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出手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3039 2019.06.22 09:20

  两日后,银丰城外。

  咚……咚……咚……

  耸立在臧华山山顶的清泉道观,随着清晨东方第一缕阳光的升起,也准时敲响了它道馆内中的洪钟大吕。

  钟声悠长浑厚,透着一种沉淀百年的古朴和沧桑,好似在向世人宣扬着这座道馆曾经得到过当今陛下敕封的光辉和荣耀,纵使百里之外赶往济南府的难民,在听到钟声之后也都忍不住停下脚步,静下心来去感悟这天地之中蕴含的无形大道。

  钟声告罄之后,官道上蓬头垢面的难民们,这才重新低头踏上了北上乞讨的道路。

  这些携家带口的难民们,都是因山东连年大旱,田地颗粒无收,全家赤贫如洗食不果腹,官府又没有施行管用的赈灾举措,这才不得已被迫离开家乡,拖儿带女的赶往百里之外的济南府去讨生活。

  他们个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甚至很多女娃娃都衣不遮体,露着又细又黑的胳膊和小腿,在这略有寒风的初春时节里冻得瑟瑟发抖,没人会怜惜她们,因为官道上的每个人都是饥肠辘辘,满心凄凉。

  他们的心中既充满了对离开家乡的无奈,更掺杂着对未来生活的彷徨,可能,隐藏在他们内心最深处更多的,则是对这个碌碌无为的朝廷的愤怒!

  忽然,一辆枣红色的双轮马车,在一个青衣壮汉的驱使下从官道的另一头缓慢地行驶了过来,圆弧形的车厢表面刚刷上了一层生漆,在朝阳的辉映下闪着一层光洁的亮泽。

  官道上的难民们的眼睛里莫名多了几分亮度,然后开始争先恐后地簇拥上去乞讨吃食,更有几个青壮年想要爬上马车,好似还要强抢一般。

  “下去,你们都给我下去,车厢里的人可是当今陛下亲自册封的钦差特使,要赶到前面的银丰县里颁布圣旨,你们若是耽误了时间,小心陛下诛了你们的九族!”

  驾车的青衣壮汉显然还是个练家子,看众人围拢过来,甩起手中八尺长的马鞭恶狠狠地抽飞了几个,再加上他言语中的话颇为吓人,当下难民们全都一哄而散了。

  这年头,皇帝老爷的名头,可是比阎王爷账下的催命判官还要让人感到生畏的。

  “黄三啊,外面是谁啊,这一路吵吵闹闹地扰了咱家的清梦,此地距离银丰县还有多远?咱家在这马车上颠簸了两日,可是快要散架了。”车厢口悬挂的蓝色垂帘一掀,一个面白无须、看着瘦如骷髅的少年从里面露出一个脑袋,睡眼朦胧地尖声问道。

  被称作黄三的青衣壮汉赶紧收起手中的马鞭,恭敬回道:“回禀林公公,都是些难民流寇,兴许是饿急了眼了居然还想攀上您的车厢,这不被我几鞭子给都抽跑了。”

  白面少年道:“是吗,话说咱家久居深宫中,还从未见过难民是个什么样子呢,来,扶着咱家下车,让咱家好生端详端详。”

  黄三赶紧上前扶着那白面少年的胳膊,毕恭毕敬的将他扶下马车,众人这才得以瞧见车厢那人的真容,竟是个面相上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他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绣着杂花纹的曳撒服,头上包着一顶黑色的网巾,腰上束绑着一条黑色乌角腰带,足蹬一双黑色的官靴。

  他体型虽然略有消瘦,但是眉目之间却神采奕奕,穿着这一身衣衫站在原地,登时就给人一种飒爽英姿之气,让任何人观之都会一眼认定:此人绝非寻常贩夫走卒之徒,也更非书生商贾之辈,绝对是从京都来的达官显贵之后。

  可惜,他们的认定下一秒就被那被称作黄三的青衣壮汉给否定了,因为那黄三对那白面少年说道:“公公请看,这些衣不遮体、蓬头垢面的人,就是因为山东大旱流连失所的难民。”

  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然后扭过脸去嗤之以鼻的小声笑道:“我们还以为是什么达官显贵的公子爷呢,原来只是个太监啊……”

  当然人群中也有些少不更事的小娃娃,童言无忌的出声问道:“爹,啥叫太监?”

  当爹的爷们赶紧小声回道:“嘘,小兔崽子小点声,别让人家听见,爹来告诉你,太监就是没有小丁丁的男人。”

  “爹,没有小丁丁又怎样?”小屁孩打破砂锅问到底。

  “没有小丁丁就是不男不女的阴阳人,以后不能生儿育女也不能传宗接代,唉,真给列祖列宗丢脸!”

  “爹,为啥阴阳人就不能传宗接代?”

  “这个……额……给老子滚一边去,不该问的别问!”

  当爹的终于被小屁孩孜孜不倦的问题给问恼了,在“啪”的一声耳光响声里,结束这一场简短的关于“男女”之事的启蒙教育。

  虽然交谈的父子已经越走越远,马车旁边的白面少年却依旧是一脸的涨红,浑身气得直打摆子,黄三赶紧捋着他的胸口,劝解道:“林公公消消气,您如今可是金贵身子,可莫要被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山野草民气坏了身子,小人刚刚看过了,咱们再有一日就能抵达银丰县,不如今日先在城外寻个客栈住下,等歇足了身子,再等明日寻个好时辰再入城可好?”

  马车下面的白面少年寒着脸注视着离去的难民良久,忽然语气一转,低沉道:“唉,真是一群朴实的穷苦人家啊,怎么这朝廷就不能满足他们一口饱饭呢?”

  黄三这时小声道:“可不嘛,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但你能给他一口饱饭吃,他们就能以性命相报,山东境内的白莲教为何这几年一直屡剿不尽,还不都是因为朝廷安抚不当,赈灾不利,这才逼得他们入山为贼。”

  白面少年点点头,黄三这话说的在理,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饭,只要满足了劳苦大众的肚囊,他们才不会闲的跟着白莲教们一起造反,此乃千古至理,为何高高在上的朝廷就是想不通呢。

  “唉,将来我若当官,必先以满足麾下子民的肚子为第一目标,不然就算将来青云直上当了首辅又有何用啊,该反的终究会反的。”

  白面少年转身上了马车,神色有些低沉,还有一些落寞。

  黄三一时竟然心有悸动,不免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面白无须的小小少年郎,然后快马加鞭的远离了这群“出言伤人”的难民。

  ……

  书写到此,有必要阐述一下明朝百姓们真正的收支情况了,毕竟在现代电视或小说里的剧情,主角们吃顿饭都是动辄十几两甚至上百两的纹银,荼毒观众太深,让人很难对明朝真正的物价有客观的认知。

  就说现在吧,自山东布政使司连年大旱以来,百姓田产收入日渐微少,民不聊生,三餐不继,基本上大多数百姓连最起码的温饱是都解决不了的。

  不说坐拥良田美妾的地主豪绅,就说平头老百姓,一般像做工的、砍柴的、烧炭的、赶车的、替人跑腿的、码头抗包的等等靠卖一把子力气讨生活的,每日人均收入也就三四个铜钱,也就刚够买几个杂粮窝窝头来填饱肚囊的,若是哪天再遇到个刮风下雨的做不了工,全家都得饿肚子。

  还有一些经营小本生意,其实赚得也不多,像杀猪的、烧菜的、卖早市的、赶夜市的、算命的、替人写状纸的等等,每月累死累活也就赚它个两三贯钱,若是哪家今年再有个婚丧嫁娶的公事,当年就得落下一屁股的饥荒。

  而那些没有任何手艺和营生的庄稼人,日子过得就更加苦逼了,饭桌上常年几乎看不到全是米面的粮食,餐餐都是混合着野菜、野果、五谷杂粮、麸子等杂七杂八的东西来果腹,像红枣、小米和鸡蛋,那都是稀罕物,月子里的婆娘刚生完孩子能吃上几顿,那就已算是了不得的补养品了。

  而更让人感到可笑的是,就银丰县这种生活水平,在山东布政司境内居然还被评为了“富县”,在济南府管辖下的4州26县中的排名还遥遥排在了前十,这就让人感到细思极恐了。

  吃野菜,吃麸子,喝菜粥……听祖辈们讲,那都是刚建国经济不景气时才艰苦了几年,可是如今大明可都建国两百余年了,从洪武年到如今的万历年,光皇帝就换了一十三个,百姓的生活水平仍然得不到保障,温饱都尚不能解决,你让百姓们何谈再爱国爱家呢?

  这是一种时代的可悲,也是大明朝在若干年后覆灭的根本原因!

  林寿的穿越是悲剧的。

  他没有来到一个“万国来朝”的盛世,也没有赶上一个“四夷俯首”的太平,从他这一世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开始,他就得为了普通人的一日三餐来奔波,去满足一个凡人最最普通的追求。

  这里,没有“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帝王梦,这里,也没有“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神女情。

  这里,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与你、与我、与我们大家都一样的平凡小人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