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太乱了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282 2019.12.03 19:05

  风行灭走了之后,云中鹤没有立刻睡觉,而是给自己烧了一大桶热水,准备美美地洗一个澡。

  之前没有对手的时候,云中鹤可以污头垢面,一副乞丐的面目。

  但是现在楚昭然出现了,我云中鹤必须恢复俊美无匹容颜了。

  这就如同孔雀开屏一样,没有对手的时候,孔雀懒洋洋的,可一旦有对手,孔雀的整个尾巴全部展开,恨不得把腚都绽放。

  而就在此时。

  忽然一个身影走进了云中鹤的院子。

  “傲天,你来。”井无边鬼鬼祟祟道。

  云中鹤道:“哥,咋了?”

  井无边道:“让你来就来,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然后,他一把抓住云中鹤的手腕,往外拉。

  “哥,我衣衫还没有穿呢。”云中鹤道。

  井无边道:“穿什么衣衫啊,磨磨唧唧的。”

  然后,云中鹤就这样光着上身被拉进了西院的一个角落内。

  周围好些人看到了,顿时露出了诡异的目光。

  云中鹤道:“别误会,别误会,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的。”

  不知道为何,旁人的目光更加诡异了。

  云中鹤被拉进了一个院子深处的小屋内。

  “砰!”房门被关闭了。

  这么偏僻的角落,这么偏僻的小院,你井无边想要做什么?

  “你看。”井无边朝着床上一指。

  顿时云中鹤吓了一大跳,因为上面躺着一个大美人,此时正闭目不醒。

  黑血堂的冷碧。

  就是今天杀了几百人的黑血堂之主,狠辣无情的女屠夫。

  井无边道:“傲天,我这个人说出来的话,就如同拉出来的屎,永远都是是实实在在的,绝对不是放屁。今天的赌约,你赢了,我就把冷碧姐姐弄昏了,让你亲嘴。”

  顿时云中鹤呆了。

  我……我日!

  井无边你这精神病实在不轻啊,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

  而且这是你少年幻想的女人啊,就这么推出来给兄弟亲嘴?

  你这心也太大了啊?

  井无边道:“快点啊,冷碧姐姐很快就醒来了,到时候我们两个都完蛋。”

  顿时间,云中鹤要接受灵魂之考验了。

  我究竟要不要亲啊?

  井无边在边上不屑道:“傲天,看来你也是嘴上吹牛逼,关键时刻还是怂人一个。”

  顿时云中鹤受不了了。

  直接上前,猛地捧住冷碧冷艳逼人的脸蛋,逼近过去。

  然而……

  距离还有一寸的时候。

  冷碧的眼睛猛地睁开。

  无法形容那一瞬间的光芒。

  小时候用开水浇蚂蚁窝,就是这种目光。老公公阉割小公公的时候,应该也是这种光芒。

  冰冷,残忍,带着一点点讥讽。

  云中鹤内心狂呼:我……我这个时候是该前进,还是该后退啊,在线等,挺急的。

  关键时刻不能怂,要前进。

  云中鹤直接亲吻了过去。

  但是……还没有触碰到,直接就被冷碧按在地上。

  “啊……疼疼疼疼……”云中鹤惨嚎。

  井无边先是一呆,先看了云中鹤一眼,然后又朝冷碧望去一眼。

  仿佛他在做生死抉择。

  这个时候,我是应该逃跑?还是应该讲义气去救我弟云傲天呢?

  猛地一咬牙,一跺脚。

  井无边双眼陷入了迷离,自言自语道:“咦,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啊?”

  然后,他如同梦游一般走了,把云中鹤丢给了冷碧。

  靠,关键时刻你这个神经病又不疯了?

  “冷碧姐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但是你不能怪我,面对你这样的绝世美人,任何男人都会疯狂的,更何况我这样俊美无匹的凡夫俗子呢?”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而就在此时,忽然咔嚓一声。

  云中鹤一颤,问道:“我,我手臂是断了吗?”

  冷碧道:“没断,被我卸下来了。”

  然后,冷碧松开了云中鹤,冷冷道:“主君要见你。”

  果然如此,我说井无边那个废材怎么可能将冷碧昏到,这都是冷碧装的。

  不过,冷碧大人你装晕,是不是内心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冲动啊,表面冷冰冰,暗中寻刺激。

  接下来,冷碧朝着外面走去。

  云中鹤脱臼了一只手臂,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跟在了冷碧的后面。

  “冷碧姐姐,主君这样对你,我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你才是主君的第一心腹,楚昭然他算什么东西啊?”

  “冷碧姐姐你放心,我肯定是站在你这边的,我们两人联手,弄死那个小白脸。”

  云中鹤不断地挑拨离间,冷碧却毫无反应。

  又经过了灯火阑珊处,守夜的仆人又见到了光着上身的云中鹤,而且前面还有一个冷碧,云中鹤还脱臼了一只手臂。

  天哪?玩得这么疯的吗?

  云傲天和井无边公子还不够,竟然还加上冷碧大人?

  私生活这么乱的吗?

  云中鹤道:“你们千万别误会啊,事情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

  “我们懂,我们懂,小人不会乱说出去的。”仆人们赶紧道。

  冷碧依旧面无表情,来到了中院的厅堂。

  “进去吧,主君在等你。”冷碧道。

  “不给我一件衣衫吗?我这样光着身,孤男寡女的是不是不太好啊?”云中鹤问道。

  冷碧上前,一把抓住云中鹤的脖子,直接丢了进去。

  ………………

  bia叽!

  云中鹤的身体砸在冰冷的地面上。

  井中月一身白色锦袍,上面绣着黑色雕纹。

  细看之下,竟然是用乌金丝绣出来,真是太有钱,太奢华了。

  井中月很臭美啊,天天都换衣衫,而且都是死贵死贵的衣衫。

  “我该如何称呼你呢,大赢帝国的云公子?”井中月漫不经心问道,但是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冰冷锋利的刀子一般。

  云中鹤本来要爬起来的,此时立刻又重新趴了回去。

  “我招,我全部都招供。”

  “我叫云中鹤,家住寒水城门边,家中无屋又无田,生活乐无边。”

  “我无父无母,在丐帮长大,从小就坑蒙拐骗,小偷小摸。”

  “长大之后,又凭借我这张俊美无匹的面孔到处骗财骗色。”

  “夜路走多了,难免碰到鬼。女人祸害多了,难免遇到他的男人。”

  “我……我好像祸害了一个不该祸害的女人,她男人是一个大人物,天罗地网地要弄死我,所以我只能逃得远远的,来到了无主之地。”

  “听说裂风城主是一个大美人,而且没有丈夫,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我的天赋就是骗财骗色,所以我觉得我能够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我说的真是真的啊,城主,如果有一句撒谎,就让我在屎尿中活生生被溺死。”

  井中月淡淡问道:“你知道你得罪的大人物是谁吗?”

  “不知道啊,我刚刚从那个女人被窝出来,刚回到丐帮基地,结果发现死了十几个人,我魂飞魄散就跑了呀。”云中鹤道。

  “你祸害的是大赢帝国镇南侯的续弦妻子。”井中月道。

  镇南侯?那,那真是天大的人物啊!云中鹤汗毛竖起,厉声道:“她怎么可以这样?她骗我只是一个普通官员的小妾而已啊,我要知道她是正妻,我怎么可能会碰她?我们这一行的行规清清楚楚,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碰正妻。她这可害死我了啊,怎么可以欺骗呢?做人怎么可以这么不真诚呢?”

  顿时,周围出现了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

  这是隐藏在暗中的女武士。

  井中月道:“为何说不能碰正妻呢?”

  云中鹤道:“这有两个原因,第一,娶妻在贤,纳妾在色,所以正妻通常都不漂亮,小妾才漂亮。其二,小妾有很多,正妻只有一个。事关尊严,动正妻那男人就要杀人了。”

  我晕!

  太离谱了。

  这是啥狗屁理论啊?

  “寒水城中和你亲近的人,都被杀光了。”井中月道:“这是你得罪过的人,他们都想要将你碎尸万段。”

  井中月拿出来了一张名单,不对,是五张。

  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人名,每一个都想要弄死云中鹤。

  “你能活到现在,真心不容易啊。”井中月道:“那这个李先生又是什么人呢?为何豁出命去保你,他已经被下狱了,押往大赢帝都了知道吗?”

  云中鹤道:“讲真的,我……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啊?我是勾搭过他女儿,但是失败了。”

  他说的是真话,他真的不知道这个李先生为何对他如此之好,如此拼命地保他。

  不过井中月仿佛并不在乎这些,而是继续阅读云中鹤的资料,简直详细得吓人,几乎他祸害的每一个女人,他闯的每一次大祸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这些资料,都是谁去查来的?”云中鹤忍不住问道。

  井中月没有理会。

  云中鹤道:“是不是楚昭然?他想干什么吗?这样查我,什么意思啊?”

  井中月继续念道:“云中鹤此人,天真幼稚,奸诈刁滑,不学无术,却聪明伶俐,疯癫狂放,尤其容貌,俊美无匹,万中无一。”

  然后井中月朝着云中鹤望来,道:“你容貌当真万中无一吗?”

  此时井中月眼前的云中鹤,可谓是又丑又猥琐,一副乞丐模样。

  “我怎么可能是万中无一?”云中鹤冷笑道:“明明是百万中无一。”

  “是吗?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等的百万中无一。”井中月道:“来人,把他带下去洗刷干净,换上一身锦衣。”

  “是!”

  两个仆妇上前,先将云中鹤的脱臼的臂骨接上了,然后带下去洗澡,恢复真面目。

  如果云中鹤真的如同情报中说得那样俊美无匹,万中无一,那井中月倒是真的要好好重用他了。

  ……………………

  注:诸位大人,推荐票莫要浪费,投喂给我呀!给您鞠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