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怪物

镜面生存 燕丘 2070 2019.10.09 14:11

  眼看妇女就要关上门,钟平一把用胳膊抵住,坚定地说:“如果你不让我进去,我只能去喊人强行破门。因此造成的损失,由你自己承担。”

  被钟平一吓唬,妇女缓缓收回力道。门被推开,钟平和吴景天走进去。

  “就是那个帘子。”吴景天指着腻子墙前面的一块黄布。

  钟平看过去,发现黄布没挂在墙上,而是挂在一个移动衣架上。

  而且他还发现一件事,客厅其他地方都很干净,只有那块黄布上有不少灰尘,显然有段时间没动了。

  “后面有什么?”钟平指着黄布问道,妇女紧张地说:“一些家乡特产,不能晒。”

  钟平走向黄布,妇女更紧张了,但她的胆子很小,不敢阻止钟平。

  将移动衣架推开,钟平看到墙面和地面被掏出4个坑,里面摆放着一些坛子。

  “那些是我们家乡的特产,必须放在地下保存。我们挖的都是自家的地方,没碍着别人。”妇女激动的解释道。

  这时候,门被打开,一个胡子拉碴、满身烟味的中年男人抱着几块瓷砖走进来。

  当看到屋内有外人且站在黄布前时,中年男人意识到事情败露,露出凶相,“我瓷砖都买来了,很快就能修好,你们最好别他妈的多管闲事。”

  吴景天胆怯的躲到钟平身后,完全将要找隔壁算账的话抛到九霄云外。

  “物业有规定,承重墙不允许施工。非承重墙施工需要报备,办理施工许可证、缴纳建筑垃圾处理费。违者,需缴纳200-10000元的罚款。”钟平平静的说道。

  “去你妈的狗屁物业,这房子是老子自己的,你们管不着。”中年男人一脚踢上门,大吼道。

  “和我去物业交罚款。”钟平淡淡的说,中年男人将瓷砖放下,捡起角落里的锤子,恶狠狠地说:“你他妈的找死。”

  “老公,别冲动。”妇女阻止道。

  中年男人瞪了一眼妇女,因为砸墙而杀人,他可不会干这种傻事,他不过是想吓唬一下钟平和吴景天,让他们不敢说出去而已。

  突然,钟平动了,他一步冲到中年男人面前,一手抓住手腕。

  中年男人是干粗活的,力气不小。看见钟平要夺锤子,他抡起胳膊,想要将瘦弱的钟平甩飞。

  但钟平纹丝未动,反倒是中年男人一脸痛苦的松开手腕。

  锤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放开我老公。”妇女急忙冲过去,钟平松开中年男人,平淡地说:“和我去物业,我会帮你求情的。”

  中年男人没办法,只能跟钟平去物业。最终,中年男人缴纳了500元罚款,并负责恢复地面和墙体。

  “需要帮忙可以喊我,我晚上基本都在。”走出物业,钟平对中年男人说。

  “用不着。”中年男人显然还在生气。吴景天则感激的看向钟平,“这回,我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7点半,交班时间到了。

  “你知道这件西服是谁的吗?”钟平拿出装西服的塑料袋,询问来交班的同事。那人摇头,“好像是老式的工作服。反正你的工作服还没发下来,先穿着呗,也不要钱。”

  钟平想想也是,反正是工作服,他没必要太拘泥。

  拿着西服,钟平回到家里。这个世界有不少空屋子,你住进去就是你的,只是没法出售。

  至于空房子为什么这么多,大部分人认为与尸冥有关系。

  将西服扔到盆里,钟平躺在床上休息。下午,他将西服使劲洗了一次,然后挂了起来。

  他没有洁癖,但来路不明的衣服,他认为还是好好洗洗更合适。

  晚上,钟平来到林山小区上班。

  前半夜平安无事,钟平没看到吴景天,只能无趣的坐在工作间发呆。

  “你们有完没完了?”

  一道门被打开的声音后,愤怒的咆哮声响起。

  钟平走出工作间,看到吴景天站在102门口,正在破口大骂:“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一个人好欺负,给老子滚出来,我他妈的弄死你们。”

  钟平注意到吴景天的手中拿着一把菜刀,他悄悄地走过去,一把抓住吴景天的手腕,将菜刀夺下来。

  “你他妈的...”吴景天将后半句话吞到肚子里,他可清楚地记得钟平是如何制服五大三粗的邻居的。

  “又怎么了?”钟平将菜刀扔到地上。吴景天生气的说:“还不是因为他们,我刚睡着,他们就又开始钻墙。白天答应的好好地,结果一天不到就反悔了。你赶紧把他们赶出去,这种人没资格住在这里。”

  “我们没钻墙。”中年男人-郭勇打开门,不爽的看着钟平和吴景天,显然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除了你还有谁,别他妈的装孙子。”吴景天喊道,郭勇生气的喝道:“你骂谁呢?”

  吴景天瞬间恢复理智,藏到钟平身后。

  “你真的没钻墙?”钟平问道,郭勇将门敞开,露出修复好的地面和腻子墙,“这可不是刚补上的,你不相信可以进去看。”

  钟平走进客厅,用手触摸地面和腻子墙。

  上面已经渗透出水汽,而且硬度很高,一看就是几个小时以前补上的。

  “打扰了。”钟平退出客厅,郭勇用力关上门,没给钟平好脸色。

  “不像是102干的。如果你相信我,我可以在你家客厅守一夜。”钟平征求吴景天的意见。

  “好。”吴景天脸色惨白的说,他想到了一种很恐怖的可能。

  钟平也隐隐期待起来,也许他马上就能看到尸冥了。

  101室,吴景天在卧室睡觉,钟平守在客厅。

  卧室内不时传出翻身声,证明吴景天并没睡着。

  1秒、2秒、1分钟、2分钟、1个小时、2个小时......吴景天之前听到的钻墙声没有再出现,反倒是卧室里面一直传出声音来。

  天渐渐亮了,吴景天从卧室走出来,顶着一双比熊猫还黑的黑眼圈,“有什么发现吗?”

  钟平摇头,“可能钻墙声只在你睡着的时候才会出现,你昨晚一夜没睡吧?”

  吴景天点头,一想到那种恐怖的可能性,他怎么睡得着。

  “今晚我在公司睡,这里太邪门了,我怕我死在这里。”吴景天真的害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