧一般蹦起来,往前一蹿……

  灰影一闪,紧接着寒光一闪,满心欢喜以为脱离了苦海的小老鼠断成了两截……啪嗒!两半尸体掉落在监狱阴冷的地面上……

  唐晶鱼的嘟囔声在黑暗里响起:“啧!跑什么呢?再玩会儿多好……唉!出剑还是不够快啊!这血居然粘在了剑身……嗯,不对,一定是这把破剑不够锋利的缘故……对!就是这破剑不够锋利,不然怎么可能粘上血呢?你说对不,唐晶鱼?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唐晶鱼!”

  黑暗里的低语消失了,又只剩下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呼噜……”

  大头微不可查的挪了一下身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