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云傲天你好毒!开战了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813 2019.12.18 08:39

  城主府广场之前。

  锦衣司提司大人楚昭然上身尽赤,被捆绑在柱子上。

  周围几十人旁观,大部分都是锦衣司主官,还有黑血堂的几位主官。

  黑血堂之主冷碧寒声道:“白银盐场惨案,作为锦衣司主官,楚昭然有严重失察之责,主君有令,鞭笞五十下。楚昭然,你可认罪?”

  楚昭然道:“属下认罪。”

  接着冷碧拿起一支鞭子,这支鞭子虽然是皮的,但是里面包裹着细铁链,专门用于刑罚,打人是非常疼的,对于体弱之人,甚至会致命。

  接下来,冷碧甚至将鞭子放入冷水之中浸透。

  这样打人就更疼了。

  “啪!”

  冷碧猛地一鞭子抽过去。

  顿时,楚昭然身上出现了一道血印,快速肿起。

  “啪啪啪啪……”

  接下来,冷碧的鞭子不断抽出,每一下都没有留情。

  短短片刻。

  楚昭然身上便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但是从头到尾这个美男子提司硬是一声不吭,活生生挨了下来。

  啪啪啪啪啪!

  鞭子抽打的声音依旧响彻整个广场,后面的每一鞭子抽下去,都是鲜血四溅。

  在场围观之人,都面无血色,每一次抽打下去,他们的面孔也跟着一颤。

  唯有云中鹤,觉得无比之舒爽。

  三分钟之后。

  冷碧的四十鞭子抽完了。

  “这次不仅仅是楚昭然提司一个人的失误,更是整个锦衣司的失误。”冷碧喝道:“云傲天,接下来十鞭子你来抽。”

  这话一出,所有人错愕。

  凭什么啊?

  云傲天只是第三主簿而已,他是下属,凭什么让他来抽这最后十鞭?

  但云中鹤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直接上前接过鞭子。

  我艹,这么沉的鞭子?

  接下来,云中鹤用尽所有吃奶的力气,对准楚昭然的身体,猛地一鞭抽过去。

  “啪!”

  “啪!”

  仅仅抽了七鞭之后,云中鹤就已经气喘吁吁了,这他妈的也累人了。

  而且气人的是,他力气太小了,所以抽打的力度远远不如冷碧,所以楚昭然竟然没有那么疼了。

  云中鹤哪里受得了这个啊?

  本来想要亲自鞭笞你的,结果竟然让你更舒服了,那怎么行?

  于是云中鹤用尽所有的精力,所有的力气,瞄准楚昭然的。

  “中!”

  这一次他把娘胎的力气都全部用完了。

  “啪!”鞭子直中楚昭然的之处。

  “唔……”

  瞬间,楚昭然喉咙底下发出了无比惨烈的声音,后脑勺的头发几乎瞬间都竖起来了。

  虽然不是很响,但真的很惨烈。

  整个身体都抽抽了。

  在场所有人也猛地一抽搐,本能地捂住。

  妈蛋,这看都觉得疼了啊。

  而冷碧也瞬间眼睛圆睁,整个头皮都跟着发麻。

  “啪!”

  接下来第九鞭,云中鹤依旧朝着楚昭然的抽去。

  但哪怕痛得抽搐,楚昭然也依旧轻而易举躲开了。

  第十鞭!

  “啪!”

  云中鹤的鞭子扫过了楚昭然英俊的面孔,顿时留下了一道血印。

  总共五十鞭的刑罚结束了。

  楚昭然浑身都是爆出的冷汗,还有淋漓的鲜血。

  云中鹤来到楚昭然面前,道:“提司大人,属下这也是迫不得已,都是冷碧大人逼我打的。”

  不远处的冷碧头皮狠狠跳了一下,强忍着将云中鹤打死的冲动,你这挑拨离间的伎俩能够再低级一点吗?

  云中鹤望着楚昭然伤痕累累的身体,道:“提司大人,您是不知道,这十鞭子打在你身,痛在我心,那我们以后还是好兄弟吗?”

  楚昭然咧嘴笑道:“当然,我们在锦衣司里面吃一锅饭,当然是好兄弟。”

  他的笑容依旧阳光,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冷意,唯有双腿在瑟瑟发抖。

  ………………

  当天晚上。

  “这是诸侯联盟谈判团成员的名单。”冷碧道,然后将两份名单分别给了云中鹤和左岸军师。

  云中鹤微微诧异道:“谈判团里面没有莫秋?”

  井中月道:“这第一轮谈判,是关于赔款的,他不会参与的。”

  左岸军师道:“这次白银惨案主导者是莫氏家族,但是参与者却又很多。所以在制裁我们裂风谷之前,肯定要让所有参与者吃饱,不能让他们白忙活一场。”

  左岸军师说得很透了。

  这次白银惨案导演是莫氏家族,但是参与者却有好几家。只有让他们得到足够好处,接下来的事情才能继续。

  所以这第一轮谈判,还不会涉及到制裁内容,仅仅只是赔款。

  云中鹤道:“这第一轮谈判的团长是云万血,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

  冷碧道:“就是云万里的兄长。”

  云万里是宁清的第一任丈夫,这关系就有些尴尬了啊,云中鹤不久之前才睡过宁清呢。

  当然云中鹤并不知道,宁清的悲剧和云万血也有莫大的关系。

  寡居之后,云万血对宁清也充满了狼子野心,甚至几次都差点付之于行动。

  若不是宁清在这方面尤其警觉,长期居住在大西书院里面,而且入口的东西都非常谨慎,否则清白难保了。

  当然了,之后宁清名声越来越大,云万血也就忌惮了很多。

  “他什么身份?”云中鹤问道。

  冷碧道:“诸侯联盟商会的会长。”

  云中鹤道:“做生意的?没有继承诸侯之位?”

  冷碧道:“对,他就是做生意的。”

  云中鹤道:“做什么生意?”

  冷碧道:“青楼和赌馆,他算是无主之地最大的商人之一。”

  云中鹤羡慕不已,这两个生意几乎是天下最赚钱的买卖了。

  “也就是说,这第一轮谈判,主要就是搞定这个人?”云中鹤问道。

  “对!”冷碧道:“而且这一场谈判,可能已经被他承包了。”

  云中鹤惊愕道:“这么严肃的谈判,关系到一个诸侯的生死存亡,竟然还能承包的吗?”

  冷碧道:“这里可是无主之地,什么事情不能发生?”

  “好吧。”云中鹤道:“那此人性格如何?”

  冷碧道:“狡诈,贪婪之极,有吸血鬼称号。”

  云中鹤道:“除了狡诈贪婪,身上有没有冒险因子?”

  冷碧道:“当然,他这一生最爱冒险。”

  云中鹤道:“他开的赌馆,那他自己赌术如何?”

  冷碧道:“出神入化,甚至他的白手起家,就是依靠他神奇的赌术。”

  云中鹤道:“怎么讲?”

  冷碧道:“他从小就是纨绔子弟,无恶不作,在他十三岁的时候就祸害了父亲的小妾,所以被赶出了云氏家族。从那之后他就混迹在赌馆,练就了神奇赌术,并且靠着赌术赢了一个赌馆,然后不断扩张,开了十几家,生意做得越来越大,手下养的亡命之徒也越来越多,权势越来越大,三十五岁的时候他重新回到云氏家族,三十九岁的时候成为了诸侯联盟商会的会首。”

  那这是一个教父级的大人物啊。

  云中鹤道:“如何形容他的赌术?”

  冷碧道:“战无不胜。”

  云中鹤道:“那他对自己赌术,肯定自负到极点?”

  “当然,他的赌术纵横无敌,是所有赌徒崇拜的神祇。”冷碧道:“而且,此人贪婪并擅长揣摩人心,所以在这场谈判中,一定会对赔款狮子大张口,是一个极度难缠的对手。”

  云中鹤道:“主君,我们能承受的最高底线是多少?”

  冷碧道:“你能赚多少?”

  云中鹤咧嘴,足足好一会儿道:“假设我能赚一百万两呢?”

  两个月赚一百万两?听上去真的像是在做梦。

  井中月道:“那如果挪用军费,挪用官员俸禄,把城主府所有金器,银器全部融掉,能够凑够五十万两。”

  云中鹤道:“也就是说,我们能承受的最高底线是一百五十万两?”

  井中月点头道:“对。”

  这个数字有点难,对方肯定不会答应的。

  因为这场白银惨案死了近两千人,而且吃了毒盐还死了几百人。

  诸侯联盟商会的商人,诸侯联盟的官员还死了一百多人,甚至三个大国的商人还死了几十人。

  而且因为毒盐风波,整个诸侯联盟盐商受到了重创,甚至酒楼生意也受到巨大影响。

  赔偿一百五十万两是不够的。

  具体对方会何等之狮子大开口,就完全不知道了。

  云中鹤道:“左岸先生,根据您对云万血的了解,他会开口要多少赔款?”

  左岸军师道:“很高,离奇的高。”

  井中月道:“具体他开口要多少赔款,明日就知道了。”

  ………………

  次日下午!

  诸侯联盟的谈判团队来到了裂风城外。

  他们没有入城,而是在距离裂风城二十里的某个庄园进驻。

  这个庄园名叫清水别院。

  一千军队以守卫的名义,一起进驻了庄园之内。

  与此同时,诸侯联盟集结的一万五千大军,也开始朝着裂风谷的方向进发。

  毫无疑问,只要谈判不顺利,这一万五千大军就会随时逼近,并且对裂风谷进行战争恐吓。

  ………………

  进驻清水别院第二日,诸侯联盟谈判团向裂风城主府发出了通牒,谈判开始!

  在五百名骑兵的保卫下,左岸军师和云中鹤二人,进入了清水别院,身后只跟着一个尤其俊俏的小书办。

  云万血果然很奸诈,他把谈判地点放在清水别院,而不是在裂风城内。

  而且还带来了一千名军队,就是要在气势上压倒裂风谷,把客场变成主场。

  夜幕降临,

  双方的谈判,正式开始!

  战斗要开始了。

  云中鹤见到了这位诸侯联盟商会的会首云万血。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此人商人不像商人,书生不像书生,武者不像武者。

  硕大的鹰钩鼻显得非常突兀,脸也很狭长,眼窝也很深。

  明明很英俊的面孔,却显得几分凶狠。

  “井中月就派你们两个人来谈?”云万血错愕。

  谈判桌的两边,云万血那边整整十几人,而裂风谷这边却只有左岸和云中鹤二人,显得如此孤零零。

  这下子气势更加被镇压了。

  诸侯联盟的谈判团剑惊诧,井中月这是自暴自弃了吗?

  竟然连像样的谈判团队也派不出来吗?

  看来这一次裂风谷是注定要完蛋了。

  “不用谈了。”云万血抬起下巴,直接拿出一张单子,递过来道:“拿回去,让井中月签字吧,否则后果自负。”

  云中鹤接过来一看,顿时眼眸大睁,不敢置信望着上面的数字。

  就算之前料到这位大佬云万血会狮子大开口,但这也位面太……夸张了。

  五百万两!

  对方竟然要让裂风谷赔偿五百万两?

  这……这是要疯啊。

  井中月这个败家娘们,现在连五十万两都拿不出来,你要她拿出五百万两?

  云中鹤顿时要大笑。

  “等等,你叫云傲天?”云万血忽然道,目光顿时充满杀气。

  这让人想到了他的身份,宁清丈夫的兄长,十几年来对宁清都垂涎三尺,视为禁脔。

  “对,我是。”云中鹤道。

  “你跟我来。”云万血寒声道,然后朝着偏僻的后院走去。

  云中鹤稍稍犹豫片刻,也跟了上去。

  下一秒钟,一把锋利的战刀横在了云中鹤的脖子上。

  “你睡过我弟媳宁清,对吗?”云万血充满杀气问道。

  云中鹤道:“是啊,怎么了?还不止一次呢,味道好极了。”

  话音未落。

  云万血猛地一刀,朝着云中鹤的劈斩了下来。

  ………………

  注:心情低落到极致,恩公们,投几张推荐票鼓舞我一下吧,真心拜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