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我来想办法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002 2019.06.06 07:34

  林婉儿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林寿。

  特别是在她提出秋闱之后,自己哥哥居然连连变换了数个表情,时而低潮抑郁,时而高声叹气,时而又萎靡不振的……

  这让懵懂无知的林婉儿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按说秋闱马上就要到了,哥哥应该高兴才对,这次的秋闱他可是盼了三年了,立志要夺取本次秋闱的解元以光耀林家门楣的,咋就突然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呢。

  “哥,你咋了?”

  林婉儿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林寿。

  林寿却是像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一下子窜了起来,双脚落地后才猛然发觉自己反应有些过度了,他这才摩擦着双手尴尬着笑道:“没啥没啥,只是在想着今年秋闱应该需要提前准备啥东西,所以有些失神了。”

  林婉儿这才松了一口大气,还以为自家哥哥又魔怔了呢。

  她拍着小胸脯笑道:“哥哥,你咋忘了呢,往年咱爹在世时,考秋闱时都是我跟咱娘帮着咱爹收拾的,进场考试所用的一切用度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保证误不了你的,你只管安心好好读书就是了。”

  然后掰着手指,如数家珍的向林寿兜售:“文房四宝要备齐,考篮要大个的,饭食也要备着撑饿的,门帘、油灯、卷袋、被褥、换洗的衣服等等这些都得备齐,还有锤钉小锯也得不能少……”

  林寿站在一旁心里那个暴汗啊:你这是让我去考试呢,还是去上战场啊,怎么锤子锯子钉子什么的怎么也得带啊。

  他是没真正入过考场,自然不懂,可林秀才他爹可是考秋闱的老行家了,虽说专业考秋闱三十年没有一次中举过,但是也熟练摸索出了一套实用的“林家备考实录”。

  乡试不同于童生试,要连续考三场,每场在里头待三天,这对于考生来说是十足的折磨,家里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能让考生在里面少遭点罪,中举的可能性也越高。

  这些考试之前的准备窍门,林秀才他娘在世时,也全部手把手地传授给了林婉儿,实指望着林家能在林秀才这辈上,能真正出个举人老爷来光宗耀祖。

  林寿的脸色红得快赶上关老爷了,低着头哑了吧唧地站在原地不说话,那是给骚的。

  好在这时候,林大娘端着一个乌黑的砂锅,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大声喜道:“林大郎,林妹子,快来尝尝老身的手艺,这鸡汤啊老身足足有一年不曾做过了,不知道手艺退步了没有。”

  “林大郎,你还傻站着干啥,还不来帮忙,不知道你家妹子下不来床嘛,真是的,老大不小的人了,还是不让人省心!”

  对于这个张嘴都是一嘴刻薄语气的林大娘,林寿突然很喜欢,赶紧爽快地应了一声,麻溜地将小饭桌搬到了林婉儿床头前。

  有了外人,林婉儿也不好意思再催促自家哥哥了,秋闱这一话题也就暂时放下了。

  不得不说林大娘的手艺真不是盖的,单说她做饭的速度就让人佩服,也就两炷香的时间,一只整鸡就被麻利地褪毛取出内脏,然后上锅蒸煮,然后一锅色香味俱无的鸡汤就做好了。

  林寿拿着勺子舀了舀砂锅里的鸡汤,没有调味的葱花,没放去腥的老姜,也没有补气血的红枣,就是一只母鸡剁碎了放在了清水里煮熟了端出来,舀了一口尝了尝,尼玛,还没放盐。

  当着林大娘热切询问的眼神,林寿还实在说不出批评的话来。

  再者说来,有可能还怨不得她,这年头穷苦人家能吃饱就不错了,几家厨房里能常备这些调料品的,补气血的大红枣那是能卖钱的中药,谁家小小子要是多吃了一颗,那是得挨大嘴巴抽的。

  林寿只得违心赞道:“大娘的手艺果然好,这鸡汤烧制的……果然有特色……”

  林大娘这才哈哈一笑,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开来,好似做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大事。

  林寿将一锅鸡汤分成了三份,两根最有肉的鸡大腿自然分给了需要进补的自家妹子,大半个鸡脯肉也分给了林大娘,人家昨夜怎么说也算是救了林寿两兄妹一命,不能亏待了人家。

  至于锅中剩余的,也就只剩下最没有几分肉的鸡脖子、鸡头和鸡爪子了,林寿倒是没嫌弃,就着两个杂和面窝窝头,啃得跐溜跐溜直响,逗得林婉儿和林大娘一阵呵呵直乐。

  喝下了鸡汤,林婉儿的脸色也明显多了几分血气。

  刚刚她与林寿说了那么多,也着实累了,吃罢了饭又与林大娘聊了一些家长里短后,就钻进了被窝中疲惫地睡下了,林寿轻轻地晃了晃也没醒,睡得很沉。

  婆娑的月影下,林寿与林大娘悄悄地走出了东厢房,坐在小院中的石条上,两人谁都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地上不断晃动的树影出神。

  寂静了好一会儿后,林寿缓缓出声问道:“大娘,今儿的牛兽医……他可曾说过丫头这腿伤,需要尽快多久治好才不留下病根?”

  林大娘想了片刻,小声道:“他好像是说寒病医治宜早不宜迟,特别是林妹子这腿又冻伤得厉害,还是尽量早点根治才好,若是晚了,恐怕就……”

  林寿叹了口气,点点头,缓慢地站起来,故作轻松地冲林大娘安慰道:“大娘,这事你别为它伤神了,天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丫头的汤药我来想办法。”

  林大娘轻“哦”了一声,转身走了几步,似有些放心不下又停了下来,纠结了会儿,回头小声道:“要不去求求你那亲家,你那未过门的妻子总能帮上忙的。”

  “周家吗……”

  林寿记得林秀才生前倒是定过一桩姻缘。

  女方也是银丰县有名的富绅,只是自林家破败后两家就再也没有了来往,林秀才瘫痪在床时也没见女方来过一人探望,由此可见两家哪里还有半点的情谊在。

  林寿平静叹道:“大娘以后无需再谈此事了,我家与那周家婚约早已名存实亡,我瘫痪在床时丫头都不曾去求她一次,如今我身体好了,更不会去求她,这是我林家的脸面,比命重!”

  林大娘叹了口气,真是两个犟脾气,无奈道:“林大郎啊,我知你兄妹俩要强,可是林妹子需要的汤药都是些价格昂贵的人参鹿茸啊,一根至少也得卖五六两银子,你想什么办法?”

  林寿悄悄地使劲攥紧了拳头,咬着牙根,轻声细语道:“放心,我总会想到办法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