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搬家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坝塘沽 2048 2019.12.03 21:53

  大杂院,宋家的屋子里,慈眉善目的老大夫正坐在脏炕席上给一对儿母女号脉,宋立辉的娘慧娘在不停地说着谢谢,眼里噙满了泪水……

  片刻后,老大夫点头说道:“嗯,只是普通的风寒……照方抓药,三碗熬一碗,喝上十副就会好转的……”

  招手唤过站在一旁的宋妈,老大夫开始交代事情……

  阿萍抱着刘璋站在门口刚扫出来的一块干净地方探头往里观瞧,她是绝对不会踏进这么肮脏的地方一步的……她在看别人,别人就在看她……大杂院里其他家庭的女人和孩子还有极个别的男人都在偷偷地看仙女……

  是的,偷偷的,他们只敢用眼神偷瞟……刘府的护院们人高马大,威武非凡,分站两边,那种气势是他们一辈子也看不见的非凡……

  刘小皮和宋立辉在外面守着马车,盖因为,宋家太穷了,慧娘和女儿甚至没有一身遮身的衣服……慧娘只有一件体面的上衣,母女俩个就靠着一床破被子遮羞和御寒……所以男人禁止入内,至于宋立辉,他还需要继续接受惩罚,冻着去吧!

  这样的家庭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刘璋透过缝隙审视着这间破败的屋子……一张土炕,土炕上甚至没有一个柜子放东西。屋子里放一张破桌子,两把凳子,墙角放着一个木盆,在门边有一个土炉子,炉子里没有一点炭火,周边没有煤和木柴,很显然这个家连基本的御寒措施也没有……他们吃什么?没有火他们连一口热水都喝不上?

  还有……这一家三口虽然看着虚弱,但绝对不像是吃不上饭的那种……他们似乎没有经济来源,这样的破房子也是要租金的……

  “哼!”刘璋心里想着:“宋立辉这小王八蛋,看起来还有很多秘密没说啊!没事,不怕你有秘密,老子就喜欢整治刺头!”

  屋里,老大夫写好了药方,交给宋妈的时候说:“这里的环境太差了,不利于养病,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老嫂子给她们安排一下,换个干净的地方。”

  “嗯。”

  宋妈淡淡的嗯了一声,态度模棱两可,老大夫见状也不多说,拿起药箱往外走去……

  宋妈跟着去送,等两人走远了,刘璋小声地跟阿萍说:“咱们进去。”

  “不!”

  阿萍强烈的表示拒绝,并且为了表示决心,一双小花鞋还往外挪了挪……

  “我给你买三双新鞋!样式随便你挑!”刘璋咬牙承诺。

  “五双!”

  阿萍得寸进尺,并且露出小狐狸吃到鸡的笑容。

  “你……”

  刘璋刚想开口,阿萍又往后挪了挪……刘璋投降了,从牙缝挤出一个字,“行!”

  听见这个字,阿萍施施然地走了进去……慧娘看见她进来,立刻挣扎着重新坐起,可能是动作太大,一抹雪白被刘璋看在了眼底,虽然其主人立刻拉起破被子盖住了它,但这可难掩它的光辉……

  果然,这一家人不简单,刘璋在心里猜测……

  阿萍抱着刘璋在离土炕两米远的脚地站住,慧娘很小心地开口问她。

  “您……您有事吗?”

  阿萍没说话,看向了刘璋……刘璋闷闷地开口说道:“慧娘是吧,你的名字里有个慧字,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聪慧的人?”

  慧娘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慧娘名字里虽然有个慧字,但离聪慧两字还差的远……”

  “你儿子看起来很聪慧吗。”

  “犬子……他很听话……”

  “嗯,知道了。”刘璋说到这里,对阿萍说道:“我们出去吧。”

  阿萍一头雾水的看着这两个人,完全没搞明白他们在说啥,不过可以出去的话……她立刻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出去以后狠狠地跺了两下脚,希望可以跺下鞋底的灰尘……

  “少爷!五双哦!”

  “知道了~”

  阿萍忽然再次提醒刘璋,那张笑脸是如此的灿烂……

  “你真是个笨蛋啊,阿萍!”

  刘璋忽然如此说到,阿萍摸不着头脑,很干脆的承认了,“没错啊!阿萍就是个笨蛋……”

  “唉……”

  ……

  搬家!

  作为东家的刘璋暗地里指示,立刻马上现在就给宋家人搬家!

  这实在是太容易了,只要给慧娘娘俩个找一套遮羞的衣服就可以走了……但这又太费钱了!阿萍又敲诈走了刘璋五身衣服的量……快快乐乐地钻进马车里脱棉袄,棉裤去了……

  “少东,您为什么如此娇惯阿萍?”

  刘小皮听见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不解的悄悄问刘璋……在他看来,只要让他去估衣店买两身旧衣服回来就好的事,根本犯不上被阿萍敲诈这么多新衣服……

  抱着刘璋的宋妈白了这傻小子一眼,看的他莫名其妙的……刘璋伸小手点指刘小皮的额头,咯咯笑着说:“你啊!活该你单身狗一辈子!”

  “啊?”

  刘小皮正疑惑啥叫单身狗的时候,阿萍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宋妈,把衣服拿走吧!哼!”

  刘小皮转脸看见一张似嗔还怒的俏脸在布帘后一闪而逝,一时被那张俏丽的脸庞迷得发了会儿呆。

  刘璋又咯咯咯地笑起来:“你完蛋了,活猴!”

  “啊?”

  宋妈好笑地将刘璋塞进了马车里,抱起阿萍的花衣服走进了宋家……

  刘小皮风中凌乱,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但他就是想不出来……

  不一会儿,宋家人都上了另一驾马车,这样一来,就只能委屈老大夫走路回去。好在,老大夫人好,看见刘家真的给宋家人搬家了,老头子呵呵笑着欣然走路,还说呢:没事走一走,活到九十九!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走……两辆马车越来越远,大杂院的人都聚在门口羡慕地远望,在胡同的另一边也站着一个模糊的身影……

  一直等马车队彻底消失了,大杂院的人才唏嘘着散了,那边胡同口那个模糊的身影也消失了……

  宋立辉继续走路!这是刘璋一以贯之的始终命令……所以,宋立辉的娘和妹子坐着舒适温暖的马车,他就只能吸溜着鼻涕当鹌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