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太惊艳!傲天乃天才也!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001 2019.12.01 08:36

    这位裂风令闻道夫大人很阴险啊。

  竟故意找来了三个人,误导云中鹤,让人觉得凶手就在这三个人之中。

  但是他又说了凶手就在这密室之内,完全没有撒谎啊。

  可是云中鹤不管说凶手是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是错的。

  而就在此时,这一炷香已经烧尽了。

  “时间到!”闻道夫大人道:“说吧,哪个才是杀人凶手?”

  这话一出,在场几个人全部都不怀好意地望着云中鹤望了过来。甚至那两个武士手中握着水火棍还蠢蠢欲动。

  就等着云中鹤说出口之后,狠狠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而闻道夫大人已经直接站起来,准备离开了。

  他时间太宝贵,能够拨冗来演这一场戏已经很给面子了,至于如何打云中鹤,并且逐出裂风城,他完全不感兴趣。

  “杀人凶手就是这位法曹大人自己,他是自杀。”云中鹤淡淡道。

  这话一出,闻道夫大人顿时定格在中间,没有彻底站起,也没有坐下去。

  稍稍犹豫片刻后,他又坐了回去。

  而全场另外几个人不由得惊愕,这位云中鹤这么奸诈?

  这样都不中计?

  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位前法曹大人是自杀,是真的这么判断如神,还是瞎蒙的啊?

  因为闻道夫大人确实刚刚断完这个案子,说前法曹大人是畏罪自杀。

  闻道夫大人道:“云傲天,你又如何断定这前法曹是自杀的呢?”

  云中鹤道:“这一点非常简单,他致死的原因是因为心脏被刺穿。而他这个伤口是斜着往下的,但是倾斜的角度又不大,所以自杀的可能性最大。”

  眼前这个前法曹大人身高比较高,寻常人如果要杀他,如果是正手握刀的话,通常会斜着往上刺。而如果反手拿刀,那就会斜着往下刺,但角度会非常陡。

  而眼前这个法曹心脏部位的伤口,是平刺,但稍稍斜着向上,非常符合自杀的角度。

  “有一点点见识,但也仅此而已。”闻道夫冷笑道:“这种半桶水的水准,反而最终于被凶手所趁,最后变成冤假错案,文山你说是吗?”

  文山是谁啊?

  原来是那个中年文士,就是带云中鹤来见闻道夫的那人,他是闻道夫的心腹幕僚。

  文山,字必仁!

  今天从云中鹤进入衙门之后,接待的便是这位文山先生。

  听到闻道夫问话后,那个叫文山的中年文士道:“大人说得有理,但这位云傲天先生能够看出这些,已经非常不错了。”

  这位文山先生倒是与人为善啊。

  闻道夫大人厉声道:“来人啊,将云傲天扒了裤子,重打五十大板。”

  众人不由得一愕。

  这是怎么回事啊?眼前云傲天这个乞丐明明回答正确的啊,这前任法曹大人明明就是自杀的啊,在半个多时辰前,闻道夫大人就已经定案了。

  难道为了打压云傲天这个乞丐,闻道夫大人竟然要颠倒黑白了?这不符合闻大人的性格啊,他一直以来都是刚正不阿的啊。

  那位文山先生出列道:“闻大人,这位云傲天先生仿佛没有断错案子啊,您……”

  云中鹤不由得朝着对方望去一眼,这位文山先生还真是正直啊,这个时候都愿意为他这个乞丐说话。

  “还呆着做什么啊?”闻道夫怒道。

  两名武士只能上前猛地将云中鹤按在地上,就要扒下裤子打板子。

  云中鹤此时也惊呆了,我明明猜对了凶手啊,为何还要挨打?还要被逐出裂风城?

  莫非这闻道夫老东西要颠倒黑白不成?

  可是,闻道夫的名声很好的啊,骨头硬,脾气臭,骄傲得无以复加,不屑于弄虚作假,哪怕井厄城主在位的时候,他该喷照样喷。

  也真是因为他的铁骨铮铮,老城主井厄才让他做了井中月姐弟的老师,而且让他做了最重要的裂风令,掌管这个十几万人的大城。

  这样的人是绝对不可能因为要打压云中鹤这么一个小人物而颠倒黑白的。

  难道自己断错案子了?

  这位前法曹大人,竟然不是自杀?

  但不管是从伤口来看,还是从他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来看,他都是自杀的啊。

  “赶紧打,打完之后,扔出裂风城。”闻道夫下令道,然后直接就要走出去。

  云中鹤道:“慢,闻大人。”

  闻道夫道:“如何?”

  云中鹤道:“再让我检查一下尸体可以吗?”

  闻道夫皱眉道:“可以。”

  云中鹤上前再一次检查尸体,本能地要再一次召唤二十七号精神病上身。

  但是忽然间,他仿佛有了某个灵感。

  自己不能时时刻刻都依靠金手指,也要靠自己的智慧啊,这才是最最重要的。

  而且,他真的捕捉到了一个非常玄妙的灵感,但是一下子又不具体。

  什么灵感?

  什么灵感?

  云中鹤不由得绞尽脑汁思考。

  对,找到这个灵感了。

  云中鹤道:“凶器可还在吗?”

  闻道夫道:“拿上来。”

  云中鹤用白布垫手,拿起了这支匕首,这是一支非常锋利,却又很窄的匕首。

  奇怪啊!

  匕首那么窄,为何刺入的伤口却那么宽?

  再仔细检查,发现只是最外面的伤口宽,里面心脏的伤口还是比较狭窄的。

  这证明了什么,死者在自杀的时候,用力地往下切了一下。

  这……这是为何?

  又不是自虐狂,这不是东瀛人的切腹,刺心脏的话一定必死的,根本不需要在刺入的时候再往下切,这该有多痛啊?

  这是死者要传达一个信号。

  对,对,对!

  心字,狠狠切一刀是什么字?

  必!

  刚才闻道夫大人说了,凶手就在眼前这些人当中。

  除了用来做烟雾弹的那三个嫌犯之外,除了闻道夫大人,云中鹤,四名武士,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一路引导云中鹤过来的中年文士,也就是闻道夫的心腹幕僚,文山文必仁。

  他的字里面,有一个必字!

  对,对,对!

  就是这个人!

  紧接着,云中鹤道:“二十七号,上身,上身!”

  “院长大人,奴家来了!”

  二十七号鬼娘上身的云中鹤,再一次检查尸体,再一次尝试通灵。

  除了能够听到死者临死前最后的一句话,还有其他吗?

  云中鹤上前,掰开了死者的眼睛。

  瞬间!

  一个诡异的画面,猛地印入了他的大脑。

  这……这是前任法曹大人临死前看到的最后一幕?

  一个中年文士狰狞地笑,他的手中还有一个昏睡的孩子,他的匕首横在孩子的脖子上,随时都可以取了孩子的性命,这个孩子应该就是前任法曹大人的儿子。

  而这个中年人士,就是眼前这个人畜无害的文山,文必仁。

  今天他一直跟着云中鹤,但却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而且,他还是闻道夫大人的嫡系幕僚。

  而这一幕,就是文山逼迫前法曹大人自杀的画面。

  …………………………

  现在真相大白了!

  这位法曹大人不是自杀,而是被自杀的。

  所以真正的凶手是闻道夫大人的心腹幕僚,文山!

  云中鹤叹为观止。

  这位闻道夫大人名不虚传,果然厉害,厉害!

  竟然是局中有局,坑中有坑。

  他此时不但要赶走云中鹤,而且还要顺带审理一桩离奇杀人案。

  “查好了吗?”闻道夫大人道:“不要妄想拖延时间,本官忙得很。”

  云中鹤闭上眼睛,二十七号精神病人鬼娘彻底褪去。

  他再一次睁开眼睛。

  闻道夫道:“云傲天,你还有一次机会,仅有一次机会。说对了凶手,你就留下来为官。而一旦说错了,加打十个大板,打六十板,然后逐出裂风城。”

  然后,闻大人开始倒数:“三,二,一!”

  云中鹤道:“闻大人,前法曹大人是被自杀,不是真正的自杀。而真正的凶手,就是您身边的这位心腹幕僚,文山!”

  云中鹤猛地朝着文山指去。

  这话一出,全场震惊。

  疯了吗?眼前这个乞丐是疯了吗?

  这位文山可是闻道夫大人最心腹的幕僚,代替他处理很多公务的,很多人都把他当成影子裂风令。

  而且文山先生知识渊博,为人儒雅,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他只怕连鸡都不杀的啊。

  然而,听到云中鹤的话后,闻道夫大人脸色却彻底变了。

  “你说什么?”闻道失声问道。

  云中鹤道:“逼前法曹大人自杀的人,便是您身边的文山先生。”

  闻道夫道:“理由?有何理由?”

  云中鹤道:“前法曹大人在自杀用匕首刺入胸口的时候,还往左下角切了一刀,如果是正常自杀,这完全不合理。心上切一刀,正是必字,他这是在自杀之前提醒大人,逼他自杀者乃是文必仁。”

  顿时间,闻道夫大人完全惊呆了,完全不敢置信地望着云中鹤。

  云傲天这位年纪轻轻的乞丐,没有学过任何断案之术啊。

  莫非他真是天才吗?

  ………………

  注:诸位恩公,恳求大家推荐票,糕点非常需要它振奋内心,万分感激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