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云傲天,你太变态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485 2019.12.10 08:49

  井中月不由得眉头皱起,对云中鹤的话真心有些不信。

  云中鹤道:“而且不瞒您说,我可能还是被迫的一方。”

  井中月更加诧异,宁清强迫你去她的被窝?

  云中鹤道:“主君,您觉得宁清是一个圣人吗?”

  “不是。”

  云中鹤道:“勾引宁鹊背叛宁清的那个男人,很大可能是洗玉城莫氏家族的,他们这样做是不是彻底得罪了宁清?”

  “是。”

  云中鹤道:“宁清坚持自己的立场,依旧在报告中彻底打击我们裂风谷。但是在洗玉城和秋水城眼中,他们会觉得这个报告是怎么样的?”

  井中月道:“刚好相反。”

  云中鹤道:“对,正好相反。他们会觉得这份报告肯定不利于秋水城,肯定偏袒我们裂风城。因为他们得罪了宁清,因为我们裂风城的人拯救了宁清的性命,而且还帮助她救出了叛徒。”

  这一点是绝对的。

  上位者都是多疑的,尤其是当他们得罪了某个人之后,内心就会把这个人想得极坏,肯定会觉得这个人一定会报复我。

  所以不管是秋水城,还是洗玉城,肯定觉得这份报告肯定不利于他们。

  这样一来的话,就无法根据这份报告去制裁裂风谷了。

  宁清很牛逼,遇到这样的事情,依旧坚持立场,坚持在报告中抨击裂风谷,并且号召诸侯联盟大会对裂风谷进行制裁。

  但秋水城和洗玉城不知道啊,他们没有看过这份报告啊。

  云中鹤道:“主君,那您觉得洗玉城和秋水城会怎么做?他们愿意坐以待毙吗?”

  井中月道:“不,他们会反击,会毁掉这一切。”

  “对,这样一来,我们的机会就来了。”云中鹤道:“宁清寡妇宁愿死,也不改变立场,不愿意修改报告,不是为了公平公正,而是为了自己的名声,名声才是她的逆鳞。如果有人要毁掉她的名声,那才是她真正的生死仇敌。”

  井中月道:“我懂你的计划了。”

  接下来,云中鹤将自己的计策娓娓道来。

  井中月顿时都惊呆了。

  因为太离奇,太……变态了。

  “你,你真的能够做到?”井中月不敢置信道。

  云中鹤道:“当然,我是无所不能的。”

  井中月道:“那你实在是太变态了。”

  “总之,只要让我再一次进入城堡之内,再一次见到宁清,我们的计划就能大功告成。”云中鹤笑道。

  井中月道:“我们该如何配合你的计划?”

  云中鹤道:“第一,你要欢喜开心,要胸有成竹笋的样子。你要让所有人觉得宁清的报告完全是偏袒于我们的。”

  “好,没有问题。”井中月道,然后玉手一甩。

  云中鹤直接飞了出去,飞出去了几尺,然后摔落在地,腚几乎都要摔裂了。

  “下次再乱用成语,我把你的牙齿活生生拔掉。”井中月用非常平淡地口气威胁道。

  云中鹤从地上爬起来。

  月亮女神真是暴力,动不动就打人。

  云中鹤道:“第二,我要的这些药物,还有一些精细的物资,你要为我准备好。”

  接着,他拿过了一张纸,从怀中抽出毛笔,写了一张详细的清单。

  井中月接过来一看,随手拿过毛笔,把其中五种药物和物件给划掉了。

  因为这五件东西名称的第一个字组合起来就是:我爱井中月。

  这个女人真的很犀利啊,一眼就看出来云中鹤居心叵测。

  “你等着,这些东西我一天之内给你弄到。”井中月道:“然后,他直接走了出去。”

  …………

  接下来第一天,云中鹤在分析几种药物,不是制作,而是分析,尤其是一种神经迷药。

  就是寡妇宁清用来放到倒宁鹊的毒针,这药剂实在是霸道,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将人麻痹。

  第二天,云中鹤用很短时间就配置好了给宁清补铁,补钙,补锌的东西。

  这种乏味的内容,我从来都是一笔带过的。

  …………

  因为两天前的那一场变故,宁清所在的城堡之内暗潮汹涌。

  有一个流言出现在调查团内,说秋水城有人给宁清大人下毒,并且想要栽赃于裂风谷,但是却被裂风谷的云傲天和识破了。

  而且云傲天还救了宁清大人的性命。

  宁清大人恼羞成怒,并为了感谢云傲天的救命之恩,所以打算修改调查报告,完全偏袒于裂风谷,把战争的责任全部推到秋水城和洗玉城头上,并且建议诸侯联盟大会制裁秋水城和洗玉城。

  为此,很多调查团的其他官员纷纷去询问宁清。

  而宁清的反应极其傲慢,就是毫不理会。

  尽管她自己知道,这份报告完全没有更改过,依旧是建议诸侯联盟大会全面制裁裂风谷。

  但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再有一天时间,最后期限就到了,宁清就会公开这份报告,并且上交给诸侯联盟大会。

  到时候,所有的流言就会中止。

  她宁清的名誉不会受到任何损害。

  …………

  这一天傍晚。

  云中鹤按照约定再一次进入了城堡,再一次见到了宁清。

  当然这次他洗过澡了,不过头发依旧杂乱,衣衫依旧褴褛,还是那幅又老又丑的样子。

  再一次见到宁清的时候,云中鹤稍稍诧异了一下。

  因为……她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依旧和两天前他离开的时候一样,穿着一模一样的衣衫,一模一样的发行,甚至坐姿都一样,房间内摆放的东西也一模一样。

  “你没有换过衣衫?”云中鹤问道。

  宁清道:“我一天换两次衣衫,一模一样的一样,我做了二十套。”

  太装逼了,太在乎个人形象了。

  接下来,云中鹤继续为宁清检查身体。

  今天她气色确实好了一些,体内的毒素应该不太多了。

  不过还是有一股血腥味,虽然已经很淡了。

  你这每个月的周期,也未免太长了吧?

  该不会一个月内,有半个月都在出血吧?那也太惨了。

  “我给你的方子,你吃了吗?”云中鹤问道。

  “吃了,效果很好。”宁清道。

  云中鹤道:“睡眠呢?”

  宁清道:“睡眠还是很差,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云中鹤道:“我给你配了新药,保证你服下之后,直接呼呼大睡。”

  “是吗?那很好。”宁清道。

  云中鹤道:“这是我配的另外一副药,补充你体内缺乏的营养,能够制止掉头发。”

  “好。”宁清道。

  云中鹤把一个瓶子放到宁清的面前道:“这就是专门为你配置的助眠药,保证有奇效,你要不要试试看?”

  你这什么意思?是想要将寡妇宁清弄昏倒?

  “谢谢,我会试试看的。”宁清道。

  从头到尾,宁清的态度都非常冷淡,拒人千里之外。

  云中鹤欲言又止道:“关于那个报告,有没有可能……”

  还没有等到云中鹤说完,宁清立刻道:“没有可能。”

  然后她直接端起茶杯道:“那我就不留你了,请便。”

  这就要赶云中鹤走了,完全不给他任何指望,也不给任何操作空间。

  云中鹤道:“宁清大人,何至于如此冷面无情?”

  宁清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吧,以后也不要见面了。”

  云中鹤依旧不愿意起身,要死皮赖脸留在这里。

  宁清寒声道:“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你,你若再不走的话,就让人赶你走了。”

  云中鹤举起双手,道:“好,我走,我走!”

  然后,云中鹤灰溜溜地再一次离去了,但是临出门的时候,他往嘴里塞了一颗药。

  不放心,又往鼻孔深处塞了一颗。

  …………

  然而再出城堡的时候,云中鹤显得尤其鬼鬼祟祟,而且本能地抱住胸口,就仿佛里面藏着什么重要东西一般。

  这就更加符合那个流言了。

  两天前,云中鹤救了宁清大人的性命,并且揭露了秋水城的陷害宁清大人的阴谋。

  所以宁清大人修改了报告,今天云中鹤前来,肯定是拿新的报告副本去给井中月看的,并且邀功。

  所以……

  云中鹤还没有走出城堡大门的时候。

  “砰!”

  他的后脑被轻轻一拍,顿时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过去。

  一个黑影,直接夹着云中鹤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黑影身材矫健,但是却有比较纤细,应该是一个女子。

  ………………

  一个秘密的房间内。

  那个黑影开始搜云中鹤的全身,结果毫无所获。

  最后竟然在鞋底的夹缝里面,找到了一张纸。

  藏得这么隐秘,肯定极度重要。

  但是打开这张纸一看,完全是一片空白,里面什么内容都没有。

  但这个黑衣人非常老练,把白纸在火焰上轻轻烘烤,字迹立刻显现了出来。

  上面果然是宁清大人的字迹,简直一模一样。

  这是报告的副本。

  在这份报告里面,把大战的责任全部推倒了秋水城头上,直接说是秋水城入侵了裂风谷。

  而且还揭露了洗玉城莫氏家族在这场战争中扮演的阴谋角色。

  总之这份报告中,裂风谷完全是无辜的。

  并且强烈建议诸侯联盟大会制裁秋水城和洗玉城。

  看完这份报告后,这个黑影发出一阵冷笑。

  ………………

  “大人,宁清那个贱人果然改了报告,完全偏袒于秋水城了,我们应该怎么办?”

  男子道:“能让她改回来吗?”

  “不可能,她的性格非常强硬固执,宁愿死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意志。”

  男子道:“那……就毁掉她,让这份报告变得一文不值。并且让裂风谷赔了夫人又折兵,彻底完蛋。”

  “是!”黑衣人道:“我应该怎么办?”

  男子道:“容易,宁清不是最在意名声吗,不是贞洁圣女吗?往他被窝里面塞一个男人,而且没有穿衣衫的男人,裂风谷的男人。然后带着调查团的其他成员去抓奸,人赃俱获,她的名声就毁了,她的报告也自然毁了,裂风谷如此卑劣行径,更加罪大恶极。”

  黑衣人道:“这云傲天又老又丑。”

  男子道:“这样反而显得宁清更加变态不是吗?就用他,扒了他的衣衫,塞入宁清的被窝之内,半个时辰后再去抓奸,这样就算跳进天江也洗不清了。然后将他骟了变成太监,并且当众打死。”

  “是。”黑衣人道:“我这就去办。”

  ……………………

  注:昨晚一分钟都没睡着,今天有一整天重要活动,要命了。诸位恩公赏几张推荐票吧,抚慰我的头痛欲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