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风云会!为我傲天争风吃醋?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694 2019.12.13 08:34

  “云中鹤,你猜明日宁清的报告具体会如何?”井中月问道。

  云中鹤道:“主君先猜猜。”

  井中月想了一会儿道:“你抛弃了宁清,所以她恨你。秋水城和洗玉城陷害她,她也痛恨洗玉城。所以她会把战争的罪名定在秋水城的头上,但是却给我定一个更大的罪名,比如屠杀秋水城无辜平民,然后提议诸侯联盟大会同时制裁秋水城和裂风城。”

  云中鹤想了好一会儿,摇头道:“我觉得不是。”

  井中月道:“说说看。”

  云中鹤道:“我觉得她会孤注一掷,把所有责任全部推到秋水城头上,请诸侯联盟大会制裁秋水城。”

  “为何?”井中月道:“这不合理。”

  云中鹤道:“你知道一个骄傲美丽的女人被抛弃,会是什么反应吗?”

  “报复。”井中月道。

  云中鹤道:“对,报复!但比报复更加强烈的念头,就是让对方后悔。”

  “怎么说?”井中月问道。

  云中鹤道:“打一个比方,我的初恋情人嫌弃我没用,所以抛弃了我,嫁给了别人。我最想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有朝一日出现在她的面前,比她的丈夫更加优秀百倍。而恰巧她陷入于泥潭之中,我轻轻一抬手,就拯救她的命运,这个时候才是最爽的。报复只是一种非常低级的情感,一般骄傲的人都不屑为之。”

  “继续说。”井中月道。

  云中鹤道:“她让我在她和你之间做选择,我表现得非常露骨,宁愿来给你做鹰犬,也不愿意和她双宿双飞。这让她非常愤怒,不忿,耻辱,所以她会千方百计在我面前表现出她比你更加优秀,让我有朝一日后悔莫及,感觉自己瞎了眼睛,才会选择你而抛弃她。”

  井中月道:“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云中鹤道:“那么她如何表现得比你更加优秀呢?非常简单,挽救你于水火之中,这样才显得高姿态,才显得骄傲而又高高在上。就如同我初恋情人的丈夫遇到了天大的麻烦,我轻轻一抬手,就挽救了他的命运。这样初恋情人就能够继续崇拜我,并且对当初的选择追悔莫及。”

  井中月叹为观止,眼前这云中鹤不愧是骗财骗色的祖宗。

  井中月道:“那你会这么做吗?如果你的初恋抛弃了你,嫁给了其他男人。等你强大之后,而她和他的丈夫遇到的麻烦,你会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拯救她丈夫的命运,让她重新仰慕你吗?”

  “会啊。”云中鹤道:“我会挽救他丈夫的命运,让她崇拜我,重新投入我的怀抱。但是给她丈夫戴了绿帽之后,我会将他丈夫重新打入地狱,让她继续在地狱里面沉沦,日日啼哭。我保证不会再看她一眼,却又让她痛苦地活着。”

  井中月望着云中鹤良久道:“虽然我对男女之情很迟钝,但我总感觉你在暗示我什么。”

  你猜得没错。

  井中月道:“我觉得洗玉城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他们会去威胁宁清。”

  云中鹤道:“一定会,但对此时的宁清无效,只会适得其反。”

  井中月道:“如果洗玉城的莫氏家族掌握了宁清致命的把柄呢?”

  “致命的把柄?”云中鹤闭上眼睛沉默良久,然后睁开双眼道:“那样也无事。”

  ………………

  距离天亮只有两个时辰了。

  一个黑影飞奔进入了城堡之内。

  “我要见宁清大人。”来人掀开了斗篷,露出了面孔。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此人是洗玉城主簿言若山。

  “抱歉,宁清大人已经睡了。”一名女武士阻止了言若山。

  言若山寒声道:“请你去禀报,我一定要见到她,若她不同意,终身都会后悔的。”

  女武士道:“抱歉宁清大人说过了,就算是天塌下来,也绝不会见任何人。”

  言若山道:“是关于她第一任丈夫之死。”

  女武士听到这件事,不敢再拖延,立刻进去禀报。

  片刻后,言若山在书房内见到了寡妇宁清,然后目光微微一抖。

  这寡妇宁清很怪异,前所未有的妩媚艳丽,但是双眸通红,显然哭了很久。

  最坏的局面发生了。

  这个号称圣女的寡妇果然被别的男人拿下了,看她面如桃花的,显然是有过那事了。但是看她目光悲愤,双眸通红,应该是被抛弃了?

  这是裂风城的那个云傲天做的?

  这本事也太强了。

  “宁清大人,明日的报告你拟定好了吗?”洗玉城主簿言若山问道。

  “好了。”宁清冷淡道。

  言若山道:“我能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内容吗?”

  宁清道:“无可奉告。”

  言若山道:“好,我不管里面是什么内容。秋水城陷害你,但你要彻底忘记掉这件事情。但是在这份报告中,裂风城的井氏家族一定要写得罪大恶极,尤其是屠杀秋水城平民一事,要大书特书,总之一定要制裁裂风谷。”

  宁清寒声道:“我该怎么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言若山目光变得冰冷起来,缓缓道:“宁清小姐,你的第一任丈夫云万里真的是忽然暴毙吗?难道不是你谋杀的吗?”

  瞬间,宁清绝美的面孔猛地一变。

  说罢言若山递上来一张纸,道:“宁清大人,请好好看清楚,这上面记录的事情是不是有一些眼熟吗?那一滴迷离醉你还记得吗?香气缭绕啊!如果我们公开了这件秘事,你宁清圣女有杀夫之罪,是不是会身败名裂啊?甚至是死无葬身之地啊!”

  顿时,宁清的脸蛋彻底失去了血色,迷人的瑰红也消失了,彻底的惨白。

  “有这把柄,你们为何不早拿出来?”宁清颤抖问道。

  “因为我们也不想撕破脸皮啊。”言若山道:“但谁又想得到,局面竟然发生了变化呢?”

  然后,这位洗玉城的主簿言若山起身道:“明日该怎么做,相信不用我教你了吧?若不想身败名裂的话,就在报告里面把裂风城写死吧。”

  然后,言若山起身离去。

  留下宁清一人颤抖着将手中的纸撕得粉碎。

  ……………

  次日!

  云中鹤再一次变成了云傲天,那个中年猥琐乞丐的模样,跟着井中月再一次前往山谷城堡。

  井中月算是姗姗来迟了,等她带着云傲天到场的时候,大厅里面已经坐了几十人。

  她进来的一瞬间,整个大厅猛地安静。

  所有人的目光整齐朝她望来,有痴迷,有迷离,还有仇恨中带着爱慕。

  真正的艳压全场。

  井中月就属于那种女人,你猛地第一眼看,发现美丽到了极点。

  然而越看,竟然越美丽,她的美丽仿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

  而且她精致绝伦的面孔,窈窕的娇躯下,竟然藏着强大的武道力量,还有凶狠的杀戮之心。

  正式这种反差,让她充满了无以伦比的魅力。

  秋水城少主对她恨之入骨,却又无比迷恋。

  井中月穿着华丽的锦服,将一张面孔衬托得更加艳绝人寰。

  明明是中性男装打扮,却显得更加妩媚女人。

  全场几十个男人,大部分都是她的敌人,与此同时大部分男人又都在迷恋她。

  真是太复杂了。

  井中月来到左边上首的那个老者面前,躬身行礼道:“拜见祝老师。”

  “月儿来了啊。”那个老者微微抬手。

  这个老者名叫祝天放,是大西书院的院长,而几乎整个无主之地的诸侯子女都在里面读过书。

  而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诸侯联盟大会的军师,是宁清的上司。

  他在无主之地的地位,算得上是真正的德高望重,大佬级人物。

  井中月也不多礼,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跪坐下来。

  顿时在场许多男人呼吸一急促,因为她这跪坐下去的曲线,实在是太迷人了。

  而云傲天作为随从是没有座位的,直接站在她的身后。

  此时,周围所有人都才注意到她身后的云傲天。

  有些人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由得错愕,井中月带这么一个中年猥琐乞丐来做什么?

  几乎所有人都来齐了,包括秋水城的少主,丘一洺,他坐在井中月的对面,大厅左边的第二位。

  还差一个人没有到,此人位置在祝天放院长的对面。

  他是谁?应该是洗玉城的人?

  但他又有什么资格坐在井中月的上方?

  “抱歉诸位,来迟了,来迟了。”片刻后,大厅外面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然后一个青年公子走进大厅之内。

  “莫秋,拜见老师。”那个年轻公子进来之后,先朝祝天放院长躬身行了一礼。

  接着,他又向井中月行了一礼。

  “拜见井侯。”

  他没有称之为井城主,而是称之为井侯。

  此人便是洗玉城的少主莫秋?

  长得并不算非常俊美,而且着装并不华丽,显得非常洒脱,充满了另类的魅力。

  或者说,此人非常非常有魅力。

  狂放而又不失优雅。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便是洗玉城主簿言若山。

  莫秋看到自己的位置,顿时惊愕道:“我何德何能,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

  大西书院的院长祝天放道:“我们今日是见证者,又是调节者,坐在这个位置上无妨。”

  “不成,不成!”莫秋道:“学生岂敢坐在老师对面,岂敢坐在井侯上首?”

  然后他移动自己的坐垫,来到大厅的最末尾坐了下来,并且笑道:“还是这里舒服,这里舒服。”

  这是高手。

  而且此人在很长时间内都是裂风谷的死敌了,勾引宁清身边众人叛变的始作俑者,会不会就是此人?

  “大家伙都来齐了吧?”祝天放院长道。

  “院长,总共二十七人都来齐了。”一名书办禀报道。

  祝天放道:“那行,那就开始吧。”

  “砰,砰,砰……”顿时整个大厅的房门彻底关闭。

  看来今天没有一个结果是不会开门了。

  “去叫宁清特使出来吧。”祝天放道:“把调查团的其他官员也一起叫来。”

  “是!”

  这名女书办小步快跑,去喊宁清还有十九名调查团官员。

  片刻后。

  一名书办道:“调查团特使宁清到。”

  所有人的目光朝着后堂入口望去。

  寡妇宁清来了。

  所有人再一次眼睛一亮。

  之前的宁清,没有那么美丽啊?

  此时的宁清真是显得艳光四射。

  之前的宁清,永远是一身雪白,而今日的宁清,竟然穿着一身紫色。

  而且还化妆了,全身上下,都极其精致,十几年没有戴过任何珠宝首饰的她,此时也戴了耳坠,戴了步摇。

  看惯了一身素白的寡妇宁清,此时再见到她这般艳丽的打扮,真是夺人心魄。

  而且她的双眸还带着一丝略带疯狂的决绝。

  不过这是为何啊?她仿佛要与人争奇斗艳一般。

  因为她的艳丽,使得她身后十八名调查团官员完全暗淡无光。

  她这是要和井中月一决高下吗?又或者是争风吃醋?

  ………………

  注:票让我欢喜让我忧,恩公们操纵着我喜怒哀乐,虔诚求票!恩公万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