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变态锦囊,激荡城主府!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4202 2019.11.23 09:36

  云中鹤脑子飞快运转,考验他智慧的时刻到了。

  这个十万火急的时刻,只能要进行最大胆的猜测了。

  眼前这个城卫军的百户李田遇到了什么致命的危机?

  联想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是大事。

  正好有一件,就发生在云中鹤的身边,城主府的管家李堂贪墨公帑被抓捕下狱。

  李堂姓李,而眼前这个李田也姓李,那么这二者之间有没有关系?

  更加大胆地猜测,李堂就是眼前这个李田的靠山,而靠山倒了,李田当然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所以这才来算命。

  对,对!

  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但现在的关键之处就是李田心中默写的那个字究竟是什么?

  这……就完全如同大海捞针了。

  云中鹤对眼前这个李田可谓是一无所知的,完全无从猜测。

  但是他对李堂的资料是背过的,他的爷爷本姓是吕,后来因为家境太穷养不活,过继到了一个姓李的家中,从此之后改姓为李。

  李堂对此始终耿耿于怀,想着自己无法认祖归宗,内心始终无比遗憾。

  之前提过,李堂此人附庸风雅,喜欢书法和字画,当时云中鹤为了将来巴结他,所以研究过他的书法。

  李堂写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吕字,写得最好的也是这个吕字,显然都已经成为心魔了。

  如果李田是李堂的子侄的话,那么显然他的本姓也是吕,那么他会不会受李堂的影响,吕字也成为他的心魔呢。

  云中鹤道:“李百户,你心中写的这个字,应该和家族传承有关。”

  他这句话毫无疑问是试探,因为任何字都可能和家族传承有关,不能说云中鹤讲错了。而一旦李田直接了当承认,那这个字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本姓吕。

  汉字博大精深,真的是很能扯。

  听了云中鹤的话后,李田听了之后,微微一愕,然后点了点头。

  这个反应就很有意思了,因为他非常直接就点头了。

  如果是其他含糊的字,李田会想好一会儿这个字和家族传承有没有关联。

  他现在这么直接点头了,那这个字是吕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如果这李田和李堂一样,对自己不能认祖归宗而耿耿于怀,所以都成为了心魔了。那如果心中要想一个字,他大概也本能会想到吕字。

  “吕!”云中鹤道:“你心中默写的字是吕。”

  与此同时,不远处藏在暗处许安蜓用弓弩瞄准了李田,只要云中鹤说错,李田对云中鹤动手的话,她立刻将李田射死。

  听到云中鹤说出了这个字,李田顿时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足足好一会儿,他猛地将刀子插回刀鞘,躬身拜下道:“先生大才,先生大才,竟然真的算出来我心中默写的字。”

  云中鹤长长松了一口气,竟然真的算对了。

  真的是百分之三十的智慧,百分之七十的运气了。

  见到李田这前倨后恭的姿态,云中鹤冷笑道:“李百户刚才可是要想我拔刀吗?”

  “本官有眼无珠,有眼无珠,请先生见谅。”李田道:“云先生,我遇到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正在做生死抉择,游离不定,所以……”

  “住口……”云中鹤道:“这一切都在这个字上了,我看字就可以了。”

  云中鹤在地上写了一个吕字。

  “吕字两张口,在上古这个字意思非常简单,就是指房子,祭祀用的房子。上面这个口是指屋顶上的窗户,天窗。下面这个口是墙壁上的门。如今几千年时间过去了,什么房子把窗户开在屋顶上,那就是监狱,这是为了预防囚犯越狱,所以才把窗户开在屋顶,足够高,犯人够不着。”

  云中鹤望向李田道:“李百户,有一个对你非常重要的人有牢狱之灾啊。”

  这话一出,李田更是完全惊呆了,躬身拜下道:“先生真乃神人也,先生真乃神人也,李田服了。下狱的是我的叔叔,他是城主府的管家,也是我的靠山。现在他们已经找到我了,让我招供我堂叔的罪名,否则就要判我连坐之罪。我这该如何是好啊,是应该背叛堂叔,还是继续咬牙支撑。关键是我叔叔能不能渡过这一关啊?”

  意思很明白了,李田百户不知道李堂这次能不能平安度过这次危机,所以不知道该不该背叛。

  万一现在背叛了,李堂有惊无险地出来了,那他李田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不背叛的话,李堂如果真的完蛋了,那他李田岂不是跟着陪葬。

  李田百户道:“云先生,您开了天眼了,有这么大的神通,您帮我算算,我这堂叔这次能不能出来?我该不该背叛他,该不该招供他的罪名?”

  云中鹤闭上眼睛,掐了一会儿兰花指。

  然后睁开眼睛,淡淡道:“你这叔叔本姓是吕吧,是之后改姓的李。”

  李田顿时更加震撼无比,这云先生真是神人啊,竟是全部都算准了,真正是开了天眼啊。

  云中鹤指着地上的吕道:“你叔叔的命运,在这个字上写得清清楚楚。百年之前就已经注定了,脱吕为李。可以解释为脱吕姓,改为李姓。而刚才我们也说了,吕字上面那个口是天窗,下面那个口是门,形同监狱。脱吕为李,也可以解为李姓某人,脱离了牢狱之灾。”

  “所以你的叔叔这次有惊无险,能够平安脱身。你不需要出卖他,反而应该坚定站在他那边,这样就算暂时受一些委屈,未来也能因祸得福。”

  李百户口中不断念道:“脱吕为李,脱吕为李,没错,没错!这老天爷不是清清楚楚告诉我,我堂叔这次有惊无险吗?多谢老神仙指点迷津,李田没齿难忘!”

  然后,李百户双手奉上一个盒子,里面是整整一百两银子,这笔银子还是张大虎贿赂他的呢。

  云中鹤淡淡道:“我说过了,我不会要你银子,事成之后你把锦囊交给城主府的井无边公子,便算是报酬。”

  李田道:“若真如先生所算,李某哪怕冒着掉脑袋的风险,也要把您的锦囊送到井无边公子面前。”

  然后,这位李百户千恩万谢离开了。

  云中鹤松了一口气,能不能顺利进入城主府并且在短时间内获得高位,就看这个锦囊了。

  ………………

  回到家中之后,李百户先把云中鹤交给他的锦囊藏好。

  然后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次日,李田刚刚回到城卫军衙门上班,直接就被抓了。

  为了让他指认李堂贪墨,黑血堂直接开始动刑了。

  这黑血堂就是井中月的锦衣卫啊,不但抓别国间谍,还抓领地内的贪腐。

  如果换在之前,李百户早就招供了,将李堂出卖得干干净净。

  但是他昨天夜里才得到神仙指点,怎么可能出卖李堂,硬是咬紧牙关,铁骨铮铮。

  “哈哈哈,想要我出卖堂叔,完全是痴人说梦。”

  “堂叔对我恩重如山,我李田难道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之辈?”

  “别说动刑了,就算你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出卖堂叔的。”

  李田本来想说他堂叔清清白白,但这话实在说不出口,李堂的贪婪众所周知,哪里有半分清白啊?

  那动刑之人足足打断了三根鞭子,李田硬是没有半句招供,也没有出卖李堂半句。

  …………

  “李田招供了吗?”一名女子道。

  她就是黑血堂之主,冷碧大人。井中月的第一心腹,此女厉害之极,她掌管黑血堂这些年,简直让多国密探闻风丧胆。

  大赢帝国的黑龙台的密探,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她的手中。

  “没有招供,李田铁骨铮铮,说就算打死他,也绝对不会出卖堂叔。”

  “哦?没有看出来,此人竟然如此忠贞?”冷碧惊讶。

  “大人,要不要动大刑?或者将这李田一并扔到监狱,罢官处死?”

  女子道:“不,裂风城缺的正是忠贞之士,不要在拷问他了。”

  “那李堂的罪名怎么办?”

  女子道:“老夫人已经出面了,李堂是老夫人的心腹,城主大人也不可能真的杀了他。”

  “那,那就这么算了?李堂这个大蛀虫就这么放过了?他做城主府管家的这些年,贪墨了多少银子啊?”

  女子道:“城主大人已经有决定了。”

  半天之后!

  城主府管家李堂被释放,私下交出了贪墨的银子高达三万两,剥夺管家之职,回乡养老。

  城卫军百户李田无罪释放,并且得到了城主大人的召见。

  当然,李田并没有真正得到城主召见,而是黑血堂的冷碧大人代替城主召见了他。

  不仅如此,她还狠狠叱责了李田百户,整整骂了十分钟。

  从城主府出来之后,李田只觉得自己要欢喜得炸开了一般。

  虽然他连抬头看一眼冷碧大人都不敢,但是他不是傻子,虽然在叱责他,但其实是欣赏他的忠贞,宁愿被打死也不背叛恩主。

  今日不会背叛李堂,明日也绝对不会背叛井氏。

  所以井中月才让冷碧代替她召见李田百户,用叱责当作勉励。

  李田只是一个小小的百户,而井中月是这片土地的女王,随便一根手指头可以让李田上天堂,也可让他下地狱。

  之前李田从未被城主大人理会过,而这次召见预示了一点,他李田要红了。

  此时李田内心只有一句话,云先生神了!

  他算得太准了。

  李堂有惊无险,能够从监狱里面走出来,保住性命。

  他李田能够因祸得福,竟然百分之百准确。

  太神了,太牛逼了。

  现在云先生让他办的事情,他要赶紧去办啊,万万不可耽误了。

  于是,李田不顾浑身伤痕累累跑到家中,小心翼翼找出之前藏好的锦囊。

  他不是没有想过打开来看看,但他没有那么傻。这个锦囊关系到井无边公子,他李田最好不要有任何牵扯。

  将锦囊揣到怀中,李田朝着城主府狂奔而去。

  ………………

  “启禀井无边公子,小人李田求见。”

  李百户在城卫军衙门虽然也算是一个人物,但是在城主府,井无边的奴才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尤其李堂已经失势了。

  “不见。”井无边的心腹奴才冷道。

  区区一个百户,也想要见井无边公子,你以为你是谁啊?

  李田道:“我这里有一个锦囊,关系到井无边公子的性命,一定要亲手交给他。”

  顿时那个奴才有点吓到了,立刻飞奔进入城主府西院,把这件事情禀报之。

  片刻后,那个奴才出来,目光充满了刻骨的愤怒和恨意,脸上有清晰的巴掌印,身上还有几道鞭子印。

  很显然,他挨打了。

  “公子让你进去。”那奴才道。

  李田百户内心惴惴不安地走了进去,如同进入龙潭虎穴一般。

  不过他还是有一点点底气的,他觉得自己身后站着云神仙。

  进入西院之后,李田觉得自己的眼睛完全不够用了,这里太富丽堂皇了。

  不过他根本不敢看,双目下垂,看着自己脚尖。

  进入一个楼阁之内,里面顿时充满了迷人的幽香,这应该就是井无边公子的住处了,奢华至极。

  “跪下。”一个奴仆上前冷喝道。

  李田便在一个屏风面前跪了下来。

  片刻后,里面传来了一个公子慵懒的声音道:“你说有一个锦囊要给我,关系到我的性命?”

  李田道:“是,一个非常神通广大的云先生让我亲自交给公子。”

  井无边道:“那就拿出来吧。”

  李田从怀中掏出锦囊,双手奉上。

  一双手接过了锦囊,然后进入室内,递给了井无边。

  井无边打开锦囊,里面是一个信封,用蜡封口了。

  他随便拆掉封口,掏出了里面的一张纸。

  这锦囊里面就写了两句话。

  但是……井无边只看了一眼,整个人都要炸了。

  因为锦囊上的两句话是这样写的。

  第一句,我乃千年不遇之奇才,一年之内,我能帮你灭掉井中月,让你登上城主之位。

  这一句话还不算什么,毕竟每年都有很多人在他井无边面前这样胡吹大气。

  关键是第二句,简直让人眼眶欲裂。

  第二句写着:云某掐指一算,井无边公子,汝不孕不育啊。

  顿时井无边怒吼道:“来人啊,把这个百户李田给我打杀了。”

  “来人啊,派武士去把这个什么狗屁云先生给我抓了,如有抵抗,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快去,快去把他抓进城主府!”

  …………

  注:推荐票是我的精神支柱,兄弟们开恩,糕点拜谢了!

  新书期每天两更六七千字,上午9点多一更,晚上7点多一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