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拜见岳父大人?风暴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4589 2019.12.17 09:10

  然而下一秒钟!

  云中鹤亲吻到的不是井中月晶莹剔透的小耳垂,而是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锋利的刀刃。

  再往前一厘米,他的嘴唇就要变成四瓣了。

  云中鹤赶紧后退几步,道:“主君,您千万别介意,我是看到这气氛太凝重了,所以想要打破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打破尴尬气氛你就来轻薄我?

  要不是接下来你用处太大,我已经打断几根肋骨了。

  井中月望着云中鹤良久,道:“云中鹤,你再这样下去,我担心不用等到莫秋杀你,便已经死在我的拳头之下了。”

  云中鹤思考良久,道:“为何是拳头打死我?而不是刀剑砍死我,又或者是夹死我?”

  井中月绝美面孔又一阵抽搐。右手蠢蠢欲动,想要一巴掌将眼前这个男人拍死。

  但是,她的左手还是很理智的,按住了要发飙的右手。

  这个人太脆了,随便一巴掌就能拍死。如果真的拍死了,接下来他还有大用呢。

  ………………

  重新回到书房,此时距离天亮只有一个时辰了。

  井中月道:“左老,冷碧,你们二位什么意见?面对这次的灭顶之灾,你们是否有更好的破局之法?是否同意执行云傲天的计划?”

  冷碧道:“太冒险了,云傲天的计划看上去非常惊艳绝伦。但是风险太大了,而且每一步都难如登天,充满无限变数。”

  井中月道:“左老军师,您觉得呢?”

  左岸道:“主君,对于云傲天先生的计划,我也叹为观止,真正的天马行空,大胆而又豪迈。但是我对第三步,第四步完全不抱有任何希望,我觉得不可能完成。”

  “然后呢?”

  左岸军师道:“但是哪怕打一个折扣,完成前面两步计划,我们尽管伤筋动骨,但至少能够存活下来,渡过这次毁灭危机。”

  左岸说得很现实,云中鹤的计划哪怕只成功了前面一半,也赚了。

  井中月道:“我明白您的意思。”

  左岸军师道:“为君者最忌朝三暮四,朝令夕改。所以一旦决定了某个战略,就一定要执行下去,大方向是绝对不能变的。而且要为此投入所有的战略资源,一旦决定下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关于这一点,很多国家有切身体会,甚至刻骨铭心。

  比如二战时候的脚盆帝国,挣扎博弈良久,还是决定偷袭珍珠港,选择和美国开战,之后再无回头之路。

  “云傲天的这四步计划很好,简直是天才思维,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难,太冒险,一旦失败,很可能导致万劫不复。但是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万全之策。是否执行这个计划,依旧要由主君乾纲独断。”

  然后,在场几人目光都望向了井中月,等待她的最后决定。

  这个决定真的不好做,因为太冒险了,投入的战略资源太巨大,太疯狂了。

  井中月没有说话,而是走出了书房,来到阳台之上。

  此时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但是一切都在浓雾笼罩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就仿佛是裂风谷的前途,一团迷雾,不知是生是死。

  井中月就这么静静站着,任由露水打湿了自己的睫毛和刘海。

  美丽的大眼睛上,睫毛挂着一颗颗小露珠。

  太美丽,太迷人了。

  片刻之后,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撕破了浓雾,照射在对面的山峰之上。

  井中月有些贪婪地看了一眼金黄色的阳光,然后走回书房之内,斩钉截铁道:“我决定,执行云中鹤的疯狂计划。左岸军师,您作为主使,云傲天作为副使,全权负责,可以动用我们裂风谷的一切资源。有权力代表我和莫氏家族、澹台家族进行任何谈判。整个裂风谷所有力量,都可被你们调用。”

  “是!”在场三人躬身拜下。

  “准备一下,返回裂风城,我们的战斗开始了!”井中月说完之后,直接离开了。

  冷碧也随之离去。

  “云大人,您有什么要收拾的吗?”左岸军师问道。

  云中鹤道:“我唯一的财产,就是我百万中无一的俊美容颜和智慧,都带在身上了,不用收拾。”

  听到这话,距离几十米的冷碧打了一个寒颤。

  左岸军师道:“那就好,我们说说话。”

  云中鹤道:“行!”

  ………………

  “云大人,主君指我为主使,你为副使,千万别介意。”左岸军师道:“这是因为,我需要为你背锅,主君这是爱护你。”

  云中鹤当然懂这一点。

  根据他的计划,接下来签订的契约,都算是丧权辱国的,尽管裂风谷算不上国家,但也一定会舆情汹汹,千夫所指。

  所以左岸军师就主动扛下了这些雷。

  “我年纪大了无所谓的,而且还病体缠绵。你还年轻,你还要辅佐主君几十年。”左岸军师道:“对了,你可知道我和老主君的缘分吗?”

  云中鹤道:“不知道。”

  左岸道:“几十年前安氏家族夺走裂风城,井厄主君出逃,当时他还很小,伤痕累累奄奄一息,是我父母收留了他。所以他称我父亲为义父,称我为义兄。”

  难怪井中月如此信任这位左岸军师,这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我一生无儿无女,所以把月儿和边儿都当成了亲生儿女一般。”左岸道:“你也看到了,井厄主君忽然中风倒下,把这个摊子给了月儿。井无边不争气,这千钧重担都落在她一认身上,她就算再强也是女子,真正的孤儿寡母。而无主之地又是虎狼之地,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保得裂风谷周全。”

  左岸军师停顿了片刻,接着道:“云大人你是天才,从今以后你我要团结一心,帮助主君,度过这次难关。我活不了多久了,以后或许要靠你了。”

  云中鹤躬身道:“我一定会记住您的教诲。”

  接着,云中鹤又道:“对了,左岸军师,我问您一件事。”

  左岸道:“云大人请说,老朽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云中鹤道:“主君和母亲裂风夫人的关系,是不是不太好?”

  左岸皱眉道:“是又如何?她们不是亲生母女。”

  云中鹤道:“那么在主君婚事上,左岸军师的发言权比较强了。井厄城主倒下了,某种意义上,您更像是主君的父辈了?”

  左岸军师面孔已经开始颤抖了,道:“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云中鹤道:“明人不说暗话,未来我想迎娶主君,您可千万要帮我。如果您愿意的话,我现在都可以喊您一声岳父大人的,拜见岳父大人?”

  左岸军师浑身颤抖,一下子说不出半个字。

  他望着云中鹤良久,这……这样的人,真的能够辅佐主君渡过这次灭顶之灾吗?

  ………………

  接下来,井中月一行人昼夜兼程,用了一天一夜赶路近三百里,从野猪领赶回了裂风城。

  而此时的裂风城,早已经人心惶惶,谣言四起。

  谁都知道白银盐井那边出了天大的事情了。

  而且越传越是邪乎了。

  死亡人数从近两千人,变成了上万人。

  裂风谷出产的毒盐吃死了人,从几百人变成了几千人。

  这下子井氏家族的盐别说外销了,就连裂风城内所有的盐铺子都关门了,许多老百姓做菜都不敢放盐了。

  街面上所有的酒家,饭馆生意都门可罗雀。

  整个繁华的城市,一下子就变得凋零起来。

  “听说了吗?诸侯联盟的一万大军已经进驻白银领了,诸侯联盟大会已经决定了,对我们裂风谷进行前所未有的制裁。”

  “何止如此啊,我听说了,诸侯联盟大会已经决定了,要让我们城主下台。”

  “我跟你们讲啊,诸侯联盟的几万大军距离裂风城不足三百里了,很快就要进驻裂风主城了,以后这座城市是不是属于井氏家族都不好说了。”

  “要变天了,变天了!”

  街面上这些流言,完全不绝于耳。

  而且越传越过分。

  诸侯联盟调查团还没有来,制裁还没有下来,整个裂风城就已经是大难临头的架势。

  真正的灭顶之灾,山雨欲来。

  ………………

  井中月返回城主府后。

  整个裂风城主要的文武官员,都已经在大厅中等候。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议事的,该如何渡过这一次难关。

  按说井中月应该第一时间就进大厅议事,但是她没有,而是前往后院沐浴更衣,并且更换了一件锦衣,整整一个多时辰后,才来到大厅之上。

  “拜见城主。”

  二十名主官整整齐齐拜下。

  “启禀城主,诸侯联盟大会已经派人用快马送来公函,说调查团会在明日来到裂风城,这个调查团的规模将会前所未有,而且等级非常高。而且已经名言,此次来主要不是为了调查,而是为了制裁我们裂风城。”

  “伴随调查团来的,还有一千骑兵。”

  “另外根据密探回报,诸侯联盟已经开始集结军队,方向正是我裂风谷。”

  “目前集结的军队已经超过万人,但是数量仍旧在增加中。”

  “另外,南周帝国,大赢帝国,西凉王国官方也会很快收到消息,准备派遣使者前来无主之地,对我们进行谴责,甚至贸易制裁。”

  “我们今年已经出售的盐,已经大部分被退了回来。总共二十三家盐商,要求我们退回货款,并且进行补偿。”

  “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天,裂风城内总共出现了五次毒盐死人事件,已经死了三十七人。很显然有人趁着毒盐风波,浑水摸鱼。整个市面上人心惶惶,所有饭馆,食肆均不敢开门了,所有盐铺都关门了。”

  “至今为止,已经有超过一百五十家商家退出了裂风城。”

  果然,井中月刚刚回到裂风城,坏消息便铺天盖地而来。

  真正的雪上加霜。

  “主君,该如何渡过这次危机,请主君示下。”

  井中月等到所有人说完之后,冷冽道:“该来的,都会来。诸侯联盟调查团,不,是制裁团,明日就会到裂风城对吗?”

  “是,公函上是这么说的,而且根据密探汇报,他们距离我们裂风城,已经只有一百多里了。”

  井中月道:“我下令,左岸军师为谈判主使,锦衣司第三主簿云傲天为谈判副使,二人主持接下来的谈判,并且全权负责这次的危机处理。整个裂风谷所有的衙门,所有部门,都要全力配合。”

  这话一出,所有人哗然,几乎完全不敢置信。

  左岸军师因为身体不好,退隐已久,但毕竟德高望重,作为主使无话可讲。

  但是云傲天算是什么东西?一个不学无术的江湖骗子而已,竟然让他做副使,全权负责这次的危机处理?

  主君你这是昏头了吗?

  我们裂风谷已经面临灭顶之灾了,您这是唯恐裂风谷死得不够快吗?

  “主君三思啊!”

  “主君三思啊!”

  顿时在场二十人,全部跪下叩首。

  “这云傲天只是一个江湖混混,不足于担当大任啊。”

  “如今我裂风谷局面危如累卵,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这等时候更应该谨慎小心,怎么可以派如此疯癫之徒啊。”

  “此人不学无术,万万不可担任这等重任啊。”

  井中月冷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左老,云傲天,你们两人准备一下,明日准备迎接诸侯联盟大会制裁团,接下来我们有一场恶战要打。”

  左岸出列躬身道:“老臣当全力以赴。”

  云中鹤出列道:“下属愿为主君粉身碎骨,赴汤蹈火。”

  而此时,一名文官跪下大呼道:“主君昏聩,重用云傲天这等江湖骗子,,我裂风谷基业危也,老主君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吧,我们井氏家族的百年基业要完了,要完了。”

  接下来,这十几名文官再一次跪下,叩首道:“主君三思,主君三思啊,万万不可用云傲天这等江湖骗子啊。”

  一时间,竟然是逼宫之意。

  “主君若不收回成命,我们就跪地不起了。”

  然后,二十几人就死死跪着。

  那名首先出来攻讦云中鹤的文官见状,更是胆气大增,直接摘下了官帽道:“主君,我羞于和云傲天这等人为伍。若主君不收回成命,我这便辞官。”

  左岸军师顿时出列,怒道:“你们想要做什么?谋反吗?云傲天大人是我主动要的,和主君无关,难道你们不知他刚刚立下大功吗?”

  井中月手一抬,阻止了左岸军师的话,冷冷道:“你要辞官相逼?”

  这位官员职位不低,贵为城主府右长史,完全和各地领主平级,也是井厄时代的老臣了。

  听到井中月的问话,这位长史大人强硬道:“云傲天这等人不学无术,江湖混混出身,让他去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尚且可以。怎可将决定裂风谷命运大事交付于他?此举何其昏聩,简直是自取灭亡。若主君不收回成命,属下宁可辞官而去,也不愿意见到如此荒诞之事。”

  “那行,我就成全你。”井中月寒声道:“来人,扒掉他的官服官帽,鞭笞十下,然后逐出裂风城。”

  这话一出,全场所有人震惊。

  两名武士上前,直接将那名长史公孙贺扒掉官帽官服,直接拖了出去。

  井中月淡淡道:“你们还有谁要趁机辞官,改换门庭,和我井氏家族划清界限的,现在还来得及。”

  顿时,又有几个人摘下了官帽放在地上,然后二话不说地离开了城主府大厅。

  原本二十几人的大厅,顿时去了四分之一。

  还真是君臣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

  注:近五千字的大章,只求恩公的推荐票,糕点感恩涕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