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镜面生存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追杀

镜面生存 燕丘 2021 2019.10.31 18:35

  白海跑的最快,听到钟平的喊话后立刻慢了下来。

  他对钟平不爽,但也很佩服他的头脑。

  “村长不能死,他死了,我们都要死。”钟平简短的解释道。

  白海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某种可能,转头去救村长。

  将村长扛在身上,白海将速度提升到极致。

  身后的尸冥庞大无比,巨大的爪子落下,从白海的背后划过,差点将他五马分尸。

  “该死的。”

  绕是白海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尸冥太过巨大,随便一下就能至他于死地,就算他跑的快都没用。

  钟平注意到白海所处的窘境,但他现在扛着曾如烟,帮不上忙。

  “白海,你向左边跑,我们向右边跑。”钟平喊道。

  兵分两路。

  白海立刻会意,带着村长跑向左边,也就是村子方向。而钟平等人也朝着山里跑,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尸冥愣了一下。

  它冷冷的看了一眼白海,迅速朝着钟平等人追过去。

  果然如此。

  钟平意识到自己猜对了,尸冥不能对村长出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这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好事。

  只要村长不死,他们就有机会。

  “你们继续向前。”

  钟平突然向左扎去,他要验证他的第二种猜测。

  吼。

  尸冥发出愤怒的吼声,向钟平追过去。

  钟平露出真挚的笑容,他已经知道尸冥的目标和特殊能力了。

  看了一眼曾如烟,钟平知道,曾如烟是他们逃出去的关键点。不过,让曾如烟醒过来是一件困难的事。

  不远处的山上,一个老头坐在轮椅上,冷漠的看着尸冥追杀众人。

  “这次的人很聪明,这么快就发现了。”老头摸了摸头发,冷笑道:“不过,你们能够见面只是我一时疏忽。从现在起,你们别想再见面。”

  “只要不见面,你们就永远出不去。”

  尸冥的追杀仿佛没有止境,钟平的体力非常好,可此刻也有一些承受不住。

  “尸冥没有体力限制,我必须甩掉它或者躲起来。”

  钟平突然想到一个地方,虽然他不愿意去那里,但似乎只有去那里才是存活的唯一希望。

  神穴近在眼前,钟平险而又险的钻了进去。

  尸冥站在洞口,想要用爪子将钟平和曾如烟抓出去,但却够不到。

  哗啦啦。

  尸冥抖动身体,数以百计的黑色虫子落下,爬进神穴。钟平暗骂自己愚蠢,村长家的地下通道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却没有想到。

  尸冥就在外面,跑出去是不可能了,他现在只能继续向里面跑。

  雕像完整无损,钟平并不知道雕像后面的通道以及那条密道,不过心细的他很快发现雕像后面的通道,但他没有立刻进去。

  这么明显的通道,村长应该会发现。可是通道还在,那不是他没有发现,就是他发现以后通道又出现了。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这条通道都很不一般。

  黑色虫子爬动的声音越来越近,钟平似乎没有其他选择,只能进入通道。

  但钟平知道,情况越是危急,他就越要冷静。

  打破雕像。

  钟平有了决定,不过他并不是为了回到原来的时空,他是为了看看这里的虫子和身后的虫子是不是一样的。

  雕像破碎,里面的虫子蜂拥而出,恰巧,身后的虫子也杀到了。钟平夹在中间,没有任何路可逃。

  一旦猜测出现误差,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嗡嗡。

  所有的虫子都飞起来,发出尖锐刺耳的高频声波。下一秒,所有虫子向前冲,凶狠的厮杀在一起,视钟平于无物。

  猜对了。

  钟平慢慢脱离战圈,寻找真正的出路。

  这次的关键词是月、窗和生存,生存指的是生存任务,那么关键点就是月和窗两个字了。

  月、黑月,莫非我们看到的也是假象,只要看到真正的月亮就可以离开这里?

  钟平基本确定尸冥的特殊能力是幻境,但他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尸冥可以自由自在的操纵时空。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只尸冥并没有这种能力,不然刚才可以轻易杀死所有人。

  那么,这里有两只尸冥,还是说有其他秘密?

  钟平陷入沉思,虫子之间的战斗接近尾声,外来的虫子占据上风,已经快将神穴的虫子全部杀死。

  额头上冒出冷汗,钟平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无意间看到“死人”曾如烟,钟平的眼睛一亮。

  眼睛是看的窗口,同时也是心灵的窗口。耳朵是听的窗口,鼻子是嗅的窗口,嘴是味的窗口,皮肤是触的窗口。

  现在的曾如烟关闭了所有窗口,因为她已经死了。

  “钟平?”

  一声呼唤响起,钟平转身,看见王夏站在一条密道前。

  身后的虫子马上就要聚集过来,钟平抱着曾如烟进入密道,“关上门。”

  石门关闭,密道里面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适应里面的黑暗后,钟平看向王夏,“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干什么。”王夏慌乱的退后两步,说:“你不是死了吗?”

  “可是你看到我并不惊讶。王夏,我不想对你动粗,但如果你不告诉我你知道的秘密,我只能学张野。”钟平淡淡的说。

  “户严成从前面跑了。我不想和他一起走,所以就回来了。”王夏坦诚的说:“你如果想出去,我可以带你离开。”

  “回答我,你为什么看见我一点都不惊讶?”钟平问道。

  王夏的眼睛里明显出现了一抹慌乱,不过因为密道里面十分黑暗,钟平并没有看见。

  可就算他没看见,他也确信王夏隐藏着秘密。

  “你不是没死吗,我为什么要惊讶?”王夏尴尬的解释道,钟平面无表情的说:“你最开始不是认为我死了吗?”

  王夏突然拔腿就跑,钟平并没有去追他。

  他已经知道,户严成被烧死了。就算他和曾如烟一样,还没有死透,但绝对遇到了危险。

  可,王夏却没事,看来,问题就出在王夏身上。

  逃跑的王夏意识到钟平没有追上来,缓缓停下脚步。

  他知道,他的小手段骗不了钟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