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兖州城里马秀才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坝塘沽 2012 2019.11.24 14:53

  兖州城很大,大到用语言根本描述不来一星半点儿,在兖州城州府藏书阁里放着一本厚厚的城市发展史,已经经过了十余次更替外加三次纂抄。

  若是单纯的以方向来划分,就要找一个地方做点;这个点不是州府衙门,而是被人们默认为中间的夫子庙。

  夫子庙占地不大,只有五百平方米左右,建筑风格采用的是鲁南的风格,厚重典雅不奢华,用料由全城的人募捐的钱得来。

  青灰色的砖瓦,原木的大门,飞檐没有任何装饰,斜斜的直插入云;走进大门,顺着回廊挂满了一排排的风铃,风一吹,叮铃铃的,奏出一首风中的乐曲。

  院子的中间有一棵巨大的榕树,粗大的树干要五个人合抱才能围起来,树上绑满了红丝带,那是带着孩子来祈求文运畅通的父母挂上去的。

  正殿就是夫子像了,过了正殿到后殿,是洒扫庙门的老秀才住的地方;这里的庙祝只能由科考无望的读书人担任,都是自愿来此的。

  以夫子庙划分,东城大片大片的私人园林,住的都是官府大小官员;西城住的多是富商,大小宅门,鳞次栉比;北城就是平民区了,高低错落,划分齐整;至于南城,那是消费娱乐的地方,勾栏院舍,茶馆酒庄,饭店当铺……

  这样划分只能说个大概,脑海里根本不会有印象。

  是以不如按主要地标建筑描述一番,西城最显眼的就是靠近运河的码头。

  在这里每天都挤满了运货卖货的大小船只,各种原材料和成品从这里吞吐,兖州城大多数的壮劳力,没有一技之长的都会到码头这里来扛包,只要肯下苦力,一个月挣得的银钱足够一家人的吃用。

  紧挨着码头的骡马街,聚集着城里所有的车马行,大骡子大马,犍牛毛驴子,两套的大车,三套的牛车,只为大宗货物的运输服务。

  牲口多,草料需求也就多,所以这骡马街包揽了兖州城所有的牛羊草料,每天络绎不绝的有乡下的农户赶着鸡公车送草料过来。

  当然,粪尿问题也需要解决,每天天不亮,成排的拉粪车排成行从这里出发,去往各处乡下,肥沃一方土地。

  东城这里玩的是文雅,没有显眼的地标型建筑,只有塔舍碑林,假山游廊,荷花池子,湖心亭阁。

  北城就是平民居所,除了人头没啥东西。

  最有意思的还要属南城,大酒楼跑堂吆喝的伙计,怡红院门口搔首弄姿的美女,赌坊里吆五喝六的赌棍,苍蝇馆子里独坐自斟自饮的酒腻子,街边躺着打盹裸露肚皮的卖肉屠夫,盯着糖葫芦流口水被老头撵也不走的小娃……

  好一幅众生相,写上一天写不清。

  一年四季的兖州城,也是各有千秋。

  到了寒冷的冬日,雪停了以后。

  大街小巷、房檐屋顶,还没有来得及清扫的白雪,一团团、一片片,反射着清冷的阳光,会刺的人睁不开眼。

  路上行路的人,踩在厚厚的软软的棉絮一般的白雪上,会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每一步都是如此艰难又如此有趣!

  南城松雅书坊,店铺的掌柜正站在大门以里手捧热茶指挥着伙计们清扫积雪。

  “屋顶上的!”掌柜的高声喊,“准备把雪推下来!听我的吩咐!外边的!站远点儿!想被砸下面吗!”

  等人都退的差不多了,掌柜的吩咐道:“上面的!推吧!”

  “哎!”上面有人答应一声,然后就是使劲的号子声!

  “哎嘿呦!使把劲呦!嘿呦!”

  “哗!”

  一大团的雪掉了下来,砸在地上起了个小包,紧接着,便如雪崩了一般,哗啦啦的一大团一大团的雪往下掉。

  等掉下来的雪变少了,就听上面有人喊,“掌柜的,大块的都推下去了!”

  “行啦!剩下的就不管了!等太阳出来自然就晒化了!你们下来的时候当心点!”

  “好嘞!”

  掌柜的等房上的人下来了,才对拄着木锨站着的伙计们说:“赶紧的吧,都动手快点铲雪,就把雪堆在南边。”

  伙计们答应一声开干,有目的的先把正对着门口的一块清理了出来,接下来才去清别的地方。

  正干着活的一个伙计抬头想要看看还剩多少,一眼看见打北边过来一个人。

  一个很清瘦的人,穿一身缀满了补丁的棉袄,棉袄很薄,大冷的天里很显然不能提供多少暖意。所以他是拢着两只手缩着脖子往这边走。

  伙计眼尖,隔老远就认出来是谁了,撂下活走到掌柜的面前小声的说:“掌柜的,马秀才过来了。”

  “嗯……”掌柜的喝着茶沉吟了一下,摆了摆手说:“知道了,去忙你的吧。”

  伙计走出去继续干活,掌柜的挪了个位置,坐到能正好看见门外的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喝起了茶。

  眼睛上翻,一直看着门外,直到那个清瘦的身影在门口站住了,掌柜的才收回了目光。

  嘴角隐秘的上翘,掌柜的伸手揉了揉眼睛,缓解一下眼睛的干涩,更加气定神闲的喝起了茶……

  马秀才站在书坊的门口,紧抿着干瘪无有血色的唇,眼睛缓缓地扫视书坊架子上的书籍,眼底有着深深地渴望和向往。

  他的腰杆刚才走过来时是塌的,但如今却是挺得笔直,干瘦的身躯如一棵青松傲然屹立。

  他只是静静地站着看着,任由周围的伙计在他身边走来走去,直到所有的伙计干完活回去了,他还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站着。

  掌柜的坐在椅子上一直在等待,可马秀才一直不进来,茶水早就喝完了,他现在就是端着一空碗装模作样……

  再次上翻眼睛偷瞧,他终于看见马秀才动了,心里一喜刚要起身,却见马秀才转身往南走了!

  “哼!迂腐不化的东西!气煞老夫了!”掌柜的低声咒骂了两句,忽然把茶碗重重的墩在桌子上,大吼,“人呢!续茶!不长眼色的玩意儿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