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背景调查

镜面生存 燕丘 2021 2019.10.18 12:00

  尸冥还有特殊能力?

  钟平面无表情的看了2人一眼,当初他去找尸冥的时候,可没人告诉他这一点。

  “我们当时太紧张,忘了和你说了。”李木尴尬地说。

  钟平没有深究,因为任务已经结束,深究也没意义。

  “钟平,小心白海,我怀疑他是尸冥。”李木沉声说:“你先工作,我们先走了。”

  只剩下自己后,钟平将所有线索重新捋了一遍。

  他发现,自己做过的事,白海都做了一遍。

  他烧了东屋,白海烧了西屋。

  他刺中心脏,白海刺中脑袋。

  他不认为白海和他一样,认识吴景天和郭勇。但白海还是那么做了,那就说明,白海非常了解任务里的尸冥。

  2只尸冥,东西屋各1只,木屋是本体,他们看见的怪物不过是分身。

  甚至很可能有一只尸冥跟着他们来到现实世界。

  钟平越来越期待下次任务了。

  第二天,钟平打听到上一任管理员的住址。没有休息,他直接带着西服登门拜访。

  曲山敬老院,一个穿着米黄色衣服、双腿从膝盖处切断的老人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的看着正在草地上玩耍的孩童。

  “他是王丘?”

  钟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据认识王丘的同事说,王丘最多也就50几岁,虽然有些老了,但也不至于满头白发、头发稀疏、牙齿都快掉光了吧。

  钟平意识到王丘之所以这么惨很可能是因为西服,立即走过去,“王大爷,你好。”

  “你是谁啊?”王丘虽然看起来很惨,但神志很清楚。

  “我叫钟平,现在是临山小区8号楼的管理员。”钟平平静的说,王丘的眼中涌出浓浓的恐惧,“你走,我不想跟你说话。”

  “王大爷,你变成这副模样,是不是因为这件西服?”钟平将背后的西服拿到王丘面前。

  “拿开,拿开。”

  王丘惊恐不安,用力摇动轮椅的轮子,想要逃离钟平。

  “请你离开。”敬老院的工作人员注意到这边的异常,跑了过来。

  “等你愿意和我谈了,随时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手机号。”

  钟平不得不离开,这一次的无功而返给他敲响警钟,西服给了他生存系统看似是好事,但王丘的悲惨遭遇告诫他,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最后很可能比王丘还惨。

  生活在此回归平静,只有钟平夜间巡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钟平,102的住户是不是搬走了,好几天没看到他们了。”刚下班回到家的吴景天趴在工作间窗户前,好奇的问道。

  “多半是郭勇还没出院,过几天应该就回来了。”钟平头也不抬的说。

  “你别写了,我和你说一件有意思的事。”吴景天激动的说。钟平无奈的放下手中的笔,“吴先生,请讲。”

  “昨天晚上,我陪客户吃完饭以后感觉头昏脑涨就走路醒酒。半路上,我朝天上看了一眼,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吴景天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黑色的月亮,我居然看到了黑色月亮。”

  “我老家有句老话,月亮是黑夜的眼睛,监视着世间的恐怖。现在,它的眼睛瞎了,恐怖无所顾忌,肯定要出事。”

  钟平露出一个职业假笑,“月食是自然现象。”

  “兴许吧。”吴景天打了一个哈欠,说:“我回屋睡觉了。”

  深夜慢慢降临,大楼里越来越安静。

  钟平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推开门走出工作间。

  十几张桌子摆在不宽阔的房子里,一群男男女女坐在桌前饮酒畅谈,十分热闹。

  “钟平,快过来,就差你一个了。”一个穿着红色唐装的胖老头对钟平招手。

  虽然毫无征兆的进入任务,但钟平毫不慌乱,神色如常的走到胖老头身旁的空位坐下。

  “再有3天,你们就要去城里上大学了。”胖老头高兴地说:“今天这顿酒是专为你们7个准备的,你们一定要敞开了喝。”

  钟平扫过桌上其他人,李木、陈建树、白海都在,另有他不认识的2男1女坐在中间。

  除了他们7人和胖老头,还有2个年龄与他相仿的青年坐在胖老头另一侧。

  这顿酒喝到半夜才散。

  钟平7人都没怎么喝,酒席一散,他们就聚到一起。

  “这里是槐村,胖老头是村长。寸头青年叫皮生衣,是村长的亲孙子。另一个叫皮生财,是村长哥哥的孙子。”李木低声说。

  “别急,大家先认识一下。”一个看起来很圆滑的中年人笑道:“我叫户严成,百城人,开饭店的。”

  “张野,京城人,无业。”

  张野看起来不到40岁,拳头很大,身体也很强壮,一看就不好惹。

  “曾如烟,魔市人。”唯一的女孩似乎不太愿意说话,连职业都没说出来。

  钟平4人也分别做了介绍。

  “你们4个都来自曲市?”户严成的眼睛在4人身上扫过,李木笑道:“只是巧合,我们还是赶紧分享信息吧。难得有背景调查的机会,我们可不能浪费。”

  “没错。我先说我打听到的信息,我们7个是槐村第一批考出去的大学生,今天的酒席就是为我们准备的。不过我们几人都不姓皮,所以许多人并不希望看到我们走出去。也许,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户严成小声说。

  “我倒是很期待他们可以做一些过激的事。”张野握紧拳头,狞笑道。

  “你们一点不害怕吗?”惜字如金的曾如烟突然开口问道。

  “你和张野是新人,害怕是肯定的。但为了活下去,你必须克服恐惧。在这种地方,越害怕死得越快。”户严成严肃的说。

  曾如烟深以为然的点头,张野则不以为意。

  “有人带手机吗?”李木突然问道,曾如烟举起手,说:“我当时正拿着手机。”

  “你看看能不能拨出去电话。”李木激动的说。

  曾如烟拿出手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暗淡的屏幕上。

  “有信号。”

  屏幕亮起后,所有人一喜,手机有信号就表示他们可以和外界联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