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被困木屋

镜面生存 燕丘 2056 2019.10.14 20:00

  钟平几步走到火炉前,将旁边的一盆水泼上去。

  火焰熄灭,钟平望着那一堆碳灰,眉头微微皱起。

  外面阳光明媚,郭勇却生这么大的火,着实可疑。

  是为了销毁隐藏在木柴中的武器还是为了抵御接下来的风寒?

  钟平瞥了门口,郭勇已被打的遍体鳞伤。

  闭上眼睛,钟平开始梳理所有线索。

  魏柏被杀,尸冥的眼睛被刺伤,但他们看到的尸冥两只眼睛完好。说明尸冥有2只。

  吴景天是人类,尸冥却不杀他,可就在不久前,陈建树揍了他一顿。说明尸冥不是不敢杀,而是因为某种原因没有杀。

  在这里郭勇和吴景天是关系不太好的邻居,在临山小区也是。说明这里与临山小区存在某种联系。

  “吴先生,去将那3人叫过来。”走到门口,钟平对吴景天说。

  没多久,李木、陈建树、白海走进来。

  看到地上摆着的木柴,李木给陈建树使了一个眼色。陈建树拿着斧子,走到木柴前一顿劈砍。

  “没有。”陈建树失望的摇头。

  “先回去吧。”李木叹了一口气说。

  走到门口,钟平的身体本能的一抖。下一刻,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随之响起的是一道惨叫声。

  “小心。”李木大喝一声,双手紧紧地抓着没完成的武器。

  2米外,一只浑身烂肉、爪如刀刃的怪物将郭勇高高举起,锋利的爪子穿透他的身体,鲜血不停向外汩。

  突然,怪物张开大口,将郭勇的脑袋咬掉,然后带着半截身体逃走。

  吴景天吓傻了,怪物一离开,他就瘫倒在地,裤子湿了一大片。

  “快点找到最后一部分,不然我们都要死。”李木颤抖着说。

  哪怕是这个多次见过尸冥的男人也被刚才恐怖的一幕吓得不轻。

  雪花飘落,屋外的温度骤降。

  钟平4人分头寻找,但一无所获。当温度达到已经可怕的冰点后,4人不得不回到吴景天的木屋避寒。

  “这次的关键词是树,最后一部分会不会在森林里?”围在火炉旁,陈建树低声说。

  “希望不是。”李木平静的说了一句。

  钟平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他还在思考吴景天的身份。

  第一次,如果尸冥只是为了吓唬众人所以才没杀吴景天,但这一次尸冥就是来杀人的。

  当时吴景天距离尸冥不过半米,尸冥挥挥手就能宰了他。但尸冥却没有那么做,他只杀了郭勇,对吴景天视而不见。

  杀了他。

  这个念头刚出现,钟平就怔住了。

  他是没有情绪,但他不是冷血杀人魔。

  “你为什么不愿意待在屋里?”钟平忽然开口问道,角落里的吴景天瑟瑟发抖地说:“头,头疼。”

  嗡嗡,钻墙的声音响起。钟平霍的站起来,双目冷冷的盯着火炉后的木墙。

  “怎么了?”陈建树不解的问道。

  “你们没听到电钻钻墙的声音吗?”钟平一脸严肃地问。

  陈建树摇头,李木和白海也表示没有听见。

  “我知道怎么引出尸冥,将武器给我。”钟平看向李木。

  “你打算怎么做?”李木反问道。

  “烧了旁边的木屋,尸冥必会出现。”钟平肯定的说,李木皱眉,“能不能告诉我你这么笃定的理由是什么?”

  “直觉。”钟平不想将临山小区的事告诉李木3人。

  “给你。”李木将武器丢给钟平,“活着回来。”

  走出木屋,钟平径直来到东屋。

  火焰冲天而起,钟平站在门口,静候尸冥到来。

  滴答滴答。

  在炽热的温度下,雪花融化成水滴,顺着屋顶的缝隙落下。

  钟平抬头,这栋木屋的质量未免太差了吧。

  就在这时,屋顶破碎,一只狰狞、散发着恶臭的怪物冲天而降,锋利的爪子径直抓向钟平的心窝。

  钟平紧握木锥,刺向尸冥的爪子。

  尸冥低吼一声,收回爪子,欲要从屋顶的大洞逃走。

  钟平脚尖发力,身体化作流矢,将木锥狠狠地刺入尸冥的大腿中。

  尸冥发出愤怒的吼叫,用力甩飞钟平,落荒而逃。

  钟平捡起沾满黑血的木锥,平静的扫过木屋。

  这么大的雪,恐怕屋子是烧不着了。不过至少他知道了一点,这间木屋和尸冥有很深的关联,临山小区的钻墙声也和这里的尸冥有脱不开的干系。

  “这么大动静都不过来帮忙?”

  钟平心底有些不满,这里的动静这么大,他不相信李木3人听不到。

  可现实却是,3人没一个人出现。

  这?

  钟平想去西屋,但走到门口却发现,外面的积雪已经比房子高了。

  “我进来不过20几分钟,进来前雪才一尺厚,现在居然3、4米厚了。”

  钟平不敢出去了,雪这么厚,尸冥如果躲在里面,他很难察觉。

  对了。

  钟平拿出对讲机,“李木,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钟平,你快回来,尸冥就在屋外。”李木的声音很小,显然是担心被发现。

  “我这里被雪埋住了,出不去。”钟平淡淡的说。

  “钟平,你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雪才下多大一会,再大也不至于把屋子埋上吧。再说了,你前脚走,雪后脚就停了。就算不想过来,好歹也编个像样的理由啊。”白海嘲讽的声音响起。

  “我想办法赶过去。”钟平切断对讲机。

  如果白海没有骗他,那么外面的雪就是尸冥堆起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困住他。

  既然尸冥在外面,钟平看了一眼屋顶的大洞,纵身一跃。

  钟平的做法很危险,如果尸冥突然折回屋顶,他必死无疑。

  不过,钟平的运气不错,尸冥没有回来。

  “怎么回事儿?”

  钟平心底狐疑,刚刚白海不是说雪早停了吗,为什么还在下雪。

  西屋。

  电钻声不停的响起,李木、陈建树和白海如临大敌。

  “你这么骗他,他更不会回来了。”李木对白海撒谎的行为很不满,白海冷漠的说:“墙后就是尸冥,随时可能冲进来,武器在钟平手中,只有他回来,我们才有可能活下去。至于你说他不会回来,我相信他不会那么做的。”

  李木不再说话,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别你妈的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