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第一日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076 2019.07.11 12:37

  银丰县城外山峦众多,基本是山连着山,山外还是山,青衣小厮驾着青幔马车沿着蜿蜒的山路,穿过了金蟾山,绕过了大盘顶,终于行驶到了牛头山下。

  王典史透过车篷上的竹帘缝隙,偷偷瞄着牛头山下这条狭长幽深的峡谷,体内鲜血都不免激荡了三分。

  到了,到了,终于到了。

  是时候该展现我真正的技术了。

  王典史霍然站起,环眼怒瞪,刀在手,刃已出,就像一匹发现猎物蓄势待发的豹子,全身上下已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对于今日之行动,王典史的心里其实早有明确的推断:

  “此路地处狭隘,正适合强盗伏击之地,前几日那传命天使被劫之案发生在此地便是明证!”

  “那伙强盗歹人专抢富豪,只要我佯装打扮成巨富商贾,招摇过市,必能将之引诱出来!”

  “只要我事先在劫案地点埋伏下重重伏兵,必能将那伙歹人一网打尽,再顺藤摸瓜,可顺利营救出传命天使,成就一番旷世功劳!”

  此计,可谓是天衣无缝!

  王典史的心里此时都开始禁不住在呐喊,在狂啸,在嘶吼:“赵有德啊赵有德,平日间你这知县老大人一直小觑老子,说什么老子只会吃喝嫖赌,今日老子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破案实力!”

  “还有那毛都没长齐的小小林秀才,竟敢处处对我冷嘲热讽,我呸,你算个什么东西,那圣旨遗失案里若没有老子发现的第一处线索,你能破得了案?哼哼,等老子告破了此案,看我回去还不好好收拾收拾你!”

  “那伙强盗歹人们,快些出现吧,出现吧,我手中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

  时间,在等待中变得漫长。

  马车上的青衣小厮对此次行动其实并不知太多内情,他只是按照王典史的吩咐,悄悄地驾着马车赶到济南府,然后再大张旗鼓的从济南府赶回银丰县,其余诸事一概不知。

  当然,若是他知道此行是化身诱饵,引诱那伙强盗歹人出来拦路抢劫,只怕打死他他也不敢驾车走这一来回了。

  所以当马车行驶在牛头山下这条狭窄的山谷里时,他不像车篷内的王典史那般慷慨激昂,也不像马车后面所跟的那十个衙差般提心吊胆,他依然有着闲情雅致甩打着手中的柳枝条,自得其乐。

  这条峡谷并不很长,也就两三百米,不到半盏茶的时间,马车就晃晃悠悠的走出了谷口,在谷口处,马上小厮依然能看到那个陷阱,和陷阱内那架残破的车架,两日了,县衙里还没有命人前来将之填满,实在是有碍观瞻啊,走过去心里难免慌慌的。

  车篷内的王典史,等了良久良久,他的身体依然还在保持着最初蓄势待发的动作,手中刀柄都隐隐攥出了汗水,车外仍然没有半点动静传来,他却感觉自己的老腰快要断了。

  日他娘来,那伙强盗歹人怎么还不出现呢,老子快撑不住了!

  “四老爷。”几炷香后,车篷外的青衣小厮突然出声喊道,“咱们的银丰县到了,您可以下车了。”

  “什么到了?”

  王典史在车内一惊,将宝刀向后一背,从帷幔里露出来一个东坡帽出来,抬头打眼一瞧,可不嘛,一片青灰色的城门高耸在眼前,上面青石楼匾上所刻的不是“银丰县”三字又是何字。

  此时已到傍晚暮鼓敲响之时,城门口人声鼎沸,往来不绝。

  王典史挠着后脑勺,浓眉皱成了一个“川”字,嘴中喃喃自语:“怎么就这般轻轻松松的回来了呢?不能够啊,不应该啊,强盗呢,歹人呢,怎么没出现呢。”

  “四老爷,天色已晚,马上就要夜禁了,咱们入城歇息吧。”

  马上小厮说着话已熟络的驾车准备入城。

  “掉头。”王典史却道,“我们回去!”

  “啊?”小厮愣了一下,没听明白,“回去?回哪?”

  “你说他娘的回哪,肯定是回济南府啊!”王典史的脾气有些暴躁,说话开始骂骂咧咧起来,转过头来他自己小声自言自语,“肯定是今日我走得太过仓促,山中那伙强盗歹人还未来得及打听到消息,这才未能露面,老子那就再大张旗鼓走一趟,再给他们一次动手的机会。”

  “可是四老爷……”小厮苦笑道,“若是这时候回去,只怕就到了济南府也是后半夜了,夜禁之后咱们恐怕入不得城门只能露宿在城外,这才初春,晚上风凉,咱们人困马乏的哪里能熬得住,万不如今日先在县里歇了,等明日赶早再回去也不迟啊。”

  小厮这话说得在理,可是此时的王典史哪里能听得进去,怒道:“怎么,你这小兔崽子想吃板子了不成,老子说回去就回去,少他娘的废话!”

  看他面色不善,小厮当下不敢再多嘴,只得牵引着坐下骡马调转过车头来。

  王典史这才气鼓鼓的重新钻进了车篷里。

  马车掉头倒是容易,可是跟在马车后面乔装打扮的十位衙差们可就全都不干了。

  话说从济南府到银丰县那可是足足有一百多里地的山路啊,中间又曲曲折折,坎坎坷坷,他王典史是坐在马车上舒舒服服的,他们几人可全凭着一双肉腿在走啊,这才深一脚浅一脚的好不容易赶回了银丰县,本以为今夜能回家好好休息一晚,谁曾想他王典史到了城门却不入,竟反倒还又要折返回去,怎么,想要学习古时治水的大禹,也要来个过家门三载而不入的典故?

  掉头重返?

  说得轻巧啊,那不让人又得再走上一百多里地的山路?

  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众衙差中的李班头自问在衙门内有几分薄面,赶紧快步跑上前去与王典史交涉,谁知刚说了两句,就顶着一脑门的官司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四老爷有令,一日不引出那伙强盗歹人出来,尔等一日不得返回县中休息,谁敢多嘴,杖责一百,衙门永不录用!”李班头哭丧着脸报出了王典史的杀手锏。

  众人心中一声哀嚎:我日啊!

  这简直是抓住了他们衙差皂吏的命门,由不得他们再做反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