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主动自首的大头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坝塘沽 3089 2019.12.03 20:05

  冬日的兖州城,树木凋零,百花无踪。唯一的点缀只有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各色人等,每天街道的两边,忙于生计的各色小摊。那氤氲的白色蒸汽混合着叫卖的声音,如此真实的展现出人生百态。

  宋立辉依旧穿着那一身污秽肮脏的破烂棉服,走在大街上的他昂首挺胸,目光毫不避讳地扫视周围看过来的摊贩。

  说话呀!你们倒是继续放屁啊!

  这小子的嘴角上翘,努力摆出一副嘲笑的样子看着那些与他对视的小商小贩们……他永远也忘不了,这些家伙那落井下石的嘴脸……

  “快滚开,小乞丐,别挡着大爷做生意!要是恶心到大爷的顾客,老子非要打断你的腿!”

  “去去去去……看什么看,你有钱买吗你?快滚一边玩去,臭婊子养的贱种!”

  “扫把星!小乞丐!婊子窝里的小臭虫!”

  宋立辉还在扫视那些看过来的小孩们,他们可没少羞辱他,没少跑到他家门口唱顺口溜儿……

  继续唱啊……

  宋立辉无声的张开嘴,吐出一个字节:呸!

  一口积攒了好久的浓痰被他奋力吐出去,正砸在某个小食摊的前面。摊主的脸色变了变,最终低下了头……

  宋立辉发出了无声的大笑……

  刘小皮一直在注意这个小子,把他一路上狐假虎威的样子都看在眼里,默默地给他记上了一笔,打算等刘璋睡醒了就告状。

  刘府硕大的家族马车隆隆的行驶在宽阔的街道上,那属于刘府独有的旗帜随风飘扬,马车里的小老虎睡得正香。

  刘璋没想睡觉的,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出门去远处,他都打算好了,穿的暖暖和和的,撩起马车帘子好好看一下兖州城的冬日景色。

  但现实是,进入温暖的马车里,一股股无法抗拒的困意强行把他拉入了周公的怀抱,就如他前世一样,坐有暖气的公共汽车必然会打盹……

  刘府是兖州城最大的丝绸商,在整个兖州都算是名家。

  宋立辉还在继续着孩子般的报复行为……就是寒冷的天气里,冻得他在不停地流清鼻涕,这是他唯一不满意的地方……这太掉价了,完全不符合现在的心境……吸溜……

  他不由的想起刚出发的时候小东家给他的命令:不许扣身上的泥,你就这个样子跟着我们回去!

  他明白这是东家给他的惩处……

  身上的泥巴确实是他在来之前匆匆抹上的,现在还没干,很冷……所以他一刻钟也不闲着,跑来跑去的,一方面报复别人,一方面暖和身子……

  马车最后停在了一栋杂院前。

  这是一座不小的大杂院,有七个房间,中间摆了一口接雨瓮,墙角旮旯放着几把破扫帚……

  这种混合居住的大杂院通常都是出租给赤贫人家的,他们没有能力置办房产,一生的时间都在为了一口吃食奔波劳累,每天最大的盼头可能就是吃饭时桌子上的一碗米粥和几个窝头……

  阿萍感觉到马车停下来了,问了一句得知到了地方,就开始轻轻地喊刘璋……

  好半天的功夫,刘璋才悠悠转醒,睁着迷糊的双眼发愣……

  “哈欠!”

  打个大大的哈欠,刘璋彻底回魂了……

  “到啦?”

  “到了。”阿萍点头。

  “哦,那我去看看。”

  刘璋说着就要下来往外走,被阿萍一把扥了回来……

  “你不能就这样出去,会被冻坏的!”

  阿萍拽过他来,开始给他套衣服,里三层外三层,直到刘璋变成了一只球形才停了下来……然后还有一顶硕大的大棉帽子扣在他的头顶上……得了,这下彻底成球了,只能用眼睛透过缝隙看外面……

  “至于吗,至于吗?我都没法走路了!”

  刘璋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像挂在圣诞树上的圣诞老人玩偶,胖胖的看不见脸……

  “用不着你走路,只要老实呆着就好!”

  阿萍噘着嘴上下打量了一下胖娃娃,满意地点点头,开始穿自己的粉红色棉衣……

  “你为什么就穿一件!凭什么给我套这么多!”

  “哼!”

  阿萍三两下就穿好了自己的棉服,一件能完美露出她纤细蛮腰的俏皮棉服……

  “走喽!”

  欢呼一声,阿萍撩开了帘子,立刻有人接过去挂好,刘璋看见只好闭嘴……临出门商量好了,这次的话事人是宋妈,刘璋只能看不能说。所以从现在起他就是个小哑巴……

  阿萍钻出去,立刻回身开始往外拽刘璋,不一会儿一个抱着大团子的青春美少女就闪亮登场了……

  另一辆马车,宋妈和请来的老大夫已经站好了。宋妈跟宋立辉点点头,示意他头前带路,一行人走进了大杂院……

  与此同时,州府衙门所在的街道,大老远过来一个怪人。

  这人个子矮小,走路晃悠,一身血污还沾满了稻草,路过的人都躲得远远的,谁也看不清他的脸……

  这家伙如行尸走肉一般晃悠着走到了州府衙门大门口,守门的俩兄弟早就注意这货了,长枪都端在了手里……

  “好大的腥臭味儿!”

  “可不是!这家伙这是杀了多少人啊!咱哥俩躲着点儿吧!”

  瘦子跟胖子说好了,是以两人都站在原地没动,只拿着长枪对准这人。

  这血人站在州府衙门口就不动了,胖瘦二人跟他对峙,气氛一时间很尴尬……

  只能说看热闹是人的天性,不一会儿的功夫远处已经围上来了不少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

  瘦子忽然说话了,“胖子,你在这里盯着他啊!我去禀报大人!”

  胖子还没答应,瘦子已经提着长枪跑进去了……

  靠!孙子!胖子无声地咒骂,把手中长枪又攥紧了几分。

  “大人!大人!不好了大人!”

  瘦子跑进去没多远就看见在院子里舞剑的唐晶鱼,一连惊呼着就迎上来了……

  刷!唐晶鱼手中剑划过一道寒光,正指向跑过来的瘦子……

  “怎么,端着枪是想跟我比划两下?”

  “嘿嘿……我哪敢啊!”

  瘦子抱长枪说道:“大人,门口来了个怪人,浑身血污,举止怪异,臭气熏天。还请大人前去处理!”

  “哼!”唐晶鱼冷哼一声,拿着剑路过他时说:“怕死就直说,还什么请大人前去处理。”

  瘦子嘿嘿笑着,赶紧跟回去……唐晶鱼到了门口,一看台阶下站着的人,直接提剑就走过来了……瘦子在后面大呼小叫着大人小心,端着长枪也跟了过来,胖子就慢一拍了,是在瘦子扭头招手示意的情况下才不情愿地走过来。

  唐晶鱼把手中剑都搁在血人脖子上了,也不见他动弹。一时间他来了兴致,一翻腕子,把剑身横过来,拍了拍对方的脸问道:“你姓甚名谁,来此作甚?”

  冰凉的剑身挨到脸上,这血人才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一直在发呆的双眼重新恢复了焦距,目光定格在眼前锦衣卫的身上。

  “我是来自首的……”

  “自首?”唐晶鱼打量了一下来人,浑身血污,腥臭扑鼻,点点头道:“好啊!自首好啊!说吧,杀了几个人啊?”

  “杀人?”血人摇头,“我没杀人。”

  “你这一身的血摆在这里,还敢说你没杀人!”胖兵丁这时候学会了抢答,看唐晶鱼看了他一眼,他还自作聪明地点点头。

  “哦……这是黑狗血,不是人血。”

  “你放……”

  胖子还想抢答,被瘦子踹了一脚,他还反问呢,“你踹我干嘛?”

  唐晶鱼这时候才说话:“是不是人血不是你说了算的,这样吧,既然是来自首的,那就跟本官来……瘦子,去找根绳子绑上他!”

  没想到血人摆手说:“不用,你头前走,我跟着就是……”

  唐晶鱼点头,把剑倒背在身后吩咐道:“也行,瘦子,压上他跟上来!”

  四个人一起往回走,跨过门槛,胖子也想跟着,突然被唐晶鱼打发了回去,“你!回去站岗去!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胖子看看他,又看看扭头不看他的瘦子,嘴唇蠕动了几下,转身回去了……

  “瘦子,压着犯人跟我来!”

  唐晶鱼再次说了一次,大踏步走向前。瘦子用长枪把推了血人一下,说:“老实点儿,快走!”

  一路上,遇到其他的人,唐晶鱼连话也不跟人家说,直接走向了监牢的方向。

  到了地方,唐晶鱼直接要求开了一间监牢,屏退了其他人,这才问委顿在地上的血人。

  “你是大头吗?”

  “……是”

  委顿在地上如一潭烂泥般的大头过了一会儿才点头承认。

  “大头……”唐晶鱼背着手在他面前来回踱步,忽然踢了他一脚笑着说:“你怎么搞成了这副模样?”

  大头翻了个身,方便自己躺的更舒服些,这才回道:“一言难尽,我不想说。大人,能让我睡一会儿吗?我半个月没睡好了!”

  唐晶鱼看看他,点头同意了,自己扭身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直接坐了下来……

  监牢里恢复了安静,片刻后,大头震天响的呼噜声响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唐晶鱼忽然低声笑了起来,“哼!小贼倒是不傻,还知道用黑狗血辟邪。只可惜啊,看来不管用,只能自首来寻求官府的庇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