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家徒四壁(下)

天上掉下个林书生 墨客林酒 2164 2019.05.30 11:52

  寂静的厢房内,等林婉儿喝下了那碗稀薄的小米粥,苍白的小脸上才多了几分红润,只是单薄的小身体依旧让人看着心酸。

  不行了,必须给丫头买点补品吃才行,光喝小米粥她的身体根本就支撑不住,只是这家徒四壁的小房间内,实在是没有可以拿得出手能换钱的东西,林寿摸了摸全身的口袋,一文钱也没有。

  “哥,你要寻啥?”林婉儿睁着大眼珠子,有些迷惑地看着林寿在房间内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林寿将柜子中几本破书扔在了地上,又跺了几脚,恨恨不平地问道:“丫头,咱家现在除了这些没有的书之外就没有别的值钱的东西了吗?比如咱们林家传家之宝之类的?”

  林婉儿脸色一暗,眼睛内多了几分水雾,黯然道:“没了,都没了,原本家中还有一套王羲之的字帖,最后为了给哥治病,也当了,现在除了后山两亩薄田外,咱们林家再无一丝长物,哥哥若是急需用钱,把那两亩薄田只管当了就是。”

  林寿讪讪地闭上了嘴巴,如今整座林家都被他祸害的一无所有,连传家宝都当了给他治病,林寿哪里还好意思真去打那两亩农田的主意。

  林婉儿说了几句话,脸色又开始呈现一片苍白之色,林寿赶紧扶她躺下,又在她的身上多盖了一床被子,听着她喘着平稳的呼吸声睡去这才安心。

  漆黑的东厢房内又陷入了短暂的寂静,林寿坐在床头足足愣神了一个刻钟,然后他快速地站起来,走到自己的床头,掀开床上面的被褥,费力地摸索起来。

  最终,林寿从床铺的夹角处,掏出了一件灰白色的长衫。

  这件长衫是林书生在青.楼门口出事时所穿的最后一件衣服,衣领处还残留着几块褪色的血斑,袖角和下摆也被拉扯出了几个口子,也没缝补和清洗,就一直压在林书生的床板下面。

  林寿也不知怎么想到的,总感觉这件长衫里有他需要的东西,也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的林书生在指引着他,反正他确实从长衫的袖袋中掏出了三文铜钱,在腰间缎带上还绑着一块翠玉挂件,虽然不是什么品质多好的挂件,但是看材质好像还能换得来一只老母鸡。

  “唉,果然是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啊,现代人诚不欺我呀!”林寿慢慢地解下翠玉挂件来,紧紧地攥在掌心中,一脸无奈地坐在床头上,低低地叹了口气。

  若不是突然穿越到了大明朝,谁又能想到,在这里吃上一顿饱饭都是一个奢侈,两瓢子清水,加一碗数得清颗粒的小米,去熬那能看得清人影的稀粥,就这种东西,居然都能让人吃出一脸满足的神情出来,若不是亲眼得见,林寿是连想都不敢想。

  林寿突然很怀念自己的前世,怀念那个时代所有能吃的东西,他想吃辣子鸡,他想吃碳烤鱼,想吃遍所有一切能吃的美食,假如大明朝里有肯德基,林寿还想来一份全家桶来尝尝,饿肚子的感觉总是能让人发疯的,特别是满肚子里都是稀粥,走起路来都能听到肚子里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的时候。

  林寿轻轻地掩上房门,走的蹑手蹑脚,林大娘窗户跟上的搪瓷碗只剩下了一个空碗,里面的野菜糊糊被吃得干干净净,光洁的都能当镜子,林寿轻敲了敲门框,小声道:“林大娘,麻烦你照顾一下丫头,我出去买点吃食回来。”

  兴许是林寿话中的吃食刺激了林大娘的神经,紧闭的房门呼啦一下被打开,探出林大娘毛茸茸的脑袋:“林家儿,你刚刚大病初愈不宜出去见风,还是好好的在床头躺几天才是正事,再者说了,你身上有钱吗?今年的粮价可是又涨了,往年周家的杂粮窝窝一文钱三个,现在只卖你两个了,都没处说理去。”

  林寿拍了拍胸襟内的贴身口袋,掏出那一件翠色的挂件,道:“林大娘只管安心在家守着,丫头的身体现在虚弱得厉害,我得去集市上买些补品回来才行,不然她的身子以后肯定会落下一身毛病的,这是我一年前的一件翠玉挂件,一直压在床底,丫头不知道,今儿我才想起来,正好拿去去典当一些钱财救救急。”

  林大娘仔细瞅了几眼那件翠色的挂件,虽然颜色杂了一些,也小了一些,倒像是一件能换来钱的东西,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拿食指点了一下林寿的脑门笑道:“算你小子有点良心,知道你家妹子为了你吃尽了苦头,行,早去早回,记得啊,典当东西去城西的云来典当行,可千万不要去城东的赢东典当行,那家典当行的师傅就是个黑心贩子,上次我家一个祖传的金镯子居然被他喊成了破铜烂铁,硬生生昧了老身好几罐铜钱……”

  “哦,知道了,林大娘,帮忙照顾好我家妹子呀,我去去就来。”

  林寿答应了一声,辞别了喋喋不休的林大娘,将翠玉挂件向着腰带上一系,推开篱笆木门走了出去。

  ……

  桃花村只是是隶属于银丰县的一座山间小村庄,村中也就百八十户的人家,过的是男耕女织的简单生活,林家也是一年前自林寿生病后才搬来的。

  早先的林家也是银丰县中的大户,不然林书生也没有那么多的银子去青.楼里喝酒,只是在林寿一病不起后,林妹子才带着林寿搬到了桃花村投奔了独居的林大娘。

  今儿个是林寿第一次走出屋子,周围邻居还不认识这个年轻的书生,毕竟林书生自搬来之后一直久病在床,还从未露过一面。

  但是山中的百姓都是友善的人家,每当林寿走过他们的身边时,他们都会点头报以善意的一笑,有几个个别调皮的小小子、小丫头片子,还哈哈大笑地跟在林寿的身后,指指点点的看着林寿瘦骨伶仃犹如骷髅似的小身板。

  林寿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的双肋,一根根的肋骨条子瘦得吓人,一阵稍微强点的春风吹来,都让林寿感到自己有种身轻如燕的感觉。

  而且林寿的小脸上还毫无血色,白得瘆人,眼眶深陷得厉害,若不是青天白日的身上还有一件干净的青布长衫穿着,还能认出是个活人,若是黑咕隆咚的晚上,林寿现在这个模样估计能让人以为是坟地里诈了尸,得吓死几个胆小的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