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傲天!我该如何报答你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733 2019.12.08 19:23

  整整一个多时辰后。

  云中鹤和宁鹊身上的药劲才渐渐过去。

  这让他叹为观止啊。

  这个世界竟然也有这么霸道的药?

  完全不亚于他提炼出来的麻醉剂啊?这是哪个高手弄出来的啊?

  不过应该不是植物提炼,或许是动物毒素提炼出来的?

  此时,已经回到了室内。

  云中鹤和宁鹊都被捆绑在椅子上,此时全身依旧麻痹,药劲还没有彻底消失。

  寡妇宁清又回到了床榻上,她实在是太虚弱了。

  而对于宁鹊来说,真的仿佛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刚才宁清出现的那一瞬间,她整个脑袋都懵了,仿佛全身都失去了反应。

  如今,终于渐渐恢复了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宁鹊颤抖道。

  寡妇宁清道:“云傲天在治疗我的时候,低声告诉我,你已经背叛了我,给我下毒的那个人就是你。我……还不相信,于是他说会证明给我看。”

  说到这里,宁清停顿了一下。

  因为这件事情对她打击实在太大了。

  宁鹊是她最信任的人啊,大约从十几岁开始就已经跟随她了,如今已经过去二十年了。

  两个人虽然是主仆,但情同姐妹。

  寡妇宁清又道:“结果我看到了,这一幕真的太丑陋了。”

  宁鹊沙哑道:“中途他没有和你商量过?你们如何规划这个计策,让我自投罗网的?”

  宁清道:“这还需要规划吗?再简单不过了,我说给他一顿断头饭,并且让你亲手将他带到柴房杀掉,并且毁尸灭迹,就是因为这柴房下面有一间密室。让我有时间来到这个地下密室,能够亲耳听到你背叛我的事实。”

  整个过程,云中鹤与宁清还真的没有任何串通,甚至眼神交流都不大需要。

  聪明人之间打交道,就是这么心有灵犀且枯燥。

  宁鹊冷笑道:“我实在没有想到,宁清小姐有一天也会用诡计阴人,所以才会坠入你们的陷阱。”

  宁清道:“之前不是不会,是不屑。”

  接着,寡妇宁清稍稍坐起来,问道:“背后指使你的人是谁?你说的那个爱人是谁?你为何要背叛我?”

  宁鹊紧紧闭上了嘴巴,半口不言。

  旁边一个中年女子冷道:“阿鹊,你是昏头了吗?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为人隐瞒?你几岁了,三十几岁了,你以为那个男人是真的爱你吗?他只是利用你而已。”

  宁清缓缓走了下来,绝美的脸蛋显得越发虚弱苍白。

  她蹲到宁鹊面前,柔声道:“阿鹊,你我情同姐妹,我可以原谅你一时糊涂。告诉我,背后指使你的那个男人是谁?”

  宁鹊垂下头,久久不言,足足好一会儿,她抬起头道:“小姐,你杀了我吧。”

  宁清道:“你的那个男人,是洗玉城莫氏的,还是澹台家族的?”

  宁鹊依旧闭口不言。

  “好了,我……不问了。”宁清道:“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为何要背叛我?我对你不好吗?”

  宁鹊沉默良久。

  宁清道:“阿鹊,这是你最后说话的机会了。”

  宁鹊眼泪滑落,颤抖道:“小姐,你出身华贵,什么都享受过了。什么荣华富贵对于你来说都是过眼云烟,你已经繁华过了,自然可以平淡从容。你可以不要绫罗绸缎,不要金银珠宝,甚至因为天煞孤星的名声,可以不要男人。一心只想着到处化缘去拯救劳苦大众,一心去建学堂。”

  宁清柔声道:“我这样做,错了吗?”

  宁鹊哭道:“你自己可以做圣女,但我不想做。为了你圣女的名声,你可以不要一两银子,可以粗茶淡饭,明明有一个显赫的家族,却要可以划清界限。明明有大把优秀的男人仰慕你,你却可以拒之门外。但是……我不可以,我们都不可以。我们不想过这样苦寒的日子,我想要繁华,我想要男人,我想要绫罗绸缎,我也想要金银珠宝,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但是……我们统统都不可以要,因为我们有一个孤傲清白的主人,一个要做圣女的主人。”

  宁清听到这话之后,绝美的面孔更加没有血色。

  她伸手抚摸宁鹊还算漂亮的面孔。

  “对不起,对不起。”宁清柔声道:“这一点上是我错了,我没有权力剥夺你们繁华生活的资格。”

  “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旁边的中年女子道:“宁鹊你这个贱人是什么出身,无父无母的孤儿,若不是小姐相救,你早就饿死了,谈什么荣华富贵?”

  宁清继续道:“鹊儿,我之前问过你的啊。我说你不想跟我过这样的孤寂日子,我可以给你一笔嫁妆,挑选一个好男人嫁了。”

  宁鹊道:“那不是显得我忘恩负义吗?而且当时太年轻天真,觉得所谓孤寂清苦的日子一点都不难,但只有过下来才知道,原来这么难。而且我的那个他,实在是太……让我沉沦了。”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宁清缓缓站起来,却一阵昏眩,旁边中年女子赶紧扶住了她。

  宁清柔声道:“鹊儿,让你过这么清苦的生活是我的不对,所以你为了别的男人背叛我,我不怪你了。但是你给我下毒是不对的,我终究是你的主人,而且还救过你的性命。所以,你给我道个歉,我就放你自由。”

  “小姐。”旁边中年女子出言喝止。

  宁清举起手,道:“乳娘,我已经决定了。”

  原来这个中年女子是她的乳母。

  “鹊儿,你给我道个歉,然后你就走吧,去投靠你爱的那个男人吧,从今以后,你和我再也没有任何瓜葛。”宁清继续道。

  宁鹊望着宁清良久,然后摇摇头道:“我不道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个女人疯了吗?

  你背叛女主人宁清,不但是为了所谓的爱情,更是为了荣华富贵,按说你不应该这么有骨气的啊。

  向女主人道歉一次,就能够活命,为何不做啊?

  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然而,云中鹤最了解女人了。

  有些人,在外面可以很怂。但是在家里,就是硬气。

  有些孩子,在外面被欺负得如同狗一样。但回到家里,让他向父母服软一次都不行,更别说道歉了。

  对亲近的人强硬和残忍,是部分人的特性。

  就如同有些人,宁愿离婚,也绝对不愿意向爱人妥协服软,哪怕一次。

  “知道了。”宁清缓缓回到床榻上坐了下来,然后挥了挥手道:“带出去吧,依旧去柴房那里。”

  “是!”那个中年女子直接一把将宁鹊扛起,朝着外面走去。

  ………………

  依旧是个柴房,巨大的灶依旧在熊熊燃烧。

  “阿鹊,你疯了吗?向小姐服软道歉一次又有什么?”中年女子颤抖道:“活着不好吗?”

  “一,我不愿意向她道歉。二,我任务没有完成,也没有脸见他,失去了宁清心腹的身份,我想我对爱人大概也失去价值了,我三十几岁了,难道还能靠美貌拴住他吗?”宁鹊冷笑道。

  唉!

  是该说这个女人天真吗?可是她又看得很清楚。

  说这个女人理智吗?她又做出这么荒诞之事。

  女人,永远是一个谜团。

  “那个男人是谁,告诉我,告诉我。”中年女子道。

  宁鹊凄笑道:“干娘,您别问了,我不会说的。我只想问您一句,您这一生不亏吗?您无微不至地照顾小姐,又得到了什么?她得到了传奇的名声,我们又得到了什么?”

  中年女子一愕,然后怒道:“我不是你们,我年纪已经大了,我把小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只要她快乐,我就快乐。”

  “哈哈……虚伪,小姐这样的文曲星,我不信亲近得起来。”你宁鹊一声大笑。

  中年女子拔出剑,道:“我送你上路。”

  “不用,我自己来。”宁鹊道,然后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灶,猛地便要跳下去。

  但是刚刚踮起脚,却仿佛又失去了勇气。

  “我腿软了,狠不起来,还是你帮我吧。”宁鹊颤抖道。

  中年女子猛地一剑,刺穿了宁鹊的心脏。

  这个背叛宁清的女子,直接惨死,死不瞑目。

  ………………

  此时书房之内,云中鹤在给宁清检查身体。

  “性命没有问题,但是体内余毒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我能开几幅方子,你坚持喝一两个月就能痊愈了。”

  “但是你月事的时候,痛不欲生和你中毒关系不是很大,主要还是内分泌失调,雌性激素缺乏,我也能开个滋补方子,你吃了之后不但能治经痛,而且还能养颜。”

  “还有你的掉头发,这是最关键的,也是你最最不想见人的原因对吗?”

  宁清点了点头。

  云中鹤检查她的头发。

  “还好,虽然掉得一些,但又长了一些,头发有一点稀疏,但暂时不影响美貌。”云中鹤道:“但如果继续再掉个一年左右,那就危险了。”

  宁清道:“那我就全部剃光,出家为尼。”

  这个女人真是敏感,她的头发其实非常茂密,乌黑发亮,如云一般,别提有多美了。

  其实别人看不大出来她头发掉得厉害,只不过是她自己每天早上一起来,看到枕头上这么多头发,自己心里就毛了,越发不敢照镜子,觉得自己肯定已经不成模样了。

  其实……依旧绝美无双。

  她大概也是那种,不美丽,宁愿死的人。

  “你掉头发和慢性中毒有一定关系,但归根结底是营养跟不上,你的发质太好,但是你过的日子太朴素了,加上不喜欢晒太阳,所以体内缺了不少东西。”

  他没有撒谎,宁清的掉头发归根结底,还是雌性激素分泌不足,内分泌失调,加上缺钙,缺铁,缺锌等。

  云中鹤道:“这就需要我专门为你调配药物了,服用几个月之后,掉头发就会止住,你不用剃光头,更不需要出家为尼了。”

  云中鹤一直在喋喋不休。

  然而宁清不为所动,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玉美人一般。

  真的很美,精致极了。

  但她仿佛欲言又止。

  云中鹤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啊。”

  宁清道:“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云中鹤道:“你说。”

  宁清道:“你给我喝的东西,真的是……你的那东西吗?”

  童子尿?

  催吐用这个很正常吧,在中国古代,催吐还用粪水呢。

  云中鹤顿时沉吟不答。

  宁清柔美的娇躯哆嗦了一下,然后道:“你直接告诉我不是,就可以了。”

  “不是。”云中鹤道。

  “好,那我就放心了。”宁清道。

  哇,你这自欺欺人的本事向谁学的啊?

  “云傲天,你不但救了我的性命,而且还帮我揪出了一个叛逆,我该如何报答你呢?”宁清道:“你想要什么?大可以提出来,只要我能给的。”

  终于说到正题了。

  云中鹤道:“您的调查报告,出来了吗?”

  这份报告决定了裂风城的命运,也是云中鹤的任务目标。

  宁清道:“已经出来了。”

  云中鹤道:“能给我看一下吗?”

  宁清道:“当然。”

  ………………

  注:求票语枯竭,唯有跪舔!诸位恩公如此俊美,不如投几张票,表示仁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