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井中月的奖赏!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583 2019.11.28 20:03

  瞬间,井无边仿佛被雷击了一般,完全不敢置信望着乞丐一般的云中鹤。

  我……我……我……

  现在的乞丐都这么胸怀大志吗?看看你杂草一般的头发,浑身破洞的乞丐服,还有脏脏不羁的面孔。

  去街边找几个铜钱的半掩门应该是你最大的追求啊,你竟然看上我姐?还想要吃她?

  我姐井中月可是无主之地第一美人,而且还是唯一的女诸侯,整个无主之地的诸侯之子做梦都想娶井中月为妻。

  尤其在这个特殊时刻,只要裂风城愿意投靠,不管是南周王国,还是大赢帝国,都愿意派出王族和井中月联姻。

  想要迎娶井中月的,从王族到诸侯,可以从裂风城排到天边去了。

  所以,井无边这个疯子都三观都被颠覆了。

  足足好一会儿,他才沙哑问道:“傲天,你什么出身啊?父母做什么的?”

  云中鹤道:“无父无母,孤儿,乞丐混混出身。”

  井无边道:“那你什么功名呢?”

  云中鹤道:“不是说过了吗?幼儿启蒙一年辍学。”

  井无边道:“那,那你都有什么才华呢?”

  云中鹤道:“坑蒙拐骗,骗财骗色。”

  井无边道:“就凭你这,还……还想要井中月?”

  云中鹤慷慨激昂道:“哥,此言差矣。我虽然没钱,但你姐有钱啊,富甲天下啊;我虽然没有功名,没有读过书,但是你姐学富五车啊;虽然我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你姐武功绝顶啊。我们两个人一旦苟合,那不就什么都不缺了吗?明明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井无边道:“什么都是我姐出的,那你出什么啊?”

  云中鹤道:“我俊美无匹的容颜,还不够吗?”

  井无边想了一会儿,直接拔出了匕首。

  云中鹤道:“啥意思?你要杀我不成?明明是你逼我说出心里话的,我是看在我们义结金兰的份上,才和你说掏心窝的真心话的。”

  靠,你这真心话也太惊悚了。

  井无边将匕首递给云中鹤道:“不,你还是杀了我吧,我虽然和你义结金兰,而且你还对我有救命之恩,虽然我和井中月势不两立,但我也不能帮着你祸害她,那不是眼睁睁把白天鹅扔进粪坑吗?”

  云中鹤道:“井无边,你过分了啊。没错我是癞蛤蟆,但谁规定癞蛤蟆不能吃天鹅肉的?我想要吃你姐这天鹅肉,这个理想错了吗?它错了吗?你放心,就算有朝一日,你姐瞎了眼睛嫁给我,我们还是各论各的,你喊我姐夫,我喊你哥。”

  “哥啊,你姐姐是无主之地第一美人,就如同一块肥肉,天下垂涎他的苍蝇不知道有多少。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便宜我对吗?毕竟我们义结金兰,我们是兄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我云傲天这辈子坦坦荡荡,有一说一严守一,说想要和你姐困觉,就是想要和她困觉,说想要对她骗财骗色,就是想要骗财骗色,我是乞丐怎么了?谁规定乞丐就不能娶女神的?我大哥段延庆就是一个瘸腿乞丐,还困觉了王妃刀白凤呢。”

  接着,云中鹤收敛下来,低声道:“当然了,我这猥琐而又大胆的理想哥你一个人知道就好,千万千万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啊,不管是你母亲知道了,又或者是冷碧知道了,我就死路一条了。要是被你姐知道了,我大概就要被碎尸万段去喂狗了。”

  然而此时,云中鹤忽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还有井无边的脸色变得诡异,而且他的身体还在颤抖,甚至呼吸都不畅了。

  云中鹤颤抖道:“井无边,你不要装啊,我知道我背后没人,你休想吓我。”

  不知道为何,云中鹤后面的每一个汗毛都竖起来了,好几天不洗的杂草长发也几乎要树立起来。

  而且隐约还有要尿裤的冲动。

  足足好一会儿,井无边道:“傲天,要不你回头看一下。”

  云中鹤脖子仿佛生锈了一般,无比艰难地转过头去。

  然后,看到了一双绝美的眼睛,一张美丽到诛心的面孔。

  正是那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一万三千平方公里土地,几十万子民的女王井中月。

  那个杀死云中鹤如同碾死一只蚂蚁的井中月。

  云中鹤觉得自己无法呼吸,艰难地扭回头,沙哑道:“我……我现在跪下,还来得及吗?”

  井无边摇头。

  云中鹤道:“你觉得英明伟大,宽容大量的女王城主听到了多少?”

  井无边道:“应该是全部。”

  云中鹤道:“那你觉得我会死吗?”

  井无边道:“我觉得会。”

  云中鹤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比较好?”

  井无边道:“自杀。”

  云中鹤道:“难道你不救我吗?”

  井无边道:“我会为你烧纸的。”

  卧槽,无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中鹤再一次艰难地回头,发现女魔头井中月已经走了。

  井无边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节哀。”

  靠,你会不会用词啊?

  然后,井无边直接走了。

  留下云中鹤一个人留在这臭气冲天的小院内。

  一头枯草一般的长发,在风中摇曳。

  ………………

  半个时辰后!

  几名精锐的武士直接踢开门,进入了云中鹤的小院之内。

  二话不说为云中鹤戴上了枷锁。

  “云傲天,跟我们走一趟。”

  云中鹤道:“去哪里?”

  “去你该去的地方。”那个武士首领道。

  然后,几个武士直接押着云中鹤离开了小院,朝着外面走去。

  半路上,蓝神仙和徒弟蓝玉见到这一幕,顿时错愕。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云中鹤刚刚立下了大功劳,救了井无边的性命,而且还献上了如此宝贵的神药,眼看就要大红大紫了。

  所以这几天蓝神仙费尽心机,要想办法害死云中鹤。

  可以说,他想了不知道多少种诡计谋害云中鹤。

  但没有想到这些毒计还没有开始施展,云中鹤就完蛋了。

  你……你这疯子也太会作死了啊。

  还等不到我害你,你自己就把自己玩死了?

  这,这大概就相当于我还没有射箭,你就死了?我这箭法也太准了啊。

  蓝玉道:“林百户,这云傲天犯了什么罪?”

  “抱歉,下官不知。”这位武士首领恭敬道,他是真的不知道。

  蓝玉俊俏的面孔露出阴冷,道:“云傲天,你还真是不作不死啊,不能亲手弄死你,实在太可惜了。”

  …………

  半个时辰后!

  云中鹤知道这队武士押送他去哪里了,距离城主府不远处的一个地下死牢。

  绝对是真正的死牢,因为这里关押着的全部都是死囚。

  因为南周帝国和大赢帝国的两国争霸,使得无主之地尤其动荡不安,乱世用重典。

  井厄本来就算是杀伐果断的,而井中月更加心狠手辣了。

  大赢帝国在最安宁的时候,一年处死的囚犯不超过千人。

  而仅仅一个裂风城,井中月上位一年多时间,已经杀了一千多人了。

  几乎每隔三个月就要杀一批。

  而这批死囚,几天之后就要开刀问斩了。

  进入死牢之后,云中鹤发现这里面足足有几百人,每一间牢房都挤了几十人,甚至连一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

  而云中鹤直接就被扔到了一间普通的囚室之类,里面足足有二十几个人,真正的臭气冲天。

  有的人病倒了,有的人受伤了,有的人腿断了,有的人全身都是血,而且已经化脓了。

  苍蝇乱飞,那股味道几乎让人作呕,真正的窒息。。

  进入之后,不要说躺下睡觉,甚至连坐的地方都是奢侈,而且遍地都是大小便,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腐臭变质的血。

  如果有地狱,那眼前就是地狱了。

  整个地下囚牢虽然有几百人,但除了痛苦的申吟声之外,并没有太嘈杂,更没有人喊冤枉。

  这才是真正的死牢,死气沉沉。

  云中鹤边上,就是一个浑身流血,雄壮如虎的武士,全身上下仿佛写着四个字:亡命之徒。

  “犯了什么事?”他朝着云中鹤问道。

  云中鹤道:“调戏女城主。”

  所有人目光朝他望来,本能地退了半尺,空出了一片地方。

  大哥,你牛逼,你坐这里。

  作死做到你这个份上的,真心没见过。

  井中月城主,杀人如杀鸡的女魔头,你竟敢调戏她?

  …………

  就这样,云中鹤在这个死牢里面整整呆了三天三夜。

  除了送水之外,没有任何食物。

  牢房里面不断有人死去,却也没有人管,甚至尸体都不抬走。

  三天三夜,几乎没有人开口说话,就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

  到了第四天,所有的牢房门打开。

  一群武士进来,用镣铐把所有的死囚串联起来,押送出了死牢,来到一个校场上。

  这里已经有一队新兵整齐列队,等在这里。

  所有的死囚跪下。

  “杀!”

  “杀!”

  随着一声令下,这些新兵手起刀落。

  一个个死囚倒地死去。

  这些都不是专业的刽子手,只是新兵,让他们砍头只是训练胆子。

  所以有些一刀砍不死,还要砍好几刀,甚至刀子还卡在脖子里面出不来。

  那真是痛不欲生。

  而云中鹤排在所有死囚最后一位。

  整整半个小时。

  看杀头整整看了半个小时。

  整整二百多个人,被斩杀在他的眼前。

  轮到他的时候,一个城主府的武士首领上前,猛地一刀劈下,将他的镣铐砍断。

  “你跟我来。”

  云中鹤跟着他再一次进入了城主府。

  ………………

  这还是云中鹤第一次来到城主府的中府,这是井中月住的地方。

  这里完全不像西府那么金碧辉煌,显得非常肃杀凝重。

  在大门之外,云中鹤看到了井无边,他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浑身都被捆住了,全身好多处伤口,很显然他刚刚玩过自残,逼迫井中月。

  见到云中鹤进来,井无边高呼道:“不要紧傲天,我罩着你。我说过你是我兄弟,哪怕你作死,兄弟我都用命罩你。”

  云中鹤心中感动:傻子啊,你这自残不痛吗?其实不需要的,我是故意的啊。

  “进去吧!”武士首领道。

  云中鹤走了进去。

  井中月修长傲人的娇躯,静静站在台阶之上,一动不动。

  真是太曼妙了。

  洁白如雪,绝世佳人。

  这样安静绝美的女子,谁也看不出来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

  就在刚才,她才杀了几百人。

  “云傲天,你救了井无边,而且还献上了神药,立下了大功,想要什么奖赏?”

  “我说过了,我这个人的大方远远超过你的想象。”

  “你想要的任何奖赏,都可以说出来,任何奖赏!”

  ………………

  注:推荐票是一本新书命根子,恳请诸位大人成全,万分感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