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没有人是傻子

活在单口相声的世界怎么办 坝塘沽 2257 2019.11.29 20:10

  没有人是傻子,这句话说得真对。

  现实狠狠地扇了刘璋一记耳光,告诉这个来自于现代的灵魂,你所有自以为是的小聪明都是拙劣的表演。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老管家刘福林,这个每天窝在一方卧榻上睡得昏天黑地的老头子,其实才是这个家幕后的最终boss。

  刘璋问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他的,老头笑呵呵的说:“从你有意无意地跟我打听事情的时候。”

  “就因为这些,你就怀疑我?”

  “当然不止这些,老头子活了一辈子了,这一辈子见过的人,经过的事太多了。少爷,说实话,你那种刻意的旁敲侧击跟以前的那些商业伙伴比起来显得太过幼稚和不成熟了。”

  刘福林毫不留情的羞臊刘璋,“你就是仗着自己的年岁,打着撒娇的本钱,还有自以为是的认为老头眼花心聋,可以随便打听事情不会引起注意。”

  刘璋砸了咂嘴,他想起了一句词:人老成精。

  “作为刘家最后的老人,我其实一直都有安排眼线每天送回家里的和商铺里的信息。而老头子最喜欢关注的还是你,刘家新一代的传家人。”

  刘福林追忆道:“本来嘛,老头子只是想每天看着你长大,可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多一些乐趣……可我没想到的是,你是如此的优秀啊!优秀到让老头子想到了精怪成精!”

  “精怪成精!”

  刘璋惊呼,心想我哪里像了?

  刘福林说:“断奶之后就从来不馋嘴去要的孩子我没见过,能那么快就学会拿筷子和勺子的孩子我没见过,刚会说话就能说清楚的孩子我没见过,刚会走路就从不摔跤的孩子我没见过。喜欢听鬼故事的孩子我没见过;能耐心听完一个老头子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孩子我没见过;懂得给老头掖被子的孩子我没见过;能坐在凳子上半个时辰不挪窝的孩子我没见过……”

  “停!”

  刘璋无奈的打断,叹了口气,“我本来还以为自己扮演的挺好的,没想到有这么多异常。”

  刘福林哈哈笑着说:“还不止这些,还有很多。小少爷其实扮演的很好了,但你终究不是一个正常的幼儿,不自然的本性流露可以看出很多事来。而且,老头子的儿子小皮今年才15岁,老头子还没忘这傻小子在你这个年龄的傻样子。”

  提到这个刘璋就来气,他没好气的说:“您还说呢,为了试探我拿自己亲儿子作伐。那鞭子毫不留情的往死里抽啊!您可真下得去手!”

  “呵呵呵,能为了刘家牺牲是我们这一家人的荣耀,他是知情人哦!”刘福林说出让刘璋瞠目结舌的回答。

  “他是知情人!我现在很好奇您这个局做了多久了?”

  刘璋期待一个结果,然后他就得知:从他打听马秀才的那一天起,这个局就在老管家的安排下开始了。

  给他授课的老秀才是老管家的朋友,他在课堂上所有的表现都会呈报给刘福林。

  每天他故意往门房跑遇到的刘小皮也是特意安排的,天长日久的就是为了让他熟悉这个活猴子。

  在他和阿萍玩耍着的时候,其实阿萍这个叛徒会盯梢他,看他都干些什么,最后再去悄悄地告诉老管家。

  而他的爹娘也知情,唯一的任务就是保持常态,每天正常和他互动就行。

  宋妈则是那最隐秘的一个,她会在刘璋所有停留过的地方仔细的搜查,查找有没有可疑的东西遗留。

  刘璋听得目瞪狗呆,“合着我的一举一动,每时每刻都在您老的掌控之下……”

  刘璋扭头看了看这屋子里的人,噗嗤一声笑了,“哈哈哈!亏我每天还装的跟什么似的,自己还感觉良好,没想到都是小丑的表演。”

  “呼,这下好了,被戳穿了,我也不用藏着了,突然觉得好轻松啊!”

  芸娘伸手抱住他揽进怀里揉着他的头发说:“璋儿,不管你是什么投胎,你都是娘的亲生骨肉,是娘十月怀胎的璋儿。”

  “嗯,我当然是娘的亲生骨肉了。”

  这时候,旁边一直飘着的刘家先祖说话了,“你……你是不是生来就有意识,是不是见过一口编钟?”

  “对!你们叫它神鬼无恙吗,等会儿再说好吗,我现在心里很乱,不想回答问题了。”

  “好好好!”

  刘家先祖的鬼身激动地连说三个好,一阵扭曲之后化为青烟散去。

  “璋儿,你刚才和谁说话?”

  芸娘问,刘璋回道:“还是和刘家先祖说话。”

  旁边的刘翰儒这时候情绪很激动的问:“可是刘浜先祖!”

  “啊!刘邦!汉高祖!咱家有皇室血脉吗!”

  刘璋同样被惊到了。

  “不是!”刘翰儒摇头,“是三点水一个兵的浜,不是汉皇的邦。”

  “哦,原来是同音字啊。”

  “先祖和你说什么了,璋儿?”

  “他问我是不是生来就有意识,见过神鬼无恙的编钟吗。”

  “神鬼无恙编钟?那是什么?我们刘家有这种东西吗?”刘翰儒很显然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他用探寻的目光看向老管家。

  老管家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芸娘好奇的问:“璋儿,你生来就有意识,那你还记得在为娘肚子里的事吗?”

  “记得,黑乎乎的,特别窄,很挤。身上没力气,动不了,我大多数时候都是睡觉。”

  芸娘的脸忽然红了,刘璋莫名其妙的看着她,这个脸红啥?

  阿萍在后面也说话了,“少爷,少爷。你还记得我吗?”

  刘璋瞪了她一眼,“当然记得你,你个小奸细。那时候你脸上全是疙瘩,我给你起了个绰号叫麻疙瘩。每次你给我换尿介子,我都会喊你的绰号。”

  “呀!羞死人了!”

  阿萍一捂脸做了鸵鸟,只因为那时候她都会揪一揪刘璋的小雀雀,发出可疑的呵呵笑声。

  “那为爹呢?”

  刘翰儒也来凑热闹,刘璋认真的看看他又看看芸娘,小声的说:“爹,您真的想让我说嘛?您不如想想我为什么要分房睡啊!”

  “咳咳!”

  刘翰儒似乎被口水呛到了,猛劲儿的咳嗽盖过了刘璋的话,芸娘离得近已经听见了,狠狠地剁了他一脚。

  第二天,刘璋照常睁开眼睛,起床洗漱,去饭厅吃饭跟老爹老妈聊天说话,和阿萍玩,依然去上课,依然下了课会去门房看老管家。

  一切似乎和原来没两样,一切又和原来不同了。

  刘璋不在刻意的模仿幼儿,一举一动一板一眼的,如个小大人,或者说他就是个大人模样。

  有需求他会直接提出来,有问题想问他会直接问,有想要的也会请示……

  小声的话就是:“既然被戳穿了,那就大大方方的做回自己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