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宠物是很重要的伙伴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坝塘沽 2212 2019.11.24 12:53

  饭厅里,一家三口正在吃饭。

  一只白色的猫在刘璋坐的凳子下面慵懒的趴着,时不时张开嘴打个哈欠,它在等今天的福利。

  一块肥肉掉了下来……啊呜吃掉……

  又一块肥肉掉了下来……啊呜,再有一块肥肉……啊呜!

  一只讨人厌的脚踹了过来,是站在后面伺候刘璋的阿萍。

  白猫站起来,弓起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舔了舔爪子给自己洗了把脸,这才扭转身子慢慢的往外面走去。

  它走的很从容,哪怕阿萍总是在不停地踹它屁股也不着急……

  刘翰儒瞪了刘璋一眼,后者立刻心虚的低下头快速扒拉起来饭。

  晚饭后,刘翰儒端着一碗解腻的茶跟芸娘聊天,刘璋死皮赖脸的委在娘亲的怀里偷听时事。

  前面没什么有用的,直到刘翰儒说道:“……官府前段时间丢了一千两官银,也不知是哪个贼人竟是如此大胆……”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刘璋听到这些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自从一年前触发了剧情提醒,他心里就一直装着这件事。

  神偷的相声他反复听了好多遍,那里面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是从丢官银开始的。

  “官银上都有朝廷的印鉴,贼人偷去也花不了吧?”

  芸娘疑惑地说。

  “非但如此,官银的材质与我们通常拿来交易的银两也是不同的。”刘翰儒说:“官银都是经过二次铸造的,通体雪白,内里紧实,重量大。不像我们用的杂质多。”

  “这贼人居然偷这种杀身之物,真是贼胆包天了。”

  “不错,一千两纹银便可以判一个充军流放了。一千两官银那要是抓住了可就是直接斩监候的罪名……”

  嘶!刘璋在心里倒吸一口冷气,果然真实世界和相声里的有出入,这个世界的量刑还是很完善的,偷盗国家银两,便如同后世私自挪用侵吞公款一般,数额巨大者——花生米一颗!

  “……官府那边贴出了海捕文书,言有知情者禀报衙门赏纹银五十两!”刘翰儒喝了一口茶说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依我看,这贼人早晚要被捉拿正法!”

  芸娘想了想问:“夫君,这种事情按理说官老爷们不便外传,传扬出去毕竟与官声有碍。这次怎么如此大张旗鼓?”

  “诶!”刘翰儒呵呵笑着说:“夫人有所不知,这丢失官银的事搁以往,官老爷们确实会隐瞒,捏着鼻子自掏腰包补齐就是,暗地里派人捉拿罪犯。可这次……”

  说到这里,刘翰儒又端起茶杯喝口茶,故作沉吟,片刻后手指着天说:“上面来人了,亲自催缴这批官银,这位大人据说手眼通天,嫉恶如仇。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种事,呵呵!”

  刘璋心说,老爹你是不是去过某点参加过培训!这断章断的还真是恰到好处!急死了!你倒是接着说啊!

  不料,刘翰儒看了他一眼,话锋一转说:“璋儿也有一岁九个月了吧。这孩子早熟,比一般的同龄孩子说话早,如今已经能准确的和大人交流了。依我看,不如给他安排些浅显易懂的蒙学书籍,让他先接触一下,有个印象。”

  桥豆麻袋!刘璋在心里哀嚎,老爹你这思维也跳得太快了吧!

  “嗯,一切都听夫君安排,这毛孩子整天疯跑傻玩的,给他收收心也不错!”

  啊!老妈你也在旁边帮腔,你们简直是太残忍了!才不到两岁的孩子你们就要给他读书……

  刘璋心里抱怨,脸上还得保持天真,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扮懵懂……

  小声忽然在脑海里说话了,“宿主,我觉得这是个机会!”

  “为什么这么说?”刘璋问。

  “给你开蒙需要先生,这先生我们不如想办法指定穷秀才!”

  “穷秀才!”刘璋反驳道:“不行!不行!这部书里的穷秀才就是个背景板,长多高什么样儿,没有一点儿特征,我怎么可能找得到他!”

  “这个容易,梳理一下就可以缩小范围。读书人,家贫,家中有一妻。学问好,不然不能中状元做官。学问好又家贫的人还没有什么朋友肯借钱,必然不善言辞为人清高刻板,不会处理人情世故……”

  “停停停!”刘璋打断小声的话,“你说他为人清高刻板,那他怎么可能接受不义之财?”

  “我说的是现实里的穷秀才,你说的是相声里的,一个真实有血有肉,一个是艺术加工!”

  “好!算你猜的对,可我知道,不是随便一个家庭就可以供养出一个有才能的读书人的。虽然都说穷文富武,可这话纯属放屁!如果家里没有海量的藏书,他就靠翻几本黄历能学出个屁来!这可和你的推断,家贫对不上号!”

  “哈哈!”小声夸赞道:“刘璋你这不就自己把漏洞给补上了吗!这下范围更小了,家有藏书千千万,腹内无食空乏冷,宁肯舍下面皮去借钱,也不肯卖掉家中书籍换钱度日,这样的人家在兖州城里不多吧!你只要找机会跟你爹打听一下就差不多可以确定了!”

  “对啊!”刘璋惊呼道:“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个世界的考试和古代中国的科举制一模一样,要考童生,接下来是考秀才……没有一个是白给的,这家伙能考下秀才来,必然是兖州数一数二的文化人,再加上前面的信息……没错,这家伙一定有名声在外,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刘璋这边头脑风暴中,那边老爹和老娘已经把给他开蒙的事情放上了日程,过几天就请先生。

  刘翰儒先让芸娘带着刘璋回去睡觉去,自己去了书房处理一些事情。

  芸娘答应一声,领着刘璋回去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刘璋喊了一声“阿花!”一只白猫喵呜一声就跑了过来,跟着小主人一起回去了。

  一路往回走,桃花和春杏打着灯笼前面引路,阿萍在最后抱白猫跟着,被抱在芸娘怀里的刘璋想着事情,忽然眼角看见路过的祠堂门口站着两个漂儿,行注目礼。

  刘璋心中一凛,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扫过一眼,心里嘀咕道:“有一年功夫没看见了,怎么今天突然出现了?”

  “喵呜!”

  白猫忽然发出一声渗人的猫叫声,不安的在阿萍怀里动了动,两双黑夜里发出绿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祠堂。

  刘璋眼角余光看见,那两个漂儿在这一声猫叫声后退回了祠堂。

  猫能通灵,果然是真的。

  “你这畜生!瞎叫什么叫!”

  阿萍呵斥了白猫一句,见它安静了下来,没当回事继续往前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