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仇人见面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235 2019.06.02 08:49

  话说银丰城中有个有名的地痞无赖,姓王,家里排行老二,又因为早年间头上长过黄廯,街面上都称呼他为王二癞子,整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手下聚齐了一伙地痞无赖,专行那敲诈勒索的下贱营生,为乡民多不齿。

  不过这个王二癞子却是个痴情种子,一直痴心与百花楼里的窑姐翠屏,每次所得的银钱,也大多数都花销在了翠屏的身上,并且一心想要攒钱为翠屏赎身子。

  而与林秀才打架斗殴,也正是因为出于王二癞子的嫉妒心理,想当年,翠屏虽然也接客,但是还未萌发要嫁给他人的想法,可是自打跟林秀才好了,翠屏不光谢绝了其他客人,而且也拒绝了王二癞子,扬言她以后会是林家的媳妇,必须现在要学会端庄淑女,不可再行那龌龊之事。

  这可就触犯了王二癞子的逆鳞了,几次三番的索取无果后,不由得恼羞成怒,纠集了众手下在皮条胡同口设下埋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将刚走出百花楼的林秀才暴打了一顿,然后扔进了菜市场的垃圾堆里。

  可怜的林秀才,就这样因为一个妓.女而被引发了一场血案!

  也许是王二癞子这种“痴情之举”感动了翠屏,在听到林秀才重伤又引发伤寒不能下床后,翠屏重新开始挂牌接客,而王二癞子便是经常是这床上客人,两人从那以后开始过着没羞没躁的生活,而王二癞子也时常畅想着,以后等给翠屏赎了身,一定要生个男娃生个女娃,一子一女凑个“好”字。

  不过,美好的未来总是抵挡不住现实的残酷,特别是听到前来报信的张三儿绘声绘色、又添油加醋的口信后,王二癞子一脚踹翻了面前的饭桌,酒杯茶碗碎了一地,酒肉饭食也是一片狼藉。

  “张三儿,你可看清楚喽?”王二癞子一脸的横肉,操着一口浓烈的山东口音,彪兮兮地问道。

  张三儿拍着胸脯鼓鼓的,道:“我眼睛看得真真地,若是我看错了,您拿我眼珠子当个球泡踩!您是没看到那林秀才的样,偷偷摸摸的从皮条胡同里出来,手里提着老母鸡,肯定是背着您办了坏事喽!”

  这下可直接点燃了王二癞子心中的怒火,左右看了看没有趁手的家伙,转身钻进了后厨中提溜出来一把菜刀出来,冲着周围聚拢的众兄弟,吼道:“兄弟们,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今日这是王某的家事,就不劳烦众兄弟们动手了,张三儿前头带过,哎呀呀,老子要杀了那个敢挖老子墙脚的畜生!”

  张三儿赶紧前头带路,众泼皮混混果然没再跟着,王二癞子手里攥着寒光烁烁的菜刀,风风火火的向着城门方向跑去,路人无不纷纷躲避,有胆小者更是吓得不敢抬头,众人心说:这又是哪个倒霉鬼得罪了王二癞子这个浑人了……

  。

  春日的午后,和煦的阳光洒在绿油油的麦苗上,略显泥泞的山路里吹着徐徐的微风,林寿踏着略显漂浮的脚步,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桃花村走去。

  因为桃花村太过于偏僻,所以这条曲折蜿蜒的小路上,并没有几个同路的路人,林寿突然很想念早晨那个卖炭的老翁,不光是想念着他的驴车,更加想念的还有那一文钱两个的野菜窝窝头。

  太饿了,饿的都让林莫有些撑不住了,现在看什么都像是一个个白面馒头,肚子里空空无也的感觉,总会让人感到心里发慌,偏偏山路越来越陡峭,脚下也越来越泥泞,黏在林寿的脚底好像挂了两个秤砣,走几步都得先停下来,跄跄鞋底下面的泥巴,这才能继续前进。

  最后实在撑不住了,林寿寻了一个干净的石面上坐下,伸手拔了一小撮麦苗,有些做贼心虚的四周瞅了瞅,然后快速塞进了嘴巴里。

  咀嚼着略带甘甜的麦苗,让林寿的精神微微一震,又忍不住多拔了一小撮,这次没有直接往下咽,而是含在嘴里慢慢地咀嚼,好似这是一道美食,需要安静的回味。

  久久之后,林寿突然怅然一叹,想想上一世,心高气傲的他虽然自小是个孤儿,但是秉性刚直,穷死不借一分钱,饿死不偷一粒米,可是现在,他却沦落到跟一个青.楼里的窑姐去借钱,虽然算是迫不得已,但也是违逆了他的底线。

  不借钱也就罢了,还受到了羞辱,这个新世界第一次给了林寿一个血粼粼的教训,同时也让他明白了两个道理:第一,永远也不要跟一个婊.子去谈感情;第二,永远别跟贪恋你钱财和权势的女人去借钱,哪怕你穷的只剩下一条底.裤。

  因为这两种人,无论哪一种,回馈你的永远都是赤.裸裸的羞辱!

  比如林寿,今儿就全遇到了!

  等嘴里的麦苗全部咽下肚中后,林寿感觉身上多了几分力气,山中村民开垦点田地种点麦子不容易,兴许这块磨盘大小的一块麦地,以后会是全家人的口粮,所以林寿也没再多吃,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站了起来,准备继续开路。

  “呔,那个提鸡的书生休走,给老子站住!”突然一声大喝,从林寿的身后传来。

  林寿回头一看,一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手里攥着一把菜刀,身后领着一个体型略微瘦小的兄弟,奔着林寿气喘吁吁地跑来。

  林寿吓了一跳,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麦苗,摸着后脑勺抑郁道:不就是偷吃了两颗麦苗吗,也不……不至于两个人拿着菜刀来砍吧?

  眼瞅着拿刀的大汉就要奔了过来,林寿赶紧撒腿就跑,边跑边喊:“那位大哥,小弟下次再也不敢了,顶多……顶多赔你几个钱就是了。”

  王二癞子一听,火冒三丈,本来还不相信张三儿所说的,这下可由不得他不相信了,若是没做亏心事,怎能张嘴就提钱,咧嘴骂道:“他奶奶的的,你以为你有点闲钱就了不起了,告诉你,这种事儿不是用钱能摆平的!”

  “不要钱,那要什么?”林寿咧着嘴喊。

  从银丰城到这里,足足有三里地,这一路紧追不舍此时也把他累得够呛,王二癞子操着菜刀,气喘吁吁地喊道:“你站住,让老子……老子先划上你两刀先!”

  林寿哪里敢站住,心说恐怕这是遇到劫道的了,虽然他身上仅剩下五文钱,抢了不可惜,但是手里的老母鸡可是给自家妹子进补的,万不得有失,咬咬牙,继续跑吧。

  就这样,两人一个追,一个跑,在泥泞的山路里开始了一场马拉松赛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