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引蛇出洞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807 2019.06.22 09:32

  银丰城外三岔路口的官道上确实开着一家小客栈,专为走南闯北不入银丰县的散客们准备的。

  客栈狭小,只有五六间简陋的茅草房,上面插着一面褪色的幡子,写着“云来客栈”。

  其实按照朝廷规矩来讲,像白面少年这种向地方传达圣旨的太监,是完全有资格住进朝廷修建的驿站的,只是他们却弃之不用,选择住进了云来客栈中。

  云来客栈中里只有一个记账的店家和一个伺候的店小二,皆是本地人,见有青衣壮汉驾着马车而来,知道这是贵客,赶紧备好了最好的厢房和最干净的被褥,满脸堆笑地迎下马车中的白衣少年入店休息。

  黄三跟在后面,大声嚷嚷道:“真不知你这店家的祖坟是否真是冒了青烟,今日竟也能有机会伺候我家林公公,你可知我家林公公是谁吗?那可是当今陛下身前的红人儿,此次出宫专门是授陛下旨意来你们银丰县中,将王家老宅内的王家妇孺押送至教坊司为妓的,这可是你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可得好生用心伺候着!”

  那客栈店家这才知道,坐在上首贵气逼人的少年郎竟是皇宫中传旨的公公大人,一时竟惊得双腿一弯,跪了下来,嘴中喊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公公大人恕罪!”

  白面少年微微摆了摆手,语气冷淡,压着嗓子尖声道:“无妨,店家无需害怕,只管好生侍候着便是,店钱咱家绝对少不得你的!”

  店家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可以说他一生中除了他家的婆娘外就没跪过第二个人,哪里还有这机会能接触到一位皇宫大内中的公公,这一跪下来更是越发有些不知所措了。

  黄三在一旁小声帮他道:“你还不快起来去准备,林公公乃是金贵身子,住不习惯你这简陋的床铺,还不差人去银丰县中买来最软的床被,最美味的酒食,请来唱小曲最好听的歌姬,还有最漂亮的女人来伺候着!”

  听着黄三越来不着调的要求,白面少年小声咳嗽了几声,道:“黄三住嘴,床铺衣食还可以,女人嘛……就算了。”

  黄三这才知道自己说走了嘴,赶紧小声出言补救道:“对,对,不要女人伺候,我家林公公不好这一口,至于其他的东西你还不立刻去办,要是惹恼了我家林公公不高兴,你们担待得起吗!”

  店家赶紧叩头如掏蒜,连称不敢,然后拉着同样被吓得稀里哗啦的店小二,两人赶着一辆牛车跑去银丰县中去买伺候公公需要的东西。

  待他俩人一走,整座客栈内也便没了第三个人。

  如今还是农闲时节,官道上除了难民还未有旅客驻店休息。

  白面少年冲黄三点了点头,黄三心领神会,将手捏住嘴唇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声,然后就听门外传来“噗通”、“噗通”两声,两个身体瘦小跟猴子似的少年从屋顶上翻了下来。

  那两人的年龄也就约有十五六岁上下,身上穿着一件深色的短褐,脚上蹬着一双草鞋,看到坐在上首的白面少年时,两人同时单膝跪地,拱手道:“小的刘七(张千)见过林大哥!”

  原来,这个穿着一身青衣曳撒服、贵气逼人的少年公公,竟是奉命稽查圣旨遗失案的银丰县秀才——林寿。

  而今日的一举一动,就是他为那敢偷窃圣旨的女贼而专门设下的圈套!

  林寿端坐在正位上首,一身锦衣,花团锦簇,道:“刘七、张千,前日我让你二人埋伏在此做准备,如今已过两日,你二人可曾都安排妥当了?”

  刘七和张千本就是俩半大少年,与林寿差不了两岁,回答起来也便随意的多。

  刘七先道:“林大哥放心吧,我二人已经全按照您的吩咐,将这云来客栈里里外外全都设下了机关陷阱,保证不会出现一点纰漏!”

  张千也插嘴笑道:“林大哥,别看我俩年幼,但也是自小就混迹在街道上的顽主儿,说句夸大的话,你让我俩读书赚功名我们不行,但是这设陷阱弄伪装,我俩在银丰城里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您就放心吧,今夜只要那女贼敢来,我俩保证让她只能进不能出!”

  林寿这才满意点点头,抬头望着窗外日渐西沉的落日,悠悠吐出一口浊气,轻声道:“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而“东风”所在,正是五里之外的银丰县城。

  犹记得前日在王家老宅时,林寿与王公公商量妥当后,就立刻开始施行他的捉贼大计。

  至于银丰县衙的众胥吏们,对不起,林寿现在可没空搭理他们,急得赵知县几个抓耳挠腮的,也拿他没有办法。

  毕竟林寿并非县衙实际编制,而且他们几个刚刚合伙坑了林寿一次,林寿怎么可能还会给他们什么好脸色。

  下午傍晚掌灯时分,王公公终于依照约定,为林寿领来了三个帮手,分别是一个三旬上下的壮汉,和两个瘦骨伶仃好似猴子一般的少年。

  壮汉名叫黄三,祖籍济南府人氏,一身横练功夫了得,寻常五六个大汉近不得身,是王公公特别从济南府都指挥使司账下高薪聘请来的高手,专门用来保护林寿的安全。

  至于那两个少年,一个唤作“钻地鼠”刘七,一个唤作“滚地龙”张千,皆是市面上素以机警灵敏著称的两个小贼,最是善于隐匿跟踪和溜门撬锁,相传曾经与县衙游斗了两年才被绳之以法,今日也是被王公公特别从县衙大牢中提出来以供林寿差遣的。

  林寿回家与林婉儿辞别后,当夜便领着三人驾着马车悄悄地离开了银丰县,此案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件通天之案,容不得半点出错,林寿纵然艺高人大胆,也不得不开始小心谨慎的对待起来。

  刘七和张千这两个小贼,是林寿圈套中能否成功的另一个要素,所以对他俩本身的要求极为苛刻,好在两个小贼不负林寿期望,一把平常小贼难以破解的白铜镂空鸳鸯锁,他们两人只用一根铁丝就能捅开,确实是窃术高超。

  而且为人机敏,很懂察言观色小心奉承,若是加以培养,完全是可以用来充当狗腿子的完美人选,这让林寿都忍不住起了招揽的心思。

  毕竟在古代每一个成功人士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时,身边总得配上一两个忠心耿耿的狗腿才算是完美标配。

  林寿此计,说出来其实十分简单,无非是四个字——引蛇出洞!

  前几日,林寿在王家老宅破解蛛丝马迹时,曾一言笃定:那女贼之所以窃偷圣旨,并非贪婪钱财,而是想借机延迟皇帝查抄王家老宅的时间,这才只偷了圣旨而未伤了王公公的性命。

  所以,林寿就选择以此为突破口,施行“无中生有”之计,借王公公身上的官衣假扮为传旨的太监,煞有其事的从济南府高调出发而来。

  同时,又让王公公在银丰县内秘密传播流言,即:当今陛下已知圣旨遗失,又另派一传旨太监星夜赶往银丰县,誓要将王世兴一案抄家灭族!

  只要那女贼听到了这个流言,林寿至少会有八成把握相信她会选择再一次出手偷窃圣旨。

  而行窃的地点,按照窃贼作案时的心理学,此次绝非不会再选择在银丰县城中下手,极有可能会选择在济南府至银丰县的路上或是客栈中。

  所以一路行来,林寿都穿着一身宦官官衣高调现身,难民行乞他也驻足观看,货郎卖货他也停下问价,更别说这一路上的打尖住店,他都会时时刻刻彰显自己是太监的身份,特别是充当他马仔的黄三,更是不遗余力地宣扬着他就是皇帝派下颁布圣旨的传旨天使的信息。

  本来,自济南府至银丰县也就一日路程,林寿这一路上连歇带停,愣是走了足足两日,直到今天才坐着马车堪堪抵达到银丰县外的云来客栈里。

  而早在两天前,林寿已经先将善于行窃的刘七和张千秘密派遣了过来,按照他的吩咐,已将这座简陋的客栈布下了天罗地网,而林寿就像是盘踞在蛛网里的大蜘蛛,安静等候着猎物的到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