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谜案追踪

镜面生存 燕丘 2023 2019.10.25 21:56

  又是1个小时,钟平默默记住这个时间。

  “希望你没有骗我。”

  皮生财转身离开,村长继续靠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走。”

  钟平带着曾如烟去追皮生财,不久后,3人前后脚离开槐村。

  一般人出门都会选择走大路,但皮生财却没有,他出村后直接上山,沿着崎岖的小路进入林中。

  “他上山做什么?”曾如烟的心底冒出一个疑问。

  10分钟后,曾如烟的疑惑得到解答,皮生财走的是一条近路,只用了10分钟就赶上了早一步离开的公共汽车。

  “古镇-鄞县。”

  钟平注意到汽车的行驶区间,眉头顿时紧锁起来。

  “又有变化了。”曾如烟小声而惊喜地说:“案发时间是1997年9月20日。”

  “那个案件的名称叫什么?”钟平问道。曾如烟心想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怎么又问?但她还是告诉钟平,案件叫作槐村凶杀案。

  “不对。”钟平意识到他们都想错了。

  警方对案件的命名是有根据的,日期或者地点,汽车马上就要离开槐村范围了,没有理由叫槐村凶杀案。

  而且,现在车上不止去上大学的7个人,还有司机、售票员和其他乘客。

  除了7人都是凶手,他了不认为会这么巧。

  皮生财还在跟着汽车移动,不远处已经有一个村子若隐若现了,这让钟平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想。

  “回村。”钟平低喝道,曾如烟一脸迷茫,怎么又回村了,不是应该跟着7个遇害者吗?

  “村长有问题。你注意看手机的信息,有变化了及时告诉我。”钟平急匆匆的向前走。

  曾如烟也不问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钟平的语气已经告诉她,事情很严重。

  因为走的不远,钟平和曾如烟很快回到村子。

  村长依旧在槐树下悠闲,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可是钟平注意到,他的手中多出一串手串。

  有人送到他手中的,还是他自己去拿的?

  甩了甩脑袋,钟平认为自己的注意力不应该放在微不足道的手串上。

  “你等在这里,我去和他谈谈。”钟平说道,曾如烟急了,“你刚才不是说很危险吗?”

  “没办法了。我们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1小时是什么意思,再等下去对我们太不利。”

  说完,钟平走出树林,出现在村长面前。

  “你们这些小家伙难得有人来看我这个老东西,来,快坐。”村长热情的过了头。

  “这里好像没有可以坐的地方。”钟平说道。

  “有的,只是你没看到。”村长笑呵呵的说。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的诡异起来。

  “在哪里?”钟平打破沉默。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没耐心。”村长叹了一口气,说:“大哥,你辛苦一下吧。”

  这里有人?钟平看向四周。

  一人从槐树后走出来,满头白发,颤颤巍巍,佝偻着腰,手中端着一把板凳。

  “你坐。”老头将板凳放在钟平面前,然后脚底拖地,缓缓的走到村长身后。

  “这位是?”钟平忍不住询问道,村长有些不高兴,“你这是翅膀硬了,居然连槐村的英雄-皮德都不认识了。”

  “大哥,你可别生气。”村长转头给老头赔了一个礼,但并没有站起来让座的意思。

  村长的大哥,那也就是皮生财的爷爷。

  或许,这是一个突破口。

  “大伯,我刚刚看到生财哥出村了。”钟平着急的说:“你快去追他吧。”

  “是我让他出去的。”村长不给皮德说话的机会。

  “村长,这是违背祖训的。”钟平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村长有些生气的说:“钟平,我发现你这个小娃越来越不听话了。我让他出去自然是有事要做,我们村子又不是没人离开过。”

  躲着的曾如烟发现手机上的信息发生了变化,出现了死者的名字-钟平。

  曾如烟大急,她想告诉钟平这一切,但钟平不让她出去。

  “大伯,我们还是去看看吧,他是您这一脉的独苗,可不能有什么闪失。”钟平看向皮德。

  “要不,我去看看?”皮德缓缓开口,村长无奈的说:“你这腿脚不方便,我让生衣送你去吧。”

  “钟平,去将生衣叫出来,他在二楼西边第二个屋。”村长对钟平说。

  钟平正想进入村子呢,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走到木楼前,他缓缓推开木门,一缕阳光照射到客厅的木桌上,上面摆放着两盏茶,还在冒热气。

  绕过屏风,钟平看到一个楼梯、一个后门和两个走廊。

  推开后门,他看到一个猪圈,里面有三头猪。

  关上后门,钟平走向左边的走廊。八个房间,门都是关着的。

  轻轻的打开第一扇门,他看见一把木制长枪。整间屋子里只有一把木制长枪,看起来十分怪异。

  将长枪握在手中,钟平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这难道是木屋的那把木枪?”

  钟平的惊讶显现于表,但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获得情绪而兴奋,反而无比惊恐。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青年出现在门口,钟平恢复以往的冷漠脸,“村长让我进来喊你,无意间看到这把枪很有意思就进来看看。”

  “不要乱动,快点出来。”皮生衣不耐烦的说,钟平一边向外走一边询问:“那把枪是谁的啊?”

  “我爷爷的。”皮生衣回答的很干脆。

  走到屋外后,皮生衣恭敬的说:“爷爷,你叫我。”

  “你大伯要出去走一圈,你陪着去,一定要照顾好你大伯。”村长笑呵呵的说。

  “是。”皮生衣从旁边的棚子里推出一个轮椅,“大伯,上来吧。”

  离开村长家以后,钟平带着二人顺着刚才的小路上山。皮生财已经走了,不过他在地上留下了不少痕迹,钟平很容易就辨别出来了。

  “你知道村长用那把长枪做什么吗?”一边带路,钟平一边打探村长的底细。

  “猎杀恶魔。”皮生衣忽然抬起头,盯着钟平身后,“凡是碰到那把枪的人都会有一个秘密被恶魔夺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