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傲天最强邪术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775 2019.12.10 19:14

  一刻钟后!

  寡妇宁清的房间之内。

  中年女子道:“小姐,夜比较晚了,该睡觉了。”

  宁清叹息一声,她有点害怕睡觉,因为失眠太严重了,每一次睡觉都是折磨。

  明明很困,却完全睡不着。

  那种睁眼到天明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想到云傲天送来的助眠药,宁清犹豫要不要试一试?

  但终究她还是没有试。

  因为她觉得云傲天这个人的人品,不是很可靠。

  这是一个很坏的男人。

  虽然长得丑。

  轻轻叹息一声,宁清来到镜子面前,褪下了自己的衣衫,只穿最单薄的小衣。

  哪怕自己也会被镜子里面的身体所迷醉。

  真是可惜啊。

  这么美丽的自己,却成为了天煞孤星。

  然后,她换上了最轻薄舒适的睡裙,钻入被窝里面。

  “干娘,不要让人发出任何声音。”宁清道:“明天很重要,就要公开报告了,我多少也要睡两个时辰。”

  中年女子道:“是,我不会让人靠近小姐的房间,助眠的熏香,我还是点起来吧。”

  “好。”宁清道。

  中年女子拿出熏香点燃。

  宁清闭上了眼睛,开始思虑。

  明天这个报告一旦公开的话,当然会被裂风谷带来灭顶之灾。

  但是宁清不在乎。

  她对无主之地的打打杀杀没有任何兴趣,况且井中月这个女人狠毒霸道,死不足惜。

  至于不能保住云傲天固然可惜,但路是他自己选的,就算死了也怪不了任何人。

  甚至云傲天对她的救命之恩,她也不是很在乎。

  她唯一爱惜的只有自己的名誉,而不是生命。

  此时让她耿耿于怀的只有一件事情,那首《太阿先生》究竟是不是云傲天做的?

  他究竟是一个才子,还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乞丐文盲?

  不过没有多久,宁清眼皮就开始打架了,竟然觉得尤其困倦。

  她心中不由得欢喜起来。

  今天的状况竟然这么好,这么难以入眠的她,竟然感觉到困了。

  于是,她赶紧抓住这个困境,千万别让她溜走了,并且加大凝聚这股困倦。

  然后……她就睡着了过去了。

  非常香甜。

  甚至连叫都叫不醒的。

  因为这熏香里面加料了,能够直接让人昏睡过去的。

  片刻后!

  房门飞快打开又关闭。

  一个黑影进入,背着一个麻袋。

  打开麻袋,里面有一个男人,头发如同杂草一般,面孔又老又猥琐,不是云傲天又是谁?

  这个黑衣人拉下了蒙面布,这是一个面目平庸的女子。

  中年女子,也就是宁清的乳母低声道:“好了,这里交给我吧。”

  黑衣人道:“许夫人,我们主人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

  宁清的乳母道:“记住你们的承诺,我的儿子从武道院出来之后,必须成为百户官。”

  黑衣人道:“没有问题,您抓紧速度,半个时辰后,就会有人带着调查团的其他官员来抓奸了。”

  宁清乳母道:“知道,你走吧。”

  黑衣人道:“我帮您。”

  然后,这个黑衣女子将云傲天的衣衫剥得干干净净,惊愕了一下。

  “云傲天,你本是一个卑贱的乞丐,今天能够和宁清大人睡在一个被窝,真是便宜你了,完全是三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就算接下来要被碎尸万段,那这辈子也是值了。”黑衣女子道。

  宁清乳母面孔微微颤抖了一下寒声道:“可不是嘛,宁清小姐这一身雪玉肌肤,如同天上的仙子一般,云傲天这等卑贱货色,十辈子也沾不到半根手指头的。”

  然后,黑衣人将云傲天塞入了宁清的被窝里面,并且摆出了交颈而眠的姿态。

  整个过程中,云傲天和宁清始终昏迷不醒,任由两人摆弄。

  “如何?”

  “完全是一对狗男女,跳进天江也洗不清了。”

  “那我们出去吧,你守在外面,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更不要让任何人出来。”

  “没有问题。”

  “这迷香没有问题吧?这两人不会中途醒来吧?”

  “当然没有问题,就算打雷这两人也不会醒来。这里墙壁深厚,只有一扇门,我就守在门外,一只蚊子都飞不出来。”

  “那好,半个时辰后,我们来抓奸!”

  两个人走出了房间,黑衣人飞快消失在走廊,而宁清的乳母就站在门外的走廊上坐下,紧紧盯着关闭的房门,眼睛一眨不眨。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在胃酸的腐蚀下,云中鹤肚子里面的药丸外壳一点点融化了。

  但是作用更快的是他鼻孔深处的那一颗药,出现了裂缝,然后里面带有刺激性的药物猛地钻入了云中鹤鼻孔深处。

  这是双保险,确定会让他提前多少时间内醒过来。

  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药物,对大脑有强烈的刺激作用。

  云中鹤直接醒了过来。

  先是觉得一阵温香,不由得正眼一看,发现他此时竟然和宁清交颈而眠。

  哇!

  这个女人真的好美。

  这张面孔太精致了。

  这肌肤,真的如同羊脂一般滑嫩。

  但是……现在不是时候,必须争分夺秒了。

  他无声无息地从被窝里面出来,从床下拿出了一个包袱。

  这包袱是他今天带来的,里面装的都是给宁清的药。

  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比如颜料,花粉,蜂蜜,朱砂,还有用凝胶和最肥嫩猪肉制成的特殊道具,总共几十种。

  然后,他在镜子面前飞快地动作着。

  施展着前所未有的“魔法”。

  绝对不亚于现代社会的三大邪术。

  他的动作很快,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而且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特殊的气息。

  太兴奋了。

  太快乐了。

  太刺激了!

  太期待了。

  差不多五十分钟后,调查团就会进来抓奸了。

  而那一刻会是何等的精彩绝伦啊?

  ………………

  城堡的其他房间内,十几个人愁眉不展。

  因为他们都听到了一个流言,宁清大人要修改报告内容,要把战争的责任全部推到秋水城的头上,并且号召诸侯联盟大会对秋水城,乃至洗玉城进行严厉制裁。

  整个调查团总共有十五个成员,而宁清因为个人资历原因是绝对的首领。

  “怎么办?明天就要公开宣布报告内容,并且上报给诸侯联盟大会了。”

  “我曾经询问过宁清大人,是不是修改了报告,她显得非常不屑冷傲。”

  这调查团成员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秋水城、洗玉城收买,还有是为第一诸侯澹台家族办事的。

  这里面有没有裂凤城的人,当然有,但是绝对少数。

  “听说井中月派来了一个乞丐间谍,解救宁清大人的性命,并且揭露了她身边的卧底,宁清大人感念裂风谷的恩德,痛恨秋水城的陷害,所以这才修改的报告。”

  “胡说,宁清大人公平公正,怎么可能会因为私人恩怨而改变立场?”

  “我听说宁清大人和那个云傲天乞丐,有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

  这话一出,立刻有十几人猛地站起来,表示愤怒。

  宁清大人是他们的梦中情人,是他们心中的女神,怎么可能会看得上一个又老又丑的乞丐。

  你们这群人信口雌黄,无耻之极。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女武士飞奔而入,在某个官员耳边低声说了一声。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名官员嘶声道。

  “怎么了?怎么了?”其他众多官员纷纷站起来,簇拥上来。

  按个官员道:“小敏,你和大家说说看。”

  那个女武士道:“今天傍晚时分,那名云傲天又来了,呆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走了。但是他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在城堡打了一个转,装着离开的样子,其实又悄悄拐了回去,潜入了宁清大人的房间。”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都呆了。

  那个女武士继续道:“不仅如此,不久之后,宁清大人的乳母就守在门外,不许任何人靠近,哪怕距离十几丈也会被人立刻斥责走。”

  这,这里面有问题啊。

  那个女武士继续道:“我们无法靠近,所以就去了宁清大人房间的上面一层,倾耳听下面的动静,竟然听到了一些暧昧的声音,好像是女人的笑声,还有吟声。”

  “现在差不多半个时辰过去了,裂风谷的那个云傲天进入宁清大人的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听到这些话,所有人的脸色全部变了。

  太诡异荒谬了。

  宁清大人何等地贞洁无双,怎么可能会和别的男人通奸?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对于在场很多人说,无异于太阳西出,山海倒流。

  整整十几年了,宁清大人别说没有碰过一个男人的手指头,甚至单独和一个男人说话时候都隔着屏风的。

  这样的贞洁圣女会和人通奸,而且还是一个又老又丑的乞丐,简直颠覆人的三观啊。

  在场有多少人是宁清大人的仰慕者啊。

  “这件事情我亲眼所见,如果我撒谎的话,就让我千刀万剐。”那个女武士信誓旦旦道:“而且看到的不止我一个人,你们可以找其他人来作证。”

  此时,在场调查团内的其他官员要么内心充满了荒谬感,要么充满了愤怒。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问题就大了。”

  “那就证明宁清大人真的修改了报告,而且是为了一个又老又丑的乞丐,修改了报告。置诸侯联盟大会的权威于不顾,置无主之地的公平公正于不顾,置那一场战争无辜的死难者不管不顾,这是犯罪。”

  “对,这是犯罪,滔天大罪。”

  “裂风城用如此卑鄙手段进行肉贿赂,更是罪恶滔天。”

  “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们要为诸侯联盟大会讨回公道,为战争的无辜死难者讨回公道,为无主之地的公平秩序讨回一个公道。”

  “那我们动作要快了,那对狗男女说不定很快就要完事了,那个云傲天说不定就要跑了。”

  女武士道:“放心,事关重大,我们已经派了十几个人包围了宁清大人的房间,保证一只苍蝇都跑不出来。”

  “走,走,走,去抓奸。”

  “去抓奸。“

  忽然有人喊道:“如果这的抓到奸了,怎么办?”

  “如果真的当场抓获,别说两个人是不是在床上办事,就算云傲天那个男人呆在宁清大人的房间里面,那这两个人就不是清白的,毕竟明面上他已经离开城堡了,折返回来就是有奸情。”

  “对,对,对。”

  “我是问,如果成功抓奸,应该如何处理?”

  “那还不简单吗?如果真的抓奸了,那宁清就成为了一个不知廉耻,人尽可夫的女人,她当然没有权力担任这个调查团首领,她写的报告自然就没用了。至于云傲天那个男人,先骟了做太监,然后活生生当众打死,用砖头砸死。”

  在无主之地本就有这规矩的,一旦被当场抓奸,先割掉,然后用石头活生生砸成肉泥。

  “走啊,去抓奸。”

  “走,为了无主之地的未来,为了战争的无辜死难者,为了诸侯联盟大会的权威,去抓奸。”

  顿时十几个调查团官员群情汹涌,朝着宁清的房间冲过去。

  抓奸,抓奸!

  ………………

  注:推荐票一少,心情真心有点失落呢?大人开恩哪,激励一下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