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太牛逼了,天才啊!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555 2019.11.18 10:11

  出题人肯定是知道答案的。

  因为护送云中鹤二人去书坊明面上有五个人,暗地中有十几个人,这些人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记录这一条路上,总共有多少个女人,这些女人中又有多少个是单眼皮,多少个是双眼皮的。

  这道题目,考验的本就是一个密探的基本素质,只不过这难度确实有点变态。

  但更加变态的是蝮蛇,他二话不说直接在纸面上写下了答案,然后直接交了上去。

  这姿态完全是胸有成竹,很显然他早有准备。

  许安亭接过蝮蛇递交的答案。

  刚才这一路上有一千九百五十三人从身边经过,女人三百二十七人。

  单眼皮者一百二十三人。

  双眼皮者一百九十九人,其中七人内双。

  另外有五人是一单一双,其中三人左单右双,两人左双右单。

  许安亭默默拿出了标准答案,也就是他十几个手下去记录的答案。

  结果发现……略有出入。

  但是……蝮蛇的答案更加准确,因为他把内双眼皮的女人,还有一单一双的女人全部记录下来了。

  果然是精英中的精英啊,实在是太变态了。

  而蝮蛇仿佛仅仅只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显得非常淡定,继续快速翻书,一目十行。

  而云中鹤却没有落笔,而是闭上了眼睛。

  二十三号,达芬奇,快上身,快上身。

  忽然,云中鹤身体猛地一哆嗦,打了一个寒颤。

  然后,他进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精神世界,本能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肚下。

  咦?仿佛多了一点什么东西啊?

  然后又望向了许安蜓小姐姐,目光大胜。

  好美的肌肉线条啊,真的想要切开,然后一丝一丝画出来啊。

  再望向了肥胖的许安亭,脑子里面构想的是他皮肤之下的脂肪层,切开之后那种油膏一样的东西,呈现在画纸上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咦,咦,咦!云中鹤赶紧将这些杂念抛开到一边,赶紧闭上眼睛回忆,刚才从安亭客栈去陶然书坊这一路上,总共遇到了多少女人?多少单眼皮,多少双眼皮。

  顿时,脑子里面竟然如同放电影一般,一帧一帧,清清楚楚。

  这太逆天了。

  原来二十三号达芬奇的精神视野是这样的啊。

  这何止是过目不忘啊?

  简直就是人肉摄像机啊。

  难怪他会成为一个传奇画家,难怪他能够将松果体和脑垂体内部结构清晰地画出来,因为在他脑子里面本就是清晰的图像。

  很快,云中鹤就在纸面上写下了答案。

  一共经过了1959人,女子329人。

  其中单眼皮124人,双眼皮200人,双眼皮中有7人是内双。

  另外5个女子,眼皮一单一双,三人左单右双,两人左双右单。

  写完后,有一名黑龙台武士上来拿走他的答案,然后递给了许安亭。

  许安亭接过之后,顿时完全惊呆了,不敢置信望着云中鹤。

  云中鹤和蝮蛇的答案有一点点出入,但两个人都是绝对正确的,因为终究有一些时间差。

  这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吧?

  蝮蛇能够完成这一道题就已经算了,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天才密探,拥有过目不忘的惊人天赋,而且经过了无数次训练。

  可云中鹤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啊?

  竟然能够完成这道变态的难题,而且完全正确。

  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莫非风行灭大人不是疯了,而是真的慧眼识才?

  但是在这两人中,他必须挑选出一个人执行裂风城任务。

  压下内心的震惊,继续进行比试。

  “下面进行第二题,你们两个人各自都买到了一本书,一本是《蝴蝶梦》,一本是《李氏家录》。这第二道题目就是,这本书的第9527个字是什么?”

  这……这道题太变态了啊!

  这根本就不是人做的题目。

  如果你说让人背诵也就算了,半个多小时尽管背不了太多,但对于过目不忘的人,已经能够背下很长很长了。

  可是你竟然问的是第9527个字是什么?

  你是魔鬼吗?

  你是神经病?还是我是神经病啊?

  谁他妈的会去记这个啊?

  刚才一边背书,一边回答第一道题,已经很紧张了好不?但这对于云中鹤来说都不是事,二十三号达芬奇太变态了,他轻而易举就知道了答案。

  许安亭道:“我倒数九个数,结束之前你们必须给出答案,否则就判定失败。”

  “九,八,七,六,五……”

  云中鹤回答:“四。”

  蝮蛇回答:“恩。”

  许安亭道:“云中鹤先生,我不是让你替我倒数。”

  云中鹤道:“《蝴蝶梦》第9527个字,就是四。”

  不会吧?这么巧?

  许安亭也不知道答案的,他拿出两本书,每一页上有多少字都做了单独的记录。

  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各自书的第9527个字。

  《李氏家录》的果然是恩字,蝮蛇回答完全正确。

  再翻《蝴蝶梦》第9527个字,竟然真的是四!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变态啊?疯子啊?

  这么难的题目,竟然都能作对?

  这是什么世盖啊?这是什么家庭出来的人啊?

  在场几个人觉得自己的三观再一次受到了颠覆。

  这个世界的天才,就这么为所欲为吗?

  但是比试依旧要继续啊。

  …………

  前面两道题,两个人打成了平手,所以关键就在这第三题了。

  谁要是获胜,谁就留在裂风城执行任务。

  云中鹤要是输了,当场抓捕,送去黑龙台监狱。

  不过许安亭会递交一个报告,说此人天赋极高,万万不可就这么关在监狱中浪费了。

  这第三题决定不了蝮蛇的命运,但至少能够决定云中鹤的命运。

  第三题,真正之巅峰对决。

  具体会是什么题目?在场所有人都非常期待。

  许安亭沉默了片刻,直接将手中的第三道题目撕掉了。

  “你们两位的优秀远远超过我的想象,所以我觉得这第三道题目可以作废了,因为不可能分出胜负。”许安亭道:“但今天又必须分出胜负,所以我斗胆要换一个题目。”

  “我许安亭在黑龙台最擅长的是毒药,古有神农尝百草,因为我对毒液非常了解,所以……就成为了一个最优秀的厨子,开了这一家安亭客栈,因为我的酒楼做得一手好菜,所以这些年生意兴隆。”

  剧毒专精,所以成为了一流的厨子?

  这,这二者之间有联系吗?

  还真有,因为很多剧毒之物,往往都是无上的美味。

  比如河豚,比如毒蛇。

  又比如女人……咳,这条删掉。

  “所以,这第三项比试,我想要用到我的专长,而且一定要分出胜负,先告辞一会儿。”

  ………………

  许安亭这一告辞,就是整整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云中鹤面前的桌子上多了五个瓶子。

  五只瓶子都一模一样,里面的液体也一模一样。

  甚至味道也一模一样,因为全部都是无色无味的。

  “这五只瓶子里面,有四瓶是毒药,只有一瓶无毒。”许安亭道:“而这四瓶毒药中,有两瓶剧毒,喝下去有性命之危;两瓶中毒,喝下去会痛不欲生。”

  “蝮蛇先生,云中鹤先生,请来到桌子面前。”

  云中鹤和蝮蛇来到桌子面前,盯着上面的五瓶药。

  许安亭道:“我会倒计时十个数,在这个时间内,你们可以观察这五瓶药,但绝对不能触碰。倒计时结束后,你们用最快时间挑选其中一瓶药喝下去。挑中无毒的那瓶,就算是赢了。”

  听完之后,云中鹤不由得目光一缩。

  这第三项比试非常变态,真不愧是黑龙台。

  五瓶药里面,只有一瓶无毒,那就意味着一定会分出胜负了。

  许安亭道:“我知道这第三项比试非常不公平,但是做我们这一行哪里有公平,时时刻刻都在刀剑上跳舞,都在死神悬崖上徘徊。因为一旦潜伏进入裂风城主府内,便是把脑袋别在腰上了,险象环生,九死一生。比这危险十倍的局面都要经常遇到,这次我们就当作是一场预演。”

  “我要开始倒数了,你们二位开始观察这五瓶药,里面只有一瓶无毒,剩下全部有毒。”

  “挑中无毒的药,喝下去,就算是获胜。”

  “九,八,七……”

  许安亭一秒钟数一次,也就是说留给云中鹤的时间,仅仅只有九秒。

  这五瓶药看上去一模一样,甚至闻上去也都仿佛一模一样。

  想要找到唯一无毒的,真的完全只能凭借运气了。

  蝮蛇瞥了一眼这五瓶毒药,目光毫无波动。

  而云中鹤眼睛睁大,几乎要凑到这五瓶毒药面前。

  “三,二,一,时间到!”

  云中鹤和蝮蛇同时出手,要在第一时间挑选无毒之药。

  但是,蝮蛇武功要比云中鹤高一千倍。

  他出手如电,直接抓住了第四瓶药,然后一饮而尽。

  云中鹤已经用最快速度,却晚了0.1秒,手拿空了。

  然后他目光望向了许安亭。

  所有人目光也都望向了许安亭,等待他揭晓答案。

  这五瓶药中,究竟是哪一瓶无毒。

  “云中鹤先生,你输了,蝮蛇先生拿走了唯一的无毒之药。”许安亭道:“我知道这不公平,但……这个世界上本也没有公平。”

  “云中鹤先生,为了这次行动的绝对保密,所以我们需要将你抓捕,押解回帝国境内的黑龙台监狱,但是我会向上面汇报,你拥有非常高的天赋,请上训练之后,另作他用。”

  “来人,将云中鹤先生拿下。”

  随着许安亭一声令下,他的妹妹上前,拿着特殊的绳索镣铐。

  “得罪了。”许安蜓道。

  “慢!”云中鹤道:“再给我一炷香的时间。”

  许安亭道:“云中鹤先生,我知道您不甘心,但您已经输了,无力回天。”

  看上去确实是这样的,五瓶药里面,唯一无毒的已经被蝮蛇拿走喝了。剩下四瓶,全部有毒,不管喝下哪一瓶都是输,不喝也是输。

  云中鹤不管做什么,都是徒劳了。

  他已经输了。

  他已经失去执行裂风城任务的资格了。

  但是他不甘心,在这些绝路中,一定会有一条生路。

  一定会有,一定会有。

  他不甘心就这么输了。

  但是这条生路,在哪里?在哪里?

  四瓶都是毒药,甚至有两瓶是剧毒,喝下去会有性命之危。哪怕两瓶中毒之药,喝下去也会痛不欲生。

  一炷香很快就要烧完了。

  云中鹤却还没有找到办法,没有找到那条生路。

  那依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得罪了,云中鹤先生,我需要将你押解会帝国境内。”许安亭再一次道。

  云中鹤忽然眼睛猛地睁开,目光大亮,笑道:“我……已经找到那条唯一生路了,我要赢了。”

  ………………

  注:推荐票对新书排名很重要,有票的兄弟请投给我!给大家谢恩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