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死一半

镜面生存 燕丘 2019 2019.11.03 23:00

  就在钟平跳到雕像头顶的时候,黑色虫子突然飞起来,锋利的牙齿咬向他的大腿内侧。

  闷哼一声,钟平艰难的落地。大腿内侧出现一个伤口,一个血洞不停地冒血,黑色虫子还在那里啃食。

  将曾如烟放在地上,钟平拔出黑色虫子。

  黑色虫子十分凶残,哪怕被抓住依旧想咬钟平的手。

  面无表情的碾碎虫子,钟平看向重新出现在眼前的完整无缺的雕像,眉头紧锁起来。

  雕像可以攻击他,一次还好,如果再来几次,就算他不被咬死也要失血过多而死。

  “好难受。”

  一声低吟响起,钟平迅速低头,发现地面上的曾如烟竟然要被孤桥吃掉。

  立刻将他抱起来,钟平看见孤桥的泥土如同活得一般,正在蠕动。失去目标以后,泥土迅速复原,如同一般的泥土。

  钟平看了一眼脚下,泥土没有吃他,这说明他不满足被吃的条件。

  大腿上还在流血,低落在孤桥上的血消失的无影无踪,显然是被吃了。

  只吃死人和鲜血吗?

  可是曾如烟刚才说话了,显然没死,至少可以说还没有死透。

  这么说,孤桥是对气死敏感。

  也就是说,他万一快死了,孤桥也可以吃掉他。

  这真是一个死局啊。

  钟平转身,看见身后也有一尊雕像,可能是两个雕像,也可能是他看向哪里,哪里就有雕像。

  再次转身,钟平决定打碎雕像,也许里面有吃人的黑色虫子,但他别无选择。

  轰得一脚踢在雕像上,雕像就像瓦片一样破碎。

  什么东西都没有,钟平有些疑惑,难道这就算通关了?

  钟平慢慢向前移动,看向雕像里面,真的空空如也。

  眼睛。

  钟平突然想到窗的提示,看向雕像的眼睛,发现后面沾着东西。

  他半蹲在地上,用手抠下来,发现那是一个真的眼珠子。

  “尸冥再通过这种方式监视我们,黑月很可能也是它的眼睛。”

  半夜,各家各户都会锁门,但可能不会关窗户,就算关了,月光也可以通过进去屋内。

  “生路在下面。”

  钟平抱着曾如烟从孤桥上跳下去,可怕的尖刀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穿透二人的身体。

  可是眼前的景象一变,他从神穴出来了,就现在神穴门口。

  果然如此。

  钟平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尸冥不是神,不是无所不能的。不可能时刻监视着每个人,于是钟平就想到一种可能,脱离他的监视就可以脱离困境。

  至于为什么不向前走?

  钟平认为这是尸冥的一种手段,前面多半还有其他监视手段,一旦进入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阳光明媚,钟平再次体会到了温暖。

  抱着曾如烟,钟平回到槐村,村民们已经吃完午饭,正在门前唠嗑。

  见钟平抱着一个女人走过来,那些人立刻投入注视的目光。

  “钟平,你怀里抱的是谁啊?”

  “你的腿怎么了,要不要我帮你处理一下?”

  村民们很热情,似乎对钟平很熟悉,可是钟平并不认识他们。

  最开始,钟平以为他们借用了别人的身份。但现在细想起来,所有人和他们都没有发生过近距离接触,除了4个人,村长,皮德,皮生衣和皮生财。

  幻境最怕触摸,钟平走到一人面前,笑眯眯地说:“麻烦帮我处理一下。”

  那人愣住了,许久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

  周围的景象再次一变,钟平回到了来时的餐桌上。这一次,他看清了所有。

  除了他们这桌,其他桌子只有菜和酒,但没有一个人。

  而他们这桌,除了他们7人,还有村长、皮德、皮生衣和皮生财,以及另外8个人。

  不管是说话还是敬酒,村长都是对着那8人,而不是他们。

  偷偷摸出,钟平发现信息没有变化,也就是说他虽然找到了关键点,但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尸冥制造出来的幻象是很真实的,他并没有想过一碰就会破,可刚刚偏偏发生了。

  不对,我没有破解幻境。当时和他们说话的不是我,而是他们8人中的一个。

  这一切发生在他参加酒席前,因为他要去参加酒席,所以我也跟着过来了。那也就是说现在还是夜晚,天上的不是太阳,而是月亮。

  我明白了,从最开始进来,所有人就陷入幻境。

  尸冥没有能力改变生存系统,但可以改变他们的眼睛,改变他们听到的。

  端起一碗酒,钟平走到外面,低头,从碗中寻找月亮。

  皎洁的月光落下,但很快又黑下来。一只头上长满眼睛的怪物倒映在酒中,锋利的爪子抓向他的心脏。

  钟平迅速向后弹射,但一切都太迟了,他被尸冥抓破肚子,血眼看着就要淌了出来。

  躺在地上,钟平的身体修炼变的冰冷。

  不久后,他变成一具尸体。不过他并没有死,外面的人正在为他送行,曾如烟就坐在他的身边。

  “钟平,你总算醒了。”曾如烟笑道,钟平淡淡的问:“你到底在村长家发现了什么?”

  曾如烟的第一句话就让钟平听不明白,不是王夏吗?

  “是一个老头,身材魁梧,但给人一种病殃殃的感觉。他和村长争吵了好久,但因为距离远。我没听到多少。但我听到,我是。”曾如烟兴奋的说:“他的腰上有一面镜子,我当时还纳闷为什么男人要带镜子。不过我很快想到,整个村子都没有镜子。”

  “就像那个老头说的,镜前充满无限希望,但最后难逃一死。想进镜后,而且前后不能相见。”

  钟平微微点头,看似简单的道理,可是又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呢,他们完全被尸冥牵着鼻子走了。

  曾如烟生气的说:“我怀疑,他可能就是尸冥。”

  “让我想想。”

  钟平努力回忆桌上其他8人的模样,脸色骤然大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