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太变态了!(新盟主颜宝贺)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2986 2019.11.17 19:54

  (谢谢颜宝的十万币打赏,我们的副版主哦)

  在所有人眼中,风行灭绝对是疯了。

  裂风城任务不仅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也关系到许老的身家性命,现在他竟然把这等重要任务交给一个骗财骗色的小混混。

  他了解云中鹤吗?!

  其实,他远远比想象中了解云中鹤,因为那个李先生,那个为了保住云中鹤性命几乎失去一切的李先生。

  但他已经输过一次了,再输一次就彻底完了。

  黑龙台是非常残酷的!

  “云中鹤先生,您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吗?”许安亭问道。

  云中鹤道:“京都随时可能会有一纸密令,直接将风行灭大人锁拿回帝都,抓捕下狱,执行家法。”

  “对!”许安亭道:“所以如果我选择服从风行灭大人的命令,配合你这个小混混执行裂风城任务,会有什么后果?”

  云中鹤道:“你也被押解下狱,执行家法。”

  许安亭道:“对,关键我并不是风行灭大人的属下,我的编制在无主司。”

  云中鹤道:“所以你选择蝮蛇,把我抓捕,押解回帝国境内的黑龙台监狱,囚禁终身是最明智的选择。”

  许安亭道:“对。”

  云中鹤道:“要不?你现在就动手?我绝对不会反抗的,我只有一个要求,让小姐姐来抓我,但是顺便罩住我的眼睛,或者遮住她的脸。”

  旁边许安蜓的胸围一下子涨了五公分,好神奇哦,而且浑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许安亭又一声叹息道:“放在一个时辰之前,我会毫不犹豫选择蝮蛇,然后将你抓捕,押解回帝国。但是刚才你的表现实在是太惊艳了,让我重新犹豫了起来。”

  单纯从这一点看来,许安亭此人是一心为公,刚才他可是被云中鹤戏弄打脸了。

  许安亭又道:“我只是无主司的一个小小百户而已,原本在裂风城我属于候补中的候补。但是前年的那一次惨败,使得黑龙台在裂风城的潜伏势力全部被灭,使得我们这个安亭客栈也变得重要起来。”

  “但就算如此,我们在裂风城潜伏了十一年,动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而且为接下来的任务制定了完整的计划,我们这一条线上的潜伏者足足有上百人,全部为任务执行者服务,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位卑不敢忘国,尽管我是小小的百户,但是为了上百名弟兄的生死存亡,为了帝国的利益,我斗胆要从你们二人之中选择一个,作为裂风城任务的执行者。”

  “蝮蛇先生,请现身。”

  黑暗的室内一阵风吹过,一个身影出现了,他站在黑暗和光明之间,能够看到轮廓,却完全看不清楚面孔。

  云中鹤拱手道:“蝮蛇兄,久仰久仰。”

  “嗯!”这位蝮蛇非常高冷啊。

  云中鹤被人冷落了,于是他扭过身子,扮作蝮蛇给自己回礼:“幸会幸会。”

  “久仰久仰。”

  “幸会幸会。”

  许安亭面孔一阵抽搐。

  云中鹤你够了啊?你神经病发作,能不能看看时间和地点?

  “蝮蛇先生,您是我的偶像,我对您敬仰万分,我们都听过您的传说,您的武功,智慧万中无一,您有过目不忘天才,您有千百张面孔,您是我们西南黑龙台所有人的骄傲。”许安亭道:“但是今天我斗胆,请求您和云中鹤先生进行一次比试。”

  “嗯!”蝮蛇。

  许安亭道:“我这个人水平有限,所以只能比试最基础的项目。”

  “距离安亭客栈一里地,有一家陶然书坊,你们进去之后,找到第四个书架的,第三行,第五本书。”

  “不管是什么书,买了,然后回到安亭客栈。”

  最基础的比试,就是比记忆力了?

  在半个时辰内,看谁能够背诵这本书最多,谁就能赢?

  这倒是简单直接,但是也最为硬核了。

  “两位先生,这个办法是否可行?二位是否愿意比试?”

  云中鹤道:“好。”

  “嗯。”蝮蛇。

  不过,这可是蝮蛇的超级强项啊,他有过目不忘之本领的。

  “妹妹,你带着兄弟们,护送两位先生去陶然书坊。”许安亭道:“云中鹤先生,您恢复之前的装扮,不要用真面目。”

  …………

  半个时辰后!

  许安蜓小姐姐,带着五个人,扮作安亭客栈的打手,护送着云中鹤和蝮蛇二人出了安亭客栈。

  咦?

  蝮蛇呢?

  真是奇怪,他明明走在云中鹤不远处,但却完全看不见他的存在,因为他完全融入路上的人群之中。

  他有千百张面孔,易容术相当高明的。

  云中鹤感叹,要是之前的他有这本事就好了。

  那样就可以换一张面孔去祸害曾经祸害过的女人,因为被他祸害过女人通常都会反目成仇,一旦他出现,要么逼婚,要么要砍死他,要么要和他同归于尽。

  从安亭客栈去陶然书坊的路非常直,总共五百米。

  一路上人群熙熙攘攘,这里是闹市。

  “大爷,来玩啊。”

  “那个灰白胡须,把床单穿在身上的老大爷,过来玩啊?五十岁以上打八折的。”

  云中鹤抬头望去,道:“小姐,你在喊我吗?”

  “对啊,过来玩了,胆子大一点嘛。”

  云中鹤道:“下次,下次。”

  然后,他朝边上的许安蜓道:“实在是太热情了,真是让人宾至如归。”

  许安蜓面无表情,拳头握紧了一下。

  云中鹤赶紧继续赶路。

  五百米的距离,摩肩接踵,云中鹤磨磨蹭蹭,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完全心不在焉。

  整整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了陶然书坊。

  “是哪一个书架,哪一行,哪一本来着?”云中鹤低声问道。

  许安蜓小姐姐面孔抽搐,这是关乎性命的时刻,不仅仅关系到他云中鹤的性命,还有风行灭大人,你竟然连拿哪一本书都忘记了,这一场比试你输定了。

  太不专业了。

  不过,她绝对不会提醒的。

  云中鹤想了好一会儿,然后从第四个书架,第三行,取下了第五本书。

  “蝴蝶梦,这什么破书啊,完全没见过。”

  确实没有听过这本书,因为这些都是没人要的书才会堆到这个书架,生僻得很,还写得很烂,很少有人读过。

  不过确实够厚的,整整六百多页,总共有二十万字。

  云中鹤买完书,离开了陶然书店,然后返回安亭客栈。

  从头到尾,云中鹤都没有见到蝮蛇,但是他确实一直在,只不过一直隐藏在人群之中,根本不知道哪个才是他。

  ………………

  一刻钟后。

  回到了安亭客栈的地下密室。

  云中鹤又见到了蝮蛇,他依旧站在光线和黑暗中间,只有一个轮廓。

  接下来就要开始比试了,谁赢了就能留下来执行裂风城任务。

  只不过这次比试对于云中鹤来说更加致命,因为他一旦输了,就要被抓进黑龙台秘密监狱,终身监禁了。

  而风行灭大人,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被押解进京,折戟于帝国西南。

  关系的不是一个人的命运,而是一群人。

  许安亭道:“接下来,两位的比试就开始了。我知道这很不公平,云中鹤先生在几天之前,还只是一个骗财骗色的小混混而已,而蝮蛇先生已经是身经百战的精英密探。”

  “过奖,过奖。”云中鹤拱手。

  我没有在夸奖你。

  但这确实不是一场公平的比试,完全是小学生和博士生的对决。

  云中鹤一天训练都没有,而蝮蛇是真正万里挑一的黑龙台精英。

  “这一场比试,赢的人,我会全面配合他执行裂风城任务,那我们这就开始。”许安亭道。

  “好。”云中鹤。

  “嗯。”蝮蛇。

  接下来,应该就是给半个小时时间,两个人阅读这本书,用尽全力背诵这本书。

  许安亭道:“两位翻开各自买来的书。”

  云中鹤和蝮蛇照办,翻开各自的书,快速阅读。

  “你们有两刻钟的时间。”许安亭道。

  云中鹤发现,蝮蛇看书太快了,完全是一目十行。

  这肯定是一个天才,真正过目不忘的天才。

  那我云中鹤应该怎么办?X精神病院里面有没有过目不忘的天才呢?

  有的,二十三号达芬奇。

  就是那个画画逆天,还把自己骟了,研究生命起源的那位。

  他的逆天技能是画画,能够把松果体都完全画出来。过目不忘,仅仅只是他的顺带技能而已。

  但是,现在上身的是六号精神病患者啊,他会读心术,但是没有过目不忘技能啊。

  二十三号达芬奇,赶紧上身,赶紧上身。

  而就在这时,许安亭道:“现在开始比试的第一道题目,你们从安亭客栈去陶然书坊的路上,总共五百米距离,一共遇到了几个女人,几个单眼皮,几个双眼皮。”

  我……我日!

  不是比试背书的吗?

  你,你许安亭的套路太深了啊。

  这道题,难如登天了吧,刚才这条路起码几千人!

  ………………

  注:诸位恩客,还有推荐票给我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