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为了胜利不折手段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191 2019.12.09 19:19

  听到了宁清的话之后,这下子轮到云中鹤呆了。

  这……这……这……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狂野吗?

  你宁清这么文雅的才女,说这样豪放的话,不合适吧?

  “不考虑一下吗?”宁清道:“只要你有才华,就可以在我身边呆下去,成为无主之地最清贵的人之一,人人都说这里是文化的沙漠,我们可以播下文明的种子,让诗书礼仪在这里开花结果。”

  云中鹤道:“不了,我这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声色犬马,荣华富贵。在你这里只能收获名声,而在井中月那边,我能收获权势,说不定哪一天她瞎了眼睛,招我为婿的话,我就人才两得了,成为了女诸侯背后的男人了,真正走上人生巅峰。”

  宁清失望道:“那好吧,道不同,不相为谋。”

  云中鹤道:“宁清大人,真的不考虑改变一下您的报告吗?哪怕稍稍对我们裂风城有利一些,一旦诸侯联盟大会对我们进行制裁的话,那便是灭顶之灾了。”

  宁清道:“抱歉,宁死不改。”

  云中鹤道:“那我能问一下,你这么固执坚持,究竟是为了公平正义,还是为了您的名声。”

  宁清道:“当然是为了我的名声,我已经一无所有,名誉就是我的所有。”

  云中鹤道:“为了您的名声,哪怕大战爆发,哪怕整个裂风谷生灵涂炭对吗?”

  “对。”宁清道:“原本我愿意保下你的,但是你拒绝了。”

  云中鹤耸了耸肩膀。

  宁清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那我就不留你了,你既然那么巴结井中月,那就去吧。我如果再留你,担心你会有非分之想,觉得可以让我改变立场,修改报告。”

  她这就下逐客令了。

  “当然了,我的病症你也可以不用管的,因为你讨好我也没有用了。”宁清道。

  云中鹤道:“您这是在赶我走吗?”

  “对。”宁清道。

  云中鹤道:“好,我走。但是我还会再来一次的,来给您送药。因为您体内缺乏很多东西,导致您贫血,掉头发,这些药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配。”

  宁清道:“你就算帮我治病,治好了,我也不会帮你,也不会改变立场修改报告。”

  “我懂!”云中鹤道:“你的名誉,高于生命。两天之后,我再来一趟。”

  “不送!”宁清道。

  “告辞。”云中鹤道。

  然后,云中鹤就走了。

  真的没有一个人来送,灰溜溜地离开了城堡。

  走出城堡之后,他依旧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个任务就算是失败了?

  他没有搞定宁清这个寡妇,没能让她改变立场。

  但这个女人,真的充满了非凡的魅力。

  她博爱,温柔,却又心狠手辣。

  她无比在乎自己的名誉,但是却又半点都不虚伪。

  她骄傲,却又卑微,关键是她并不隐藏这份卑微。

  明明是冰清玉洁的女人,但内心也不乏豪放。

  真是迷一样的女人。

  关键是她美啊,身材好啊。

  身材太好了。

  杨柳一般的曲线,却又如此成熟起伏。

  可惜啊,她个人意志太强烈了,想要改变她的立场,完全是难如登天。

  就算把她杀了,也没有用。

  她成婚两次,丈夫都死了,都说她是克星,是天煞孤星。

  她除了名声,真的一无所有了。

  …………

  云中鹤返回野猪领,刚刚进入裂风谷的境内,立刻被两名武士押走了。

  当然,没有杀他,而是直接将他带到了井中月富丽堂皇的帐篷之内。

  井中月又换了一身衣衫。

  而且换得非常隐秘,看上去和两天前是同一件,其实完全不是。

  这一件虽然也是白色锦袍,也是黄金丝绣纹,但图案稍稍有区别。

  这个女人的生活,还真是奢华啊,而且还故作矜持,简直是暗骚。

  但这个女人,也真是美丽啊。

  见到云中鹤进来,井中月先捂住的鼻子,因为他身上确实要馊了。

  整整两天没有洗澡了,而且还被折腾得够呛,几次汗如雨下,又几次差点尿裤。

  宁清也是洁白如雪,但她距离云中鹤很近的时候,没有半分嫌弃的表情,也没有捂住鼻子,甚至没有可以用熏香。

  因为她是真正地喜爱那些有才华的人,哪怕个人形象差一些。

  而井中月就不掩饰对邋遢的厌恶。

  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

  这两种女人都充满了魅力,无比诱人。

  “出去!”井中月挥了挥手。

  顿时,所有人都出去了。

  井中月本来在吃一块美味的鹿排,但是见到云中鹤这么邋遢的样子,顿时失了胃口。

  原本想要表现一下礼贤下士,不拘小节的样子继续吃。

  但……实在吃不下,于是索性弃了,也不装腔作势了。

  “云中鹤,之前一个多月没有人能够进入城堡,没有人能够见到宁清,你做到了。”井中月道:“单纯这一点,你就比之前所有的人都要强。”

  “嗯。”云中鹤回答。

  井中月犹豫了片刻,道:“有一个问题,我想要问一下。”

  云中鹤道:“你美,你和宁清比起来,你更美。你和谁比,都是你美。”

  “谢谢!”井中月捂住鼻子道:“然后,能不能请你退后三步说话,味道有点重。”

  “好的。”云中鹤退后了三步。

  井中月道:“说说过程。”

  云中鹤娓娓道来,没有放过任何细节,不过关于《太阿先生》那首诗,没有说。

  因为他现在不能表现得有文化,他还要装出一副文盲的样子,不是低调,而是为了未来更好地装逼,亮瞎井中月的大美眼睛。

  “你看到了那份报告?”井中月问道。

  云中鹤道:“看到了。”

  井中月道:“怎样?”

  云中鹤道:“叹为观止,原来野猪领主不是被秋水城煽动造反,而是被您派去的密探逼反的。您的手段真是狠辣无比,我还知道您入侵秋水城之后,不仅大开杀戒,不下万人,而且还毁掉了秋水城十几万亩的良田,完全是绝户毒计。”

  井中月道:“那又如何?你要批判我吗?”

  “不。”云中鹤道:“我要仰慕您,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

  井中月道:“你继续。”

  云中鹤道:“宁清的报告已经完成了,而且交给我看过。内容对裂风谷非常不利,把所有罪责都推到了我们头上,而且证据确凿。而且在报告中,您被阐述为女魔头,并且她强烈建议诸侯联盟大会对我们裂风谷进行最严厉的制裁。”

  井中月目光一缩道:“哪怕你救了她的性命,而且揪出了她身边的一个叛徒,她也不改变机会。”

  “对。”云中鹤道:“这个寡妇宁愿死,也绝对不会改变立场,她一定要让诸侯联盟大会制裁我们,想要改变她的意志,难如登天。”

  井中月道:“归根结底来说,你的任务还是失败了?”

  云中鹤道:“对,失败了。但是最后关头,她愿意庇护我,收留我。但是为了您,我还是拒绝了,选择回到您的身边。”

  “我很感动。”井中月道:“但失败就是失败了,当然了,你成功地进入了城堡,并且接触到了宁清,甚至还提前看到了整个报告,还是有一些功劳的。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这个锦衣堂的的第三主簿,还是要罢免了。”

  靠,我就是喜欢你这翻脸无情的样子。

  “好了,云中鹤你出去吧。”井中月道:“我要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这个时候,井中月反而显得很冷静,甚至目光还有一些决绝。

  云中鹤不由得又想到了在报告上看到的那些内容,此时这场危机对于裂风谷来说,固然是灭顶之灾。

  但是在一年多前,井中月面临的局面也差不多是危如累卵,甚至还要更加恶劣一些。

  老城主井厄毫无预兆地倒下了,无异于天塌下来了。井中月女子继位,打破了传统,下面所有的领主都蠢蠢欲动,意图谋逆,外面的一众诸侯又煽风点火。

  然而这等恐怖的局面下,都被井中月逆转了。

  既然无法阻止战争的到来,那就提前让战争到来,并且自己把握主动权,把大战变成小战,只不过更加激烈残忍。

  狭路相逢勇者胜。

  井中月是一个绝对的狠人,一个合格的君主。

  面对困局的时候,不沮丧,不迷茫,然而如同眼睛发光的猛兽一般迎接挑战。

  而且她没有过多责怪云中鹤,甚至也没有出言攻击宁清,不是因为她大度,而是知道这完全无济于事。

  云中鹤道:“宁清这份报告一旦交上去,是不是制裁一定会发生,是不是意味着灭顶之灾,无解之局?”

  井中月道:“对。”

  然后,她猛地站起道:“准备一下,我们立刻返回裂风城,准备最坏的打算,准备最激烈的反抗。”

  “等等……”云中鹤道:“主君,我能扭转局面,我能搞定这一切,我能够让宁清改变立场,换掉报告。”

  井中月道:“你不是说,宁清宁死也不会改变立场吗?你不是说这比登天还要难吗?”

  云中鹤道:“对,但是对于我来说,完全轻而易举,两天之内就搞定。”

  井中月道:“说说你的计划。”

  云中鹤笑道:“非常简单,我的计划叫勾搭成奸狗男女。”

  井中月道:“谁和谁?”

  云中鹤道:“当然是我和宁清,两天之内我就要和她睡在一个被窝里面,而且还是不穿衣衫的。”

  ………………

  注:出远门开会,高铁上码字。伟大仁慈的恩公,赐我推荐票吧!让我更加仰慕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