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虫神

镜面生存 燕丘 2008 2019.10.27 14:30

  钟平没和皮生衣废话,对着他就是一脚。皮生衣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屑,大手一抓,想要将钟平给掀翻。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钟平的身体一闪,直接从他身边闪了过去。

  皮生衣心底恼怒,立即追了上去,只留下皮德一人坐在轮椅上看着眼前的美景发呆。

  “现在的年轻人,太毛躁了。”皮德站起来,没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样子,“去看看那个混小子,希望他别做什么出格的事。”

  回到村子里,钟平发现曾如烟不见了,村长也不见了。

  深吸一口气,钟平拿起一根木头,缓缓走进木楼。

  “你要做什么,站住。”皮生衣追过来,看见钟平拿着家伙,顿时着急起来。

  钟平没有搭理他,而是突然提速,从左向右,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检查。

  既然被发现,那么他就和对方拼速度。

  “木制长枪没了。”

  钟平愈发着急,曾如烟不可能拿长枪。这样一来长枪被谁拿走的就确定了。

  他拿长枪做什么?

  一楼没有,钟平冲上二楼,没一会就只剩下一个房间。

  握紧木头,钟平一脚踹开门。房间里面很空旷,只有一个木头围成的正方形。

  走过去以后,钟平发现下面是空的,一个梯子延伸到下面。

  这是?

  钟平这才意识到,整个木楼后面的墙壁都是加厚的,如果在某一个房间制作一条通道是很难发现的。

  仔细回想起来,他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打开过后门,但因为被门挡着,他并没有注意到这种异常。

  踏上梯子,钟平想要爬下去,但他很快停住。

  皮生衣去哪了?

  进楼前,皮生衣就跟在他的身后,怎么这么久了还没追上来?

  钟平突然跳起来,冲到门口,发现隐藏起来,准备偷袭的皮生衣。

  眼看被发现,皮生衣竟然转头就走。

  钟平冷静下来,之前他太着急并没有好好思考。现在看来,皮生衣似乎是希望他下去。

  下面到底有什么,让皮生衣这么害怕?

  钟平露出会心的笑容,不管有什么,他都要下去看看。

  一个找回“情绪”的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等钟平下去以后,皮生衣再次出现,用木头将出口封死,“这是你自己找死的,怪不得我。”

  重新站到地上之后,钟平看见的是一条阴暗潮湿的通道,若不是两边的微弱烛光,连路都看不清。

  “蜡烛有高有低,有人经常来这里。”钟平微微瞥了一眼就继续向前走。

  通道并不长,钟平很快走到尽头。

  曾如烟不在,但村长却跪在地上,虔诚的膜拜着一只巨大的黑色虫子。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听到声响,村长缓缓回头,看见是钟平,一脸意外。

  “曾如烟呢?”钟平问道,村长冷哼一声,“她马上就要死了。而你,是第二个。”

  “虫神,他就是我为你送来的食物。”

  黑色虫子的脑袋微微扬起,露出锋利的森白牙齿,如同锯齿一样。

  从它的眼睛里,钟平看出了欲望和杀戮。

  “原来神穴里面的虫子都是你养的,你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些?”钟平将注意力重新放到村长身上。

  “你知道的还不少,不过很可惜,我不能告诉你。”村长让出一条路,虫神开始慢慢向前爬。

  后路多半被皮生衣封死了,看来只能放手一搏。

  钟平握紧木头,抢先动手,对着虫神的脑袋就是一下子。

  木头折断,虫神毫发无损。

  翅膀一阵拍打,虫神突然飞起来,朝着钟平撞过去。

  钟平一个翻身,挂在虫神的身上,双手死死的抓着它那小巧、光滑而狰狞的脑袋。

  嘁嘁嘁。

  高频刺耳的声音响起,钟平的七窍立刻淌出血,难受的要死。

  浑身都是硬壳,只有腹部是弱点。

  钟平从虫神的身上跳下去,迅速捡起地上断掉的木头。

  似乎还有一个弱点。

  钟平用余光看到站在一旁的村长,立刻改变主意,向他冲过去。

  村长虽然气色不错,到根本不是钟平的对手,一下子就被制服。

  “告诉他不要攻击我,不然我立刻杀了你。”钟平威胁道,村长无所谓的说:“虫神已经苏醒,我的任务完成了,活着也没有意思。”

  钟平有一股骂娘的冲动,一个坏人居然这么有骨气,害得他只能去和虫神拼命。

  手握锋利的木头,钟平看向突然飞过来的虫神。

  可就在虫神马上要飞过来的时候,突然蹬腿落地,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

  “虫神。”

  不惧生死的村长看到这一幕立刻跑过去,但虫神躺在地上不停抽搐,显然离死不远了。

  “为什么?你到底对虫神做了什么?”村长对钟平怒目而视,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我做的你都看见了,它的死与我无关。”钟平淡淡的说。

  “如果你不来这里,虫神怎么会这样?”村长生气的吼道,钟平面无表情的说:“就算它不死,我也要杀了他。”

  “30年的心血被你毁了,我要杀了你。”

  村长陷入歇斯底里,双手抓向钟平的衣领。

  砰,钟平没有客气,对着村长就是一拳,“老实点,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不然有你受得。”

  “你杀了我吧,我快70了,再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培养新的虫神了。”村长落寞的说。

  “他还没死,如果你告诉我实情,也许我可以帮你救活它。”钟平冷静的说。

  “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村长咬牙切齿的说。

  “如果你想看着它死掉,你就不要说。”钟平缓缓退后,远离地上的虫神。

  “你想知道什么?”村长突然问道,钟平知道对方松动了,“曾如烟在哪?”

  “后院猪圈下面有一个地窖,她就在里面。”村长说:“你刚才没有跑,看来上面有人堵着。你去告诉他,虫神需要肉,他会给你打开门的。”

  钟平立刻爬上梯子,对着外面大喊“开门,虫神需要肉。”

  “什么?”

  伴随着一声惊讶的低呼,撬钉子的声音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