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唐晶鱼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坝塘沽 2788 2019.11.26 07:50

  这官员嘶吼的嗓子都干了,发现锦衣卫大人还是不往这边看。

  讪讪的停下表演,挥挥手把人都从院子里轰出去,他转身想要迈步进屋子。

  脚刚碰到门槛,就听见两个字,“出去!”

  这家伙半句屁不敢放,扭脸就走,还没走到大门,又听见屋里说话了,“回来!”

  这人又赶紧回来,站在屋门口一看,大人手里拿着一个木盒正在上下翻看。

  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说道:“卑职聆听大人教诲。”

  “兖州城有几个五芳斋的铺子?”

  “回大人,兖州城里的五芳斋总共有四个,分别分布在东南西北各一个。”

  “嗯”锦衣卫淡淡的嗯了一声,拿着盒子走过来,把盒子往门口这人手里一放说:“拿着这个盒子,去五芳斋给他们看看,找到是哪个铺子卖的。”

  “是!”

  锦衣卫挥了挥手,转身回屋了。他蹲下身子,挨个把地上散落的银子捡起来,每一个还都在手里掂一掂,才往桌上放。

  等拿到那枚带牙印的银锭时,他笑了。

  “哼!好一个贪财不怕死的小贼!”

  大头躲在一户人家的柴房里,大口的呼吸喘气,平复剧烈运动后过速的心跳。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喘匀了气,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大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人间。

  四肢一软,整个人瘫在了地上,眼睛无神的看着头上的木梁,大头的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不想的发起了呆……

  锦衣卫名叫唐晶鱼,负责追缴官银案,他正抱着刀,眯眼窝在老蔡家的炕头上休息梳理案情,顺便等着那官差回来回信。

  过了有半个时辰就听外面传来了嘈杂声,有人的喝骂声还有求饶声。

  “官爷!官爷!小老儿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少废话!拿你还能冤枉你不成……”

  吵吵嚷嚷的,让迷糊着的唐晶鱼很不爽的挖了挖耳朵,半睁眼睛,正好看见被他打发出去的人压着一老头走了进来。

  他眯着眼瞅着这两人,只见官差把老头推了个趔趄,拱手说道:“大人,罪犯已押到!”

  “罪犯?哦,他所犯何罪啊?”

  官差立刻满面堆笑的回道:“呵呵,大人,这老东西是五芳斋南城店铺的掌柜的,您不是要我把他追拿归案的吗!我把手下弟兄们都撒了出去,跑遍了全城四个店铺,才抓住这老……”

  “停!”唐晶鱼大喊一声,打断了官差邀功的话,指着老头皱着眉说:“我什么时候说让你抓他了?”

  “呃……您不是给我一个盒子让我查清楚哪个分店卖……”

  官差话没说完,就没了下音。

  只见上官的表情变得很奇怪,眼睛瞪大,嘴微张,上下打量他,很惊讶很好玩的样子!

  “哈!啊哈哈哈哈哈!”

  唐晶鱼忽然大笑出声,官差吓了一跳,老头也吓了一跳……

  “你,你很好!你很好!哈哈哈哈哈!”

  唐晶鱼站起身来,走过来拍了拍官差的肩膀,后者受宠若惊连说不敢当不敢当。

  “当得!当得!”

  他笑着提起银子包从官差身边挤了出去,说了一句话,“把那个老头放了吧,没他什么事了!”

  “啊……”

  官差迷糊了,但上官发话,让放就放呗。

  把老头放了,差官本来是要带着差役跟着唐晶鱼一起回去的,但被他挥挥手打发了,言他自己带银子回去就行,不用人跟着。

  差官不敢说什么,只能点头说好,不一会儿全没影了。

  唐晶鱼一个人在兖州城闲逛起来,他的心情本来因为早起很不好,如今他只觉得神清气爽,背着银子包悠哉悠哉东游西荡起来。

  这一路上,行人们看见他一身飞鱼服吓得都躲,他倒是不在乎,自得其乐,走路晃晃悠悠,欣赏兖州城的风土人情。

  一边看他一边在心里嘀咕。

  “早听闻兖州城是水陆交通的枢纽,商业异常繁华,城里有各色美食,有异域美女,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

  “嗯,哪里来的味道?真香啊!”

  唐晶鱼寻味儿看去,只见路边支着一摊,摊上有一烤炉,炉上挂着五只烤鸭子,俱都烤的金黄,那油脂滴到火上的刺啦声伴随着诱人的香味儿,真是双重刺激啊!

  “咕咚!”

  他咽了一口口水,径直向摊位走去。

  摊主早就看见他过来了,心里暗暗叫苦,脸上也得堆笑点头哈腰的说:“官爷,您来了,快请上座,上座!”

  说着把自己的凳子拽出来给唐晶鱼放好,后者也不客气的一屁股歪在上面,手一指烤鸭。

  摊主会意,赶紧挑了一只烤的最好的,放在案板上拿起刀来三下五除二就切好了一大盘,把用来蘸的调料足足放了三人份的,给他端了上来。

  “您请慢用!”

  摊主陪着小心站立在一旁候着,唐晶鱼在那里大快朵颐,吃的好不痛快!

  忽然他开口说话道:“啧!要是有酒就更好了!”

  一直紧绷神精的摊主马上回道:“有!有酒!这就来!”

  唐晶鱼吃着烤鸭头也不抬,摊主已经跑着去旁边的最近的饭店买酒去了,不一会儿又跑着回来。

  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把酒送到唐晶鱼眼前,说:“大……大人,酒来了。”

  唐晶鱼嘴里含着鸭肉含糊不清的说:“满上!”

  “诶!这就来了!”

  摊主找了个新碗倒了一碗酒给他满上,小心的送到嘴边。

  唐晶鱼瞥了一眼,端起来一口就喝干了,“哈!好酒!”

  把空碗往边上一放,他继续啃鸭子,摊主赶紧又给满上一碗,心里叫苦:这得糟蹋我多少钱才能送走这尊瘟神啊!

  一个有吃有喝,一个战战兢兢,这一幅独特的风景画吸引着人们的注意,但没人敢围过来,只敢悄悄地打量,小声的议论,同情卖鸭子的摊主。

  烤鸭总有吃完的时候,在唐晶鱼吐出最后一根骨头的时候,摊主终于暗暗松了一口长气,心里宽慰自己:这尊瘟神终于要走了,手里的状元红还有半坛,就当给自己开开荤!

  虽然这么想着,但心里还是一抽抽的疼,一只鸭子没啥,可这么一坛子酒可就要半两银子!心疼死我了!

  唐晶鱼酒足饭饱过足了馋瘾,从凳子上站起来,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转脸看向摊主,手指着剩下的烤鸭说:“掌柜的,手艺不错吗,我喜欢!”

  摊主脸颊抽搐了几下,刚要开口说您喜欢就都送给您的话,唐晶鱼下一句话把他说愣了。

  “多少钱啊?”

  “啊?”

  摊主就没想着收钱这事,是以迷糊了一下,紧接着反应过来赶紧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不不不不!哪能跟官爷要钱啊……不是,我是说,官爷来了随便吃,随便吃……”

  “嘿嘿,”唐晶鱼打趣道:“这可是你说的啊!随便吃!那每天都给我准备一只好不好!”

  因为喝了酒,脸颊有些许红晕的唐晶鱼,双眼一眯,很像喝醉了的。

  摊主心里叫苦连天,但面上强自撑着赔笑,“没问题!没问题!官爷什么时候想来就什么时候来!保管给您的都是最大最好吃的!”

  “嘿嘿!你可不能跑啊!要是跑了我可找得到你!”

  唐晶鱼玩心起来了,干脆装醉指着摊主鼻子说话,右手还摸上了腰刀!

  摊主正有这个打算呢,被他一语说中心事,后背起了一层白毛汗,人都打起了哆嗦,话也说不利索了。

  “我……我……”

  “你什么你!说好了啊!每天一只!”

  唐晶鱼伸一根手指在摊主面前比划了一下,手在他抱在怀里的酒坛子上一抄一收,抱着酒坛子就走。

  摊主呆愣愣地看着他走远,到他走到十几步的时候,偌大的汉子忽然蹲了下来,把头一埋发出无声的痛哭,周围看见的人一时间敢怒不敢言!

  唐晶鱼忽然停了下来,迅速的转过身来,周围对他后背指指点点的人如遭雷击,齐齐打了个冷战,忙收回手指低下头来。

  然后他们就听见锦衣卫说道:“啊!差点忘了,这是定钱!收好了!”

  有人抬头看去,只见一锭白花花的银子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正好砸在蹲地上无声痛哭的摊主背上,弹弹跳跳地滚落在他脚边。

  “我叫唐晶鱼!记住了,每天一只烤鸭,要最好最大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