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红雪

镜面生存 燕丘 2028 2019.10.15 20:00

  “天天钻个没完没了的,早知道老子早搬走了。”

  吴景天突然站起来,对着火炉后的木墙一顿踹。

  陈建树走到歇斯底里的吴景天身后,将斧子架在他的脖颈上,“你他妈的到底知道什么,赶紧说出来,不然我劈了你。”

  “草你妈的,让不让人睡觉了。”

  “姓郭的,你给我等着,老子早晚弄死你。”

  吴景天仿佛没听到陈建树的话,依旧对着木墙大骂。

  “他多半是疯了,别管他了。”李木对陈建树说。

  “那就杀了他。”

  陈建树的眼中闪过狠色,举起斧子劈下。

  “住手。”

  突兀的声音响起,陈建树的动作戛然而止。

  “钟平,你过来了吗?”李木拿出对讲机,急声问道。

  “四周全是雪,我正在想办法。”钟平平静的说:“吴景天是任务的关键,不要伤害他。”

  “你是不是找到什么线索了?”李木惊喜的问道。

  “吴景天连续2次和尸冥近距离接触却没事,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钟平淡淡的说。

  “是有点奇怪。”李木低语了一句,钟平又说道:“我怀疑尸冥要的替身不是我们,而是他。”

  “很大胆的猜测,也许是对的。”李木低喝一声,“那就更要杀了他。”

  白海的眼中闪过凶光,慢慢走向吴景天。

  吴景天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朝着自己靠近,依然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吼。

  墙壁破开,火炉中的火星飞得到处都是。李木和陈建树如临大敌,将手中的武器对准破墙而入的狰狞尸冥。

  不过尸冥恶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白海,血盆大口中淌下散发着恶臭的口水。

  “来保护自己的身体了?晚了。”白海抓起一根木头,想要用上面的尖刺穿透吴景天的脑袋。

  “他是我们唯一的筹码,如果杀了他,尸冥将无所顾忌,杀了我们所有人。”钟平无法赶到,只能在对讲机里劝阻。

  “按照钟平说的做。”李木陡然看向白海,白海冷哼一声,“他的身份不明,我不相信他的话。”

  “尸冥就在你面前,我为什么还不相信我。”钟平的声音淡淡地响起,“那是因为,你知道尸冥不止一个。”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木对白海怒目而视,他没将尸冥可能不是1只的信息告诉过任何人,哪怕是曾经做过任务的陈建树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因为他参加的任务都是只有1只尸冥。

  “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知道的?”面对李木和钟平的咄咄逼人,白海没有丝毫慌乱。

  “我和吴景天去抱木柴的时候,在一棵树后看到一堆尸骨,其中就包括魏柏的。”钟平的声音很平静,但语速不慢,“我在里面发现一把刀和一个腐烂的眼珠,眼珠是被刀挖下来的。尸冥杀人,应该不至于用刀吧。”

  “为什么不早说?”李木大怒,这次的新人怎么都这么自以为是。

  如果早就确定尸冥有2只,他绝不定和钟平、白海中的一个待在一起。

  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不管尸冥是白海还是钟平,他们现在的情况都格外危险。

  “抓住吴景天。”李木不再指望白海,亲自动手,一把抓住吴景天的头发,对尸冥大喝道:“滚开。”

  尸冥怨恨的扫过所有人,然后慢慢了出去。

  爬到一半的钟平立刻停下所有动作。刚刚他想用对讲机和李木沟通一下,意外听到他们要杀吴景天。为了救吴景天,他一边指挥,一边爬向西屋。

  等尸冥退出去的时候,他只爬到一半。

  吴景天得救了,他却陷入危机。

  尸冥没有心跳,只要不动,很难发现。但人类不一样,心跳和体温、以及寒冷带来的颤抖都会成为暴.露的根源。

  关掉对讲机,钟平握紧木锥,一动不动的躲在白雪中。

  时间在流逝,钟平的身体被冻僵,周围的白雪也逐渐暗淡下来。

  天黑了吗?钟平心底猜测。

  下一刻,暗淡的雪被染成红色,先是一个点,然后是几十个,最后连成一片,刺目而腥臭。

  哒。

  雪变成红色后,这片世界彻底被恐怖笼罩。哪怕是风吹草动都会让一个人最后的心理防线崩溃,更别提不远处传出雪被砸开的声音。

  尸冥来了吗?

  钟平握紧木锥,准备殊死一搏。但他知道,自己生存下来的希望并不大。

  悄无声息,仿佛尸冥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钟平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尸冥。

  那会是什么?

  钟平轻轻地、缓缓地移动身体,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为了不被尸冥发现,他走的很轻,但饶是如此,脚下松软的雪还是越陷越深,发出的嘎吱嘎吱声也越来越大。

  停下脚步,钟平在原地站了10分钟才继续前进。

  半小时后,钟平找到声音的来源-一根沾满鲜血的骨头。

  “粗糙的黄布。”钟平叹了一口气,那是郭勇穿的衣服,骨头是谁的自然也就清楚了。

  “想用这种办法吓唬我们?”

  钟平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尸冥看似聪明,实际上不过如此。

  可怕的恶意从背后传来,钟平的身体僵硬在原地。

  那股恶意没有靠近,也没有远离,就那样持续了好一会。

  钟平想要回头,但理智告诉他不要那么做。

  可他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再等下去,他会被冻死在这里。

  豁然回头,钟平举起木锥。但面前空无一物,先前的恶意也消失不见。

  原来是心理作用。

  钟平暗自庆幸。但他很快察觉到不对劲,雪变成血色、遍地尸骨以及突如其来的恶意,虽然吓人,却不能杀人。

  尸冥大动干戈的目的何在?

  钟平的身体陡然冲出去,他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咔嚓一声。

  因为钟平的动作比较大,下面的雪被塌陷处一个坑,钟平的身体恰巧卡在里面。

  一个黑色影子从钟平挖出的通道里向他走过去,难以忍受的恶臭,令人胆寒的冰冷。

  钟平剧烈挣扎,想要挣脱出去。

  但身体被冻僵,加上周围都是松软的红雪,他根本爬不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