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云傲天大功!好突然啊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3213 2019.11.28 09:31

  井中月走了之后,云中鹤将目光望向了陆展远大夫。

  小样,你刚才不是牛逼吗?你不是要抢我功劳吗?不是要夺我神药吗?

  “陆大夫,来啊,来嘛。为了无边公子,为了人类造福,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陆展远浑身发抖,尖叫道:“你敢?你敢?你想要做什么?我效忠城主府八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一个乞丐,竟然敢要害我?你这是公报私仇!”

  云中鹤道:“恭喜你答对了,我就是公报私仇,怎么了?我就是心胸狭窄,怎么了?我就是俊美无匹,怎么了?”

  我艹……

  陆展远道:“冷碧大人,您也听到了,云傲天这个乞丐在公报私仇,公报私仇啊!”

  冷碧就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因为井中月的命令在裂风谷就是圣旨,除非她收回成命,否则谁也救不了这陆展远了。

  陆展远直接朝着裂风夫人跪下磕头道:“夫人,饶命我,救救我啊!我效忠城主府八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夫人救命啊!”

  冷碧二话不说直接上前卸掉了陆展远的下巴。

  因为她担心裂风夫人真的说出饶过陆展远之类的话,那样就和井中月的命令相悖了。

  这会影响城主府的团结,很快就会传出去说,井中月和母亲不合。

  冷碧一挥手,这位陆展远如同死狗一般被拖走了。

  而蓝神仙依旧闭目养神,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倒是他那个徒弟小玉,望向云中鹤的目光充满了怨毒。

  ………………

  某个秘密房间之内,陆展远的身体光溜溜的,被绑在杀猪板上。

  “云傲天,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蓝神仙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陆展远厉声道。

  云中鹤上前,拿出刀子,叹息道:“陆展远,你让我很难办啊,我有心放过你,你却那么有骨气,也不求饶,也不服软的,我就算想要放过你也找不到台阶下啊。”

  陆展远道:“我,我求饶的话,你就放过我吗?”

  “当然,我们无冤无仇的,只要认错了,还是好同志嘛。”云中鹤道。

  陆展远赶紧高呼道:“云傲天,我错了,我有眼无珠,竟然和你作对。求求你放过我吧,求你饶过我一条狗命。”

  云中鹤道:“你知道错了。”

  “知道了。”

  云中鹤道:“喊爹。”

  陆展远无比耻辱喊道:“爹。”

  云中鹤道:“喊爷爷。”

  陆展远痛不欲生喊道:“爷爷,孙儿错了,求求饶过我吧。”

  云中鹤道:“既然你知道错了,那就休怪爷爷惩罚你,我这也不算是不教而诛啊。”

  然后,他拿出锋利的刀子,虚无缥缈地在陆展远白花花的身上划了几十刀。

  陆展远顿时发出凄厉的嚎叫声。

  “云傲天,我杀你全家,我杀你全家……”

  云中鹤笑道:“孙子,忍着点啊,爷爷要在你伤口上抹粪了。”

  然后,他把沸腾的粪水,涂抹在陆展远的伤口上。

  “乖孙,我知道很疼,但是你忍着点啊,我们这也是为了造福人类啊。”

  果然,仅仅几个小时后,这个陆展远伤口就感染发炎,开始发高烧。

  云中鹤给他用了青霉素。

  神奇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陆展远很快就退烧了。

  停止用药后,他又再一次发烧,云中鹤再一次用药,陆展远又退烧了。

  尽管已经有所预料,但冷碧还是叹为观止。

  这真是神药啊,立竿见影的神药。不仅仅能够救井无边一人,未来战场上不知道还能救多少人,甚至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药如果能够大量生产的话,可能会改变整个战场格局。

  云中鹤这次立下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

  “冷碧大人,现在我们剩下的神药不多了,用来治疗井无边公子都勉强,还要浪费在阿猫阿狗身上吗?再说陆展远大夫也是为了人类的将来而死的,死得很光荣,您觉得呢?”

  冷碧二话不说走了。

  接下来,这位陆展远大夫凄厉哀嚎了一天一夜。

  然后,他就死了!

  云中鹤有些惋惜,毕竟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喊他爷爷呢,都有点感情了呢。

  ………………

  云中鹤接管了井无边所有的治疗。

  中西结合,青霉素消炎,中药辅助治疗。

  真是妙手回春,井无边一天比一天好了。

  先是彻底退烧了,接着也不咳血了,呼吸也渐渐顺畅了。

  之后,淋巴结的肿大也消了下去。

  全身溃烂的地方也开始结痂。

  这痊愈的速度简直快得惊人,让所有的大夫叹为观止。

  真心没有想到啊,这个脏乱差的乞丐云傲天竟然还有这等神奇的医术,真是人不可貌相。

  而真正让井无边狂喜的是有一天早上,他睡醒了起来之后,忍不住尿意,于是抱着下地狱一般的念头去小解。

  每一次小便,都是他的噩梦,那种火烧火燎刀割的痛楚,简直让人死去活来。

  说真的,就算云中鹤救了他的性命,他也不是很开心的。

  因为这般痛苦地活着,真不如死了算。

  然而……

  这一次小便仿佛不一样了。

  竟然……没有那么痛了。

  这……这……难道是错觉吗?

  而且尿出来的再也不是血了。

  井无边还不敢掉以轻心,唯恐这只是偶尔的一次缓解而已。

  但是,接下来他每一次小便感觉都不一样了。

  那火烧火燎的痛楚越来越轻,越来越淡。

  而且可怕的溃烂和化脓也完全痊愈了。

  一直到有一天,他小便的时候再也没有一点点痛楚。

  天哪!

  我井无边的人生得救了。

  多少年了?

  我终于再一次感到无边的畅快感了。

  ………………

  整整半个多月时间过去了。

  当井无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云中鹤的小院时,所有人都知道,井无边公子大部分痊愈了。

  云傲天这个乞丐,真的救活了井无边公子。

  而且还治好了他痛不欲生的绝症,让这位诸侯之子重获了新生。

  此时云中鹤正在提炼新一批青霉素。

  忽然,房门猛地被撞开,井无边直接冲了进来。

  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云中鹤。

  他的病刚好,当然急性肾炎是没有那么容易好的,但只要消炎到位,阻止并发症,加上一些忌口,这病会在几个月内自己痊愈。

  唯一麻烦的就是他的前列腺炎,这真是很难治断根的,依旧还是会反复。

  不过只要用药的当,加以控制,不会给井无边带来多大的痛苦。

  起码最最痛苦的尿道炎,算是彻底治好了。

  “井无边公子,你要做什么?我知道我非常英俊,而且充满了无限的魅力,但是……有些禁忌还是不破为好呀。”云中鹤怯怯道,本能后退几步,捂住了屁股。

  “你跪下。”井无边前所未有的严肃。

  云中鹤犹豫片刻,然后跪了下去。

  井无边也猛地一膝跪了下来。

  “苍天在上,黄土在下,从今日起,我井无边和云傲天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这是不是太突然了啊。

  然后,井无边目光直接扫了过来。

  云中鹤赶紧念誓言道:“苍天在上,黄土在下,从今日起,我云傲天和井无边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个时候,耳边仿佛传来刘老师熟悉的歌曲:

  这一拜,春风得意遇知音,桃花也含笑映祭台;

  这一拜,保国安邦志慷慨,建国立业展雄才。

  ………………

  脑补的BGM结束,两个人义结金兰的仪式也结束了。

  井无边道:“傲天,你几岁了?”

  云中鹤问道:“那你几岁?”

  “二十一岁。”井无边道。

  “哥!”云中鹤直截了当。

  井无边一愕,看着云傲天四五十岁的乞丐模样,不由得一咧嘴。

  然后,他望向云中鹤的目光无比认真,道:“傲天,我是疯子,但我不是傻子。”

  云中鹤点头认同。

  井无边道:“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真正名字叫什么。但你就是我亲兄弟了,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如果有人要害你,我豁出命也要保你,在整个裂风城我都罩着你。”

  “但是……傲天,你和我说一句实话,你进入城主府究竟想要做什么?如果你想要富贵的话,单凭你的烂西瓜神药,就可以享用一生了,你究竟想要什么?”井无边道:“不管有多么不堪,你都可以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

  井无边认真看着云中鹤,一字一句道:“我甚至可以发誓,如果我泄露出去半句,就让我列祖列宗祖坟被刨,尸骨被野狗嚼碎吃了,不得好死,死了都得喂狗。”

  云中鹤一愕。

  无边哥,你……你这是过瘾呢?诅咒祖先,诅咒自己那么咬牙切齿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傲天,你是我的兄弟,所以不管你混进城主府有什么目的,我都能理解,而且能帮我一定帮。”井无边依旧认真。

  云中鹤道:“这还真是有些难以启齿啊。”

  “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你是疯子,我也是疯子,我们脑子都不正常,还有什么话说不出口的?”

  井无边道:“说出来,你要当我是兄弟,你就说出来。”

  云中鹤道:“我的目标非常简单,就是金钱,权力,美人,无主之地一片混乱,正是我等建功立业,实现远大人生理想的时刻。”

  井无边道:“别拐弯抹角,直接一些。”

  直接一些是吗?云中鹤道:“明人不说暗话,我要祸害你姐,你亲姐!”

  此时,外面一个绝美无双的身影,飘然而至!

  ………………

  注:再一次通宵码字,恳请诸位恩公的推荐票,助我入眠!谢谢大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